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舅妈

第3章 舅妈

虽然我之前不信鬼,不过关于鬼的传说我听过不少,其中就有那么一条,被鬼附身的人脚后跟是不沾地的。

    而此时神婆就是这样,手中提着的那只大公鸡脑袋耷拉着,就跟死了一般。

    在快来到我身边之时,神婆的眸中突然闪过一抹油绿的光芒,脸色有点狰狞的冲我扑来,那样的眼神我很熟悉,就是不久前出现在那只大公鸡眼中的凶芒。

    她要杀我!

    或者说大舅的鬼魂要杀我!

    我不明白为什么大舅不肯放过我,虽然在他下葬的时候我确实有点小不敬,不过赔罪认错我都做了,为什么还要缠着我?

    怎么说我也是他亲外甥啊!

    为什么?

    这个时候也考虑不了这么多了,心中虽然很害怕,但是此时我的求生欲望已经掩盖了心中的惧意。当神婆满脸狰狞的朝我扑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来不及闪躲了,猛地大喝一声奋起一脚直接踹中了神婆的小腹。

    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妪,按理说身体素质应该不怎么样的,可是我这奋尽全力的一脚踹在她身上之后,她仅仅后退几步,然后像是个没事人似的再度朝我扑了过来。她的口中还发出嗬嗬古怪之声,口水流淌,似乎在她的眼中我已经成了一道美味的大餐。

    我吓得嗷了一嗓子转身就跑,身后神婆嘶吼咆哮着紧追不舍。

    她的速度很快,踮着脚尖跟在我的后面,根本不像是一个老人能表现出来的速度。

    我慌不择路,在山上坟地中兜圈子,不敢直线跑,要不然的话凭神婆那诡异的速度早就追上我了。

    我在众多坟墓中左窜右钻,最后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方向下的山,也许是神婆已经被我绕晕了,暂时摆脱她了。我不敢停留,也没有辨认方向,一个劲的往前跑,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

    我不知道我是朝什么地方跑的,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我只想尽快离开这里。

    一路上不知道跑了多久,我感觉自己的两条腿都快跑断了,但是我不敢停下来,就怕身后会出现神婆的身影。

    连跑带走,已经离那座山很远了,我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傻眼了,因为我发现我迷路了!

    漆黑的夜晚,也没法辨别方向,加上又累又乏,我直接一屁股坐在了路边的一块石头上,等天亮辨别方向之后再说。

    虽然很困很累,但是我不敢合眼,满脑子都是神婆那狰狞的面容,警惕的看着四周,生怕神婆突然从周围冒出来。

    后半夜很难熬,提心吊胆强打精神注视着四周的情况,很耗费精力。

    天色刚蒙蒙亮,我辨认了一下方向之后,就急匆匆的朝村子那边跑去。

    我不知道被大舅鬼魂附身的神婆此时会不会在村子里等我,但是我必须得回去,因为我没地方可去。

    来到村口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不过有点古怪的是,此时整个村里都是静悄悄的。

    死寂一片,没有鸡鸣狗叫之声,寂静的让我感到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以往这时候,村里的大多数人都已经起床了,生火做饭袅袅青烟,孩童早就该四处撒欢乱跑了。可是现在却是一切都静悄悄的,实在太诡异了。

    我踌躇再三,最终还是一咬牙走进了村中,强忍着心中的恐惧跑到了我家的门口。我爸妈还在这里,我又能跑到哪去呢?

    “爸妈,我回来了,开门啊!”我拍着院门颤声喊道。

    当我忍着恐惧担忧紧张的情绪连喊几声之后,院门打开了,老爸老妈出现在我的面前。

    “爸妈,大舅要杀我!”看到爸妈之后,我急忙说道:“昨天晚上在坟地的时候,那神婆……爸妈,你们干什么?”

    我的话还没说完,老爸老妈就猛地抓住了我的胳膊,力气很大,掐的我的胳膊很痛,把我往院子里面拉!

    此时我才发现,我爸妈的身形僵硬,满脸面无表情,目光呆滞,跟中了邪似的。任凭我怎样挣扎,爸妈就死死的拽住我的胳膊,我的力气跟经常干农活的老爸老妈没法比,几个踉跄就被他们拽进了院子中。

    接着,当看到眸中散发着绿光的神婆从我家的堂屋走出来的时候,我的心就凉了半截了!

    爸妈目光呆滞的死拽着我不放,神婆的脸上露出一抹狰狞的笑容,眸中绿芒大盛,一步步朝我走来。

    此时的我真的已经绝望了,嘶声大吼:“大舅,我可是你的亲外甥啊!你不能这么对我……”

    我的嘶吼根本没有用,神婆已经来到我的身前,一双手伸过来掐住我的脖子,逐渐用力,脸上的狞笑也越来越恐怖。

    我的呼吸困难,脸色涨红,想要挣扎,但是一旁的爸妈死死的按住我的胳膊。出气多入气少,缺氧的窒息感让我眼冒金星,视线逐渐变得模糊黑暗起来。

    这次真的完了!

    就当我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突然听到神婆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嚎之声,那死死掐住我脖子的手也松开了。一大口新鲜的空气吸入肺中,我连连咳嗽,视线也变得清晰起来。

    不知何时,我的身旁出现一个身穿灰衣的青年,手里抓着一把黑乎乎的颗粒状的东西朝神婆砸去,另一只手拿着一根桃木条抽打着神婆。

    神婆哀嚎,发出凄厉的惨叫,仅仅几个眨眼的功夫,神婆就萎顿倒地,两眼一翻,口吐着白沫晕死过去。紧接着,死死的抓着我胳膊的爸妈也是大手一松晕了过去。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我根本就没有回过神来,呆呆的看着那个灰衣青年。

    他对我笑了笑,然后蹲在爸妈的身前掐了一下他们的人中,爸妈悠悠醒来一脸迷茫的看着我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急忙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跟他们说了一遍。我爸妈吓得不轻,特别是老爸,恨恨的看着不远处倒地吐着白沫的神婆,咬着牙要对那老太婆动手,不过却被那灰衣青年拦住了。

    “不关她的事,她是通灵者,体质容易招鬼,不是她要害你们的!”那青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晕过去的神婆,摇摇头叹声说道:“这次鬼上身对她的伤害不小,估计会折损不少阳寿,先别管她了,让她躺地上多睡一会吧!”

    我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倒地的神婆,然后对青年感激的说道:“谢谢你,要不是你的话,刚刚我就……”

    “不用客气,正巧从这边路过,看到这个村子有点不对劲就过来看看了!”青年很是随意的笑着回应道。

    我有些疑惑的看向他手中的东西,那根桃木条和那把黑乎乎的颗粒状的东西,刚刚他就是用这两种不起眼的东西让鬼附身的神婆哀嚎不断的,所以我感到很好奇。

    大概是察觉到了我的疑惑目光,他微笑着说道:“黑狗血浸泡的糯米,桃木条,这两样对鬼有一定的克制作用!”

    正当我要询问之时,老爸突然开口说道:“不知这位师傅高姓大名,你救了我儿子,我们一家……”

    “不不不,别客气!”青年好像知道老爸要说什么似的,急忙说道:“我只是顺路而已,称不得什么师傅不师傅的,我叫苗春,只是一个游方道士而已!”

    说着,他苦笑一声,对老爸说道:“还有,刚刚只是把那只鬼打跑了而已,估计用不了多久它还会再回来的!”

    闻言,我们一家三口脸色瞬间变的惨白,恳求他出手彻底解决这个麻烦。

    他问起了事情的原委,我急忙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说给他听,爸妈在一旁稍稍补充一些。

    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之后,苗春眉头微皱,喃喃说道:“没有什么太大的仇怨,并且还是你们的亲戚,这鬼魂怎么能有这么大的怨气呢?”

    随后苗春好似想到了什么,眸中闪过一抹光芒,问道:“你们那位亲戚下葬之后,谁是最后一个离开那块坟地的?”

    听他这么一问,我爸妈愣了一下,随后老妈有些迟疑的说道:“大哥下葬之后,按照规矩,得让大嫂在那烧点纸钱……不,不会是……”

    “你大哥家在什么地方?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苗春直接打断老妈的话。

    我爸妈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尤其是老爸,脸色都铁青了,咬着牙恨声道:“要是真的是她,我绝对饶不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