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9章 豪杰会开始

第1029章 豪杰会开始

“哼,就她吗?”自打这假公主一来楚清荷的气就不顺,铁着脸说道,“你听听她那声音,嗲声嗲气的,根本就是个狐媚子,一听就不是个正经女人,也配和我比吗?”

    对于楚清荷此时的心理动态,风雀再熟悉不过了,便也没有再刺激她,而是静静瞧着,想看看那个假公主的庐山真面目。

    不多时,轿子的帘子被丫鬟掀开,一只纤纤玉手探了出来,丫鬟赶紧扶住,小心翼翼地将自家主子搀扶出来。

    出了轿子,风雀这才看清楚,却见那女子和身材婀娜,比起楚清荷来稍微高了一点,一身淡黄色的衣裙,都上带着华丽的金饰,一走路叮当乱响,声音清脆悦耳。

    只是也假公主好像也知道自己的个冒牌货,见不得光,是以在脸上罩了一层轻纱,只能模模糊糊看清面目轮廓,倒也非常标致。

    “请公主随臣入内阁休息吧。”秦济可恭敬地侧了侧身子,做了一个素手的动作。

    那假公主微微点了点头,轻移莲步,就跟在秦济可的身后,举手投足之间都能看出一股高贵的气质。

    一时间,所有人都不说话了,直到公主随秦济可消失在大家的视线之中,众人在才讨论起来。

    有的在夸赞中州的清荷公主果真不同凡响,就是有皇家独有的气质,有的则在讨论云帝和秦济可结亲之后可能存在的微妙关系。

    当然了,其中也不乏不明就里的明眼人,在场真正见过楚清荷的,除了风雀以外,还有那位西州的樊冷梅樊女侠,至于别人,风雀便不得而知了,于是他便将注意力放到了樊冷梅那里,并将梦魇唤了出去,悄无声息飞到了樊冷梅的身边,想要听听她会说些什么。

    果然,樊冷梅在看到那个假公主之后不禁皱了皱眉头,脸色变得有些复杂。站在她身边的伍冬元察觉到异常,不禁问道:“樊大姐,可是发现什么问题了吗?”

    樊冷梅愣了一下,喃喃说道:“中州的清荷公主我是见过的,与刚才那个女子颇有诧异,就算时隔一年,也不至于有这么大的变化,所以,我觉得其中可能有点蹊跷。”

    听樊冷梅这么一说,伍冬元的脑子立刻飞速转动起来,正思考间,樊冷梅突然说道:“大人,是否需要我去探听一下虚实?”

    “暂时不要轻举妄动。”伍冬元摆摆手小声叮嘱道,“我们临来的时候,我王兄专门找我谈过话,说这次的天南大会与往届不同,甚至可能会影响到未来我们五方的格局,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一定要明哲保身,切勿成了众矢之的。”

    “那好,我们先看看再说。”樊冷梅点头说道,不在坚持。

    听到二人谈话,风雀也松了口气,暗自说道:“看来伍冬续还是遵守了我和他之间的盟约的,而这次的天南大会,怕是要商议出什么对我北地不利的事情了,哼哼,我们走着瞧吧。”

    风雀正琢磨着,楚清荷突然开口了:“龚守信,我问你件事。”

    “公主请问,在下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风雀赶紧躬身回答。

    “你打算什么时候安排我动手?”楚清荷冷声问道,“若是不见这个冒牌货还好,今天这一见我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就算是要找人冒充我也不至于弄这么一个惺惺作态的吧。我忍不了了,你必须帮我。”

    风雀嘿嘿一笑,说道:“公主稍安勿躁,山人自有妙计,到时候一定让你出尽了风头。”

    “你最好不要骗我,要不然有你好看。”楚清荷咬牙道。

    对于这位刁蛮公主喜欢威胁人的性格,风雀早已经习惯了,这会儿就当是听了一阵耳旁风,全然都不在意。

    由于公主驾临,豪杰会被推迟了一个时辰,之后才正式举行。

    也许是早有准备,秦济可早将公主安排到了一个贵宾专席上,四周围着一片金甲士兵,围的水泄不通,任何人也接近不料公主。

    秦济可则在居中的位置落座,与假公主相距不远,此时,他的身边多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年,国字脸,身材高瘦,面如冠玉,眉若朗星,唇若涂朱,堪称以为美男子了,细细一看的话,眉宇间倒与秦素雅有几分相像。

    “郡主,那位就是你弟弟吧。”风雀眼尖,一眼便瞧出了端倪。

    秦素雅微微一笑,回答道:“龚大哥好眼力,我刚要给你介绍呢你就先猜出来了。不错,他叫秦松诚,乃是我的胞弟。”说着话,秦素雅转头看向一言不发的楚清荷,目含笑意地问道:“妹子,你开始还对嫁给我弟弟有些排斥,现在你瞧见真人了,觉得到底如何?若是现在反悔的话,说不定还来得及呦。”

    楚清荷瞅了秦松诚两眼,打了个寒颤说道:“姐姐,你这弟弟相貌倒是不错,只是感觉少了几分男子气概,而且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是不会后悔的。”

    “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呢?姐姐帮你物色物色。”秦素雅也不强求,而是调笑着说道。

    “哎呀,姐姐你问的这么直白,人家多不少意思啊。”楚清荷娇嗔道,但却好像并不排斥这个内容。

    秦素雅看出端倪,抿嘴笑道:“那好,等到了晚上呢姐姐就去你的房间,怎们姐妹俩促膝长谈,好吗?”

    楚清荷面纱后面的脸已经红了,嗯了一声,轻轻点了点头。

    千呼万唤始出来,酝酿了半天的天南豪杰会总算是开始了,秦济可也不啰嗦,只是简单说了两句,而后由谢崇台宣布规则。其实规则也非常简单,就是一个一个的上,看谁能撑到最后,是否选用兵器看自己的习惯,不做强求。唯一着重强调的,就是比武的时候虽说刀剑无言,但无论任何人都不许在台上报私仇,更不准恶意伤人,一经发现,立刻取消资格,叫天南执法司严办。

    在座众人基本都是天南贵胄,真正的高手不多,这一下葛天行便派上用场了,被秦济可硬拉了过去,要他做为主裁判。

    三声鼓响,比赛开始,一个人影嗖的一声跳到台上,大家抬眼看去,却见这人一身蓝衣,五短身材,铁色的脸上有一道斜斜的刀痕,很是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