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水怪?

第3章 水怪?

“水怪吃人啦!!!”

    “赏金猎人事务所的水怪???”

    雷班纳瞬间变回骚气蓬勃的骚年,跳下床,朝外奔去……

    “子,是你在叫水怪吃人了?”

    位留着绿色莫西干头型的二十出头的清瘦男子,拦住了大喊大叫的莱克。这个绿发男子胸前的赏金猎人徽章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对,就是北方山洞的水怪,他居然跑到洞外抓人吃……我亲眼看到……看到他……他把人撕成两半……”

    莱克是和雷班纳从起长大的邻居,他平时就比较胆,现在正哆哆嗦嗦站着回话,周围也是慢慢来了不少人。

    看着周边围了大堆人,绿发男子故意拍拍胸前徽章上的灰,拿出身上的把长刀。

    “看来水怪1000金的奖励是真的了,我这把超合金刀也该舔舔血了……让开让开,别当老子道,老子的刀可不认人的!”

    绿发男左顾右看,吧唧吧唧嘴,摇头晃脑,支开人群,扬长而去……

    绿发男子走,周围却是闹了起来。

    “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起水怪在洞穴外主动杀人了……”

    “可不是,赏金事务所已经贴出1000金的悬赏啦,周围的村子里都能看到……”

    “1000金,啧……啧……啧……,够我在酒吧各种潇洒两月了”

    “哈哈……听,拉多酒吧新来几个不错妞啊~~”

    “做梦吧你,那水怪只手就撕了你,我可是正面见过水怪的人……”

    “可劲吹吧你,那尖嘴猴腮的绿毛是个赏金猎人吧,祝他运~~~到时候向他讨杯酒喝,哈哈……”

    看着逐渐散去的人群,雷班纳开始纳闷。

    “最近赏金首多了很多,怪物们频繁主动袭击远离他们生存区域的人类,这是我从都没听过的事啊……还有那绿发的徽章挺看的,但我觉得我带着肯比他帅的多……”

    雷班纳颗躁动的心逐渐跳跃起来,他隐隐感觉,他不会平平凡凡在这个镇过下去。至于为什么,他自己也搞不明白。

    夹杂着胡思乱想,天就这么过了。

    第二天是星期,雷班纳早早起了床,用过早餐,和父亲姐姐打过招呼,约上莱克朝学校慢慢走去。

    雷班纳所在拉多镇是方圆百里仅有的个镇,镇四周围有两指粗的铁栅栏,并有着专人看守。从行政上划分,他管辖着周围的村庄,这些村庄基本都是位于地形崎岖的山区,这样大型机械怪物们是上不去的。不过对于来百姓来,镇和村庄的区别就是镇上有可以用怪物肉体换钱的大酒吧,有用怪物金属部件换钱的机械店,有牛逼上的武器店,最主的是有赏金事务所,从那里可以打听赏金首的消息,或者消灭些赏金事务所指的泛滥成灾的怪物换钱。

    雷班纳家到学校就五分钟的路程,平时都是和莱克走走看看的,但是今天,他特别的关心莱克。

    “莱克,你昨天真的看到水怪吃人啦?”

    “那能有假?”本来无精打采的莱克忽然来了精神。

    “昨晚直做噩梦,就是被水怪吓的!”

    “快,有什么不高兴的事,让我高兴下”

    “滚……昨天下午,我表哥拿着新买的散弹枪,开摩托车带着我去试试威力。你知道的,我们这里的农民基本都是用的猎弩,我还真没见过谁真的开过散弹枪。”

    ………………

    “表弟,我们找几只巨蚁或者杀人虫试试手,这可不是猎弩次只的手感,而是大片啊,赏金猎人的徽章我感觉唾手可得啊,哈哈”

    “表哥,注意安全啊,我们过几天才开始野外训练的……”

    “放心啦,就那些渣渣的移动速度,能跟上我摩托车?再啦,我们后边还有辆摩托车呢,上面那位大哥已经准备这次的赏金猎人考核了。”

    完,他表哥点燃支烟,悠哉的抽了起来,呛得后面的莱克睁不开眼。

    “咳……咳……开车注意点啊,还抽烟……后面的摩托车……卧槽……卧槽……后面的摩托车!!!”

    “烟把你熏傻啦?摩托车怎么了……卧槽……卧槽……后面的摩托车!!!”

    表哥个减速,两人差点像散弹枪里的子弹样飞了出去!

    “是水怪,前几天的赏金报上我见过!”

    莱克又惊又恐地搂着表哥,甚至双腿都缠了上去。

    水怪是种外表类似鬃毛大猩猩的怪物,因为长期居住在潮湿的洞穴中,山上的毛发总是湿漉漉的,所以有了水怪的称呼。水怪本来都是捕食其他怪物为生的,而且居住地形复杂的洞穴中,因此人们都没注意它,没想到他最近开始主动捕杀人类了。

    后面的摩托车已经被水怪撞翻在地,而那位准赏金猎人的身体素质还是不错的,第时间个鲤鱼打挺就站了起来,看得出没受什么重伤。他掏出绑在腿上的刀,右手反拿,横在胸前,左腿前跨步,弓着背,看来是奋力击了。

    “这位哥看就是练家子,绝对是准赏金猎人级别的,就住我家附近,我还向他讨教过几招呢……卧槽……卧槽……”

    话还没完,只见水怪猛地冲到了那位哥面前,哥根本无力反抗………接下来就是莱克辈子都难以忘怀的画面,手撕人肉……

    水怪只手就提起半截人,举得很高,献血顺着残躯不断地留下,而水怪把嘴张得大大的,贪婪地吸食着人血。水怪似乎注意到了莱克他们的存在,侧过头远远望着他们,另只手缓缓地举到脑袋,敬了个不太标准礼的军礼。更令人吃惊的是,水怪张嘴笑,大吼道:“跑!”,随即,扔掉手中的半截尸体,双手着地,做出野兽起跑的姿态……

    声音如低音炮般传来过来,“见多识广”的表哥面部已经吓到扭曲,来不及回头,就直接开摩托!

    “跑?叫我们跑?怎么可能跑得掉?”

    莱克全身颤抖,两眼直勾勾地看着蓄势待发的水怪……

    就在这时,后面又窜出只体型稍的水怪,那水怪挡在了大水怪之前,大水怪停止了追捕……

    随后莱克他们便哆哆嗦嗦地回来拉多镇。

    …………………

    雷班纳不可置信地看着莱克。

    “水怪人话?还有另只水怪?救了你们?”

    “我骗你干什么,我昨天已经向赏金事务所汇报情况了,而且我们的野外实习也不会向北边的水怪洞穴去了,这可是只有我知道的秘密哦。”

    …………………

    不知不觉,两位少年已经走到了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