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6章 长剑破空(大结局)

第646章 长剑破空(大结局)

历史长河,乃是贯穿这方世界古今未来的河流,它仿佛没有开端,也没有尽头,就那么缓缓的流淌着,亘古不变。

    轰隆隆!

    突然,就在时空等人看到白虹一剑斩杀了那轩辕云升的刹那,这条长河的流淌速度加快了上万倍!滚滚的洪流潮汐奔腾咆哮,仿佛从一只温顺的兔子化为了一头被激怒的苍龙!

    “噗!”

    喷出一口鲜血,时空大神的脸色刹那苍白,他惊愕的看着这历史长河,猛然大挥袍袖,直接将在座的所有人都裹挟而起,撕裂空间,消失不见。

    哗啦啦……

    就在他们消失的那一刹那,历史长河突然奔腾而起,浪潮扬起千万丈,差一点就将众人全部淹没进入长河之中,而这方世界的时间流速突然加倍,恢复了正常,再也不是时空能够操纵掌控的了。

    “白虹!”

    时空闪现,携带者众人撕裂空间走了出来,他看着白虹,面无血色,整个人几乎瘫软,刚一出现就昏了过去。

    “虹儿,这……”

    醉仙叟等人都茫然不知,就连他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按理来说,时空大神乃是这方世界时空的掌控者,无论怎样,他都不会被历史长河所攻击,刚刚的那一刹那,虽然突兀,可是众人也全部都看到了那长河狰狞恐怖的一面。

    白虹点头,仿佛刚刚的那一幕他全部都看到,感受到了,转过身,他将时空搀扶起,掌心一缕缕道韵仙光流转,猛然按在了时空的头顶,立刻,时空就剧烈的颤抖起来。

    “时空本是这方世界的本源法则,乃是在历史长河之中诞生而出的,是法则真身,不是化身,就在我刚刚斩杀轩辕云升的那一刹那,这方世界的所有法则,全部恢复了初始,天道的操纵已经不在,历史长河等等所有都恢复了正常,就如那世界之初,本源法则也会被它一点点的吞噬,从而回归天地之间,再也无法化为人形。”

    “从今以后,再也没有法则化身,也不会再有法则真身了,我们所领悟的法则,也会被这方世界一点点的收回,参悟天地道法,将会变得无比艰难,像你们等人,还有可能抵抗,若是低于九元,恐怕不下十年,就会完全失去周身道法,再也无法动用一丝天地法则之力。”

    白虹开口,脑海中的世界轰然降临,整个世界的虚影在半空沉浮,一股股时空之力灌输进入时空的身体之内,逐渐将他的本源所分离,肉眼可见,那一个个时空碎片从他的身体内剥离而出,而后在半空破碎,化为晶芒被天地所吞噬。

    “我将他体内的时空法则剥离,从今以后,他便只是一个悟得时空法则的人,而不是什么法则真身,这方天地,再无时空大神。”

    白虹道喝,手指成爪,猛然用力,一道道法则碎片被他好似拉锁链一般的牵扯而出,而后全部破碎,化为虚无。

    做完这一切,白虹微微抬头,看着远方天空中那一轮即将升起的大日,不由的露出几分笑容,几曾何时,自己还是一个孩童,对着那轮大日修炼法眼虹光,可是此刻,自己再观览这方大日,却已经无法提升任何了。

    那烈日撕破天地黑夜,纵然一跃的美丽,刹那即逝,天地光明的瞬间,是如此的令人陶醉,白虹看着那轮大日,眸子却忽然湿了。

    “此事已了,也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走吧,先去建立一方国度,然后我就要走了。”

    良久,白虹才开口,他微微感叹,猛然挥手,将众人全部收拢在一起,一个跳跃,就消失在炼体宗的上空,独留下那地面上的一群人目瞪口呆。

    茫茫东海,一方隐秘的海岛上,白虹等人在这里建立了一尊国度,国度中心的殿堂之上,白虹看着众人,道:“这方世界已经恢复了正常,我也就无需停留了,三个月后我便会离开,去寻找龙之墓地,在这之前,我会将我心中所牵挂的人全部引领回归。”

    顿了顿,白虹看了看小羽,宠溺的笑道:“小羽,这三个月你陪我一同去吧。”

    云端,白虹与小羽漫步,他二人兄妹,好似根本就没有这样悠闲过,在云端行走,观览天地众生,茫茫大地,沧沧海洋,使得小羽心中欢喜,可是却又悲伤无比。

    “哥哥,你真的要走吗?”

    抬头看着白虹,小羽的眸子中多了几分不舍的神色。

    “恩,萱儿是哥哥我这一生深爱的女子,可是我对她亏欠了太多太多,而她却为我付出了太多太多,这一路走来,皆都有她的身影,而她却是那样的默默,默默到几乎被我忽略。”

    “这一生中,我从未对她说出‘爱’,若是我不去寻她,恐怕会内疚后悔一生,虽然寿命无限,可是每日都活在这痛苦之中,我也宁愿身死!”

    转过头,白虹淡笑,继续道:“你亦有深爱之人,我想,你也能够体会到这种感受,放心,待得我寻到萱儿,就会回归,到时,我们一家人团聚在一起,那样,我才能此生无憾。”

    “那样的日子,恐怕是短短一天,也足够了吧。”

    白虹转过头,苦涩的一笑,却又露出几分惊喜之色,伸出手点指身下,道:“你看,下面就是父亲母亲的转世之身。”

    小羽一愣,立刻就心情狂喜,看着身下那一座城池之外的两个人,眸子含泪,这一生,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太短太短了。

    城池之外的那二人,男的耕田苦作,烈日下,满头大汗,笑容却是那般的心满意足。

    女的,则是坐在田间,偶尔将壶中的浓茶沏一大碗,端给那男子,帮他擦去额头的汗珠,笑容,亦是那般知足。

    “父亲,母亲,孩儿,来接你们了。”

    白虹身躯微微震颤,而后带着小羽轻轻落下,他二人好似天边的神仙一般翩翩而落,使得所有耕作的人都不由的惊呼点指,连连跪倒拜伏,保佑日后良田丰收,生活美满。

    “爹!娘!”

    小羽的眸子中泪珠滚落,看着那农夫与农妇,使得那二人一愣,手中的茶突然摔落,他二人欲要跪倒,却被一股仙之气息托起,接着,他们浑浊的眼眸突然爆发出了璀璨的光芒,看着白虹与小羽,老泪婆娑!

    “虹儿!小羽!”

    二老同时开口,泪已决堤……

    茫茫海洋的隐秘国度之中,白虹与自己的父母团聚了几日,而后再次起身,与小羽、父母一起踏遍了千山万水,带他们观览了这方天地的所有,也唤醒了那些自己心中记挂的人,这天,众人团聚在一起,为白虹送行。

    三个月,看似漫长,可是却转瞬即逝,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相聚了,总会有分离。

    这一日,国度内摆起了前所未有的盛宴,一个个面满红光,却都内心不舍,白虹对他们而言,或是兄弟,或是朋友,或是知己,或是恩人,或是前辈,或是晚辈。

    总而言之,他们都与白虹有着纠缠不清,割舍不掉的情丝,那一缕缕的情丝,交错纵横,将他们缠绕,包裹,这一日的送行,可谓是掏空了整个国度的所有积蓄,那场景,煞是恢宏。

    “来来来,我们敬白虹一杯,愿他早日寻到龙萱,达到心境圆满,也祝他修行之路上劈坚斩棘,所向无前!更上一层楼!”

    宴席刚刚开始,那“猥琐”的韩伟便唤起了众人,为白虹干了一杯,这一杯酒,煞是甜美,使得在场所有人皆都欢笑,他们对白虹,皆都是发自肺腑的祝福。

    “多谢韩伟,多谢诸位,其实我上官白虹之所以有今日的辉煌,也离不开众位的栽培与鼓舞,在座的无一不是与我同甘共苦的,那些日子,我永远也不会忘却!”

    “待得我将萱儿带回来,还要请众位为我二人举办婚礼,我要将她风风光光的迎娶进门!”

    白虹站起身,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却使得东海龙皇老泪纵横,龙萱的死,对他而言也是一种打击,他看着白虹,颤颤巍巍的站起身,端起杯中酒,道:“虹儿!有你一言,萱儿即便是此刻已经魂飞魄散,也是无憾了!”

    “我还记得那时,她的叛逆,她的骄纵,她的笑脸,我老龙这一生,从未求过人,我只求你,一定要将她完好无损的带回来!哪怕是用我这条老命来换,也行啊!”

    众人沉默,白虹亦是心中伤感,他点点头,轻声叹:“可怜天下父母心,我虽然口口声声说要娶萱儿,可是那些时日对她的关心和爱护,还不及您的千万分之一,您放心,不用您说,我定当全力以赴,哪怕是身死,也要将萱儿带回来!”

    神色坚定,白虹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内心中的那份执念更加的深切了。

    这一场酒宴,足足持续了三天三夜,三天三夜之后,众人这才都缓缓退去,三天三夜的酒,使得不少人都醉了,期间,那公孙子姗还来见过一次白虹,二人酒杯相碰的那一刹那,公孙子姗突然泪流满面,狂奔而去。

    而这也不过是一个小插曲,白虹只得苦笑摇头:“抽刀断水水更流,刀断情丝,丝更缠!”

    酒宴过后,很多人都来拜会白虹,而白虹也是不知疲倦,一一相见,促膝长谈,而后指点一二,将他们的道法寿命大大的增强延长,毕竟,这方天地已经恢复了正常,就连时间,无法再减缓了,九元的人都能感知自己的寿命,也不过几千年。

    就这样又耽搁了半个月,这一日,白虹与韩伟等人盘膝坐在云端,他们推杯换盏,孜孜不倦的诉说,谈论,说笑,恨不得将内心中所有的话语全部掏出来!

    因为他们知道,这一日,恐怕是最后一次几人长谈了。

    “还记得,那汜泫城内,古思的那一曲凡夫俗子,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古思,不如你再来一曲助兴如何?”

    晓机端起酒杯,与古思一饮而尽,不由的笑道,古思也不推辞,立刻就高声而起,那曲子,依旧那般的豪放,依旧那般的洒脱,可是景色,却再也不似从前了。

    忽然,这云端的景象不断变幻,一点点的幻化,几人居然再次来到汜泫城上,那湖水还是那样的清澈,那舟船还是那般的飘荡,只是舟船之中多了几个人。

    小羽一直陪在白虹的身边,为白虹端茶倒酒,照顾的无微不至,她知道,这是她最后一次为白虹倒酒了,自然无比珍惜。

    “凡夫俗子亦当如此,酒后人吵闹……”

    歌声依旧,唱到顶端之时,众人皆都拍案而起,那狂笑之声将歌声都淹没,小羽、子书、韩伟、晓机、觉心、古思、魔子圣心、夜星辰、哪吒等等等等,笑着笑着,却都潸然泪下……

    数日后……

    “虹儿,你这一走,就不知多少年月才得返,我让你师娘为你准备了一些她亲手酿制的女儿红,来,你且带着。”

    天地云端,醉仙叟挥手放出一堆如小山般的酒坛,里面皆是满满的好酒。

    “愿你饮得此酒,就想起为师,来!为师的这酒葫芦也给你!”

    醉仙叟叹息,就要从腰间解下那酒葫芦,却被轩辕玉珠阻止,笑道:“你这老不正经,你以为虹儿和你一样,是个老酒鬼吗?这酒给虹儿也就罢了,酒葫芦,还是你自己留着吧,我可不想看到虹儿归来,跟你一样。”

    “虹儿,收下吧。”

    轩辕玉珠对白虹点头,眸子中也是十分真挚的疼爱之情,她亦把白虹当作了自己的孩子,眉宇间都是慈爱。

    “恭敬不如从命,那我就收下了。”白虹挥手,将那些酒全部收了。

    “哥哥,这是父亲母亲托我给你的,他们不忍见你离开,只让我和子书来为你送行,你不要怪他们。”

    小羽开口,将一叠衣物托在手心,交给白虹,看着那一叠衣物,白虹的眸子突然就湿了,这几日,也不时有人为白虹的离去而送一些东西,可是从未有一人送衣物。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孩儿,多谢爹娘!”

    白虹身躯微微颤抖,将那衣物贴身收好,他转头,看着韩伟、晓机、夜星辰、小羽等人,不由的拱手,道:“众位,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不过,终有一天,我上官白虹还是会回来的,但愿我回来之日,你们还曾记得我!”

    众人朗朗大笑,所有的话语,全部被这一声笑语替代。

    转过身,白虹遥望天际,眸子穿过了重重空间,直达历史长河之外,微微招手,天地尽头霍的闪过一道虹芒,那虹芒贯日而来,就要落在白虹的掌心。

    嗡!

    突然,就在这神剑刚刚碰触到白虹手指的瞬间,竟然折空而起,长剑嗡嗡增长,一晃就为千万丈,剑锋之上仙气纵横,翻转之间劈出一道恐怖的大裂缝!

    那裂缝,蔓延扭曲,好似一条锦布之上的裂口,疯狂的撕裂,而这方世界居然就如这锦布一般,轰隆隆的破碎开来!

    与此同时,一番末日之景降临,历史长河被这一剑斩断,天地隔膜被这一剑劈开,无数的空间,无尽的大地,无边的天空,全部碎裂!

    天崩地裂!

    一剑破空!

    这一景象,不但众人,就连白虹都惊愕无比!

    而这,还不算什么,就在这世界被劈碎的瞬间,一个神奇的场面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那是一方浩瀚渺茫的神奇空间,那里无尽的黑暗笼罩所有,一颗颗巨大的星辰仿佛一方世界一般的排列纵横,一颗颗足有世界那么大的乱石呼啸而过,一个个黑色的漩涡吞噬着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