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河水管饱

第四章河水管饱

第四章

    河水管饱

    周晓琳的剧变,让宋斐很失望。

    三年不见,那个清纯良善的邻家妹子也迷失在物质世界中,变成一个极品势利女了。

    夜风清凉。

    宋斐骑着小电驴,不疾不徐的赶向十几里外的家。

    突然,三辆电动车从宋斐身旁快速驶过,却又瞬间急刹车,挡住宋斐的去路,紧接着,又有两辆电动车停在宋斐身后。

    周晓琳呀周晓琳,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如果周叔叔知道你做出这种事情,不被你活活气死才怪。

    “哥们,借一步说话。”

    一名二十多岁的男子停稳电单车,走到宋斐身后,用匕首抵着他的腰部。

    男子的举动,成功激怒了宋斐。

    暂时不能强硬改变周晓琳,就只能先拿着五个家伙撒气了。

    “去哪?”宋斐惊恐的问道。

    男子指着路旁的绿化用地,冷声说道,“那边。”

    绿化用地不大,但树木却完美遮挡住路人的目光,绿化用地外有一条从城市中穿行而过的河流。

    宋斐心中,顿时有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宋斐看了眼腰上的刀子,惊恐问道,“你想干什么?”

    “跟我走。”

    男子不容分说的将宋斐拉下电单车,拽进绿化用地,来到河边。

    暴晒了一整天的河水,散发出阵阵污臭,河面上,漂浮着菜叶子、塑料袋,甚至还有一些没有溶解开的条状便便。

    你的眼光,真他娘的好!宋斐暗暗竖起了大拇指。

    老子很满意,呆会一定会特别照顾你。

    很快,另外四名男子就将他们五人和宋斐的电单车停在路边,也大步走向河边。

    五人全都掏出匕首,将宋斐抵在护栏上。

    宋斐背靠着护栏,看着明晃晃的刀子,惊恐问道,“你们想干嘛?”

    “哥们,你也别怪哥几个,要怪就怪你不该欺负叶哥的表妹。”

    “叶哥的表妹是谁?”宋斐满脸迷惑的说道,“你们是不是搞错对象了?我这几天都没跟女人说过一句话,不可能得罪叶哥的表妹呀?”

    将宋斐拽进绿化带的男子拿出手机,打开微信,调出照片。

    那张照片是宋斐专门带周叔叔去照相馆照的照片,以便老人百年以后,留作纪念用的。

    对周晓琳,宋斐彻底无话可说了。

    如果不是担心老人的身体,就冲这件事,宋斐肯定会当着周叔叔的面,给她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宋斐也懒得继续玩下去了。

    “说吧,你们想怎么样?”

    “交出你从叶哥表妹手中抢走的玉镯,并赔偿二十万块钱的精神损失费。”

    宋斐饶有兴致的问道,“难道叶哥的表妹没有告诉你们,我只是一个穷光蛋的小保安,根本没有积蓄吗?”

    “别耍花招,叶哥的表妹说了,你妈妈死后,保险公司赔了二十七万六千多块,受益人写的是你的名字。”

    男子的话语,让宋斐对周晓琳彻底绝望,也让他彻底失去继续玩下去的兴趣。

    宋斐突然出手,动作迅疾如电。

    “砰。”

    沉闷声响中,两名男子的面门重重撞在一起,鼻梁骨直接粉碎。

    鲜血狂飙而出,染红了两人的面门,可还没等两人从剧烈的眩晕中回过神来,他们的身体却已腾空而起。

    “噗通。”

    水花飞溅,两人用一个狗吃屎的造型华丽入水,污臭的脏水扑面而来,涌入两人的口鼻。

    “咳咳……”

    污水涌入鼻梁,带来剧烈的刺痛,让两人不受控制的咳嗽起来,更多污水随之涌入。

    “找死。”

    另外三人勃然大怒,三柄明晃晃的匕首毫不留情的刺向宋斐。

    国术太极,借力打力。

    随着宋斐左右手的轻轻一拨,两柄匕首都瞬间改变方向,深深没入对方的左臂。

    “啊……”

    鲜血狂飙,嚎叫凄惨。

    “老子请你们喝水。”

    不屑冷喝中,宋斐的右脚重重踹在两人的屁股上,让两人也用一个屁股朝天的完美造型冲入了污臭的河流。

    此时,最后一名男子的匕首已然及身,离宋斐的肚子不过几厘米的距离而已。

    眼看就要得手,男子的脸上浮上一抹喜色。

    说时迟,那时快,在匕首尖部离衣服还有半厘米时,宋斐右手中食已死死夹住匕首。

    男子用力拉扯,却是纹丝不动。

    “你……”男子惊恐说道。

    “看在你挑选的地点让老子十分满意的份上,老子给你一个自由跳水的机会。”

    宋斐猛然发力,匕首顷刻折断。

    宋斐夹着半截匕首,寒声说道,“下去吧,河水管饱。”

    “你……”

    男子毫不犹豫的转身而逃。

    “老子说了,河水管饱。”

    宋斐瞬间追上了男子,拽住他的衣服后领,单手将他提起来,放在河流护栏上。

    “老子向来言而有信,说了会给你一个自由跳水的机会,自然得兑现。”宋斐用半截匕首抵着男子的腰部,冷声说道,“还不下去?”

    男子快哭了。

    昏黄的路灯下,一坨条状的便便正顺着水流漂过来。

    艹他娘的,是哪个狗日的拉出这么硬的屎来,怎么不撑爆那狗日的菊花?

    一时间,男子恨透了那个严重便秘的家伙。

    “再不下去,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宋斐冷声催促道。

    恶心,太他娘的恶心了。

    望着随波逐流的便便,男子实在鼓不起勇气跳下去。

    “敬酒不吃吃罚酒。”

    宋斐用锋利的匕首在男子腰部划出一道巴掌长的刀口。

    小命要紧。

    剧烈的疼痛,让男子不敢再继续反抗,双眼一闭,心一横,扑腾跳进水中。

    望着升腾而起的水花,宋斐在满脸玩味中将半截匕首放在护栏上,

    “喝。”

    低喝声中,宋斐的右掌重重拍下。

    断匕四分五裂,变成无数碎片。

    五人都在水中疯狂扑腾,努力想要游到河对岸,赶紧摆脱污臭的河水。

    欺负坏人,果然能让人心情愉悦。

    但五人的不配合,却让宋斐很不满意。

    “老子说过河水管饱的嘛,你们居然敢不给老子面子?”

    不满的嘟囔声中,宋斐拿起一小块匕首碎片,屈指弹出。

    碎片激射而去,从最前方男子的右臂上划过,带起一串血雨。

    “啊……”

    男子发出一声痛苦的尖叫,污臭的河水顺势而入,涌入他的口鼻。

    “卧槽,你也不给老子面子?”

    望着趁机超越,勇夺第一的男子,宋斐又屈指弹出一块匕首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