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 2 章

第2章 第 2 章

丞相夫人很用心地为阿难打扮,然后发现阿难的气质表现的形式真是让人TMD的蛋疼。

    说得好听点,阿难是个珠圆玉润的姑娘,说得难听点,就是扎人群堆中就不见的类型,只有一身粉嫩嫩绵乎乎的肤色弥补了外貌的缺憾。可是,为毛打扮起来的时候,那些象征富贵与权势的金银首饰戴在阿难头上,硬生生的戴出一种暴发户的粗鄙味道来。

    这姑娘真的没救了!这么进宫还不让人将丞相府笑话死?

    丞相夫人沉默了几秒,叹气让人将阿难头上的金饰换成了彩色缎带及一些点缀着宝石的银钗,看起来清清爽爽,将那份小姑娘的玲珑可爱表现出来。

    阿难很符合这样的打扮,金饰什么的真是太伤人心了有木有!

    一堆丫环婆子纷纷称赞阿难的灵巧清爽,看着就像圣母娘娘身边的玉女似的。

    阿难有些腼腆地笑了笑,抬眼偷偷看了眼丞相夫人,发现她的眉毛仍是皱得紧紧的,没有丝毫放松的模样。

    丞相夫人打断了下人们的恭维,看看时间,携了阿难坐上进宫的马车。

    车上,丞相夫人一脸严肃地叮嘱阿难:“稍会你且跟在我身边,多看多听少说,无论别人说什么,你只要微笑就可,切莫要争一口义气。”

    阿难努力点头记住丞相夫人的话,认为丞相夫人活了半辈子,已经人老成精了,什么场面没见过,她这样说必定有自己的道理,她照做就是,出风头这等玛丽苏喜欢做的事情,她一个没资质的穿越女是万万不能做的,那样就成了炮灰穿越女了。

    阿难是个小市民穿越女,并且是个穿越成庶女的穿越女,觉得上天让她这种人穿越真是白瞎了。

    若是正常的情况,阿难应该来个什么“庶女生存守则”、“庶女奋斗史”、“庶女悠然录”什么的……总之,凡是能和庶女扯上边的奋斗历程,应该都是她从小要走的路子。

    只可惜,阿难资质太差,神马都是浮云啊,能安安稳稳地活着不让人挑毛病就不错了。

    是以阿难重生十五年了,没做过出彩的事情,当然也没做过出格的事情。

    而皇宫什么的,一向是阿难畏惧如虎的存在。先不说JJ的穿越小说中皇宫是各种穿越女发光发热的地方,也是坑了穿越女一生的地方。单就她一个在前世是个没什么见识的小老百姓,今生只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庶女,皇宫什么的,真心不是她能惹的地方。

    阿难的乖巧听话是丞相夫人最满意的地方,虽然庶女不是她生的,但比起自家几个不省心的儿子闺女,庶女的乖巧还是让人欣慰的。

    她们在宫门前下了马车,然后由太监引去太后老人家安排赏花的后宫花园。

    此时正值秋天,正是赏菊喝菊花酒的好时光。

    后宫的花园里,开得金灿灿的菊花分外惹眼,阿难看在眼里,默念了一句:满城尽是黄金甲,菊花残,满地伤……

    “阿难,走了!”

    丞相夫人小声地叫道,将阿难从囧囧的胡思乱想拉回现实。

    “是,母亲。”

    阿难低眉顺眼地跟在丞相夫人身后,一路上目不斜视,扮好一个乖乖女。

    太后是个慈眉善目的中年妇人,皮肤身材都保养得十分光鲜得体,让人不敢相信这么年轻的女人已经是个太后了,这才是女人奋斗的典范啊!太后虽然戴得一头金灿灿的金饰品,但笑得像个弥勒佛似的,让人感觉十分亲切,差点忘记她是皇帝的老母,高高在上的后宫之主了。

    太后身边陪着皇后和几名后宫得宠的妃子,每个人头上身上都是金灿灿的头饰首饰,看得阿难真心不感冒。

    这个世界以明黄为尊、以金为贵,只有官宦之家的女子才有资格穿金戴银,普通老百姓什么的,就算你是天下首富,坐拥金山银山,比皇帝还富有,就是不能穿金戴银。祖宗规矩在那儿,如果你敢穿金戴银去挑战皇权,嘿,后果只会给皇帝找到了借口抄你家产充实空虚的国库。

    是以,阿难这身清清爽爽的入宫,看在旁人眼里实在是太异类了,惹得原本不出彩的阿难瞬间成了整个赏花宴上的异类。

    “那个是陆丞相家的庶女吧?看这穿得……”

    “啧,怨不得我们没见过她,这寒酸的模样,有哪家娘子像她这样的?”

    “听说丞相夫人不曾待慢她啊,怎么打扮成这样?”

    “不会是特地打扮成这样好引人注意吧?”

    “即便是个庶女,也是丞相家的,应该不会如此没有眼力见吧?”

    “哼!我看她那是故作清高另类!”

    ……

    不是没有官宦之家的姑娘像阿难般清爽的打扮,但那只是在家里闺房中。这种宫里的宴会还这样,只会让人感觉清高了。

    阿难低眉顺眼地坐在丞相夫人身后的位置,尽量缩弱自己的存在。她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丞相夫人出门前会对她叹气了,虽然打扮成这样能遮掩暴发户的气质,但也显得另类了,真是愁人啊!

    虽然小姑娘的切切私语很恼人,不过阿难觉得自己前世今生也算活了三十好几了,这些小姑娘的话不用放在心上。

    不过阿难虽然欲淡定,而她的另类让她无法淡定,原本一个庶女今天只是来凑个人数的,淡定地眯着就行。谁知因为她的另类,让太后等人也不由自主地关注了,然后便是各种问话。

    阿难不得已,只能在丞相夫人的暗中指点中,乖巧地起身回应贵人们的问话。问的一些问题都是在家读什么书啦,女红怎么样啦,琴棋书画精通哪些啊……阿难的回答也是中规中矩,奈何声音软糯,小小巧巧的,雪团一般的人儿,看着就让人甜尽心坎里,逗得太后呵笑连连,也逗得一干小姑娘恨得牙痒痒的。

    小姑娘们在心里嗷嗷叫着,恨死阿难了,谁不知道太后今日举办的赏花宴有深意,说不定是为哪个皇亲国戚选妻子来的,却被一个陆家庶女给搅了,她们连吃了阿难的心思都有了。

    只有丞相夫人淡定如初,不卑不亢地行礼,与贵人们谈笑,尽显大家族主母风范儿。

    阿难不敢放肆,一直是头顶示人,若是贵人们叫她抬起头来,也是眼眸垂下,不敢直视这些后宫中荣宠无限的女子,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流露出什么不该有的情绪,到时怎么死都不知道。

    阿难的表现很令丞相夫人满意,虽然阿难的大出风头令她有些忧心,不过想来阿难的身份摆在那儿,也没有什么令人利用的地方,是以很淡定地携着阿难游走在宫里的各个贵人间,直到赏花宴结束,淡定地带着阿难走人了。

    谁知,第二天,陆丞相上朝,年轻的皇帝突然给陆家赐婚,将陆家小娘子陆少柒赐婚于肃王为妃,下月初五完婚。

    陆丞相:⊙▂⊙?这是肿么一回事,阿难干了什么大事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