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修炼之道

第5章 修炼之道

扛着斗鹿,易天辰一摇一晃地往前走着,肩部传来的刺痛虽然依旧在持续,但痛感却在慢慢地缓和。

    一团温热的能量突然从肩部泛起,阵阵瘙痒感随之传来,当易天辰进入酒楼将斗鹿按照约定的价钱卖掉之后,他惊奇的发觉他的肩部竟已经可以自由活动了。

    “刚刚那一下应该是伤到骨头了,怎么才这么一会儿就好了?”易天辰绕动着肩头,之前被麻子脸打中的肩膀已经毫无痛觉,竟真的好了。

    易天辰憋了憋嘴,不明所以,谨慎地朝四周望了一圈,在确定麻子脸不会再来找麻烦之后,他匆忙地出了小镇,回到了森林里。

    进入森林之后,易天辰便犹如回到了家,毫无顾忌的在林中穿梭了起来,径直的来到了之前扛着圆木做深蹲的地方,抓起一捆圆木便开始跑动了起来。

    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但凡有时间,易天辰都会到这里做体能训练,从一开始只能扛起一根圆木,发展到如今可负重整捆近百斤的圆木跑动,这期间,他付出了诸多汗水,目的仅仅只是为了能够强健体魄,提升自己的体能极限。

    易天辰并不指望能靠这样的方式来拉近巨大的实力鸿沟,灵痕的存在让这个世界里的人变得无比强大,当靠这样是无法拉近实力距离的,当从今日麻子脸那随意的一推就能判断得出,他之所以这样做,仅仅只是为了让自己的身体强度能够达到修炼祖传功法的底线。

    赤阳决,乃是易天辰祖上从一块青铜板上拓印得来的,这块青铜板取自地核深处的熔岩中,看似青铜,但其实是一种和青铜极其相似的不知名物质。

    青铜板在被发现之初是无字的,但却因为其坚硬无比,且能承受极高的温度,所以被发现的易家先祖给投进了太阳之中,以测试其耐高温的程度。

    但不曾想,这块被投进了太阳中的青铜板却引起了太阳的异变,原本熊熊燃烧着的太阳就像是电压不稳的钨丝灯,在青铜板接近的瞬间猛地暗了下去,就像是在瞬间被青铜板给抽空了一样,瞬息的功夫之后,太阳又重新燃烧了起来。

    太阳的暗淡虽然仅仅只持续了眨眼的功夫,但其间所损失的能量却是非常巨大的,用单位根本就无法去衡量,这让易家的先祖们震惊无比,赶忙将青铜板给收了回来。

    当青铜板被收回时,已然发生了变化,青铜板上那无法被抹去的铜锈已经被一扫而去,原本无字的板面上密密麻麻的被刻画上了许多金色的小字,历经数十年的研究,易家的先祖们才成功的将这些小字给翻译了出来。

    青铜板上翻译出来的小字便是易家子孙们一直在修炼的赤阳诀。

    这门功法是一部依靠吸收阳光来强化肉体的特殊功法,依靠着这门修炼之法,易家的老祖们一路扶摇直上,在短短百年时间里,由名不经传的小小家族,一路成长为了统辖着一方星域的庞然大物。

    赤阳诀是易家强大的根基,非易氏族人根本没有机会修炼,而除此之外,想要修炼赤阳诀,还需要先跨过几道门槛。

    这第一道门槛便是要拥有坚韧而强悍的肉体,因为只有强悍的肉体才会滋生出能将阳光引入体内的赤阳精华,当赤阳精华将第一缕阳光引入体内之后,肉体会被彻底的疏通改造,体内的赤阳精华也会在此时转化为能够被直接使用的赤阳之力,只有体内诞生出了赤阳之力,才算是真正的跨入了赤阳诀的修行大门。

    引入阳光看似很简单,但过程却是极其的复杂和艰辛,当当是先在体内生成赤阳精华就是一个异常痛苦的过程。

    赤阳精华必须是在肉体突破了体能的极限之后才会滋生而出,而想要突破体能极限,则必须要进行大量的剧烈运动,将全身的精力快速消耗一空,让全身的肌肉都处于紧绷的缺氧状态,只有在这种状态下才能够通过青铜板中记载的吐纳方法来滋生出赤阳精华。

    在获得了足够的赤阳精华之后,便可以将赤阳精华逼出体外来牵引日光,但凡只要跨过了这道门槛,成功的迈入赤阳诀的第一层,那么整个肉体都会发生质的改变,不仅可以随意的运用体内的赤阳之力,肉体的强度和力量都会巨大的提升,只有突破了赤阳诀的修炼门槛,易天辰才能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站稳脚跟,才能去解开围绕在身边的谜团。

    此时,易天辰依旧还在空地上扛着圆木奔跑着,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体力快速的被消耗着,跑动的步伐也随之变得越来越缓慢,双脚也变得越来越重,直至最后,他需要花费数息的功夫才能勉强迈出一步,此时他的双腿已经变得僵硬,毫无知觉,只凭着本能在移动,剧烈运动导致的缺氧也使得他头脑发胀,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

    在咬着牙仍旧继续往前走了几步之后,易天辰再也无法使出更多的力气,全身如棉花一般松软,双耳嗡嗡作响,眼前突然一阵发黑,抗在肩头的整捆圆木从后背顺势滑落,整个人无力的瘫倒在了地上。

    倒地后的他脑袋传来了阵阵嗡鸣声,呼吸变得急促无比,吸入的每口气息都如同烈火般灼烧着喉咙,但此时的他却并未因此而松懈下来,依旧还在坚持着强压住体内混乱的气息,开始按照青铜板上的吐纳之法进行起了规律的吐纳。

    “深吸浅吐、鼻入口出、口入口出、口入鼻出……”随着一遍一遍的循环吐纳,易天辰全身僵硬的肌肉也跟着动了起来,如同呼吸一般不断地松弛又缩紧。

    吐纳了几个循环之后,易天辰全身的肌肉中慢慢的滋生出了点点微弱的淡金色能量,这些淡金色的能量便是赤阳精华,赤阳精华在出现之后便快速的朝着丹田涌去。

    一粒米粒大小的金色物质也在此时浮现在了易天辰的丹田里,由全身汇集而来的赤阳精华源源不断地融入了金色物质里,直至易天辰全身的酸痛慢慢褪去,整个人都回复正常之后,那粒散发着奇异能量的金色米粒才慢慢散去了光芒,隐没在了丹田。

    在地上躺了半晌之后,易天辰才缓缓地站起身来,深深吐了口气,活动着酸痛的胫骨,这样周而复始的过程他已经经历了上百次,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几乎每日都会来到这片树林中重复这个过程。

    每当全身的肌肉透支之后,都会滋生出稍许的赤阳精华,随着时间的推移,直至现在,位于他丹田处的赤阳精华已经有饱满的米粒大小了,早已达到了铜板中所提及的形如米粒,但他却一直都不敢去尝试冲击天门来接引阳光,因为这是个极其危险的过程,一旦控制不好,便会因此而丧命,他要为此做足万全的准备。

    在将身后的圆木提回原位之后,易天辰拖着疲惫的身体攀上了身旁的大木,往数十米之高的树冠层攀爬而去。

    在这片高于地面数十米的树冠层之中,搭建着一座破旧而简陋的草屋,说是草屋,其实也就是几根碗口粗的木头随意的搭在一起,上边铺了些凌乱的杂草罢了,根本无法经受住风雨,如若不是这林中厚厚的树冠层能够挡去风雨,这座草屋恐怕早已不复存在了。

    这座草屋便是易天辰的栖息之所,草屋内既没有床铺也没有被褥之类的东西,有的就只是满地的干草,甚是简陋。

    在进入了草屋之后,易天辰并没有如往常一般躺在草堆中疲倦的睡去,而是在草堆中翻找了起来,一阵翻找之后,从凌乱的草堆中摸出了四枚金灿灿的金币,而后与先前卖斗鹿得来的几枚银币捏在了手心里,除去他给汤琦的那袋银币之外,这已经是他剩下的所有了。

    其实易天辰并不缺钱,他抓斗鹿这一年多以来所攒下的钱足够在小镇内购置一套小屋,让他过上安逸而富足的生活,但这样的生活却并非是他所想要的。

    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个世界,这让易天辰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过得恍恍惚惚,犹如身在梦中,比起安逸的生活,他更想知道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个世界,在想远一点,那便是要寻到那不知身在何方的家人。

    “不知道兽元现在是什么价?这些钱还够不够!”暗自思索了一阵,易天辰将钱币全都揣进了怀里,他努力挣钱的原因并非是想要过好吃好,这些钱币是为他修炼赤阳诀做准备的。

    在将钱币收入怀中之后,易天辰便仰面躺在了草堆中,沉沉的睡了过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还大亮的天空突然暗了下来,一块巨大的浮空物突然从天际边缘快速伸出,如巨大的帘子一般朝蓝天盖去,瞬息的功夫便盖住了位于正空的烈日,如‘日食’一般,天地在这一瞬间陷入了黑暗,这块巨大的浮空物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便将整片天空给牢牢遮住,没有漏出丝毫的阳光。

    日夜的交替来的是那么的突然,以至于烈日的灼热都还未散去便迎来了寒风。

    易天辰早然习惯了这样不同寻常的昼夜交替方式,这个世界并没有所谓的自传和公转,太阳永恒的定格在正空,昼夜的交替是依靠一块巨大的浮空陨石来完成的,当陨石完全遮住天空时便到了黑夜,而陨石撤去时又变回了白天,如此周而复始。

    这块巨大的陨石被人们称为星幕,因为在夜间,阳光会穿透这块巨大的陨石,让整块陨石散发出均匀的星光,犹如一盏占据了天空的荧光灯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