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秦少爷初临宝地 防狼术小试牛刀

第1章 秦少爷初临宝地 防狼术小试牛刀

闪电划破乌云密布的天穹,瞬间把夜空照耀的白昼一般。

    第一声春雷随即炸响。伴着震耳发聩的雷声,豆粒大的雨点开始噼里啪啦的砸向地面。顷刻间,这雨越下越大,把夜色中的都城笼罩起来。

    白日里喧嚣的城市在雨中分外安静,雨水砸落在屋檐下、天井中、马路上,发出嘈杂的声音,汇聚在一起又那么和谐,催人入睡。绝大多数人也确实早已安然入睡。

    除了城东的一处四进的宅子。

    这院子面积不大,斑驳的墙皮无声诉说着它长久的历史。院落宽绰疏朗,四面房屋各自独立,又有游廊连接彼此,乃是东方传统的四合院结构。

    此时内宅东屋的屋顶,立着两人,一位褐衣的老者为身边白衣人打着伞,雨太大,隔着伞打湿白衣人的双肩,白衣人却纹丝不动,聚精会神的盯着院中的情景。

    顺着他的目光往下看,竟有一群黑衣人正围绕着北屋相互拼杀着。约莫三十多人,分成两方厮杀着。进攻的一方明显更适应在黑暗中厮杀,他们的武器都涂成黑色,只有当闪电划过时对手才能看到漆黑却锋利的兵器刺向自己的要害,往往没有时间躲闪,噗噗的利器入肉声响起一次,便会带走一条鲜活的生命,或者身体的一部分。

    防守的黑衣人眼看着同伴不时倒下,却没有丝毫动摇,仍然一刀一剑的抵御着强大敌人的进攻,他们似乎不知道后退,就像不知死的西秦军人一样。

    实力终究压倒顽强。进攻一方利用人数优势,死死缠住防卫北屋的黑衣人,分出几个强大的刺客,撞开屋门——伴随着里屋一声变调的惨呼,防守被攻破了。

    屋内床边立着一位虬髯巨汉,手持长剑、侍卫打扮,正目瞪口呆的歪头看着地上躺着的白净青年,就连破门而入的刺客们见到那文弱青年突兀才惨叫后,直愣愣摔在地上,也不禁有些呆滞。

    身后的青年似乎吓死了,巨汉错愕之余知道今日已是必死之局:自己保护的人一死,就算是杀退刺客,他也没有活路。现在唯有以身殉主,或许还可保全万里之外的家人。

    打定主意,巨汉瞪着铜铃般的牛眼大吼一声,状若疯魔般挥舞起手中长剑,招招攻向敌人要害,竟然完全放弃防守,看来是打算拼一个算一个。刺客们见正主似乎自行倒毙,也不愿与他拼命,竟被他一人逼的手忙脚乱。

    这些刺客终究精锐无比,又人多势众,十几个回合便重新掌握主动,转守为攻,刀剑相交间,巨汉的兵器被一个刺客架住,几乎同时另一个刺客的剑毒蛇吐信般刺向巨汉左胸,眨眼就刺破他的的皮胸甲,似乎避无可避,巨汉目眦欲裂……

    这时巨汉身后躺着的‘死人’右腿突然猛地一蹬,正踹在他的后脚脖上,巨汉顿时一个趔趄,后仰着摔了出去,长剑擦着他的胸部刺过,把皮甲一分为二,却也让巨汉躲过一劫。

    看到已死之人突然诈尸,饶是那些刺客心如铁石,也不由心中一紧,手下一松,有些不知所措。

    地上的‘死人’这时睁开眼睛,迷茫的四处打量。

    与屋外令人胆颤的喊杀声相比,屋内这一刻的安静令人窒息。

    刺客中有人先回过神来,箭步上前,举刀下劈,就要平分了这个让人难堪的混蛋。当众人准备迎接一刀两断的血腥时,那举刀的刺客却‘嗷……’的一声,瘫在了地上,双手捂着下腹部,虾米一样蜷缩着,全身痉挛起来。

    那刀失去控制,横飞出去,隔着地上刚诈尸的人,向刚要扶床爬起来的巨汉脑袋扎去,巨汉本能施展铁板桥功夫,直挺挺重又躺下,刀‘噌’的一声入木三分,距巨汉脑门仅一寸……

    刺客们没看到方才一瞬间的情景,无暇细想,当即分出三人,一起上前挥刀剁下,那诈尸之人连滚带爬躲开了攻击……

    …………

    秦雷强行克制住自己的情绪,特种部队王牌教官的素质令他将荒谬感压在心头,专心应付眼前的危机。

    身体很无力,就像在生大病一样,动作全都变了形,刚才明明是一脚踢向那人小腹,却低了三寸……

    不仅反应慢了,力道全失,就连腿似乎也短了一截,秦雷微微摇头,看来病的不轻,都出现幻觉了。不容他进一步判断,三个刺客又扑了上来。秦雷一个老牛甩尾,把自己甩了出去。

    借着侧翻的惯性,秦雷左手一撑,漂亮的燕子半抄水,后窜着站起来,就在这电光火石间他已经决定用什么功夫对付这些歹徒——尽管有些难为情,但最适合当前的身体状况。

    刺客扇形围了上来,秦雷左手护胸右手护肾,拉开架势。刺客同时攻击,左面使刀的最先劈到,秦雷侧身让过,顺着左面刺客的臂膀一冲,到了刺客的怀里,出左拳,提左肘,一招‘迎风挥袖’——将八尺高的壮汉打得立刻瘫软了下来,蜗牛一样在地上蠕动。

    这招‘迎风挥袖’在旁人眼里实在是太歹毒了:先拳击裆部,后肘击肋部,便是个铁人也要被打坏了。

    解决一个,秦雷没有乘胜追击,实在是有心无力啊!这身体虚弱得很,几次动作下来已经接近虚脱。另两名刺客见他下手阴毒,每每断人子嗣,不由自主的放缓了攻势,双方对峙起来。

    此时巨汉已经站起来抵挡住其余刺客,他看到主人没死,大喜过望之余大发神威,堪堪抵住另外四名刺客。

    每每刺客感觉稳操胜券杀局已成时,秦雷就会用一些奇怪的招数险之又险的避过,往往还会沾些便宜。他力道不大,但是专往裆部、鼻子、软肋这些锻炼不到的地方招呼,非常棘手,一时间刺客也奈何不得他。

    窗外的战斗还在继续,防守的黑衣人渐渐习惯了夜战。如屋内情景一般,十分狼狈但万分顽强的坚持着。房顶上的白衣人眉头轻皱,刚要对身边老者说什么,那老者侧耳凝神片刻,对白衣人缓缓摇头。

    白衣人轻哼一声,把手放在唇边打个呼哨,便与老者消失在雨幕中。

    听到呼哨,刺客强攻几下,便潮水般退走,眨眼间无影无踪。那些防守的黑衣人竟也不声不响的离去,仿佛从没来过。

    整个院子只剩下一大一小两个男人拉风箱般的喘息声……

    片刻后,密集的脚步声,盔甲兵器摩擦声响起,秦雷看到大队的兵卒涌了进来,这些人手持火把,身着皮甲,挽弓带刀,满脸煞气……

    就算秦雷接受过地狱般的训练,他那粗大的神经也快要崩溃了——这是在拍电影吗?那刚才我是不是下手太狠了?我似乎不是演员吧?

    无数个问号涌了出来,把他的大脑搅成一团糨糊,嗡嗡声不绝于耳……

    一个穿盔甲的大胡子过来说话,他一句也没有听进去,还是旁边那位巨汉帮忙答的话。

    慢慢的意识重回大脑,秦雷只听到巨汉对大胡子说什么‘殿下’,‘无碍’,‘请回’之类的话,然后就见大胡子幸灾乐祸的看了自己一眼,然后施施然带兵走掉,临走对巨汉说了句什么,把巨汉气的脸色发黑。

    屋里又恢复了安静,只有方才士兵插在墙上的一个火把噼啪作响。

    秦雷现在身体状态糟透了,酸软难耐,还头疼欲裂。费劲的把自己放到床上躺了下来,调整几下姿势让自己舒服些。这才去看屋里的另一个人,发现此时那位正神态怪异的盯着自己,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秦雷缓缓闭上眼睛,轻声道:“你有话要说?”

    巨汉点点头,刚要开口,就听床上的半死人接着哼哼道:“都累了,明天再说吧……”

    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下去,巨汉差点没憋死,腹诽几句,双手抱拳,瓮声说道:“属下告退”,拔出插在窗棱上的火把,轻手轻脚出了房间,慢慢掩上门。

    黑暗重新笼罩了屋子,秦雷凝神听着窗外淅沥的雨声,没有再睁开眼睛。

    ~~~~~~~~~~~~~~~~

    -------分割———————————

    修改后的章节,请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