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4节战内贼,御外寇(1)

第784节战内贼,御外寇(1)

河西走廊的千里荒原间,风起云涌、飞沙走石,一场规模罕见的骑兵大战即将全面爆发。

    “赵云部约有一万五千骑兵,马超部约有一万骑兵,陈到带来了大约五千骑兵。”李进、阎行、张绣一起飞马奔至太史慈、吕布身边进行军情汇总,“那支异族骑兵部队也已经判明,确实是贵霜军,大约两万人。”

    太史慈急速地思索着:“这么说的话,敌军共有五万骑兵,我军只有三万,敌众我寡啊。”

    吕布问道:“敌军装备如何?”

    张绣道:“赵云部、马超部在装备上只能算是马马虎虎,但陈到部上下盔甲整齐,属于精锐,至于贵霜军……”他稍微地顿了顿,道,“全是装备整齐、披坚执锐的精锐,阵列严密。”

    “这不意外。”太史慈道,“贵霜人把手伸到几千里外干涉我汉地内战,没办法派遣十万八万的大军,只能派遣二三万的中等规模的部队,汉地和贵霜的距离限制了他们的兵力数量,他们自然对兵员质量下足功夫,我可以肯定,那两万贵霜军骑兵,都是贵霜国最精锐的部队。”

    吕布道:“赵云、马超的两万五千人只能说是一般,陈到、贵霜人的两万五千人算得上精锐,我军全是精锐,因此,虽然敌军在数量上占优势,但我军在质量上可以弥补数量劣势。”

    太史慈摇头:“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从未跟贵霜军交手过,完全不了解他们的底细和战法,但是,贵霜军肯定早就通过汉西军对我们有着很深的了解,敌暗我明啊!”

    阎行道:“马超部、陈到部已经跟赵云部合兵一处了,集结于我军东边,贵霜人在我军西边,看样子,他们是要对我们进行前后夹击。赵云、马超、陈到这么做也是防止我军突围。”

    李进道:“虽然敌众我寡,但敌军肯定不敢小觑我们,我们有三万精锐骑兵,他们就算可以吃掉我们,也会损失惨重,搞不好会跟我们同归于尽,刘备此时的兵马已经所剩不多了,既元气大伤,那么,珍惜剩下的每分元气都是必须的,我想,他们是不愿意取得一场惨胜的。他们不会选择跟我们硬碰硬,他们会以防代攻,把我们耗死在这里,或者逼迫我们主动发起不利于我们的进攻。我注意到,赵云、马超、陈到三部在合兵一处后立刻就地构建防御工事,赵云、陈到二部里有很多马车,运载着大批的鹿角拒马和铁蒺藜,他们的军士正在挖掘壕沟、安置鹿角拒马、撒放铁蒺藜,这一点可以证明我的推测。”

    太史慈点头:“进先此话鞭辟入里。”他问道,“汉西军这边是以防代攻,贵霜军那边呢?是摆出进攻态势?还是摆出防御态势?”

    张绣道:“他们摆出进攻态势,没有像汉西军那样打算以防代攻。”

    太史慈陷入冷静的沉思,过了几分钟,他目光明亮地看着吕布、张绣、李进、阎行:“诸位,敌众我寡,这是事实,敌军有敌军的优势和劣势,我军有我军的优势和劣势,我们必须充分地认识到敌我双方的优缺点。敌军虽然在数量上占优,但是,敌军是由两支军队组成的,这就注定他们不可能像我们这样同心同德。贵霜人是刘备的外援,刘备引狼入室,毫无疑问,贵霜人不会给刘备白干活,他们肯定向刘备开出了非常高的条件,具体是什么,我们不清楚,但肯定是十分高昂的,可以肯定,他们是同床异梦、各怀鬼胎的。汉西军希望贵霜军跟我们打得两败俱伤,他们坐收渔人之利,贵霜军亦然。如果我们主动地攻击他们其中一方,他们其中另一方必然会存在见死不救的意向,就算出手,也不会及时、不会全力。还有,我通过贵霜军摆出进攻态势可以推测出——贵霜军来到华夏,是为了趁火打劫,那么,他们就必须在战场上大杀四方、威风八面,获得结结实实的胜利,拿出结结实实的战果,以此震慑汉西,让汉西对他们产生畏惧,逼迫汉西答应他们更多的条件,换而言之,他们跟我们打仗是打给汉西看的。如果贵霜军在战场上表现得很消极、很保守,跟我们交战时打了败仗,甚至不敢跟我们交战,见到我们就展开防御阵型,那么,他们如何让汉西方面服气呢?他们还有什么底气逼迫汉西方面答应他们的更多的、更高的条件呢?此战,是我们跟贵霜军的第一次交手,也是贵霜军跟我们的第一次交手,对贵霜人意义重大,他们必须取得开门红,你们懂了吗?”

    吕布、张绣、李进、阎行一起心悦诚服:“大都督真是慧眼如炬、明察秋毫、洞若观火!”

    “既然汉西军以守待攻,给我们提供了把他们两支军队逐个击破的机会,那我们就必须好好地把握。”太史慈看向西边,凛然森然地道,“先打这些竟敢踏上我华夏疆土的异族外敌!”

    在太史慈的目光远处,贵霜军正在缓缓逼近。

    四大帝国,只有罗马帝国和安息帝国经常交手,如今,大汉与贵霜也展开了第一次交手。

    正如太史慈所料,横穿中亚、从贵霜来到大汉的这两万余贵霜军尽是贵霜国的精锐部队,人人普遍身材高大,头发、皮肤、眼睛的颜色都与汉人存在着明显差别,个个身穿双层铠甲,内为紧身皮甲,外为铁制铠甲,系着白披风,左手挽着矩形铁盾,右手持着长近三米的长矛,骑着清一色的大宛骏马。最跟汉军骑兵不同的是,贵霜军骑兵不用弓弩,用短矛,每个骑兵配备一只矛囊,里面装着十支用精钢打制的短矛,每支长约一米半,既比长矛短也比长矛细,矛尖部稍重,使用方法是在距敌军五十米左右时猛力投掷而去,具有强大的冲击力和贯穿力。

    在贵霜军的前部,赤以文举起汉西方面向他提供的望远镜,仔细地眺望着、打量着越来越近的汉东军,表情凝重专注,他知道,自己身为贵霜国“东方远征军”的统帅,责任重大。原本,贵霜帝国的对外重心是重新控制西域,对汉地内战不是很感兴趣,直到汉西方面主动找上门,贵霜高层们才产生了“趁火打劫、浑水摸鱼、重返故土”的念头,把汉西作为工具,趁着汉地内战,分一杯羹,夺回在他们看来属于他们故土老家的河西走廊,然而,汉东方面对南亚的开拓极大地刺激到了贵霜高层们,让他们明白了,他们跟汉东的关系不是间接的“隔山打牛”,而是直接的敌对关系。贵霜和汉东之间并非“隔着汉西”,而是面对面。就算贵霜不跟汉西联手结盟,汉东也会在逐渐地占领南亚大陆后直接威胁到贵霜帝国本土。一旦汉东攻灭汉西、一统汉地,那个汉东女皇帝的丈夫、那个汉东亲王就会朝着西域、南亚继续扩张,最终将会两路杀到贵霜帝国的家门口。因此,支持、援助汉西顶住汉东的进攻,阻止汉地的统一,对于贵霜帝国而言,不只是趁火打劫、浑水摸鱼之举,更是为了贵霜帝国的自身安危。

    “邓先生,敌军主要将领是哪几人?”放下望远镜的赤以文看向身边的汉西方面派来的联络员邓芝,他说的是有些生硬的汉语。

    邓芝道:“太史慈、吕布、张绣、李进、阎行,俱是当世一流的名将,尤其吕布,更是天下第一猛将,将军切莫掉以轻心。”

    “天下第一猛将?”赤以文笑了笑,“邓先生,‘天下’是很大的,天下不只有你们汉地,还有我们贵霜,还有远方的安息、罗马等众多国家,你们汉人总认为‘天下’就是你们汉地,这种观念不正是你们自己说的井底之蛙、坐井观天么?”

    邓芝讪讪然地道:“将军所言甚是,吕布是我们汉地第一猛将。”

    赤以文环顾身边众将:“哪位将军愿意前去会会那个‘汉地第一猛将’吕布?”他此时说的是巴利语。巴利语是贵霜的通用语言,与梵语类似,属于同宗语言,类似于汉语和日语的关系。

    一员贵霜军大将早就按捺不住地策马上前一步:“本将请战!”

    赤以文看向那将,笑道:“正是对手!准战!希望你能旗开得胜,不要辱没了我们贵霜帝国的国威和军威!”

    那将大喜道:“多谢统帅!”言罢拍马而上,一名贵霜文士跟着他,那是他的“战地翻译”。

    汉朝国风尚武,极重个人勇武,因此,双方武将阵前单挑成为两军作战的惯用方式之一,但也不绝对,比如偷袭、伏击等,就不会有什么武将单挑了,武将单挑大多出现在两军对垒、展开堂堂正正的厮杀时。虽然单挑只是两人的对决,但结果却会直接影响到双方的千军万马。如果己方武将斩杀敌方武将,己方必然士气大振,敌方必然士气大挫,反之,结果就会相反。武将单挑并不是决定最终胜负的关键因素,但它却能影响士气和军心,从而影响到最终胜负。

    贵霜军的打仗方式跟汉军是不太相同的,赤以文之所以“入乡随俗”,是想要以最小的代价取得胜利。贵霜远征军千里迢迢地来到汉地,是趁火打劫的,不是给汉西军火中取栗的。

    汉东军这边,太史慈、吕布、张绣、李进、阎行正在商议着战事,猛然听到己方军士和对面的贵霜军一起爆发出亢奋狂热的大喊,抬眼看去,看到一员贵霜军战将和一名贵霜文士冲出了贵霜军的军阵,直奔汉东军阵前。那员贵霜军战将昂然高声地说了几句巴利语,跟着他的那名贵霜文士脸色发白、浑身发抖、胆战心惊地用断断续续、结结巴巴的汉语翻译道:

    “我是大贵霜帝国第一猛将贝元平,叫你们的汉地第一猛将吕布出来与我决一死战!”

    太史慈等人看到这幕,先是有点想笑,毕竟上战场还带翻译,这种架势确实是前所未见,但他们随即又心头凝重,敌方既然出将挑战,己方倘若战不过,必然影响己方的士气,助长敌方的气焰,倘若不应战,就等于默认己方战不过,也会影响己方的士气,助长敌方的气焰。

    吕布已经提起方天画戟翻身上马,他笑道:“我吕布纵横天下已经二十多年,斩将无数,还未斩过异国敌将呢!”

    “奉先!”太史慈等人看向吕布,神色关切无比,“你要出战?”

    吕布摊开手:“大都督,那厮指名道姓地挑战我,我岂能当缩头乌龟?”

    “可是……”太史慈有些迟疑,“我们从未跟贵霜人交过手,完全不知道他们的打法。”

    吕布显得若无其事:“我们从未跟他们交过手,他们也从未跟我们交过手嘛!”

    太史慈想了想,只得点点头:“那个贝元平既是贵霜第一猛将,你要多加小心。”

    吕布“哈”地笑了一声:“那厮不是等闲之辈,莫非我是等闲之辈?”他奋然纵马出阵,气势凛然地厉声大喝,“吕布在此!”

    那名贵霜文士立刻忙不迭地勒马回头,跑回了贵霜军的军阵里,接下来不需要他翻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