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马家村

第2章 马家村

“唉,还有多久才能有歇脚的地方啊?”一个少年发出凄凉的哀叹。这个少年,正是离开了陌家的陌天涯。此时的陌天涯已经离开紫阳镇三天了,看起来风尘仆仆,一边哀叹一边吃着手里的干粮。

    其实以陌天涯的身份,即使在陌家不受重视,在外面也算一般的小贵族了。本来陌天涯的父母给他雇了一辆马车直到“柳河教”,但他一句“不需要那种东西,走过去还能强身健体”就放弃了。

    “嗯?哈哈,终于看到村庄了,可以好好的吃一顿了。”陌天涯兴奋的叫喊着。在他前方,出现了一个小村庄。他三口两口将手中的干粮吃完,一路狂跑跑到了村庄门口。“马家村?没听说过。先进去再说吧。”陌天涯走进了这个“马家村”。

    一路上,不断有人对着陌天涯指指点点,窃窃私语。陌天涯看了一眼,不由心中苦笑“看来我的衣服还是稍微奢华了一点啊”。本来,像马家村这样偏远的小村一般是不会来什么有钱的人的。来外人一般也是去柳河教的,而去柳河教的人能有什么钱呢?所以陌天涯想不被人注意都不行。

    陌天涯走进了一家小客栈,其实他在进村的时候还在担心有没有客栈呢。他一进门,正在打瞌睡的掌柜立刻就跑了过来,两眼放光,脸上堆满了笑容,乐呵呵地对陌天涯说:“呵呵,客官,里面坐,里面坐。想吃点啥?本店的招牌菜‘活水甜鱼’可是一绝,还有‘葱烙驴肉’那也是远近闻名啊!”“那就来这两样菜吧,再来几个馒头。”陌天涯淡淡地说道。“好嘞,您等着,马上就好。”掌柜屁颠屁颠得跑了,亲自做饭去了。

    不一大会儿,两盘菜就做好了,并且还有一些配菜。许久没有好好吃一顿的陌天涯顿时食欲大长,口水飞溅。拿起筷子,收受快得如同那高手般飞快地挥舞着“无影筷”。

    这时,陌天涯眼睛一歪,只见一个穿着缝了不知道有多少个补丁的衣服得小女孩正蹲在客栈门口,争着乌黑的大眼睛,直直地盯着陌天涯手中的驴肉,小手伸在嘴里,口水也顺着手指流了下来。

    “小妍,在这里干什么,快跟哥回去。”一个少年走了过来。少年光着膀子,看样子也就14岁左右,但身上的肌肉却也隆起,整个人给人一种威猛的感觉,身材要比陌天涯整整大一号。此时少年正拉着小女孩要走。

    “哥哥,我也想吃……”小女孩恋恋不舍的看这陌天涯手中的驴肉,不断地哀求着。

    “那不好吃,家里的烤红薯才好吃呢。”虽然少年这样说,但眼中浓浓的羡慕却出卖了他真实的想法。

    “唉……”陌天涯低叹了一声,随即站了起来,对着那对兄妹大声叫喊:“这位兄台,不介意的话和我一起吃吧。我初来乍到的什么都不知道,点了这么多的菜,我一个人也吃不完啊!”本来已经失望的小女孩听到了这句话后,顿时兴高采烈地挣脱开了他哥哥,蹦蹦跳跳地向陌天涯跑去。那哥哥本来想制止,但看到小女孩如此兴奋,他也就停手了。来到了陌天涯面前,拱手说道:“这位兄弟,真是麻烦你了。”“没有关系,大家一起吃,交个朋友。我叫陌天涯,不知兄台叫……”“我叫马铁山,这是我的妹妹马妍。”“哦,原来是马兄。不知马兄家里还有没有人?”其实当陌天涯看到这个马铁山后,他就像和他交朋友了。“没有了。父亲在我小的时候就被野兽杀死了,母亲身体弱,剩下小妍没多久后也死了。家里就我和小研。”马铁山说着,将目光投向了正狼吞虎咽地马妍身上,眼里透出浓浓的溺爱。“不知天涯老弟是哪里人?”陌天涯看着这个憨厚的人,不知不觉地将自己的事告诉了马铁山。马铁山一拳砸在桌子上,说:“天涯老弟,没事,别管你们家的那些人了。说不定这次回去之后,你就比他们还厉害了,就可以他们怎么对待你,你就怎么对待他们了,气死他们。他娘的,这帮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呵呵”听着马铁山的话,陌天涯心中反而有股痛快地感觉。“来,铁山哥,多吃点,我吃不完。”“哈哈,你放心,我肯定不会给你留着!”“哥,你少吃点,我都没了。”“哈哈哈……”三人一起吃了起来,关系也愈加密切。

    很快的天就黑了,陌天涯也应马铁山的邀请来到马铁山的家里借宿一晚。马铁山的家并不是很大,有一个院子,三间房。其中一个房里推满了木材,“我每天都上山砍柴,然后再卖到村子里,换一些粮食。有时打猎,打到好的能换一身新衣服呢!”马铁山指着柴房,对陌天涯说道。陌天涯点了点头,心想:这就是穷苦人的生活啊,为了吃穿而努力拚命。“天涯老弟啊”马铁山指着一间房,“这间房你就先住着,虽然破旧了点,但还算干净。”陌天涯推开了门,屋内没有什么家具,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但都擦得干干净净的。“挺好的。”陌天涯回答道。“呵呵,那就委屈你一晚了。好了,我也不打搅你了,早点休息吧。我就在对面那间房里,有什么事叫我。”马铁山直爽地说道。“嗯好。”

    等马铁山走后,陌天涯盘坐在床上,闭上了眼睛。一呼一吸间,一缕缕白色气流进入体内,随着经脉血液,流向丹田之处。但刚一到丹田处,就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一口浊气排出,陌天涯睁开了眼睛。“果然……”虽然早知道结果会这样,但还是忍不住失望了一下。“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出发呢。”陌天涯奔波了一天,也是困了,一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夜,很静……

    “啪、啪”“哈哈哈!小崽子们,你家大爷来啦!还不起来?”

    一声大喝,将正在梦中的陌天涯给吓醒了。“怎么回事?外面怎么这么吵?”陌天涯伸了伸懒腰。

    “马贼来啦,马贼来啦!”外面有村民在大喊。

    “马贼?”陌天涯听到后,吓得浑身一个哆嗦。立刻睡意全无,“腾”地站了起来,这是门“嘭”的一声,马铁山走了进来。“天涯老弟,赶紧跑吧,马贼来了。”

    “马贼,这地方还会有马贼吗?”陌天涯奇怪地说道,这种荒郊野岭的地方也会有马贼屯聚在这?

    “你不知道啊,这马贼在这里已经很多年了。本来这拨马贼原来还挺安稳的,但后来听说发生了一次内乱,然后头领也换了,最近这些天这些马贼就变得可猖狂了。别说了,咱们还是赶紧跑吧!”说完,马铁山就拉着陌天涯向外跑。

    此时马妍早已经站在了院子内,小手紧紧地拉着马铁山,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眼睛里充满了害怕和担忧。三人出了院子后,发现此时再跑已经晚了。整个村庄都已经被马贼重重包围了起来。马家村总共也就一百来人,壮汉也就三十来人,而马贼少了也有200来人,并且全都是壮汉,手里还拿着武器。不过武器倒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有砍刀、棍子、锄头、镰刀,铁锨、长剑和长枪。

    “哈哈哈,你们这帮家伙别想逃了,把你们身上的钱财、食物统统都给我叫出来,不然的话,哼哼……”一个秃头黑眉、脸上两道伤疤横过一只瞎眼、面目极其狰狞的人,正举着手中的刀,一刀将身前的一个老人给劈成了两半。

    “爹!你们这帮混蛋,我跟你们拼了!”一个壮汉哭喊着,挥舞着拳头就朝秃头冲去。

    “二愣子,别去”村中有人喊道。

    “他杀了我爹,我要为我爹报仇!”

    “嘿嘿,找死”秃头举起手中的刀,一刀就将“二愣子”劈死了,鲜血溅了他一身,他举起刀,舔了舔上面的鲜血,阴笑道:“谁敢反抗,这就是下场。嘿嘿……”村民们一个个是攥紧拳头,却敢怒不敢言。

    这时,一位老人缓缓走了出来,看样子像是马家村的村长。“大人,不知道你要多少?”

    “嗯,你们马家村看起来也有个百八十人的,每人1两银子,食物吗,就拿银子来换,每人半两。嘿嘿,每人一两半银子。”这秃头还真是海口,每人一两半银子,这马家村就得拿出近一百五十两银子,整个马家村能凑出个五十两银子就已经很不错了。

    “大人啊,能不能少点,一百五十两太多了,我们出不起啊。”村长恳求道。“嗯?那好,给个一百四十两吧。”秃头淡淡地说道。“这、这一百四十两我们也出不起啊,能不能出五十两啊?”村长心想:五十两就已经是极限了,再高就真出不起了。

    “嗨!老头你想死吗?五十两,他奶奶的,看来你还没有死过!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其实这秃头从小就没识过字,他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噗嗤”陌天涯不禁笑了起来,这秃头说话真有意思,这村长肯定没有死过,如果死了,还会在这跟你说话?

    这时,一个大汉走到秃头边上,跟秃头低声说着什么。秃头点了点头,沉吟了片刻,就又大声喊道:“也行,五十两就五十两。嘿嘿,不过吗……”本来脸上出现狂喜的村长和村民们一听到这,脸上笑容顿时一窒,秃头脸上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你们村的女人都跟我们回去一趟,让我们兄弟乐呵乐呵,怎么样,你们不亏吧!”顿时,村民们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变成了狂怒。陌天涯也攥紧了拳头,

    “这帮畜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