第2章 重生

第2章 重生

朝阳刚刚在地平线上探出半个头,大地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外衣。这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山谷,周围群山环绕,郁郁葱葱,山谷中错落有致,此起彼伏得分布着上百座石屋。

    在山谷入口有一片被开辟出来的大广场,此刻广场上有数十个大大小小年龄不一的少年,最小的才八九岁,最大的已经十七八岁。

    他们有的在立马步,有的在对着木桩练习拳脚,有的举着沉重的石锁打熬力气,有的干脆两个人对打,不停发出“呼呼喝喝”的低吼声,广场边缘围着一圈中年人,不停得对着他们指指点点。

    “莫克很不错,才十七岁已经突破三级战士,如果能在二十岁之内突破到五级战士的话,就有进入朵拉尔城战士学院的希望。”一个双手交叉在胸前,四肢肌肉如老树盘根般的汉子笑道。

    “是啊,老莫生了个好孙子,下一任村长不出意外的话就要落在莫克身上了。”一个年龄偏大的老人微微一笑道。

    “那可不一定,如果莫克顺利进入朵拉尔城战士学院,并且表现优秀的话,很有可能会直接留在朵拉尔城发展。”

    “这倒也是。不过想在朵拉尔城战士学院表现优秀实在太难了。”

    “我哥哥也会进入朵拉尔城战士学院的!”冷不防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从旁边插嘴。

    “小雪莉?你哥哥?马克少爷?”中年人先是楞了下然后脸色变得有些沉重,

    “自从半年前他不小心从悬崖上摔下来后,一连昏迷了半个月。养了也快半年了吧?听说还没痊愈。”

    “是啊,虽然之前和莫克并驾齐驱,可是莫克上个月在一株百年老参的支持下已经顺利突破到了三级战士,两个人的差距已经拉大了。”旁边另一个中年人叹道。

    “哼——我哥哥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他会赶上来的!”雪莉瞪着一双蓝汪汪的大眼睛一甩头往家跑去。看着雪莉远去的身影,周围人都暗自摇头叹息。

    穿过一条长长的鹅卵石铺成的小路,雪莉跑进了村西一个大院子。

    “哥哥,哥哥,今天你感觉怎么样了?”

    “早上好!雪莉!”被喊声惊动的马克正盘膝坐在床上,无奈得看着冲进房门的雪莉,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哥哥现在还没恢复好,等哥哥完全康复了再陪雪莉玩好吗?”

    “恩!我不打扰哥哥,哥哥,你休息吧。”雪莉懂事得点点头,担忧得看了哥哥一眼转身往自己房间走去。

    看着雪莉慢慢走远,马克起身关上门,温和的眼神忽然亮出一丝精芒,转瞬即逝。此时的马克已经不是之前的马克,马克在出事的当天就死了。

    地球上玩游戏的张峰莫名其妙地重生到了马克身上。用了近半年养伤的时间张峰才慢慢消化了马克的记忆,并且对这个世界有了一定的了解。

    看着镜子里自己的新面容,黑色眼珠,黑色头发,脸上线条柔和,嘴唇上有一层淡淡的绒毛,总的来说虽然称不上玉树临风,但长得还算对得起观众。

    马克年龄十六岁,是赛安家族嫡系一脉仅存的一根独苗。所在的这个村庄叫安格里村,安塔王国南部的一个小山村。距离最近的莫斯小镇大概三十多里。

    在马克的记忆里他很小的时候是生活在安塔王国王都的,因为一些变故整个家族突然搬迁回了位于安格里村的祖宅。

    说起这个世界的武力系统,倒是让张峰大大吃了一惊。这是一个尚武的世界,几乎没有什么科技,强大的个人武力是在这个世界生存的基础。马克记忆里所了解的境界不多,他只知道战士九级,然后便是强战士。

    安格里村最强大的战士是一个七级战士——老管家老莫.赛安。之前马克最大的梦想就是在二十岁之前成为五级战士,从而能进入朵拉尔城的战士学院学习,而那里也是所有安格里村少年的梦想。

    张峰低头思索着,目光瞥到左手小拇指上一枚陈旧而古朴的戒指上,对于这枚戒指张峰实在太熟悉了,这是他在《巫师传说》游戏中得到的一枚神器级纳物戒,名字叫传说之戒。

    里面的东西张峰倒是还有些印象。不过对于这个储物戒如今还能不能用张峰并不确定。因为打开储物戒必须用精神力来沟通,而张峰如今根本就没有丝毫精神力。

    让张峰又惊又喜的是在这个世界他感受到了游戏中熟悉的天地元气。也就意味着他可能可以在这个真实的世界修炼游戏中那神奇的巫术。

    在养伤的这半年来,张峰除了睡觉外无时无刻不在冥想,他在游戏里一次偶然的冒险中得到了一部叫做《毁灭之道》的巫典,是《巫师传说》中一本至高无上的功法,凭着这本功法,张峰晋级九级大巫师,成为了《巫师传说》第一人。

    而在尝试修炼的这近半年里,张峰的心情由惊愕变得激动,又由激动变得平静,由平静到现在变得又有些烦躁,这个马克的天赋实在不敢恭维。

    张峰记得游戏里想要获得精神力需要冥想一个奇怪的符号,这个符号是用一千零二十四个银白色符文组成的。

    当时张峰只用了一个小时就冥想成功,成为了一个巫师学徒,拥有了精神力,而如今已经半年了,居然才冥想了一CD不到。

    不过这半年的努力也没有白费,起码张峰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已经逐渐触摸到了一些经验,下面需要的就是慢慢的积累,等待将来某日一击而破,成功踏入巫师的行列。当然,只是巫师学徒而已。

    在死去张峰的记忆里,这个世界是存在巫师的,只是巫师是一个神秘无比的职业,普通人一辈子也别想接触到巫师的世界。

    “看来以我现在的身份根本无法接触到巫师。”张峰感慨道,“不过倒是可以顺便学习下这个世界的战技,成为一个高级战士也不错。起码能大大提高我的身体素质。”

    张峰回忆了下《巫师传说》中接触到的一些高级战士功法,因为不是自己主修的职业,完全记不清了,不过有一个战士初期必学的功法《纳气决》还记忆犹新。

    这个功法是游戏初期一套最简单,也是最低级的功法,完全是用来打基础的。

    仔细回忆了下《纳气决》的入门篇,张峰站起身推开门在自家院里修炼起来。

    他并不知道,在安格里村广场上,甚至在朵拉尔城的战士学院,低级战士是根本没有功法的。

    只能依靠对肉身的不断压榨,加上不停使用珍贵药材来补充身体的亏损,才能让实力逐步提升,这是成为一个强大战士必须经历的一步,压榨自己的潜力。

    运转功法吸收天地元气进入体内,不断得淬炼自己的经脉,肌肉,这就是《纳气决》的修炼方式。

    在他看来修炼本来就应该这样,可谁又知道有了功法之后的修炼速度何止提高了十倍?百倍?而在这过程当中,张峰也在挥汗如雨得打击着院子里的木桩,因为这样可以加快修炼速度。

    “既然老天爷让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上,成为了这个叫马克的人,那我以后就用马克这个名字在这个世界闯荡一番吧。”张峰默默得对自己说,“张峰已死,以后这个世界上只有马克,再没张峰。”

    “哥哥怎么忽然变得勤奋了?”雪莉听到院子里的声音把头从房间里探出来,“之前哥哥虽然好得差不多了,可整天坐在床上,神神秘秘的,让我和妈妈都很担心,现在终于知道努力了。”

    想着想着,雪莉脸上露出快乐的笑容。父亲和爷爷都在十年前的变故里去世了,家里唯一的男丁马克年纪还小,作为赛安家族唯一的一支嫡系,虽然食物不缺,可是支持马克修炼的珍贵药材却再也买不起了。

    至于那些旁支,表面上虽然依然恭恭敬敬,可事实上对嫡系的支持也越来越少。

    现在全家的希望都在马克身上,雪莉是女孩子,在村里,女孩子是不允许修炼的,因为实在没有那么多珍贵的药物供应。

    现在看到马克振作起来继续努力,雪莉高兴极了,哈着腰趴在窗台上眼睛一眨不眨得看着哥哥。

    “哥,加油!你一定会追上莫克,成为我们安格里村最厉害的战士的!”雪莉握着小拳头默念着,她从小就崇拜哥哥。

    “喝——”马克全力一拳打在木桩上,二级战士的力量相当于普通成年人的两倍,还是很恐怖的。

    马克之前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二级巅峰,无限接近三级战士的程度。也许是因为这个世界有天地元气的存在,普通人类十八岁成年后就能拥有一名一级战士的力量。

    这一拳打出去之后,马克觉得一大股天地元气忽然从全身各处毛孔涌入体内,他连忙加速运转《纳气决》,在功法的引导下元气迅速通过经脉流转到全身各处,不断滋润着各个部位的肌肉,而他皮肤这时也逐渐变得通红,一股凌厉的气势陡然间在马克身上转瞬而逝。

    “咦?”雪莉惊讶得看着马克的变化愣了下,转而高兴得跳了起来,飞快得跑出屋外,边跑边喊道:“哥哥,你突破到三级战士啦?”

    “应该是吧。”马克感受了下体内暴涨的力量,全身上下似乎轻松了许多,这就是三级战士的实力?果然比二级强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