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无痕之人

第4章 无痕之人

扛起斗鹿,易天辰便再次走出了森林,朝着不远处的那座小镇走去,他要趁着天色尚早,将这头斗鹿送到小镇的酒楼里去。

    然而就在易天辰离开森林的同时,另一群人也从森林里垂头散气地走了出来,这群人身背长弓,体着兽皮,一副猎人的打扮。

    这群人全都是小镇里的猎户,他们自小生活在这片森林边缘,因此对森林的外围的环境尤为的熟悉,靠着捕杀外围的动物和采摘异草为生,这其中自然就包括了价格不菲的斗鹿。

    “脸哥!你看!又是那小子!”一名眼尖的猎户率先发现了走在不远处的易天辰,也看到了他身后背着的斗鹿,顿时就紧皱起了眉头。

    几名猎户顺势往前看去,领头的麻子脸在看清易天辰身后背着的斗鹿之后,脸色立马就拉了下来,那满脸的麻子扭曲着被挤压在了一起,一股莫名的怒火顺势涌上了心头,开始怒骂道:“呸……真是见了鬼了,我们在森林里蹲守了数日,一无所获,他一个连灵痕都没有的废物竟然还能抓到斗鹿,真他¥%@#¥……”

    看着易天辰逐渐远去的背影,麻子脸破口大骂着,心中的怒火变得越来越盛了。

    在这近一年的时间里,森林的外围的动物不知何因都消失了大半,其中最为珍贵的斗鹿甚至都绝了踪迹,别说是抓,就连其粪便他们都极少再发现过。

    林中猎物的骤减让这群以捕猎为生的猎户们过得很是艰辛,就在麻子脸一群人认为斗鹿已经在这片林中绝迹了时,易天辰却三天两头的能从森林里抓出斗鹿来。

    起初,麻子脸一群人认为是易天辰瞎猫遇见死耗子撞了大运,对此羡慕不已,一直都期盼着自己也能有这番好运,但接下来的日子里,易天辰的这种大运似乎一直就未断过,随着他们猎物的减少,易天辰抓的斗鹿却是越来越多,这让他们从一开始的羡慕变成了此刻对易天辰的嫉妒和仇视。

    “脸哥!斗鹿都让那小子一个人抓了,这是要断了咱们的活路啊!咱们已经有数月没抓到过斗鹿了,再抓不到斗鹿的话少爷那恐怕就……”说到这,那名开口的猎户面露惧意,对口中的那位少爷感到很是惧怕。

    “抢人口食如同夺人之命!这次不能就这么算了!”麻子脸紧紧地咬搓着牙齿,将他们抓不到猎物全都归咎给了易天辰,对易天辰的恨意也提升到了极致。

    “我倒要看看一个连灵痕都没有的废物到底有什么能耐!走!他妈#¥@……”一路谩骂着,麻子脸带着一群人快步追了上去。

    灵痕,乃万物之灵根,能滋生出天地间最为纯净的灵力,是一种生长在人类体内的变异肌体,它位于心脏右侧,犹如一道细小的肉痕,名称也因此而来。

    灵痕人人皆有,就犹如人生来就有眼、有鼻,有手有脚一般,但却并非人类独有,在一些强大的动物甚至是植物体内同样拥有着灵痕。

    灵痕中能够滋生出一种淡白色的能量,这种能量被人们称之为灵力,而灵力除了能够用来反补灵痕之外,最大的作用便是可以用来滋养肉体,让肉体变得日益强大,超凡入圣。

    三岁炼体,五岁习武,是这个世界里大多数人注定要走的路,依靠着灵力的滋养,五岁的孩童便可提起百斤重物,资质上佳的一拳便能震碎牛犊内脏,在大一点的孩子便可以徒手虐杀豺狼,震裂山石之类的更是不在话下。

    人有残缺,此乃天赐,就如有些人生来会有不全,缺胳膊少腿一般,灵痕亦会如此,但缺少灵痕的新生儿是绝对不会见到第二天的太阳的,因为缺少灵力护佑的他们根本抵御不了体外元素的侵蚀,出生不久之后便会因此夭折。

    而易天辰并非是这个世界里的人,体内自然也就不会长有灵痕,体魄也不可能像他们一般强悍,这一点他并未纠结,但旁人却是不知。

    小镇里的人对易天辰知之甚少,没有人知道他出生后是怎么见到第二天的太阳的,也没有人知道他何以活到今天,甚至都没人知道他是谁,来自何方!

    人们只知道他是一年多前突然出现在小镇里的,为人孤僻,很少与人交谈,独居在那片让人们望而却步的禁忌之森里。

    有人说,他是从那片禁忌的魔鬼之森里走出来的,刚出现时全身光溜溜的,见到人便会激动得大喊大叫,并说着一口人们根本无法听懂的古语。

    也有人说,他是在出现不久之后才住进那片森林里的,因为他体内没有灵痕又不通语言,常被人欺凌,进入森林是想寻死,岂料老天不收,只得独居在森林里。

    那片森林被人们称为禁忌之森,如同其名,那里是片禁忌之地,但凡有擅自深入者十有八九是出不来了,就算是出色的猎手也只敢在边缘徘徊,不愿深入,这不仅仅是因为森林内随处可见的毒虫猛兽,还因为这片森林里生活着一种能让人们提名便丧胆的凶兽——元兽。

    元兽和人类一样,体内都拥有灵痕,灵痕的存在让它们超脱了野兽的范畴,变得无比的强大,非一般人类能够抗衡。

    元兽就像是一层永不散去的阴影,笼罩在这片森林上空,好在它们并不会跑出森林,这才让森林外的平原上逐渐有了居民,并建起了这座小镇。

    小镇被取名为汤玄镇,是西北境旺族汤家治下的一偶之地,也是方圆百里内最为繁荣的集镇,禁忌之森内出产的各种奇珍异宝都会在小镇里进行交易,帝国各地的冒险者也纷纷聚集于此,妄图在森林里寻到珍宝,发一笔横财。

    …………

    此时的易天辰已经进入了小镇,在吵嚷的人流中快速穿梭着,沿途的人流也都纷纷避让,生怕被他身后的巨大鹿角给刮到。

    进入小镇后,易天辰并未如以往常般闲逛,他的目的很明确,径直的朝着小镇内最大的一间酒楼走去,一路上,扛着斗鹿的他尤为惹眼,周围的路人不断地朝他投来惊奇的目光。

    就在易天辰快步往前奔走时,一道瘦小的人影突然从人群中闪出,出现在了街道中央,快步行进的易天辰躲闪不及,直接撞了上去。

    “砰!”易天辰迎面撞了上去,那道看似瘦小的身影犹如是一堵厚实的墙一般未动丝毫,撞得他不禁往后弹去。

    “对……对不起!”易天辰站稳身形,揉搓着疼痛的额头,满脸歉意的抬头朝前看去。

    “小子!你不长眼吗?”麻子脸手插着腰,怒视着易天辰。明明是他有意挡住了易天辰的去路,却还这般有理。

    “对不起!对不起……”易天辰连连道歉,以为是自己走得太急分心了,感到无比的歉意,一边赔着不是一边试图从麻子脸身旁绕过去,但麻子脸却紧跟着挪动了步伐,再次挡住了易天辰的去路。

    易天辰皱起了眉头,撞到人虽是他的错,但他却已经在很诚恳的道歉了,他不明白此人为何要不依不饶,道:“你这是……”

    “怎么?撞了大爷就想这么一走了之?”麻子脸蛮横道。

    “那你想我怎样?”易天辰强忍着心中的不爽,依旧很客气的说道。

    “我想怎样?哼……”麻子脸不屑地上下扫了易天辰一眼,随即将目光看向了他身后的斗鹿,道:“斗鹿留下,人滚蛋!以后别再让大爷看到你进森林!”

    说着,麻子脸也不理会易天辰是否答应,直接便朝他伸出了手,想要揪起斗鹿的角将斗鹿从易天辰身上拿下来,在麻子脸看来,体内连灵痕都没有的易天辰是不敢反抗的。

    “你干什么……”

    见麻子脸伸手就要来抢,易天辰赶忙侧身避开了麻子脸抓来的手,慌忙地朝后退去。

    易天辰怎么也想不到面前这人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明强,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慌乱之后,开始求助似得在人群中找寻着守备军的身影,在远处的街角看到两位巡逻的士兵之后,他那不安的心才算是定了下来。

    “小子!给脸不要脸是不是!”见易天辰不识趣,麻子脸恼怒了起来,随即抬手一掌朝易天辰推了出去。

    麻子脸虽然体型瘦小,但自小就有灵力的滋养,因此体魄异常强悍,远非易天辰能够比拟,这一推所含的力道自然是巨大无比,少说都有上百斤。

    看似随意的一推,但落在易天辰身上却犹如被重锤猛击一般,易天辰就这么连人带鹿朝后飞了出去,被撞到的肩膀也传来了一阵脆响,肩骨顿时便裂开了。

    易天辰翻滚着飞了出去,重重的滚落在街角,虽然有身后的斗鹿垫底,但却也被摔得七晕八素,肩部阵阵刺痛,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随着麻子脸这么一推,人群中随即便炸开了锅,行走在街道上的人们都纷纷都挺住了脚步,都将目光聚集到了这里。

    一位本地的居民认出了易天辰,想要去将他扶起来,但却碍于麻子脸在小镇里的威望没有付出行动,目光同情的看着翻倒在街角的易天辰。

    人群的躁动立刻就引起了远处几位守备军的注意,两位身穿铠甲的士兵朝这走了过来。

    “干什么!!”

    一声呵斥之后,围在周围的人群立马就散开了,见两位守备军赶来,麻子脸赶忙换上了笑脸,恭敬道:“哟!是杨爷啊!没事没事!这小子走路不长眼,不小心跌倒了!”

    杨爷扭头看了眼翻倒在地的易天辰,又回头瞅了眼麻子脸,面无表情道:“别给我惹事!走吧!”说着,这两位守备军便不再理会发生了什么,也不问易天辰什么,就这样转身离开了。

    易天辰想要说些什么,但终究还是没有开口,捂着刺痛的肩膀艰难的站了起来,眼神怨恨地看了眼麻子脸。

    这个世界崇尚武力,以强者为尊,虽有法度,但这些守备军却并不会像以前世界的警察叔叔一般帮你伸张正义,化解心中委屈,只要你不在小镇内闹事,那其他的事情他们就都不会管。

    “小子!今天算你走运,咱们走着瞧!”麻子脸往地下吐了口吐沫,不悦的走开了。

    强忍着肩部传来的阵阵刺痛,易天辰俯身将斗鹿扛了起来,一摇一晃地继续往前走去。

    此时,易天辰的心中委屈万分,长这么大以来,他还是第一次这般被人欺凌,而他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选择忍气吞声,没有了家族庇护的他,就如同是个丢失了的孩童,走到哪里都要处处小心。

    虽然心中委屈,但易天辰却并没有谩骂,也没有泪流直下,因为他知道这些都是没用的,在这个世界里只有有实力才会有尊严。

    眼下易天辰要做得事依旧还是要将这头斗鹿给卖了,因为只有攒够了买兽元的钱,他才有机会将那枚一直戴在右手的手镯给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