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5章

封剑白虹

    半年之后,上官白家,晓云的房间内。

    “虹儿和羽儿都两岁了,又是半年,白峰说他闭关三年,明年他就回来了。”晓云笑着缝补着白虹和白羽那薄薄短短的衣物,脸上露出丝丝笑容,自己终于快挨到那一天到来了,这两年多,她度日如年!

    “娘,娘,院子里来了一个长满胡子的大叔,他要把哥哥抱走!”小羽忽然闯了进来,脸上挂着泪痕,一脸的焦急,“啊!”晓云神情一僵,银针无声的刺破手指,一滴朱红的鲜血滴在血红的衣服上。

    “不要怕羽儿,我们出去看看。”晓云站起身,心里已经略微有些琢磨,这里是上官白家,暂时还没有人敢胡来,长满胡子的大叔?难道是他!?晓云赶紧抱起上官白羽,两步并作一步冲出了屋子。

    泪水瞬间出现在眼眶,她甚至忘记了抱住上官白羽,任由白羽从她的怀中轻轻滑落,而后泪水仿佛决堤一般滚落而出!对面,一个人正抱着上官白虹,这人衣服破烂,胡须寸长,一头长发不知道多少天没洗,乱糟糟一团,不过那面颊却十分的干净,白皙,而且他的眼睛带着丝丝银色电芒!这人,正是上官白峰。

    “峰哥!”“晓云!”上官白峰赶紧放下怀中的白虹,大步向前,猛然间来到晓云的身前,一把抱住了晓云。“让你受苦了,晓云!”上官白峰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他明显看到晓云瘦了,精神也十分不好,肯定是天天都在思念挂念着自己。

    “峰哥。”事到如今,话语已经不能表达晓云的心情,两人紧紧相拥,感受着彼此的心跳。“欺负我娘,哼!”上官白羽嘴角微微一瞥,粉拳已经落在上官白峰的腿上,按理说小孩子应该没有多大力气,可是上官白峰分明感觉到一丝疼痛!

    “小羽!喊爹!”上官白峰没有说话,晓云也没有说话,这语气中带着一丝威严,带着一丝不容抗拒的诱惑力!“啊?爹?”小羽看了看白虹,又看了看上官白峰,小脸露出一丝异样,而后仿佛犯了大错似的,嗖的跑到晓云身后。

    躲在晓云的身后双手拉着晓云的裤腿,探出个小头,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委屈的看着眼前这长胡子大叔。“小羽?呵呵,想不到我两年不回来,两个孩子都这么大了,连我都不认识了。”无奈的摇了摇头,上官白峰脸上露出一丝伤感。

    “爹,孩儿并没有忘记你。”上官白虹一反常态,平常的淘气全部消失,竟然是一番大人的做派。“呵呵,爹知道你不是平常的孩子,也不像平常的孩子那般,不过白虹你要记住,勿以恶小而为之,物以善小而不为!”上官白峰的脸上挂了一丝欢喜,自己的这个儿子,真的是睿智啊!得此子,此生无憾!

    “是,孩儿记住了。”上官白虹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颇有些大人的韵味。“噗嗤!”后面的上官白羽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咯咯,咯咯,哥你学的真像呢。”小羽水灵灵的大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两个冲天揪摇摇晃晃的,十分惹人喜爱。

    “嘻嘻!那是当然了,不过小羽,爹的话一定要记住,勿以恶小而为之,物以善小而不为哦!”上官白虹豁然变换笑脸,来回演绎大人小孩只是盏茶时间,让人有些措手不及。“咯咯,小羽知道。”小羽三步两步绕过上官白峰,却被冲过来的白虹拉着一溜烟跑了,“爹娘需要时间相聚。”白虹略有计谋的笑了笑,二人消失在门外。

    “峰哥,我好想你!”晓云再次扑入上官白峰的怀中,泪水止不住的掉落,那苍白的脸色上挂着点点泪痕让人忍不住心疼!“晓云……”千言万语,此刻却无声,只有紧紧抱住怀中的人儿,仿佛才能填满这三年来的空虚和寂寞,三年闭关,上官白峰最大的牵挂不是两个孩子,而是自己的妻子!

    “哥,你等等我啦!”光着两个小脚丫上官白羽紧追着上官白虹,兄妹两个健步如飞,竟然跑的比平常的成人还快。“小羽你快点,每次都让我等你,再不快我以后就不带你出来跑了。”上官白虹扭头看了看身后数米处的上官白羽,可是速度却丝毫没有减缓,每天锻炼光脚跑步,已经成为了两个人的乐趣。

    二人在府邸奔跑却没有人在意,因为二人总是能绕过所有的行人,总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眼之内。“咦?哥哥,那是什么地方?”陡然小羽停了下来,用手指着身侧高高架起的院子,那院子的牌匾上用金漆涂写了三个大字,赫然是“武陵院!”

    “武陵院!”是我们上官白家练武的地方,我听王婆说起过。上官白虹也停住了步伐,一步一步向着小雨走来。扭过头,小羽的脸上带着一丝不解,“武陵院?可是哥哥,为什么我们每次到这里来都没有见过人呢?这里的大门总是紧闭着,而且里面也没有练武的声音,要不,我们进去看看?”小羽的不解化为坏坏的笑容,凑到上官白虹耳边说道。

    “就你淘气,还是不要进去了,我们还是快点跑步吧。”白虹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异样的光彩,说罢转过身,再次向前跑去,“哎呀,不去就不去嘛,你等等我哥哥!”小羽皱了皱小鼻子,跺了跺小脚丫,再次跟了上去,白虹淡淡一笑,转过头看了看那高出的庭院,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

    三天后,武陵院!

    “峰儿你看,这剑已经将龙脉吞噬了一半左右,幸好我们修炼五行剑阵修炼的快,否则等这剑吸收完龙脉肯定会飞走,再去寻找别的龙脉。”上官白斩指着地面下那巨大的沟壑,乳白色的灵气正在源源不断的涌向这柄神剑。

    “祖父,事不宜迟,我们还是赶紧封印这神剑,以免出现什么变故。”上官白峰脸上带着一丝激动,这次的闭关他没有突破,可是他也到了突破的边缘,距离精神之境只有一线之隔,精神之境,精气心神都会到一个很奇妙的境界。

    “恩,峰儿,白须,白福,白翎,布剑阵!”上官白斩一声大喝,眼中闪现出金色的电芒,精神之境的力量全面迸发,他的手心,长剑豁然出鞘,剑气瞬间出体,土蒙蒙那灰色的剑气在他身前瞬间化为一柄长剑,与白须他们的剑芒相呼应,剑气出体,乃是先天之境,而将剑气化为半实质的长剑,那时先天后期巅峰之境!

    闭关期间,白须,白福也都突破了先天之境达至精神之境,此刻这里有三个精神之境,两个先天巅峰的强者,而且五行剑阵太过恐怖,一个剑阵如果不用于杀,只用于封印,那么这个剑阵定然强悍无比,哪怕是白虹这样的神剑恐怕都会惨遭封印,果然,当五行剑阵刚刚形成这柄神剑立刻就开始不安的颤动。

    “嗡嗡……”白虹剑身涌出一道道白光,夺人眼目,“五行,封!”上官白斩一声叱喝,飞腾在半空中的五行剑阵瞬间扩大,化为方圆三丈,铺天盖地而下,仿佛要封印一切,禁闭一切!

    “哥哥,你等等我啦,我跑不动了!”带着奶声奶气的声音在空中飘荡,上官家的兄妹二人又开始了今天的乐趣,“哎呀,小羽你烦不烦啊?每次跟我出来跑你都都说跑不动,最后还是跟我跟的死死的,快跑啦,我可不会等你。”白虹扭过头,冲着上官白羽露出一丝坏坏的笑容,速度再次加快。

    “啊,你慢点哥哥,人家真的跟不上嘛。”小羽嘟着小嘴,虽然口中如此说着,可是速度却一点都不比白虹慢多少,两个娃娃,速度竟然达到了一个成人全力奔跑都无法追赶的境界,让然不由一阵心惊,而且二人脸不红,气不喘,跑步的时候还有说有笑,在旁人看来,这二人简直是一对怪胎!

    “嗡!”一声嘹亮的剑鸣,白虹神剑吸取龙脉的速度陡然加快,这样的速度竟然是刚才的一倍有余!“快,神剑有灵,它要溜了!”上官白斩一声大喝,身体不断地飞出土蒙蒙的剑气涌向空中的剑阵。

    与此同时,五个人按五行方位各自站好,五行封印剑阵陡然光芒大放,瞬间出现在白虹神剑的上空,五色的剑芒覆盖而下,顿时就形成了一个五边形的方柱,正好将白虹神剑封困在其中,而且那龙脉的气息也被阻挡在剑阵之外。

    方柱五边,金木水火土,每根柱子之间都是五色的薄薄剑芒,上官白斩露出一丝笑容,神剑竟然没有逃,这是他笑的原因,接下来就是将神剑炼化,让它化为自己的家族的镇族之宝!

    “嗡!”白虹神剑仿佛对于这剑阵不屑,只是轻轻一抖,就要破空而去,可是它刚刚触及到这剑阵的边缘,整个方柱之内就剑气纵横,数千道,数万道剑气瞬间出现在方柱之内,顷刻之间就将神剑打的四处回弹。

    “嗡!”剑鸣长啸!白虹神剑似乎被激怒了,剑身上下飘荡着一丝若有若无的乳白色光滑,那竟然是龙脉灵气!而这灵气一出,无论什么剑芒,无论什么属性,全被化为最原始的灵气吸收到自身。

    “唰!”一道剑芒闪过,白虹神剑生生荡出三尺剑芒,将周围一切的剑芒粉碎,而后它的剑尖直指五行剑阵的边缘,好似要突破出去,陡然之间,布剑阵的五人好似看到一股巨大的神剑扑面而来,那剑尖在不断的扩大,好似山岳,好似天地,好似万物凋谢,生灵涂炭!

    “凝神!”就在众人精神恍惚之间,一声厉喝仿佛晴天霹雳一般将他们眼前的景象轰碎,“好强大的剑意,竟然让我精神之境的人都产生了幻觉,刚刚那一瞬间我仿佛感觉到天地都被这柄神剑斩破一般!”白须深吸了口气,刚刚的那一瞬间,巨大的剑意竟然突破了精神之境的他的灵魂,差点令他心神失守!

    “大家小心,这神剑的剑意异常强大,如果我不是已经半只脚踏入精神之上的境界恐怕今天我们都要命丧于此!”上官白斩表情严肃,这次闭关,他已经再次突破,半只脚已经踏入了精神之上!精神之上,乃是所有修武者梦寐以求的境界,精神之上的强者可以感悟天地,从而达到御空飞行!

    “大家全力以赴,再也不能耽搁了,这神剑太过于强大,已经超过了我的预算,五行封印,天地束缚!”上官白斩再次厉喝,将众人的心神全部拉回,五人周身剑气纵横,化为一道道半实质的剑芒不断补充着五行封印剑阵,而此刻,剑阵也在不断缩小,那半透明的五色光幕也正在不断实质化着。

    “嗡!”白虹神剑此刻真的怒了,它已经被束缚在一丈高五尺宽的五行方柱当中,在众人的惊讶中,那神剑不断地颤动,而且是非常有频率的颤动,颤动产生了残影,陡然,那柄神剑一分为二,然后二化三,三化四,四化五!

    不仅如此!五柄剑竟然产生出五种不同的颜色,五种颜色,金木水火土,五行!除了上官白斩,其他的四人脸上都露出了一丝惊骇!五个残影竟然产生了五行,那并不是剑的分身,而是残影,是神剑颤动的太快产生的残影!

    “嗡嗡……”发出几声欢快的剑鸣,这五柄,不!应该说是一柄神剑化为的五色方柱陡然扩大,而后每一个残影与上官白斩五人所布下的光柱重合,竟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逃出了五行剑阵!

    “蹦!”五行剑阵陡然崩塌,上官白家的五人面如土色,这神剑竟然具有如此灵性,只是短短盏茶时间就摸索到破阵的关键,将五行融入剑阵的五行之中,相生之力而后飞出剑阵,此神剑,让人惊寒!

    “哥哥,你看!”正在奔跑的上官兄妹二人陡然停住身形,因为在他们的身侧,武陵院内,一束耀眼的虹芒冲天而起,竟然贯通了天地!上官白虹面色严肃,他此刻绝对不是装的,只有两岁的他,此刻却宛如一个成人一般,紧皱着眉头。逃出剑阵的白虹神剑化为一把,而后巨大的灵气喷薄而出,化为一道虹芒,将整个天地都贯穿了,于此同时龙脉疯狂的向着这柄神剑涌入,竟然在眨眼间就逝去了百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