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是送花的

第五章 我是送花的

叶宇第一次骑电车,告别了花店里的何蓝伊,带着一束百合花,踏上了前往菲亚斯的路上。

    凉凉的春风袭来,叶宇开的并不快,女式的电车显得慢悠悠,不急不缓。

    因为是中西结合的贵族大学,菲亚斯里的外国人很多,建筑也是偏西方,十分壮观好看,也很适合拍照旅行,别的大学来这里参观的人也很多。

    “大学……”

    叶宇喃喃了一句,心里第一次有一种复杂的感情。

    他不曾上过学,只是师父会教导他一些知识。

    他以为自己心里不会有什么,可是当他看到那所写着菲亚斯三个打字的建筑,看到那群脸上洋溢着青春的少年少女,才知道他心底总归有一些遗憾。

    骑着小电车进去学校,叶宇才想起来,这么大的大学,女生宿舍楼在哪里他根本不知道。

    不过没关系,他可以问问别人不是?

    “你好,漂亮姐姐,请问女生宿舍楼在哪里?”叶宇随手扯了扯一位女生的衣角,扬了扬唇角。

    “漂亮姐姐?”有些古怪却又很好听的女声响起,被叶宇扯了下衣角的女生转身,露出一张花花绿绿的脸,还有深紫色的爆炸头。

    叶宇有些惊讶的张了张嘴,这女生的打扮……

    好生奇特。

    之所以说花花绿绿的脸,是因为这女生的妆容画的很奇怪,眼影是青绿色的,而且很浓,脸上打了深深的腮红,又配上几乎遮住半边脸的深紫色爆炸头,还有耳朵上奇奇怪怪的耳钉,身上穿的也是黑紫色的皮衣,带着些铆钉铁链。

    女生咧嘴一笑,伸手指着自己的脸,“对上我这张脸你还能叫出漂亮姐姐,可以,很有眼光!”

    说完,女生还大大咧咧的一巴掌拍在叶宇的肩上。

    叶宇虽然有些惊讶,却没露出什么奇怪的神色,只是道:“漂亮姐姐,能告诉我女生宿舍在哪里吗?”

    女生眼中露出饶有兴味的神色,目光落在叶宇一旁电动车上的百合花上面,开口道:“女生宿舍楼?怎么?追求女神呢是?”

    她之所以会说追求女神而不是送给女朋友,是因为菲亚斯有钱人太多,像叶宇这种开着小电车的,很难在菲亚斯能找到女朋友吧?

    “不是,我是送花的。”

    叶宇并没有因为自己是送花的就露出自卑的神色,哪怕在菲亚斯这等有钱人才呆的学校。

    然而女生却理解错了,以为他是说给自己女朋友送花,心底想笑,却没说出来,反而是坐在了电车后座。

    叶宇被她的动作弄的一愣,不解的问道:“你怎么坐上了?我是来问路的。”

    女生有些懒洋洋的看着他,“你不是去女生宿舍吗?我给你指路,你带着我去。”

    叶宇想了想,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便坐在了上去。

    “我叫秦堂雅,你叫什么?送花的?”秦堂雅一手搂着叶宇的腰,饶有兴致的问道。

    叶宇不自觉的低头,看到的是一双白皙如玉的手,并不如她脸上那样花花绿绿的,干干净净的十分好看。

    虽然对秦堂雅的动作很不解,叶宇还是实话实说道:“我叫叶宇。”

    “小雅!小雅!”

    有些兴奋的男声响起,紧接着就是汽车的声响。

    叶宇侧首一看,是一辆很酷的跑车在一旁缓慢的行驶,说话的是跑车里驾驶座上的青年,长的倒是有些小帅,就是眼睛里看不起人的神色很是让人讨厌。

    不是叫自己的,叶宇没理,如果是叫秦堂雅的,秦堂雅也没让他停车,叶宇没有任何动作。

    那青年恼了,“操,骑车的那个,没听到我在叫小雅吗?还不停车?这是不把我王思晨放在眼里?”

    秦堂雅意兴阑珊的看了王思晨一眼,“你叫我我就要停车?有病吧?你在跟我我就要报警了!”

    一听秦堂雅这话,王思晨还以为她是在维护叶宇,气的一巴掌拍在方向盘上,却还是把车速放的很慢的跟在叶宇的小电车后面。

    在菲亚斯形成了很靓丽的一道风景。

    有钱的人多,车子自然也多了起来,菲亚斯很大,却不是每个地方都可以开车,里面有开车的道路,这个地方却明显不是。

    只是,有钱人也分层次,王思晨敢在这里开车,就是有所持。

    叶宇可不管身后是不是跟了一辆很酷的跑车,依旧慢悠悠的开着小电驴,按照秦堂雅的指挥,走向女生宿舍。

    女生宿舍楼也并不是标明了宿舍楼,先不说建筑漂亮的不像宿舍楼,就是名字也是一顶一的文雅,叫秋婷楼。

    看到这样的宿舍楼,叶宇嘴角微抽,不得不说,如果他今儿不问路的话,怕是逛上一天也找不到女生宿舍楼在哪儿。

    叶宇把车子停了,就掏出了手机,准备打电话。

    电话是何蓝伊的,刚从监狱出来的他,怎么会想着去买手机?

    一看叶宇的动作,秦堂雅的眼珠子转了转,扯了扯叶宇的衣袖,“喂,你是给谁送花儿啊?说说,说不定我认识呢?”

    秦堂雅对叶宇有些好感,想着叶宇是来追求人的,万一打电话人家不接,她一个女生宿舍楼的人,说不定还能帮上忙。

    看着好心帮自己指路的秦堂雅,叶宇也没有犹豫,开口说出了菲亚斯校花的名字,“陈清薇”

    听到这个名字,别说一脸兴味的秦堂雅是一愣,就是刚刚停好车走过来的王思晨也是怔了下。

    陈清薇,这个名字在菲亚斯,应该没有谁不知道了。

    陈家的天之娇女,长的漂亮精致,身材也是一等一的好,极有气质,在晚会上一曲古琴弹得好听的如同神曲,让整个菲亚斯的人都记住了她。

    就算脱离了陈家那样一等一的家世,她陈清薇也有傲世的资本。

    那样的人,是连王思晨都不敢肖想的存在。

    “我我我曹!不是吧你?难道我听错了?你要送花的人是陈清薇?陈清薇?而不是什么李清薇王清薇?”秦堂雅愣了半天,才开口说道。

    叶宇疑惑的看着她,“听错?就是陈清薇啊……这个名字有什么问题吗?”

    “哟……我倒是不知道现在一个骑电车的还有勇气追求陈清薇,难不成真是电视穷小子与富家小姐的剧情看多了?上头了这是?”王思晨一脸轻蔑的看着叶宇,心中对这个人满是鄙夷。

    追求?

    这个词汇让叶宇十分不解,却也没说什么,他是来送花的,并不想多耽误时间,拿了手机,在备注陈清薇名字的地方摁了拨打。

    “你不会?真的有陈清薇电话吧?”看到叶宇拨打了电话,秦堂雅疑惑的看着他,难道这个貌不惊人的小子,真的认识陈清薇?

    叶宇点了点头,那富二代来买花,他不给电话他怎么联系陈清薇?

    电话没过一会儿就通了,叶宇的声音温和了些,“你好,汤先生在本店订了一束百合花送给你,我现在在你宿舍楼下,能麻烦你下来签收一下吗?”

    电话那头很安静,就在叶宇以为自己打错电话的时候,传来了很好听的女声。

    “稍等。”

    叶宇第一次知道一个人的声音可以好听到这等程度,如同天山雪上的雪莲一样干净清澈,那种声音能存于骨子里让人留恋。

    “送、送花的?”秦堂雅这才想起来,两人刚见面叶宇就跟她说他是送花的。

    然而此送花非彼送花。

    原本还在想叶宇竟然有陈清薇的电话号码是不是真,如今一看叶宇不过是一个送花的小人物,王思晨更是轻蔑了。

    “我就说,陈清薇怎么可能会喜欢这种人?原来不过是个送花的奴隶,小雅,你可不要跟这种人多接触,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骗了……”

    “王思晨?我做事什么时候需要你来管了?”秦堂雅脸上是不掩饰的怒气。冷哼了一声,直接伸手挽住了叶宇的胳膊,“我倒是觉得叶宇比你好多了,人家起码还有正经的工作,不像你这种只知道吃家底还在这儿趾气高扬的大少爷!”

    明明不是自己的东西,到底有什么可骄傲的?

    叶宇表示自己十分无辜,眼前是什么情况?

    他能看得出来,秦堂雅深紫色爆炸头下的,是精致的眉眼,那张小脸其实极是漂亮,只是被脸上花花绿绿的妆容和深紫色的爆炸头遮住了。

    面对这样外表看上去十分极品的秦堂雅,王思晨对她的追求,是因为早就知道秦堂雅原本的容貌吗?

    王思晨阴沉着脸,刚想说什么,就听到了秦堂雅的惊呼,“陈清薇!”

    叶宇不自觉的抬头,就看到了向他走来的人。

    一头柔顺的黑色长发随意的披散身后,偶尔有一些零碎的短发在耳前飞舞,如同上天的宠儿一样精致的五官镶嵌在巴掌大的小脸上,皮肤白皙如玉,身穿纯白色薄纱长裙,层层叠叠的飘荡在脚腕,露出白皙的小脚,踩着低跟水色凉鞋。

    仿若天山雪莲一样清雅干净的气质,一双纯黑色的眸子清冷耀眼。

    所有人的呼吸不由得一窒,目不转盯的瞧着那步伐优雅的人儿。

    尽管是女生宿舍楼下,男生也是不少。

    更何况……

    陈清薇这个人的仰慕者,又不止是男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