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节闲居老家

第002节闲居老家

时间:西元183年,农历癸亥年,大汉(东汉)光和六年,年底,小寒,清晨;

    地点:豫州,鲁国,鲁县。

    光阴如梭,弹指一挥间,近三年过去了。

    经过近三年的时间,孔明已经彻底地适应这个时空、这个世界。近三年前,当孔明睁开长有双瞳的双眼时,他就知道“这下子玩完了”,因为他意识到了一件让他张口结舌、欲哭无泪的事、一个摆在他眼前的事实:他的意识离开了他原本所在的时空和世界,来到了这个陌生的时空、陌生的世界,并且还附在这个时空和世界里的一个刚出生的婴儿的身上。值得肯定的是,孔明的心理承受能力还是很不错的,没有被“时空错位综合症”当初击垮,毕竟,他没有因为三观在瞬间被彻底颠覆而当场疯掉或捶胸顿足地大喊大叫“我要回家”之类的话。说到底,真要穿越了,估计也没几个人会精神崩溃掉,毕竟后世网上的穿越文多得泛滥成灾,看多了穿越小说,自然就拥有了强大的“穿越综合征免疫力”。只要不是穿越成动物或男人穿越成女人、女人穿越成男人,绝大部分看过穿越文的人在真正穿越后都会迅速地冷静下来,继而完成人生切换,适应自己的新身份,孔明正是如此。

    孔明现在的身份是东汉末年名士、孔子第二十世孙孔融(字文举)的第二个儿子,也是孔融的小儿子。孔融此时正在洛阳朝中当官,是太尉杨赐的掾属——所谓“掾属”,是各级官员自己挑选和聘用的类似于幕僚、参谋、助手的附属公务人员,不由朝廷任命,既是掾属,自然便是主官的亲信心腹之人;所谓“太尉”,位列“三公”(“三公”因各朝代的官制变化而有不同的说法),是秦汉两个朝代中央朝廷掌控军事的最高官员,相当于后世的国防部长。能够担任太尉,杨赐自然是不折不扣的朝中重臣——说白了,孔融此时是东汉朝廷国防部长杨赐的幕僚助手,杨赐是孔融此时的顶头上司。

    孔融既是孔子第二十世孙,他的家乡自然便是孔子的故乡:豫州鲁国鲁县(后世山东省济宁市曲阜市)。孔融祖父孔贤、孔融大伯孔彪、孔融父亲孔宙、孔融母亲此时都已经过世,孔融三叔孔立(孔翊)、四叔孔麟都还健在。孔融有兄弟七人,他排行老四,大哥孔褒已经过世(孔褒是因为窝藏犯人而被官府处决的,那人名叫张俭,是东汉末年名士、孔褒的好友,他是被人诬陷的。当时,张俭找上孔家请求庇护,孔褒不在家,孔融便代替兄长接纳了张俭,后来东窗事发,官府来到孔家逮捕“包庇犯人”的共犯,孔褒、孔融、孔母争着认罪,官府最后判处孔褒有罪并将其处死。孔家“一门争义”之举令世人赞叹),二哥孔晨、三哥孔谦、五弟孔昱、六弟孔权、七弟孔松都还健在。孔融只有一位正妻,没有纳妾,其妻陈氏,二人目前生有两个儿子,小儿子是孔明,大儿子即孔明的大哥,姓孔名囧,比孔明年长一岁——按照书上记载,孔融和陈氏接下来还会生育一个女儿;另外,孔明知道自己大哥居然被孔融取名为“囧”,他简直无力吐槽,但这不是因为孔融“有恶趣味”,而是“囧”在后世是郁闷、悲伤、无奈、尴尬、困窘的意思,在此时就只有“光明”本意,是可以被用于人名的,比如,姜维的爹就叫姜冏(囧),三国时期还有两个曹冏(囧);不仅如此,孔明对孔融给自己取的名也是无力吐槽,因为“孔明”二字正是大名鼎鼎的蜀汉丞相诸葛亮的表字,但没办法,谁让他姓孔,又被他爹取名为“明”。

    因为孔明“天生异相、双目四瞳”,所以他在出生后没多久就被喜忧参半、惶恐不安的孔融送回了鲁县老家,跟孔融一起回去的还有陈氏、孔囧和孔家的七八个家丁、女佣、丫鬟。孔融的三叔孔立、四叔孔麟、二哥孔晨都跟孔融在洛阳,孔融的三哥孔谦、五弟孔昱、六弟孔权、七弟孔松都在鲁县老家,或当官或为吏,或读书或赋闲,其中,孔谦正是鲁县的县令。

    这近三年来,孔明的日子过得还是不错的,虽然不能说是锦衣玉食,但肯定是衣食无忧,近三年来,孔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听懂了此时的语言。华夏此时的全国性通用语言叫“雅言”,也叫“洛语”、“通语”、“正音”,以国都洛阳一带的语言发音为标准,有点像后世的河南话,近三年时间足以让孔明听懂(既然听懂,自然会说),不过,听懂了雅言的孔明并不会认字、写字,因为他看到那些笔画复杂的繁体字就头痛,更别说用毛笔在竹简上写了,便懒得去学。

    在确定自己的意识离开了自己原本所在的时空和世界,来到了这个陌生的时空、陌生的世界,并且还附在这个时空和世界里的一个刚出生的婴儿的身上后,孔明连续好几个月精神萎靡不振,整天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中,不哭不闹、表情呆滞、眼神空洞,因为他在悲伤地思念着已经跟他相隔在时空长河两端的父母家人、亲朋好友。度过那段低沉期后,孔明开始认真地思考起了自己在这个时空、这个世界里何去何从的大问题。

    “不会吧?这是传说中的东汉末年?”搞清楚状况后的孔明顿时冒出了一头的冷汗,“如果我没有记错,没多久,黄巾起义就爆发了,东汉帝国随之陷入分崩离析中,社会极度混乱,时局极度动荡,华夏神州四分五裂、七零八落,天下大乱、群雄并起、诸侯争霸、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大汉王朝开始落下帷幕,三国时代开始到来。日!真不是一个好时代!简直就是地狱模式、噩梦副本啊!老天爷,你玩我呢?为什么要把我扔到这么一个兵荒马乱的乱世?”

    再想到自己此时的身份,孔明顿时冒出了一身的冷汗:“我日!我居然是孔融的小儿子!要死了!要死了!这个孔融可不是什么牛人,恰恰相反,他就是一个废柴啊!这货名头很响,又是孔子的第二十世孙又是‘建安七子’之一,还以‘孔融让梨’典故闻名于世、青史留名,然并卵!最后被满门抄斩!东汉王朝解体时,这个孔融是青州北海国的国相(北海郡的太守),手上拥有一块地盘,拥有一支军队,勉强算是汉末群雄之一,甚至还参加了十八路诸侯联合讨伐董卓之战,但很快,他的地盘就被袁绍给吞并了,军队也被袁绍消灭了,毫不客气地说,在汉末的众多军阀里,孔融只算是三四流。说到底,孔融只是一个文学家,他既不是政治家,也不是军事家、战略家,舞文弄墨、吟诗作对是他的强项,治军管民则是他根本就干不了的,这样的人当军阀哪里干得过曹操、孙权、刘备等真正的大佬牛人。说得通俗易懂一点,天下大乱、群雄并起,继而展开了‘大鱼吃小鱼’的优胜劣汰竞争,孔融这样的三四流军阀自然在初赛中就被淘汰了,最终,天下只剩下曹、孙、刘三家。”

    孔明记得,孔融虽是名士,但他下场却很悲惨。在被淘汰出这场军阀纷争后,孔融去了许昌,成为曹操控制下的汉室朝廷的大臣,他虽然“人在屋檐下”,却没有向曹操低头屈膝,因为他已经看出曹操的奸雄本质和曹家早晚篡汉的大势,忠于汉室但又无力匡扶汉室、对抗曹操的他便发挥文人的牙尖嘴利特长,屡屡对曹操进行冷嘲热讽(客观上讲,曹操有不少事做得其实是对的,但孔融却故意吹毛求疵地嘲讽曹操,堪称“作死”),让曹操大为光火恼恨,最终惹上了杀身之祸。

    孔融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两个儿子跟他一起被杀,留有“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一词,女儿幸免于难,后来嫁给曹魏上党郡太守羊衜。羊衜先娶孔女,两人生有一子,孔女病逝后,羊衜续娶蔡邕次女、蔡琰(蔡文姬)之妹,两人生有二子一女,次子名叫羊祜,是魏晋时期著名战略家、政治家、文学家、西晋开国元勋之一,正是羊祜奠定西晋成功灭亡孙吴的战争基础,最终推动三国归晋、天下统一。

    孔明现在是孔融的小儿子,毫无疑问,如果他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改变,那么,他的最终结局就是由于他爹“整天喷曹操”导致他跟他爹、他哥一起被砍头。孔融现在洛阳当官,还没有被派去北海国担任国相,还没有成为割据北海国的诸侯军阀,黄巾起义也还没有爆发。

    在想通这些关节后,孔明愈发地冷汗如雨:“日!来到这么一个乱世也就罢了,还摊上这么一个堪称‘作死能手’的爹,老子可不想坐以待毙,老子必须未雨绸缪,必须进行自救!谢天谢地,幸好老子早就把《三国演义》看得滚瓜烂熟、了然于胸了,这是老子最大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