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act 1

第2章 act 1

作者有话要说:

    序章完全是简单介绍一下故事主角的身世背景和其扭曲的世界观,故作深沉的废话一堆。写的不顺,而且没有感觉。没有兴趣的人可以直接无视跳到下一章。(摊手)看不懂的孩子不要难过..不是你理解太差,而是这章完全是主角的身世部分和故事路线图....日后在故事里会全部了解到的...话说这是我第一次虐人呢……估计不太顺手啊……但是至少在听着音乐的时候,还蛮有感觉的哦……(望天)

    ps;对虐文无爱的孩子请绕道哟,下章才是我擅长的轻松风格哦~

    ps:这章真的是天雷啊……孩子们要挺住,挺不住的请直接跳第三章……

    当我站众神的大殿上,当我看到了眼前这个我寻找了数万年的男人。

    我忽然觉得有种很不真实的处境,即便身边聚集的是身为女神我的属下——黄金圣斗士们,和其他或多或少于我有特殊关系的男人们。

    我也依然觉得好像在梦里一样。

    不过是噩梦而已。

    “晓,我的妹妹。”

    听着如此熟悉的唤着声音,我突然想起了很早很早的时候,被烙印在灵魂深处的记忆。

    xxxxxxxxx

    我不是那种虔诚的信徒,信仰者神明,谦卑的跪在他们的脚下,请求者祝福和希望。也不是那种疯狂的教徒,崇拜着魔族,麻木的趴在他们的眼前,奢望着力量和永恒。我只是一个比普通人多了点不同.

    坦白来说,我不过是一个不算人类却依然执着以人类身份活着的古老血之一族——吸血鬼。

    我不怕阳光,不恐惧神祗,不忌讳魔物,喜欢当人类……在族里,我是十足的异类。

    一切的种族对我来说,无非分成两种……依然活着的,已经死去的。

    而我,是血族。

    古老的血之一族-- 《》

    传说中是最古早的吸血鬼,并且可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生物。他们是该隐的孙子(第叁代吸血鬼),没有人知道这是否只是传说,但可以确定的是,如果他们真的存在虽然说是一个族。

    族人们说我的存在就是验证了这个传说,虽然我从来都不曾在意过。

    我现在生活的族群是《族》,历史的遗迹毫不留情的袭击这个古老的族群,整个种族算上我,也仅仅只有几十个而已。最强的吸血一族,已经凋零的可以用残喘来形容……这样却不影响这个族给世界带来的影响力。

    传闻我是被族长复活的,我曾经应该被杀死过,但是灵魂和肉体却被保存的很好。我不记得我是被谁杀死过,又为什么会被封印起来。只觉得一切似乎在很久很久之前……

    族长曾经说过:你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哈,特殊么……非常有趣的理由。

    因为我的血统,身为最古老的纯血一族,我却混有着人类的血液。不光光是单纯的人类,而是里面似乎带着血族天敌——神祗一族的血脉。这是一个多么讽刺的存在,却也是让无数只能在黑夜里徘徊的同族们嫉妒不已。

    我不惧怕任何神圣的光芒。也可以任意的行走在阳光下。这种‘特殊’并不是让所有族人最恐惧,最终的还是因为拥有人性的我,不吸血。

    在族内,这是可耻、不!应该说禁忌的存在。

    族长却从来都包容我,放任我,他对我的要求都会满足,会带着那似三月春风的笑容带着我一次次走进人类的世界,告诉我什么是世界,什么是人类。

    族长很漂亮,漂亮的就像夜晚的精灵,长长的发,和我那诡异的金色不同,他是纯粹的红宝石瞳孔,那纯血族最高地位。薄薄的嘴角总是在看见我的时候弯起,炫目的让人心跳。

    我非常喜欢他,也非常依赖他,甚至想永远陪着他。当我这么说的时候,他却告诉我,只要我觉得幸福就好。

    我一直认为,就样活着,也是一种幸福。

    可是有一天,族长告诉我,我是曾经最强一族的存在,也是他们曾经传说中的信仰。不过,也是曾经了……

    “为什么不再继续信仰了呢?”我不解看向平日一直对我温柔呵护男子,道出了疑问。

    “为什么?”将我的疑问仿佛自问了一遍的族长缓缓低下头,苍红的眼底浮现出深深悲哀和无力。

    “也许我们一族也要陨落了吧。”

    当时我并不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但是在日后的时间里,我终于明白族长为什么用那么哀伤的语气来见者今日的灭族。

    他,是不是早就知道了这一切的发生?

    我从来没有这样震撼过自己的直觉。

    准的可怕!

    xxxxxxxxx

    “你可以永恒的休息了。”

    听到黑发男人的话,我仿佛像被雷劈中了一样,这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已经这个语气……我没有丝毫犹豫的抓住了黑发男人的手臂。

    “逃。”

    快逃,会死的,真的会死的……这个自称是我哥哥的男人会杀光所以人的……一定会的!

    心里不断地告诉我这个男人的恐怖和警告,我压制着心里最深的恐惧,用力的抓住他的手,不让他碰族长一下。

    “哦?晓是想自己动手?”仿佛是自己理解正确,黑发男人露出欣慰的笑容,“长大了呢……虽然是第一次,但是哥哥会帮你哦……”柔美的声音在我听起来仿佛是恶魔的低语。

    不——!我不要!!不要!!族长!!快跑啊!!

    族长却一动不动,盯着黑发男人,一个一个子的说着。

    “放开她。”

    我看到黑发男人眼底的银色深了深,微笑的抓起我的手。

    身体不能动,无力抗拒的我,惊恐的看着我的手在那个自称是我哥哥的黑发男人的控制下贯彻了族长的左胸,看着曾经对我笑的那么温柔的男人脸色变得苍白。

    啊——!!!心被狠狠地划了一刀,止不住的喷发着鲜血。

    哥哥却像是习惯性的拉回自己的手,血液如泉水爆发似的喷出来,

    “晓晓,没事的……咳、活…活下去……咳……”

    族长笑着,似乎想用平时的温柔笑脸来安抚我,却在大量出血的情况下只能扯起嘴角。我的心再不住的颤抖着,想开口,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不要用你语言来玷污晓的存在,你没有资格呼唤她的名字。”那和黑发男人眼底一样充满了冷漠和杀气的声音,轻蔑的拿出手帕拭擦着刚刚抓住我的手时候沾上的血液。

    “是么……咳、最强存在的大人……也不过是个孩子呢……咳咳、咳!嫉妒心重的孩子……咳咳、咳!”族长捂住着不断流逝的生命缺口,即使在如此狼狈的状态下,背脊也依然挺的很直。

    “嗯?不亏是《族》最优秀年轻的族长。”黑发男人微微眯起眼睛,杀气充斥着整个房间,“只不过……这种勇气已经让你失去存活的价值了。”

    黑发男人优雅的带好白色手套,看向我,心寒如冰。

    “去吧,晓,我的好妹妹……享受你的食物吧。”

    不要……神啊,如果你真的存在,请帮帮我!!我将会永远献上虔诚和生命!!

    那一刻,我想喊出自己的抗议,喉咙却再也吐不出任何语调。血液充满了我的口腔,辛辣的,酸涩的,那曾经无比讨厌和抗拒的存在,现在只感觉到更加恐惧,恶心!身体不受控制的抱住族长的身体,牙齿毫不留情的撕咬着族长的脖子。

    好想吐出来,好难受……那铁锈的味道不断钻进我的鼻息之间。

    “对了……咳、咳……一直没有告诉晓晓的……咳咳,我的名字……”纤长的手指轻轻抚过我的脸颊,我可以看到族长眼中的光芒柔和而灼热。低沉赋有磁性的嗓音,随着吞吐在脸上的温热气息响在我的耳侧;

    住手啊……恶魔也好,我宁愿献上我的灵魂,请救救这个人啊!!!

    红色液体拼了命的朝我的气管奔跑着,完全无视了我本人想要抗拒的意念。脑海里不断传来信息,这是族长的血!!这是族长的血啊啊啊啊!!!!

    “是……”

    耳边传来族长轻微的低语,几句古老的字符牢牢地刻在了我脑海里。族长……原来这就是你的名字吗?好美……可是……可是……我真的不希望你这样告诉我啊!

    抱着的身体渐渐冰冷,我的心也如同坠进冰窟。

    “呜啊啊啊啊————!!!”

    止不住的泪,留不尽的痛,压制不了的悲鸣。

    我真正知道了什么叫痛彻剔骨,什么叫痛不欲生!

    不断抱着族长冰冷的身体,我发疯似的仅仅搂着他。族长,不要!回来啊!我以后一定不会在戏弄其人了!一定会乖乖听话!求求你,求求你!醒过来!!我求求你啊!!!

    “乖,晓……听话,要喝完才行。”

    为什么!?为什么手上在做着这么残忍的事情同时,却能用着这么温柔理所当然的口气!我用着恨不得杀死他存在的眼神瞪着他。

    “记住,晓……弱小的存在是不需要的,我们是强大的一族……不需要的。”

    灵魂被抽走的时候,还能听见他温柔而醉人的声音。

    那牵引着我堕落的指引……

    没有神!!这个世界没有神!!!

    神都是不需要存在的!!

    恶魔全都去死吧!!!

    这个世界都消失吧!!

    那一刻,崩溃的不仅仅是灵魂……

    xxxxxxxxx

    ……然后,是疯掉了吧?

    好像我被牵扯着,没有任何犹豫的杀光了所有族人,将族里存在的痕迹全部抹得干干净净,一点也没有留下。曾经感到温暖的存在,被告知依然活着的存在啊……消失了,不见了……

    除了,族长留下的名字,那刻画到我骨子里的名字。

    在然后呢?这个自称是我哥哥的男人消失,我……好像,就一直在时空里行走了吧?

    “晓,你找到我了。”空旷的男声打断了我思考,他微微点头,笑的如同万年前那样美丽。而我同样报以微笑,这个男人身上学到的,虚伪笑容。

    “嗯,我总算找到你了。”

    一摸一样的语气,浑然不同的含义。

    有时候我会很奇怪,明明不是一个娘胎出来的,为什么我们能这么有默契?不,或许都已经不能用默契可以形容了,是相像的简直就如同一个人。

    天使是双生的,那恶魔呢?

    即使是吸血鬼,也会有这样的存在吧。

    自那一天,在他的控制下,我杀掉了告诉我什么是温柔什么是活着的族长,第一次吸食了属于吸血鬼的,族长的血液。

    一切是堕落的开始。

    数万年前的事情,依然向昨天发生地一样,清晰。

    毫无疑问的泯灭了存在的道德观。

    习惯在轮回中一次次被背叛,死亡,重生,死亡……

    我以为我会一直这样走下去,继续着死亡麻木的无限轮回……没有终点。

    “女神!”

    “晓晓!?”

    周围熟悉的男声们打断了我的思考,我将目光转向过去,和带着担忧神情的熟悉蓝眸对上,心里涌出淡淡的温暖,给予他一个没问题的自信笑容。

    “不要太担心呐,至少你们现在要担心的对象不该是我吧?”转头,看向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我再次挂起出最惯用的无害微笑。“你是不是也这样认为呢?烨铧殿下?”

    “你变了,我的妹妹。”回答我的,是男人惋惜的口吻。

    是的,我一直行走的血色日子只维持到,那个被称为智慧与战争的雅典娜象征——城户纱织在我面前出现之前。

    那天开始,一切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