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极品势利女

第三章极品势利女

第三章

    极品势利女

    下班时间刚到,宋斐就骑着破破烂烂的小电驴,慢悠悠的赶去好再来大排档。

    “老板娘,一份鸡蛋炒饭,十串羊肉串,两瓶冰啤酒。”

    “好勒。”

    香喷喷的炒饭和羊肉串很快被抬上来,宋斐一边舒爽的喝着冰啤,一边用余光偷瞄从他眼前晃过的大长腿,暗暗对比着华国美女和欧洲女人的大腿。

    还是华国美女的皮肤细腻。

    突然,一道亮丽的人影走进脏兮兮的大排档。

    现代感十足的职场丽人装,洁白的衬衣难掩胸前的奔放,浅黑色的短裙下,两条大长腿性感勾人,凹凸有致的身材,搭配着莹润如玉的脸蛋,就像从照片中走出的性感小嫩模。

    来了!

    宋斐微微眯起双眼,细细观察女人的每一个细节。

    女人走到宋斐身前,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们分手了。”

    “你确定不等你爸爸的病情稳定后,再说这事?”宋斐认真问道。

    “我一刻都不想再等下去。”

    眼睛是心灵的窗口,宋斐一直在留意女人的双眼。

    可让宋斐失望的是,从始至终,女人的眼神都很淡漠。

    这个女人,变了。

    “把我妈送给你的手镯还给我,我们便再无瓜葛。”宋斐摇了摇头,失望说道。

    女人从耦白的手腕上摘下一个微微有些发黄的玉镯,冷声说道,“就你家这廉价的传家宝,带着都嫌丢人,若非我爸那个老顽固坚持要我带着,我才懒得带呢。”

    女人的尖酸刻薄之言,让宋斐忍不住眯紧双眼。

    “以后别去我家了,更不许用花言巧语哄我爸爸开心。”女人再次冷声说道。

    “你错了。”宋斐叹了口气,说道,“不是我哄你爸爸开心,他高兴是因为我终于回国了,让他看到兑现承诺的希望。”

    “他们那一辈的人根本不懂爱情。”女人情绪激动的说道,“所以才会这么糊涂,非要为了什么娃娃亲b我嫁给一个穷光蛋的小保安。”

    “够了。”宋斐站起身来,厉声说道,“你爸爸是为数不多的值得我尊敬的人,所以,明明知道你从来就没喜欢过我,我也不提分手的事情。”

    “你有什么资格提分手?”女人冷笑说道,“你有哪一点配得上我?而且,你不在家的这三年,都是我在帮你照顾你妈妈,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是你照顾我妈妈?还是我妈妈照顾你?”宋斐冷笑问道,“还有,我妈留给我买房子的八十七万去哪了?周晓琳,你心里有数。”

    “你妈的身体,你不清楚吗?”周晓琳理直气壮的说道,“为了给你妈看病,我还倒贴十几万了。”

    “不说了,你走吧。”宋斐意兴阑珊的说道,“从此以后,你是你,你爸爸是你爸爸,我会努力说服你爸爸,让他不再执着婚约的事情。”

    “我死也不会嫁给你这种不求上进的男人。”

    “小伙子,能不能把你的玉镯借我看看?”邻桌的老人突然说道。

    出自意大利顶级时装大师之手的定制衬衣,产值纳米比亚的蓝钻手工打磨纽扣,这件看上去很普通的衬衣,价值至少百万。

    宋斐饶有兴致的将玉镯递过去。

    老人细细观摩起来着玉镯,半晌,才认真问道,“小兄弟可愿忍痛割爱,将这个玉镯转手给我。”

    “抱歉,这是家母遗物。”

    “那太可惜了。”老人认真交代道,“小兄弟,这玉镯价值不菲,务必要妥善保管。”

    “老人家,这个玉镯值多少钱?”周晓琳忍不住问道。

    老人摇了摇头,说道,“财不露白,不说为好,免得给小兄弟惹祸。”

    周晓琳忍不住的问道,“值十万吗?”

    十万?宋斐忍不住浮上一抹淡淡的冷笑。

    “五十万?”周晓琳锲而不舍的问道。

    老人终于说话了,“黄金有价,玉无价。”

    “难道值一百万?”周晓琳的眼中闪烁出炽热光芒。

    “周晓琳,我来告诉你吧。”宋斐把玩着玉镯,认真说道,“你嫌带着丢人的这个玉镯是楼兰古玉,市场价至少八百万,如果碰到痴迷古玉收藏的金主,价格少说也会再翻一倍。”

    “八百万,你穷疯了吧?”周晓琳看着宋斐,不屑讥讽道。

    老人再次说道,“小兄弟,如果你肯割爱,我愿意出一千二百万买下这个玉镯。”

    周晓琳扫视了眼老人,又扭头看着宋斐,冷笑说道,“演,继续演,如果这个糟老头能拿出一千二百万,我直播吃翔,你想装比争面子,好歹也找个差不多的群众演员,挑个像样的地方……”

    蓦地,三辆豪车停在大排档边,十二名保镖迅速冲下,严阵以待。

    一个美得令人发指的女孩大步走到老人身边,有些无奈的说道,“爷爷,你怎么又跑出来偷吃这种东西了?”

    “天天让我吃燕窝鲍鱼,我都快被憋死了。”老人不满说道。

    “爷爷,这不都是为了你好吗?”女孩无奈说道,“你怎么就是不听话呢?”

    “小兄弟,再见了。”

    老人赌气的向嘴里塞了一勺蛋炒饭,才气呼呼的走向路边。

    “再见。”长得祸国殃民的女孩冲宋斐点了点头,大步跟上了上去。

    望着缓缓离去的豪华车队,周晓琳终于相信这块玉的价值,眼中闪烁出浓烈的贪婪之色。

    “拿来。”周晓琳伸出右手,大声说道,“你妈妈把这个玉镯送给我了,那就是我的东西。”

    人能不要脸到这种程度,宋斐也是醉了。

    “这是我妈妈留给儿媳妇的传家宝。”宋斐不屑说道,“你有资格拿吗?”

    “你给我等着。”周晓琳恶狠狠的威胁了一句,就大步离开大排档。

    宋斐咬着羊肉串,冲着周晓琳的背影大声喊道,“别急着走呀,我还等着看你直播吃翔呢。”

    周晓琳身形一个踉跄,赶紧加快步伐,匆匆离开大排档。

    周晓琳变了,被这个浮华的社会给腐蚀了。

    但宋斐却不能用过激的手段去改变周晓琳,以免她把事情闹到他爸爸那里去。

    周叔叔正处在治疗的关键阶段,受不得任何一点刺激。

    宋斐很小的时候就没了父亲。

    在他的生命中,周叔叔几乎等同于爸爸,而且,因为他父亲在世时定下的娃娃亲,周叔叔还一直坚持要收他做女婿。

    这份情,不能负。

    ……

    蓦地,一辆的士停在周晓琳身边,周晓琳的眼中闪过一丝悲哀,无奈坐上副驾位。

    车门关上,的士司机就冷冷说道,“这次做得不错,但还远远不够。”

    “我知道该怎么做,你放心,我会一步步去激怒宋斐,让他失去理智。”

    “知道最好。”的士司机寒声说道,“我们用最好的老戏骨秘密培训你三年,如果你还演不好这场戏,不能激怒宋斐,让他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就等着替你爸爸收尸吧。”

    的士司机直勾勾的看着周晓琳高挺的胸部,色眯眯的说道,“如果你失去了利用价值,嘿嘿。”

    的士司机的威胁,让周晓琳不由得生出一阵透骨的寒意。

    自从宋斐出国后,这些人就像影子一样,无所不在。

    宋斐,你到底得罪什么人了?

    周晓琳出神的望着窗外,嘴角满是苦涩和疲惫。

    “你的下一步计划,什么时候开始?”的士司机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惊醒周晓琳。

    “马上安排。”周晓琳拿出手机,拨通电话。

    明明青梅竹马,却要伪装恶人。

    莲子心中苦。

    周晓琳的声音没有任何异常,可心中却在暗暗祈祷。

    宋斐,别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