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人物清样之三

第4章 人物清样之三

八大寇——吴长伯

    八大寇之——吴长伯

    吴长伯坐在马上,极目四望,眼前除过皑皑的白雪之外,就只剩下低矮的山岗上乌青发黑的松树。

    在北地就是这样,只有了白雪,其余的颜色都会发生些变化,就连水也会变成黑水。

    吴长伯很是羡慕舅舅祖复宇脸的大胡子,也只有这样的脸大胡须,才能让自己在万军丛中显得耀眼些。

    战马缓缓下了山岗,个哨探掀开地窝子上的盖子,战战兢兢的站在地窝子外边等待吴长伯校验。

    个哨坑六名军卒,这是惯例,吴长伯瞅了眼这六名军卒,见他们个个披着羊皮袄,浑身散发着臭气乱糟糟的站在雪地里毛绒绒的跟白熊样,就从腰上取下个酒壶丢给那个脸上满是冻疮的什长,漫不经心的道。

    “奴贼们骚扰过吗?”

    什长抱着酒壶心的道:“昨日里有队奴贼来过,老奴见他们人多势众没有出动,眼见他们路向西去了,人数在六十左右,全骑!

    担心奴贼有异动,这才放了狼烟传讯!”

    吴长伯不由自主的向西看了眼,再往西就是大凌河,冬日里的大凌河水流湍急并不会结冰,这样的天气里,即便是有船,也很容易被河流中的冰块撞烂,所以,他并不担心奴贼会冒险渡河。

    什长不敢把嘴凑到酒壶嘴上,凌空往嘴里灌了口口外的烈酒,就心的将白银酒壶奉还吴长伯。

    “再喝口,其余的兄弟们也喝口暖暖身子,狗日的辽东,这冬天也太冷了。”

    什长闻言大喜,又急不可耐的往嘴里灌了口酒,就把酒壶递给了身后的兄弟们。

    他自己舍不得出气,硬是将酒气憋在腹中,良久才吐出口匹练般的白气。

    吴长伯见军卒们可怜,就叹口气道:“再忍忍,我锦州军中粮草是不缺的,就是这狗日的天气太冷,大雪封路送不上来,等你们下差了,回军营就有饭吃了。”

    什长连忙拱手道:“少将军,老奴是吴氏标军,如今,大老爷就在城里,的们加倍心,不敢有错。”

    吴长伯笑道:“这话在理,当兵吃粮就是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干的营生,成了我吴氏标军,即便是战死了,老子娘,婆娘娃娃也能有口饭吃,不至于在这世上饿死。”

    着话又对其余军卒道:“干,吴氏又蒙陛下赏赐了大片的田土,吴氏自己也耕种不过来,我父亲心善,不得又用招纳标军的由头给大家弄口不纳粮的饭吃。

    诸军努力,如果能弄级奴贼的首级,别人那里某家不知,到了某家手里,就能换三两白银,转标军,不白银的给五亩地,转瞬间就比你们什长这头老狗强。

    这头老狗啊,就是仗着伺候我吴氏的时间长!没别的本事!”

    众人听吴长伯的风趣,凑趣般的笑了起来,老什长更是副与荣有焉的模样,挺着胸口道:“这是老奴有眼光,不是这些憨货能比的。”

    吴长伯笑着收回酒壶掂量下佯怒道:“群污烂货,地壶酒就剩下了这点,这可是某家从家父的书房里偷出来的酒!

    被你们牛饮通糟践了!”

    着话,就把酒壶挂在腰上,瞅着西边对什长道:“六十骑奴贼,既然来了,就别想回去!

    你们生防护,发现有什么不对就燃起狼烟,爷爷今天收了这六十骑奴贼!”

    什长把拉住吴长伯的战马缰绳道:“少将军不可轻敌,老奴听奴贼马蹄声甚为沉重,担心里面有白甲兵,而白甲兵身侧会有射雕手,少将军麾下只有两百骑,未必有胜算!”

    吴长伯低头看着什长那张烂糟糟的脸道:“你们生守着,不会有机会捡拾些奴贼的脑袋!”

    不等什长再话,吴长伯就纵马离开,带领麾下两百家丁向西追了过去。

    冬日的白山黑水之间,是奴贼的天下,这些冻不死的野人旦到了冬日,就活动频繁。

    自从奴囚努尔哈赤七月因炮伤发作病死辽东之后,奴贼之间立刻就发生了内讧。

    在吴三桂看来,在奴贼还没有彻底确立头狼之前,山海关到大凌河带的防线应该是稳固的。

    如今,大凌河防线突然出现了奴贼哨探,这不是个兆头。

    战马疾驰,冷风扑面,吴三桂忽然想起京师今年发生的那场无端的大爆炸。

    身为世家子弟,他知道的远比普通人更加的清楚,仅仅从司礼监太监刘若愚给父亲的书信中,就能看到那场大爆炸是何等的诡异。

    刘若愚是事件的亲历者,又是司礼监的大太监,他的话应该是最接近事实的。

    “天启六年王月初六辰时,忽大震声,烈逾急霆,将大树二十余株尽拔出土,根或向上,而梢或向下,又有坑深数丈,烟云直上,亦如灵芝,滚向东北。

    自西安带皆飞落铁渣,如麸如米者,移时方止。自宣武迤西,刑部街迤南,将近厂房屋,猝然倾倒,土木在上,而瓦在下。

    杀死有姓名者几千人,而阖户死及不知姓名者,又不知几千人也。

    凡坍平房屋,炉中之火皆灭。惟卖酒张四家两三间之木箔焚然,其余了无焚毁。凡死者肢体多不全,不论男女,尽皆裸体,未死者亦皆震褫其衣帽焉……”

    “这场爆炸,恐怕是天罚吧?”

    句话才出口,就被冷风硬是给塞回嘴里,吴长伯咳嗽声,喝令,前军,加快速度,他很想捉住这些奴贼,知道奴贼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很快就抵达大凌河河边,黑色的河水呜咽着缓缓流淌,河岸边的雪地上,只脚印都没有。

    吴长伯没有分散人手去探查奴贼的下落,他麾下只有两百人,若是敢分兵,哪怕是分兵两路,那些胆大的奴贼也敢向他们的百人队发起进攻!

    自从奴贼努尔哈赤在万历四十四年在赫图阿基称帝之后,大明就在辽东投入了巨量的银钱,修筑了道又道堡垒,可惜,这些堡垒如今大部分为奴贼占据,如今,仅剩下宁远与山海关这两道了。

    大明军队对大凌河是熟悉的,而吴长伯对这里的草木都了熟于心。

    同样的,奴贼对这里也同样的了解,不论是努尔哈赤,还是皇太极,亦或是奴贼大将,他们对这里同样的熟悉。

    奴贼与其余入侵中原的野人族不同,他们更加的狡狯,更加的凶狠,也更加的有计划……

    山脚的积雪很厚,不时地有野兔从积雪中窜出来,偶尔也有冻僵的野鸡落在雪面上,吴长伯对这些东西毫无兴趣,目光直落在黑黝黝的松林上。

    雪松上没有惊飞的鸟雀,有没有从松林里窜出来的兽,那里寂静的如同片死地。

    太阳从天边画了个弧线,最后懒洋洋的挂在天边,有气无力的照耀着世界。

    吴长伯停下战马,他想到最前面去看看,被副将吴同死死的拉住,还喝令其余亲兵将吴长伯紧紧的包围起来。

    “少将军,贼奴在马后拖拽树枝,清扫了雪道,不过,还是有迹可循。”

    前军大声禀。

    吴同的眼珠子转的如同走马灯般,仔细查看了四周的环境之后对吴长伯低声道:“此地面靠山,面是毫无遮掩的雪地,对擅长神射的奴贼有利,不可冒进。

    理应缓缓退出!”

    吴长伯摇头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此时退出,我们将与奴贼擦肩而过,不可,传我将令,竖盾前进!”

    吴同见吴长伯不听自己劝诫,立刻就朝前军大声叫道:“马距,竖盾,防护方向为松林,前进!”

    原本紧凑的骑队,在副将的指令下,队形迅速变得疏松,吴同也迅速离开了吴长伯,直奔队伍头部。

    他是个很有经验的将领,也是个经历过无数厮杀的悍将,这个时候,保护吴长伯已经不是最重的事情,而是保证军队首脑,别被人打尽。

    亲兵也依次散开,吴长伯身上的甲胄与他们别无二致,为了迷惑敌人,他反而是第个离开人群的。

    黑黝黝的松林里依旧毫无声息,却似乎有头猛虎正在窥伺他们,吴长伯觉得自己后背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不容易离开了山包,短短的时间里,吴长伯忘记了寒冷,忘记了疲惫,调动了全身所有的灵觉准备迎接将到来的危机。

    “不可松懈!”

    吴同破锣样的声音再次从队伍的最前面传来。

    吴长伯打了个冷颤,眼角处突然出现了粒寒星……

    “敌袭!”

    吴同比吴长伯更早发现了敌情,呼啸声,就催动战马直奔山脚下的高地。

    寒星的目标并不是吴长伯,而是个脸上有胡须的大汉,大汉也发现了羽箭,身体在马上缩成了个球隐藏在盾牌后面,哆的声,羽箭被盾牌挡下来了,那个原本缩成团的大汉却惨叫声,摇摇晃晃的从战马上掉了下去,不知何时,他的大腿根部插着枝乌黑的羽箭。

    等大汉掉下战马,他的身体已经动不动了,枝黑色的羽箭贯穿了他的太阳穴……

    “阿姆卡友滚卡!(来得)”

    原本平坦的雪地上突然被掀起,带着漫天的雪花,个反穿着羊皮袄的奴贼从地下暴起,不等对面的明军反应过来,柄沉重,简陋的狼牙棒就砸在他的战马胸膛上。

    战马的胸膛立刻变得稀碎,带着骑士轰然倒地,那个奴贼似乎早有准备,狼牙棒再次砸在骑士的头盔上,黑色的头盔飞出去老远,而骑士的脑袋也变成了血肉模糊的团。

    吴长伯觉得自己已经全神贯注了,战争依旧来的让他措手不及。

    战刀举起来的时候,已经亲眼看到两个亲兵惨死奴贼手中。

    利来心高气傲的吴长伯那里忍得住,战马向前快走两步,用尽力气向那个奴贼劈砍了下来。

    “当啷”声响,他的长刀与根铁棍碰撞在起,长刀高高的跳起,参与过战事的吴长伯不理会长刀,左手从战马的鞍袋里滑出杆短矛,借助战马的冲力送进了面前奴贼的胸口。

    战马撞倒了垂死的奴贼,冲出溅起的雪花组成的迷雾后,才发现,原本平静的雪原,已经彻底的变成了个血肉战场。

    六十个奴贼就敢在平地设下埋伏伏击两百精锐关宁铁骑,这让吴长伯极为愤怒。

    在战场上,愤怒是种很地情绪,吴长伯丢开了亲兵的保护,率先向山包冲了过去。

    对骑兵们最大的威胁不是那些把身子藏在是雪地里突袭的人,而是站立在山包上不可世的射雕手。

    持四石强弓迎风而立,箭三发,前者刚刚离弦,后者已经扣上弓弦,前者还未杀敌,尾者已然离弦,顷刻间壶羽箭已然消失。

    上可诛杀云端之大雕,下可杀深渊巨鱼,捕虎杀狼寻常事,非英雄不可称射雕手!

    战马被射雕手射杀,肩膀中箭躲在块巨石后面的吴同见自家主将亲自冲锋,想起主家那张阴冷到极致的脸,不禁亡魂大冒。

    咬咬牙咆哮声举着盾牌从巨石后面冲杀出来。

    箭如飞蝗,站在山包上的射雕手没有离开的意思,身子轻盈的如同风中杨柳般,避开箭矢,即便身体在晃动,他依旧不忘搭弓射箭,将几个与他对射的明军轻易射杀。

    眼见吴长伯的战马已经到了山坡,射雕手面露讥讽之色,轻轻地抬抬手,枝乌黑的巨箭就朝吴长伯的咽喉飞去。

    吴长伯抬起有些泛红的眼睛,微微低头,将盔缨面向羽箭,只听珰的声响,羽箭擦着铁盔斜斜的飞上半空。

    射雕手轻咦声,左手在箭囊里抓,立刻就有三枝羽箭出现在他的弓弦上。

    吴同绝望的将手中的长刀旋转着丢了出去,身体猛地向前跃,想为吴长伯挡住灾祸。

    长刀在射雕手的脸上划出道血口,飞向身后,最终无力地落在地上。

    吴同的身体也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而射雕手手里的羽箭并未激发。

    吴长伯的战马喷吐着白气,强横的跳跃起来,准备压死这个可恶的射雕手。

    射雕手冷笑声,手中的长弓羽箭尽数落地,柄黑色的战刀已经握在手中。

    战马的前蹄被他凌空斩断,身体稍微侧,就等着战马摔倒之后斩下敌将人头。

    战马轰然倒地,马上却没了人影,耳后传来呼啸的风声,射雕手吃了惊身体迅速趴倒,柄拳头大的链子锤从他面前掠过,受惊的射雕手在雪地上接连翻滚几圈,这才起身站起。

    吴长伯就站在距离他不过十步的地方,单手扯动链子锤冷冷的看着他。

    “你是明将?”

    吴长伯咧开嘴笑道:“爷爷就是山海关总兵官吴襄之子吴长伯。”

    射雕手笑道:“总算是看见个能战,敢战之士!”

    吴长伯摊开手,又重重的捏拳道:“今日,就让你这贼奴见识下爷爷的本事!”

    射雕手面色慢慢变得凝重,点点头道:“,有几分英雄模样,你死之后,我不斩你的首级,留你个部属的性命,让他带你的全尸回去!”

    吴长伯冷笑道:“你死之后,爷爷也不斩你首级,饶你个部属的性命让他带你的尸体回去。”

    罢,解开身上的甲胄,露出精壮的上身,手链子锤,手短刀作跃跃欲试状。

    射雕手也大笑声,扯掉身上的白色甲胄,同样露出漆黑如铁般的胸膛道:“开始吧!”

    吴长伯揉身上前,突前两步之后身体猛地扑倒,链子锤毒蛇般从地上跃起,直奔射雕手的腹部。

    射雕手长刀拨开链子锤,想继续扑进的时候,忽然听到阵密集的弓弦响动,想移开身体已经太晚,五枝近距离发射的箭矢直扑他的胸怀。

    他前冲的身体停下了,胸口上插着五枝羽箭,每枝羽箭都入体半尺……

    “无耻……人……”射雕手勉强发出了声怒吼,便扑倒在地,双几乎裂开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正在大口喘气的吴长伯。

    百人队的队长射雕手在,这六十名贼奴就是狼群,射雕手战死了,剩余的贼奴就成了乌合之众,再也没有什么章法可言。

    在吴同的指挥下,没用多长时间就将这些贼奴斩杀。

    吴长伯的胸口如同火烧般,大口大口的喝了烈酒之后,才发现自己的双手抖动的厉害。

    瞅着自己残存下来的不到五十人的亲兵,再看看扑倒在雪地里的尸体,只觉得这个世界冷得让人无法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