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冷藏库

第四章:冷藏库

听到张良的话,我脑袋轰的下就炸开了,个昏迷不醒的人,怎么会不见就不见了?

    因为顺面不足,我现在脑袋都晕得厉害,我拿起手狠狠的冲自己脑袋上猛砸几下,让自己清醒点。

    迅速的穿衣服,我赶到了老爷子的房间里,掀开被褥拿手放进去,是凉的。

    他的屋子里并没有开空调,也就是他走了很长时间,去哪了呢?

    老爷子的魂儿没了,在这种情况下他是没有独立意识的,他走了,只能明点,那就是他身体里的脏东西在作祟。

    想到这里我就有些苦恼,恨自己怎么没想到这茬,张良他们镇子大不大,但也绝对不了,想找个刻意躲起来的人,谈何容易?

    在我的理论当中,我知道的,只是鬼不喜欢光,不会出现在烈日下。

    我问张良,镇子上有没有什么阴凉潮湿的地方,我们可以有针对性的寻找。完,我又补充了句:“尤其是污秽的地方,像什么屠宰场……”

    我的话让张良陷入了沉思,他想了很久,这才拍脑:“有!”

    我背上包就和张良冲了出去,他告诉我,在镇子的西边有个大型的屠宰场,他开着车,路开了过去。

    到了地方,我看着眼前的屠宰场,规模很大,但是并不标准,毕竟是地方,管理的并不,看着就感觉不怎么卫生了,很多环节还是人工作业。

    因为大口给人拦着不让进,我就和张良把自己成是商人,想来谈谈进货事宜。

    顺利的混进了屠宰场,张良和带路的人有句没句的聊着,我则观察着四周的环境。

    走着走着,我忽然感受到了股凉意,我指着右侧问:“那里是?”

    “哦,那是冷藏室,你也知道的,现在天气,很多肉卖不出去的话,坏的快。”那人给我解释。

    看着冷藏室,我有种预感,老爷子在里面,。

    我找了个肚子不舒服的理由跑开了,然后个人偷摸到了冷藏库附近。

    正在我想办法怎么进冷藏室呢,库房的大突然就打开了,然后我看见了个穿着工作服的男人走了出来,嘴巴上还叼了根烟。

    我俩四目相对,他问我,你是?

    我连忙挺直腰板,我是卫生局来检查的,需进去看看里面的环境卫生。

    完,我其实就有点后悔了,他这是问我身份证明,我可咋办啊?

    不过,也不知道他是做贼心虚还是别的,听到卫生局三个字后,他脸色就变了,甚至都没管我任何证明,而是立马给我点了根烟,:“哥,里面挺干净的,你就别看了吧?”

    这是想贿赂我么,有意思。

    我没去接他递来的香烟,板眼的:“少废话,带我进去看看。”

    那男人顿时就犯愁了,四周望了望,最后只能领我进去巡视,还没走进去呢,他就从口袋里掏了把钱给我,声道:“哥啊,这年头做点生意不容易,你随便看看就,可别回去了啥坏话啊。”

    他大概塞给了我有五六百块钱,我其实早在外面就看得出来这里头不卫生,没想到还能有意外收获。

    我收了钱,咳了咳,默不在乎道:“走个形式而已,你有你的难处,我也有我自己的难处,大家互相体谅下嘛。”

    我完,他就笑了,真是个傻子。

    为了和我套近乎,他让我管他叫张,带着我在库房里转了两圈,我看的还算仔细,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更别那老爷子的身影了。

    张搓着手,冲我笑嘻嘻着:“哥,这里头怪冷的,你也看过了,咱们还是先出去暖和暖和吧?”

    我看着他紧张的样子有些莫名的搞笑,我穿着短袖都没冷呢,他里三层外三层的裹着衣服,冷什么?

    我指着旁的大黑:“这里面是干什么的?”

    我的问题才问出口,张的脸色就变了,支支吾吾老半天,最后才:“扒生鲜的地方……”

    我相信我的直觉不会有错,整个冷藏库就剩下那个黑里面没看过了,我依旧相信老爷子就在里面。

    我,带我进去看看。

    罢我就朝那边走,张却突然跑到了我的身前,拦着我,他:“别啊哥,里面弄的挺糟心的,你也知道,生鲜啊,那玩意都是活扒现杀的,里面腥死了。”

    越是阴冷污秽的地方,脏东西就越喜欢,想到这里,我就更进去看看了。

    当下,我不再和张嘻嘻哈哈,板着脸:“开,让我去看看。”

    张特别不情愿的给我开了,黑木才打开,股浓烈的腥臭味儿就传进了我口鼻,同时还伴随这股强烈的阴冷感。

    我猛地皱着眉头,张的脸色也不看,他也有些受不了的捂着自己的鼻子,:“哥,里面真没啥看的,咱还是出去吧。”

    我没有理会他,继续往里走着,可以,越往里面走我闻到的腥味就越浓,越脏,地上都是血液,根本无人打扫。

    我强忍着吐意继续往里走着,当我看到地上出现了鱼鳞,章鱼头,牛蛙头那些特别恶心的东西后,彻底没忍住,直接“哇”的声干呕了起来!

    胃里面翻江倒海着,我擦了擦嘴,张也不受,还想劝我走。

    可还没来得及话呢,我就看见了远处有双脚露在外面!

    “那是什么!”我指着前面问道。

    张也愣住了,摇着头,我,我也不知道啊,难不成是哪个人在里头睡着了?

    正常人有可能会在这种地方睡觉吗?我不信,于是加快了脚步走了过去。

    皇天不负有心人,我当我看清里面的人后,我总算长舒了口气。是老爷子,他靠着墙,直愣愣的坐在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