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含怒立誓

第四章含怒立誓

见到场面越来越不受控制,林家二长老坐不住了,站起身冲着林鼎天小声道:“你是一家之主,今日如果得罪皇家,我林家还怎么在帝都立足?那可是会遭受灭顶之灾的,赶快收场”。

    林鼎天缓过神,也发现自己酿成了大祸,为了整个家族上百口人,也只能忍气吞声,毕竟林家不是只有林言和他。

    “言儿,既然柳家主毁约,我们又何必死皮赖脸,我林家堂堂七尺男儿,何患无妻!”

    都到了这份上了,林言也只能暂且放下怒气,打那是肯定打不过,就算打得过,一失手杀了三皇子,估计到那时林家将在圣地诺尔帝国中除名。

    正当林言,林鼎天,含怒欲要离开之际,吴皇叔嘴角列出一抹得意的弧度,道:“呵呵,识相就好,三皇子三年后举行登基大典,到那时也会迎娶月寒,林家主,别忘了带上重礼前来庆贺”。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明显感觉到林鼎天那灵战师级别的气息铺天盖地的爆发,隐隐约约,一阵阵虎啸向天长吼。

    在场的几名长老顿时一脸苦意,这吴皇叔的脑袋被驴踢了吗?这都要走的人了,你还来上这一句,这不是明摆着又一次打脸吗?

    即便是吴皇叔也忍不住的邹眉,估计放眼整个圣地诺尔帝国,能与林鼎天单枪匹马抗衡的灵战师也不会有五指之数。

    “怎么?要出手吗”,吴皇叔作为帝都的第二把交椅,自然也有些实力,灵战师初期的修为瞬间爆发。

    二人此刻针尖对麦芒,两股不弱的气息几乎横扫整个柳家,场面一度陷入失控!

    “唉,不要动怒,这不是在商量吗,这样吧林家主,这次毁约都怪我没能考虑周到,我愿意赔偿一切损失,如何”,柳杨拖着病重的身子,起身道。

    “赔偿?你拿什么赔偿,把我林鼎天当什么人了?整个圣凛城乃至大半个帝都,谁不知道我家小儿和月寒定下婚约,今日你毁约,众人怎么看我?”林鼎天含怒说道。

    “休要多言,现在的柳家已经算是帝都的亲家了,未来也是帝都的国丈,你这样放肆,难道不怕株连九族!”吴皇叔见到林鼎天那铺天盖地的灵元,心里也多少有点虚。

    “好一个株连九族,当初家父在世的时候,三番五次替帝都驱赶外敌,如今就落个诛九族的下场,老皇帝知道这件事吗?”林鼎天此话,明摆着是说,如今的帝都还轮不到你掌权。

    “皇叔,休要和他废话,我这就让陈将军带兵前来,抄了林家满门”!三皇子心高气傲,平日里老皇帝把他当琉璃球捧着,如今却在圣凛城遭到林家弹劾,立即来了怒气。

    “哈哈,好啊,那就让陈将军来吧,我林某等着”!

    如今的局面林家与帝都已经是水火不容,假以时日,三皇子上任,成为帝皇,那么这林家当真要在圣凛城除名,几名长老虽然想要竭力挽回,可是这吴皇叔和三皇子似乎根本没把林鼎天看在眼里,三番五次挑衅,这让久居高位的林鼎天再也忍不住即将喷发的怒气!

    “唉,林言啊,这个时候你就说句话,认个怂,赶快收场,如果在放任下去,动起手来,伤了这个皇室的小祖宗,当真是天灭林家!”这个节骨眼上,二长老实在是无法在看下去,只能让林言认怂。

    闻言,少年的嘴角露出一抹苦涩,没有实力,当真是寸步难行,只能靠着自己的父亲,可是面对整个国家,纵使自己的父亲在强大,也心有余力不足,如果真的因为自己,让家族遭受灭顶之灾,那自己可真成了千古罪人。

    事情到了这步田地,林言缓缓从人群中走出,眸子中闪烁着丝丝血芒,道:“这件事,因为我而起,不怪林家什么事,如果你三皇子是个男人,那就三年后,你我来一场比试,若你赢了,杀也好,灭也罢,我绝不反抗,但你如果输了,我要你当着整个圣地诺尔的百姓,给我林家磕头赔罪!”

    “呼!”

    这话一出,引来一阵嘘叹,三年后,三皇子可就成了帝国的帝皇,让一个九五之尊下跪认罪,这如果传出去,帝国威严何在!

    “小子,不要太狂妄,让三皇子下跪,你也太自以为是了吧”,吴皇叔脸色铁青,道。

    “呵呵,当然,如果三皇子怕了,不同意,也没什么,三年后我一样会去”,林言话中的挑衅不加掩饰。

    三皇子眉头紧蹙,可是又看了看一旁哭哭啼啼的少女,似乎在自己‘未来’妻子面前丢人,自己还有什么威严。

    “哼,比就比,三年是吧,我等你,你如果输了,我不会有任何留手,我会让你今天的狂妄付出代价!”三皇子怒道。

    “呼”!

    听到这话,林言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看来自己的激将法成功了,三年后成也好,败也罢,最起码不会牵扯到自己家族,三皇子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许下承诺,应该不会反悔,毕竟天子口中无戏言。

    二长老也暗自点了点头,这场风波看来是过去了,似乎在他眼里,只要不波及到自己的利益和儿孙的生命,眼前的少年是生是死,都和他没有丝毫关系。

    “唉,既然皇子殿下都发话了,那就请各位哪里来还回那里去吧,我柳家无光,供不起众位大佛”,柳杨叹息一声,在管家的搀扶下缓缓退出大堂。

    既然主人都下驱客令了,黄丘两家也不好插手,双双尴尬的道别后,走出柳家,不过他们临走之前,都把目光汇聚到吴皇叔的身上,这眼中的神情,却充满别样的韵味,放佛再说,我会帮你....

    “林言哥”少女似乎有所不忍,看着许下生死之约的少年,心中百感交集。

    “月寒放心,三年后,我会回来,我会当着整个帝都的面,让他们后悔今天所做的蠢事!”林言望了一眼少女,随后缓缓离开。

    林鼎天带着诸位长老也气冲冲的离开柳家,瞬间,整个柳家,就只剩下吴皇叔和三皇子二人。

    “唉,你没事和他许什么承诺,不出半月,我找一些杀手把他##,一切不久解决了”吴皇叔做了一个抹脖子的举动,道。

    “怎么?皇叔你不相信我,他现在不过是一个灵者五层的武者,就算三年后成了灵师灵战师,又能如何,我可是圣天门的内门弟子,三年后,我会达到什么程度,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三皇子显得有些动怒,道。

    “唉,但愿吧,在这个到处是奇迹的大陆上,不要小看任何一个含恨许下承诺的人,更何况他还是魔眼的传承者,这件事你就不要插手了,我会暗中做手脚,得罪未来圣上的人,岂能容他活过三年!”吴皇叔老谋深算,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放心那个浑身充满杀意的少年。

    ........

    返回林家,林言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来到了昔日最喜欢的地方,圣凛城外的一处水潭旁,他依稀记得,当初自己就是在这里见到月寒第一面,自己对那个从未谋面的未婚妻抱满憧憬和幻想,或许吧,见到第一面,月寒的完美和自己心中幻想的一般无二,自己也暗自下定决心,要好好保护她,可是现在,她就要从自己眼前消失,而自己却没有一丝丝能力挽回,每当想起这些,仿若有亿万刀片一次有一次削刮自己的心脏,无法呼吸.....

    跟整个圣地诺尔帝国比起来,自己终归太渺小,渺小到一阵小小的风波都能把自己完全淹没....

    “老天!我艹你祖宗!”实在是无法压抑的怒火,化为阵阵怒吼,回荡在水潭四周。

    “啧啧,这火爆的性子,和四年前真是一点没变,不过我喜欢”~

    就在这时,一道幽幽的声音不知道从那里飘出,少年的脸色微微凝固,立即环顾四周,似乎这声音在哪里听过?

    “嘿嘿,四年了,还记得我吗,小子”。

    一道黑影从少年胸口飘出,化为一个身披黑袍的消瘦老者,模样渗为恐怖!

    “你...你..."少年看着眼前老者,面色煞白,四年前的记忆,放佛决堤大坝,一股脑的涌上心头,四年前,可就是这个自称是冥老的家伙把自己害惨了!

    “我什么我,四年不见,在见,就吓得说不出话了?”黑影飘到少年跟前,戏谑的说道。

    “我...我干你祖宗!”少年放佛失控的野兽,猛然挥起拳头,带着一阵破风声,狠狠地砸在老者的胸膛!

    “打吧,打吧,如果打我能洗刷耻辱,我不介意让你锤两拳”,黑影无视少年的重拳,淡淡的说道。

    “四年前,你为什么把魔眼给我!如果没有魔眼,我岂能有今天的耻辱!”少年咬着牙,看着黑影怒道。

    “这怎么能怪我呢,我当初可是问你,你想不想成为强者,你说想,我才把魔眼给你”黑影充满无辜的说道。

    “我...妈的,你去大街上随便拉一个人,你问问他想不想成为强者!我是说过想,可是你连问也不问,直接把魔眼塞给我,让我整整遭受了四年的噬灵,今日又留下难以洗刷的耻辱,难道不怪你?”少年气的双目发红,脖颈上的青筋如同扎龙一般蠕动。

    “的确是我莽撞了,在你还处于成长阶段就匆忙留下六狱修罗眼,不过你以为我不把魔眼给你你就能解决眼前的事情吗?你没有魔眼,四年来纵使在妖孽,最多成为灵师,你以为一名灵师能力挽狂澜?”老者摆了摆干枯的手掌,道。

    “呵!你说的的确没错,但我也不会想今日这般,毫无办法,只能任人宰割!”少年双目爆发出咄咄逼人的怒气,声音更是颤抖。

    老者看到少年如此失控的情绪,非但没有半点动怒,嘴角却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道:“或许吧,只要你在信我一次,我就有办法让你洗刷这次耻辱,当然,这次的决定权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