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佩空间

紫佩空间

沉睡中的黄兴,悠悠的睁开眼,发现自己出现在一块巨大的空地之上。

    这是哪?黄兴迷迷糊糊的感觉到,这里估计可能还在自己的梦中。举目望去,这块空地无限延伸。明亮的光线可以看到远处,用脚去丈量估计走上一天一夜,也难以到达尽头。奇怪了,明明没有光源,这明亮的光线不知道来自哪里,去能让人看的清清楚楚。

    凭借着自己的判断,黄兴觉得这个梦至少跟齐昊送自己的玉佩有很大的关联,至少齐昊不会害我,这是黄兴让自己唯一安心的想法。“真是个奇怪的梦”黄兴有限奇的打量着四周的一切,我怎么才能请过来呢?这是一个自己清醒,能够明明确确的知道自己在梦中的梦,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这样奇怪的梦。

    平坦的草地上,突然出现一个明亮的光源。明亮到黄兴需用手去遮挡自己的眼镜,光渐渐地散去,露出一个白衣如雪,长发飘飘的男人。

    “炫耀的男人“这是黄兴的第一想法,不得不承认眼前的男子,确实很帅气,背上背着一把剑,更加添加了神秘感。

    男子迅速的走到黄兴的身前,快速的打量着黄兴,然后点点头,道:“不错,可塑性很高。”

    “你是谁”黄兴问出了自己也觉得很白痴的问题。

    男子也不话,探出右手虚空之中一点,平静的虚空诡异的出现了一个蒲团。黄兴确自己没有看错,一个漂浮在空中的蒲团,就是那种打坐念经用的蒲团。

    “坐上去。”白衣男子以不容拒绝的语气,对着他道。

    “不坐。”黄兴果断的拒绝了这个命令,开玩笑,就算知道齐昊不会害自己,但是这个漂浮在盘空中的蒲团,自己是坐上去一个不就会摔一个半残,而且自己也跳不上去,蒲团实在离地太高了,自己也没有本事上去。

    他很快发现自己像没有拒绝的资格,或者身不由己。因为当他拒绝的时候,他的双脚已经离地,真个人飘了起来,越飘越高,直到达到蒲团的高度,才停了下来。

    “盘膝,坐下。”这一次男子再一次命令道,一样的冷酷,一样的不容拒绝,”感悟体内灵气运行的路线。“

    “这”功法!传承!黄兴居然激动的难以言表。这是个无法想象的财富,就像古代的醍醐灌顶一样,一股灵气带着黄兴的意识,在体内的奇经八脉之中,不断的运行。齐昊居然送给自己的是这个,这个到底是怎样的一条道路,是不归路?还是辉煌的开启?

    黄兴一边跟随着观察灵气的运行,一边不停的思考。修真,修仙,无数能够想到的名词出现在黄兴的脑海里。不管怎么,这毕竟是一次难得的奇缘,害怕以后的道路,放弃机缘,黄兴还没有这样大的魄力,不管了,走一步看一步才是重的。

    灵气不断地滋润黄兴体内的奇经八脉,同时也不断的扩展着经脉。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也伴随着,灵气的每一次冲撞,机缘也并不是那样得到的,伴随着风险,伴随着痛苦磨难,再一次,黄兴快晕厥的时候,终于运行完了一周天。

    “请独自运行一次。“白衣男子,再一次道。

    黄兴强行打起精神,发现自己体内已经有了一丝丝灵气,努力的回想着刚才灵气带着运行的路线,一步一步的开始运行。这并不需超强的记忆,因为体内除了刚刚运行的路线,其他的经脉都是堵塞的。

    再一次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撕心裂肺的痛之后黄兴终于运行完毕了。

    “请再次运行!”

    “搞什么,难道不知道劳逸结合?”黄兴有些气急败坏的道,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如果过度的损耗,强行坚持,太多太多走火入魔的例子不谈了。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吗?虽然不曾修炼什么的,但是上有写啊。黄兴有些恐惧了,他想自己快速苏醒过来,脱离这个古怪的梦,他试了试掐的腿,咬舌尖,拼尽全力希望苏醒。

    白衣男子,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轻轻的道:“不白费力气了,在没有完成第一步练习之前,我不让你苏醒,你是就会一直在这里。“

    “既然选择拒绝运行,那么没办法了,采取强制练习模式。”

    怎么会这样,齐昊不会是想至我于死地吧,该死的齐昊,我们没有什么冤仇啊,时候都是你欺负我呀。

    “稳情绪,不胡思乱想,否则会导致走火入魔。”白衣男子冷喝道。

    黄兴只能在这种被动的情况下,再次集中精神,一边跟随着运行

    运行灵气,黄兴努力自己催动灵气,什么也自己主动去运行。

    渐渐地黄兴沉浸在了这种奇妙的运行功法之中,灵气是天地中比较特殊的物质之一,是能量的一种代表。它可以,改善身体,提高生命质量,修炼起来更像一种生命的进化,不断地提高生命层次,最终达到某种蜕变。

    对黄兴来,这不仅仅是奇缘,更是追寻齐昊脚步的一种办法,找到齐昊,带他回来,让家人团聚,一直在多年前就是黄兴的一个美愿望。

    “继续运行。”当黄兴刚运行完时候,黄兴又再一次的听到这个令人恼火的命令。

    “拒绝吗?”白衣男子嘴角露出了诡异的弧度,仿佛是在嘲笑。

    “不!我自己来。”黄兴几乎是鼓起来全身的力气完这句话,黄兴现在不再想起多其他的事情了,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在运行一次,一次就。

    本来黄兴的性子就是慵懒,疲惫的,一直以懒人自居的自己,本来以为自己坚持一个回合就不错了,居然咬着牙,被逼着坚持了三个回合。不知道该佩服自己的毅力呢,还是问候白衣人的全家。

    巨大的空地之上,白衣人一边懒散的靠在一颗树上,一遍盯着黄兴不断地运功。这棵树,不久前还没有的。

    蒲团之上,黄兴渐渐的有些不支了,几次摇摇欲坠,最后都坚持着没有倒下,对黄兴来,这是一个莫大的痛苦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才能离开。

    再次运行这股灵气的时候,黄兴发现它在一次壮大了,如果第一次是没有一丝一毫,那么第二次就是一丝丝,第三次已经有拇指大的灵气了,而这一次居然有大拇指那么大。这个灵思不断地行进的同时还在滋润着他的经脉,黄兴隐隐约约感觉到这可能不是一个简单运行方式,有可能是某种神功秘籍也不。

    当第四周天的运行完成的时候,黄兴已经累得几乎趴在蒲团上面了,一边出着粗气,一边问道:“我这次可以走了吧。”黄兴觉得自己真的没有一点精力和体力了,如果在这么强行运行一次,不仅自己晕过去,还有可能走火入魔,也许更会导致自己辛苦得来的这一点灵气荡然无存。

    “那么,请运行第五周天吧。”白衣男子嘴角露出了微笑。

    黄兴看着他微笑的脸庞,感觉就那简直是地狱的恶魔,令人讨厌的作呕一样。

    黄兴大怒:“我现在连一点体力和精力都耗尽了,你这是在谋杀吗?你这个混蛋。”

    “很,既然你选择拒绝,那么只能被动执行了。”白衣男子微笑的完。

    黄兴体内的真气在不断地开始运行,“轰,轰,轰”伴随着一次次的撞击,黄兴光荣的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