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劫

天劫

“按照这种方法推算似乎只有足够的两种相反的力量,一个接近阳性,一个接近阴性,那么就可以不断地加强道基的力量,直到”他想到这里,不禁的笑了一笑:“我似乎找到了一种突破阴阳道基的方法,如果这样我有可能补全这个阴阳道基,直接筑就真正的阴阳道基。”

    “现在!”他猛地站了起来道:“我的道基已经成功筑就了!天劫你快来吧,就在今日,一举突破玄阶,冲入地阶,再去报那一剑之仇。”

    李莫愁突然抬头望了望窗外的天气,“怎么端端的天气,突然就变得雷云滚滚了?”李莫愁正想探出脑袋看一看情况的时候,只见黄兴突然飞出,射向远方的天空。

    李莫愁惊喜的看着破关而出的黄兴,道:“你出关了?”

    “我有事,去去就来。”黄兴的声音自远方的天空之中传来。

    这地阶的雷劫非同可,想想自己玄阶时候经历的天地大劫,就知道此时自己若是在这个镇子之中度劫甚至可能带给整个镇灾难。,黄兴朝着华山之颠,人和动物都罕见之处飞去。

    “强!”黄兴看着头顶还在酝酿的雷劫,他能够感应其中恐怖的能量,可能感应到道基的不同凡响,雷劫更加的恐怖。

    来了,第一道雷劫化身成一只绝世的凶鸟俯冲而下,向着黄兴搏杀而来,然而这只是开胃菜。

    “来得!”黄兴并不畏惧,若论搏杀则么会怕这区区凶鸟,腾空而起,与凶鸟搏杀在一起。一声鸟鸣在黄兴的上空响起,第二道雷劫也降临了下来,这一次却不是凶鸟那么简单,这是一头鲲鹏,真正的远古凶兽。

    “上一次你就死在我手中,这一次我还会怕你吗!”黄兴冷哼一声,险而又险的避开了鲲鹏的一爪子,整个人显得更加杀气重重。不仅仅鲲鹏袭击,那只飞禽也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么的机会,联手鲲鹏向着黄兴搏杀而来,黄兴浴血奋战,根本毫不畏惧。

    “嘶!”又是一道雷劫孕育而出,此时天空的恐怖能量才显得稀薄了,这次出现的是一条巨大的蛇,远古异种腾蛇。

    腾蛇毫不示弱,电光火石之间,奔向黄兴,在黄兴的身上留下了一丝印记。

    “啊!”这天劫还真是不给人活路,仅仅是这前三道天劫就是这样的绝世危机,黄兴再也不能够像刚才挥洒自如的进退了,三个绝世凶兽,带给他无与伦比的压力。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黄兴不顾浑身受伤,向着那只最弱的凶鸟搏杀而去,凶鸟似乎也感觉到了危机,奋力的煽动翅膀,想远离,“哪里走!”

    黄兴大手探出,狠狠的抓住大鸟的脖子,奋力一扯,真是犹如神魔,大鸟呜咽了几声就身首异处,不再动弹了,化为纯粹的能量。

    腾蛇哪肯放过这么的机会,鲲鹏腾蛇联手而来,击穿了黄兴的身子,险些身死当场,凶险无比,在道基已经成就,黄兴体内灵力流转,整个道基熠熠生辉,眨眼之间,已经修复了大半伤势,再加上青木回春决,不断地滋润,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bug,若不能够一击必杀,想磨死黄兴确实不能够成功的。

    黄兴也是凶残无比,看着手中的飞禽的头颅,张口就吞了下去炼化为自身的能量,更显得霸气十足,境界不断地稳固,隐隐有突破的趋势。

    “这!”只见玉佩产生一道吸力,那只凶鸟的整个身子眨眼只见就不见了,整个被玉佩空间吞噬。

    “应对,速速击杀另外两只凶兽。”耳边传来柳剑神久违了的声音。

    黄兴凝神静气,解决了一只,另外两只对于他来就不会那么难以对付了,鲲鹏速度太快,根本不贴身战斗,黄兴一时半会儿也奈何不得,腾蛇是三兽之中最为强大的,端的是嚣张无比,直接就朝着黄兴搏杀而来,想直接一头撞死他。

    “只你不跑,就对付!”黄兴也不客气,龙拳发动,硬生生的和腾蛇对轰,此时的腾蛇毕竟不是真正的远古凶兽,只有本能的搏杀,缺少了远古凶兽的灵性和本命神通,也没有强大的肉身,双方战的浑身浴血,黄兴硬扛着两兽的联手轰击,最终强硬的击毙了腾蛇。

    玉佩空间强盗的行径再一次,抢夺了他的战利品。

    “这鲲鹏每次都想逃走!”黄兴不禁的哑然失笑,这鲲鹏倒是有趣,每一次气势嚣张的杀来,然后结束的时候就逃跑,颇为灵性话,这一次黄兴也不会放过他,太瘦毫不留情的击杀了这只凶兽。

    这时只见天空之中越来越黑暗,隐隐有人影的出现,“这雷劫之中居然有人?”黄兴不淡了,飞速的冲向雷劫,想探寻个明白。

    “轰轰!”雷劫仿佛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衅,再也不淡了,整个雷劫能量全部凝聚成一个人形。

    “这!”黄兴有些傻眼了,这是人形的闪电?

    “这是远古时期经历过雷劫的强者所留下的印记!”柳剑神的声音再次响起,道:“此时这个人影颇为像当年一位强者,你应对,一不心可能被他灭杀。”

    “厉害!”仅仅一个照面,同境界之中黄兴被他一指头戳穿了肩膀,这简直不可思议的强大,不过只不是一击必杀,黄兴倒是并不紧张,只是如何打败此人,他居然一时半会儿无法做到。

    “此人居然是少帝!”柳剑神一声惊呼,道:“黄兴不莽撞这是惜年强大无比的人物,你慢慢耗尽天劫的能量就行了,不和他拼命,心被他一击击杀。”

    “少帝!”黄兴看着此人心中想着道:“真是很牛逼的称呼,是这样慢慢的消耗能量,真的有些不甘心呢。”

    只见少帝一指点出,似乎调动四周的灵气,这带动的是一种无法形容的规则,地阶就已经领悟规则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