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坑比队友

第一章坑比队友

第一章

    坑比队友

    恒远集团,新锐科技企业。

    董事长舒瑞峰连续三年被评为“优秀企业家”,总裁舒寒烟也连续两年当选为“优秀青年企业家”,但在恒远内部,乃至诸多和恒远有交集的企业内,舒寒烟却有一个更响亮,也更广为人知的外号:恒远第一美女。

    入职才二十多天的小保安宋斐,也发誓要拿下舒寒烟,实现人生大逆转。

    理想很丰满,但现实似乎有些残酷。

    “三个二,报双。”

    “四个九,炸。”

    “王炸。”

    “宋斐,你个坑比。”农民老王气急败坏的吼道,“地主摆明就剩一个王炸,炸你妹呀。”

    “炸弹不能被憋死。”宋斐理直气壮的说道,“老王,别激动嘛,等我睡了舒寒烟那娘们,做了恒远第一小白脸,我给你发十倍的工资。”

    “痴人说梦。”老王不屑打击说道,“老老实实当你的保安吧,别整天惦记着不切实际的事情。”

    就在此时,三辆奥迪缓缓驶向集团大门。

    正在洗牌的地主老何赶紧冲向休息室对面的岗亭,可宋斐的眼中却悄然闪过一丝寒芒。

    “停车。”宋斐狂奔而出,挡在居中奥迪车前。

    老何焦急提醒道,“宋斐,这是舒总的车。”

    宋斐完全无视了老何,随即蹲在右侧前轮边,从保安服里掏出一柄明晃晃的匕首。

    匕首锋利,削金断玉。

    “嗤。”

    特制防爆轮胎被轻松划出一道长长的豁口。

    “住手。”

    六名保镖从前后奥迪上冲了下来,猛虎下山一样扑向宋斐。

    “不想死就麻溜滚蛋。”宋斐从内胎中拿出一个弧形油布包裹,大声喝道。

    六名保镖不为所动,依旧迅猛杀向宋斐。

    “二得一比。”

    宋斐猛地高高跃起,手臂抡圆,将根据轮胎形状定制的C4炸弹远远扔向几十米外的喷水池。

    “轰。”

    气势恢宏的假山应声倒塌,水柱升腾起六米多高。

    六名保镖呆在原地,满脸羞愧。

    奥迪车门缓缓打开,一个身容貌绝美的女人出现在了宋斐眼前。

    容貌绝美,祸国殃民。

    身材高挑、胸部饱满,尤其是包裹在黑色丝袜下的两条大长腿,更是让人垂涎三尺。

    舒寒烟。

    恒远第一美女!

    可仅仅只看了一眼,宋斐心里燃烧的火苗却就熄灭了大半。

    冷!

    比极地冰块还冷!

    那眼神,如薄冷的刀片一样,让人有种凉飕飕的感觉。

    “姓名?”

    舒寒烟的话语中没有半点人类情感。

    “宋斐,秦皇汉武的宋,雪山飞狐的斐。”宋斐努力挤出自以为最好看的笑容,傲然说道,“我乃堂堂恒远看门小保安。”

    宋斐,宋非文?

    舒寒烟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名字。

    那份绝密文件中说,近期会有一个叫宋非文的顶尖高手从欧洲回国,贴身保护她的安全,确保双方的秘密合作项目万无一失。

    难道这个满嘴跑火车,自以为幽默诙谐的家伙,就是文件中所说的顶级高手?

    可时间明显不对。

    文件前天才到,但记忆能力非凡的舒寒烟,却清晰这个小保安记得在上个月十五号就出现在了大门口的岗亭中。

    很明显,对方故意延后了通知时间,让这个小保安提前来暗中调查一些事情。

    虽然军方对方没有恶意,可被人暗组调查却让高傲的舒寒烟微微有些不悦。

    你能装成小保安调查我,我就能让你显出原形。

    舒寒烟看着宋斐,冷声说道,“你现在就去总裁办报到,总裁办会给你安排新的职务。”

    宋斐已经暗中帮舒寒烟化解了两次危机,再加上这次出手,舒寒烟肯定会怀疑他。

    试探老子?宋斐顿时就猜出了舒寒烟的想法。

    但宋斐还需要暗中调查一些事情,搞清楚几个关键问题,宋斐赶紧给舒寒烟使了个眼色。

    可舒寒烟却完全无视了他的暗示。

    舒寒烟的不配合,让宋斐玩心大发。

    宋斐双手抱胸,笑眯眯的问道,“什么职务?薪水多少?”

    “你想要多少薪水?”

    “月薪五千万。”宋斐大咧咧的说道,“美金。”

    这货抽风了吧?

    老王和老何当场懵比,目瞪口呆的看着宋斐。

    “一万,华国币。”舒寒烟冷声说道。

    “不干。”宋斐挺起胸膛,大声说道,“我是保安,我骄傲,我愿意把我的青春和生命,还有身体,都奉献给我热爱的事业,你不能用铜臭味玷污我的理想和身体。”

    舒寒烟冷冷问道,“确定?”

    “确定。”

    “假山的建筑成本是三十万,请你去财务部支付赔偿款。”

    一万头草泥马从心脏中呼啸而过,踩踏着宋斐的幼小心灵。

    宋斐无语说道,“美女,我可是为了救你才炸塌假山的。”

    “绿化林地很大,这明显是个错误的选择。”

    这女人有病吧?

    手上拿着快要爆炸的炸弹,谁还会去考虑该往哪里扔才能将经济损失降到最低?

    “我月薪五千,房租两千五,吃饭一千二,上班无聊时,斗地主还要输掉不少钱,你觉得我有钱赔给你吗?”

    “我会通知财务部,每月从你的工资里扣除三千块。”

    黑心资本家。

    宋斐三两下脱掉保安服,冷笑说道,“老子不干了。”

    “上班斗地主,你们都去人事部办理离职手续吧。”舒寒烟转头看着老王和老何,冷声说道。

    “别呀,舒总,我们再也不敢了。”老王满脸沮丧的哀求道。

    “宋斐,快给舒总道歉。”老何也赶紧说道,“你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我可是上有老下有小,老婆孩子都指望我养活呢。”

    算你狠!

    “你赢了,但老子就就爱当看门小保安,其他职位,老子一概不干。”宋斐似笑非笑的说道,“除非……”

    “除非什么?”舒寒烟冷声问道。

    “除非你做老子的女人。”宋斐一脸严肃的说道,“你看我,身强力壮,相貌堂堂,一表人才,又还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绝比一等一的极品小白脸人选,……”

    人至贱,则天下无敌。

    宋斐的不要脸,让舒寒烟很想拿抹布堵住他的嘴。

    舒寒烟一言不发,转身钻进领头奥迪。

    宋斐加大音量,滔滔不绝的说道,“喂,你别走呀,我还有很多优点,比如战斗力强悍,绝比能满足你的一切需求,我还能任打任骂,风油精、滴蜡啥都行,除了不能容忍黄鳝……”

    跟老子斗,你还太嫩了。

    看着渐行渐远的奥迪,宋斐撇了撇嘴。

    “哥们,你牛。”留下来善后的保镖,冲宋斐竖起大拇指,由衷说道,“你是第一个敢当面调戏舒总的人。”

    “一般一般,宇宙第三。”宋斐大咧咧的说道,“再有下次,我非得好好教教那个冷面女人怎么做人,她敢不听话,我就打她的屁股,除非他答应做我女朋友。”

    保镖也浮上了满头黑线,赶紧扭过头去,假装不认识这个满足跑火车的白痴。

    “宋斐,你个坑比。”老王冲了过来,抓住了宋斐的衣领,大声咆哮道,“说你妹的上班斗地主,你他娘的不想干,也别拉着老子和老何陪葬呀。”

    “好兄弟讲义气,老子不是为了你们留下来了吗?来来来,继续斗几把,让老子赢点晚饭钱。”

    “斗你妹。”

    碰上这种没心没肺的坑比队友,老王真心是无力吐槽了。

    望着渐渐远去的奥迪,宋斐眼中悄然闪过一抹刀子般的凌厉光芒。

    那些牛鬼蛇神已经等不及了,开始直接冲舒寒烟出手。

    好在,他回来的及时,已经秘密调查出了不少事情,掌握了不少有用的线索。

    多事之秋来了!

    在保安室斗地主的悠闲生活就要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