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悟空面具和无敌中指

第五章悟空面具和无敌中指

第五章

    悟空面具和无敌中指

    每块匕首碎片,都会带起一道血雨,也都会让五人“畅快”喝上好几大口河水。

    本着公平公开公正的原则,宋斐挨个赏给每人十二块匕首碎片。

    而且,伤口还很均匀,都是四肢和左右臀部各两道,绝比对称,很有美感。

    宋斐是个言而有信的人,他答应的事情都会兑现,所以,他又额外奖励给领头男子八块匕首碎片。

    别人有没有喝饱,宋斐不太清楚,但这家伙肯定饱了。

    蓦地,手机发出一阵刺耳的鸣叫声。

    宋斐的的脸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拿出手机,点开软件,恒远集团院内的立体画面就清晰呈现在宋斐眼前。

    画面中,一个全身黑衣的男人悄无声息的翻进恒远院内,完美避开恒远的监控系统,来到恒远大厦北面。

    紧接着,黑衣人从腰间掏出射钉枪。

    激射而出的钉子深深没入恒远大厦墙壁,黑衣人顺着钉子上的纤细钢索,迅速攀爬,然后,再次射出射钉枪。

    如此反复,黑衣人很快攀升到屋顶,又从屋顶前面无声滑下,落在总裁办公室外墙的空调主机上。

    黑狐的惯用手法!

    黑衣人行云流水的动作,让宋斐微微眯起双眼。

    总裁办公室内,灯光明亮,舒寒烟又在加班,只要那小妞开窗透气,黑衣人便能瞬间冲入总裁办公室,绑架舒寒烟。

    对于这个工作狂,宋斐很是无奈,为了保护她,在短短二十多天内,宋斐已经连夜赶去恒远集团三次了。

    最晚的一次,是凌晨两点。

    大事要紧。

    黑衣人的出现,让宋斐没有时间督促这五人,确保他们都“喝饱喝好”。

    “最后再请你们喝一壶吧。”

    冷笑声中,宋斐弯腰捡起五块拳头大的鹅卵石。

    “咻。”

    鹅卵石激射而去,准确命中游在最前面的男子的菊花。

    花开人断肠。

    用暗劲扔出的鹅卵石,简直就是一颗小炮弹,让男子的菊花瞬间爆裂。

    “啊……”

    男子张大嘴巴,痛苦尖叫起来,脏水再次倒灌而入。

    嚎叫声戛然而止,男子又被呛得剧烈咳嗽起来,足足喝了十多口脏水,他才再次稳住身形。

    宋斐又接连扔出另外四块鹅卵石,掀起四声短暂而凄厉的嚎叫。

    “差不多都喝饱了吧?”

    看了眼犹在脏水中挣扎的五人,宋斐才大步冲出绿环用地,掏出锋利的匕首,迅速割破五辆电单车的前后轮胎。

    手机泡水,电驴损坏,宋斐的脑海中,悄然浮现出五人带着一身臭味,以及不致命却很痛的菊花伤,凄惨推着电单车赶路的画面,顿觉心情一片大好。

    “舒小妞,老子来救你了。”

    宋斐将电门扭到了最大,改装小电驴跑出了哈雷摩托的气概。

    风驰电掣,一路超车。

    十分钟不到,宋斐就冲到恒远集团大院外。

    随手将电单车扔在院墙外边,宋斐就纵身跃过了围墙,顺着背面的空调主机一次次高高跃起,迅速冲上写字楼顶。

    高速前冲中,宋斐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软皮面具带在脸上。

    就在宋斐刚刚抵达楼顶边缘时,舒寒烟恰好打开了窗户。

    早已蓄势待发的黑衣人,猛地高高跃起,如离弦之箭般激射向舒寒烟。

    舒寒烟面不改色,一边迅速退后,一边迅速掏出随身携带的小巧警铃。

    尖锐的铃声响彻过道,保镖猛地推开了房门。

    但此刻,黑衣人的右手已经抓向了舒寒烟的咽喉。

    “住手。”

    蜂拥而入的保镖大声喝道,全都拼命冲向舒寒烟。

    奈何,鞭长莫及。

    黑衣人在迅速接近,舒寒烟已经能闻到黑衣人手指上的烟草味道。

    千钧一发中,一道人影从天而降,猛地拽住黑衣人的右腿,将他蛮横拖出办公室,瞬间消失在舒寒烟的眼前。

    有惊无险。

    “舒总,您没事吧?”保镖队长冲了过来,关切问道。

    “没事。”

    舒寒烟面无表情的走到落地窗边,但眼眸深处却悄然闪过一抹担忧之色。

    这里可是四十八楼。

    保镖们不敢怠慢,全都涌到舒寒烟身边,将她团团保护起来。

    是他!

    舒寒烟的脑海中,悄然浮现出对她竖起中指的宋斐。

    低头看下去,舒寒烟清晰的看到宋斐掐着黑衣人的咽喉,顺着空调主机不断跃下的画面。

    “拦下他们。”保镖队长拿起对讲机,冲巡逻保安大吼道。

    十名保安拿着电弧闪烁的警棍,迅猛异常的冲向宋斐。

    “有本事来追老子呀?”

    宋斐原地止步,冲保安们竖起中指,直到保安们离他才有两米距离时,才又提着黑衣人激射而去,将保安们远远甩在身后。

    在舒寒烟面无表情的注视下,宋斐提着黑衣人纵身跃上两米多高的围墙。

    舒小妞,有本事追上来揭穿老子呀?

    宋斐猛地转过身来,将黑衣人踩在脚下,左手叉腰,右手竖起中指,直到保安们快要冲到围墙边时,宋斐才又一脚勾起黑衣人,纵身跃下围墙,稳稳落在小电驴上。

    电门一扭,扬长而去。

    “舒总,您还是先回办公室吧?”保镖队认真提醒道。

    舒寒烟缓缓关上落地窗,面无表情的说道,“给我监控视频。”

    “您稍等。”

    保镖队长带着众人大步走出总裁办公室。

    “我去保安室调取监控视频,你们保护好舒总。”

    “是。”

    半个小时后,保镖队长带着U盘赶了回来。

    “舒总,这是您要的监控视频。”

    “好。”

    保镖队长又恭敬退出总裁办公室,跟六名保镖一起尽职尽责的保护着舒寒烟。

    舒寒烟将U盘插进电脑,打开视频。

    视频的开头是宋斐提着黑衣人顺着空调主机不断跃下的画面,但却只有十楼以下的监控画面,十楼以上,就已超出了恒远监控探头的监视范围。

    视频的最后,是宋斐站在围墙顶上的画面。

    画面中,宋斐脸上带着卡通版的悟空面具,脚踏黑衣人,左手叉腰,右手竖起中指,冲着总裁办公室的方向。

    毫无违和感!

    因为这根本就是二比青年为了搞笑而合成的逗比图片。

    “无聊。”

    舒寒烟面无表情的关掉视频,可嘴角处却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舒寒烟抬起头来,出神的凝望着万家灯火,片刻后,舒寒烟收回目光,再次面无表情的点开视频。

    “白痴。”

    舒寒烟再次关掉视频,可嘴角处的笑意却稍稍变浓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