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引子

第2章 引子

齐天兄:

    别来无恙!

    出于很多原因,我并没有给你带来任何好消息,还请见谅。

    我知道你看到这封邮件后会很奇怪,也很理解你看到下面的内容会去想些什么,但是我必须告诉你,你一定要相信我下面所有的话,因为有时候怀疑往往是多余的。

    首先,我要告诉你第一件事。

    请你相信,我不是疯子,也根本没有疯过。那个疯子,不是我。我无法告诉你它是谁,其实到现在我也不是特别清楚,为什么会有一个跟我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在我曾经生活过的地方,还一度把我光辉的形象抹杀干净。

    如果非得要猜那个疯子是谁,那我只能说,它不是人,它只是我的影子,我的影子取代了我在现实环境中的身份。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自从我去过那个该死的地方后,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我就再也没有看到过我自己的影子。

    人类是应该有影子的,没有影子的,那只能是影子本身,你仔细想想,你见过哪个疯子的影子吗?如果你见过,那么说明现在的我是一个影子或者鬼魂,你扔掉信件无须再理会我下面说什么。如果没有,那么我的遭遇和猜测就是对的,那个“我”一定有问题,至少它一定不会是我。

    说这些,就是想让你明白,二十年前的那个疯子不是我,而我,也不确定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现在这个给你写信的佐佑,才是你熟悉的老同学。

    然后是第二件事,你要仔细看明白了,这很重要。

    读研究班那年,我收到了一份来自首都的短期聘书,对方是一家考古机构,他们希望我能协助参加一次保密级别非常高的大型考古活动,而就是这份聘书,让我在人间蒸发了四个月。我想包括你在内的很多人都想知道我去了哪里,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

    我去了南山。

    当我加入考古队后,他们告诉我,这支考古队要到南山执行两个非常特别的考古任务。

    第一个任务是,他们获知在南山某个地方,有一处上古时期的遗迹,只要到了那里,就很有可能找到华夏始祖伏羲氏和女娲氏在历史上存在过的直接证据。

    第二个任务是,考古队要在这处遗迹中找一样东西,他们把要找的东西称作“门”,但这里的“门”只是一个概念,究竟代表着什么,没有人知道。

    那是在大地的另一面,数千米的深渊下,我们来到了一座你连想都不敢想的巨型建筑物内,只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遭遇了无数诡异和可怕的事情。到了最后,一支接近五十人的考古队伍,以各种莫名的方式死在了里面,最终活下来的,只有我一个人。

    尽管这件事情的结局成了这个样子,但我可以告诉你,我在接受死亡洗礼的同时,也见识了一些非同寻常的事情,其中有一些非常重要的信息甚至是违反我们人类科学的认知的。

    举个例子,我们在那个古遗迹中发现的一些历史痕迹显示,传说中的伏羲可能并不是人类的祖先,或者可以说甚至都不能算是一个人!我了解到的伏羲这个概念,更像是一种代号,是一种非常特别的物种的通用名称。后来我才知道,在中国的神话传说或者是历史中,这类名词并不少见。

    还有我前面说的考古队要找的“门”,我确实看到了这种被命名为“门”的东西,但我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或者说,它什么都不是,可又偏偏真实存在,除非是你自己亲眼得见,否则我也无法向你描述,你也无法想象我说的话。

    从那里逃出来之后,我就把自己隐藏起来,并在暗地里小心搜集有关地下深渊的秘密。后来,我终于得到了一些线索,并在离深渊近一千公里的一座雪山的腹地找到了和地下深渊关系非常密切的证据。

    也就是在这个可称为禁地的地方,我给你写了这封信,并用一种特别的方式把信送到你能够看得到的地方。

    我知道你肯定会疑惑我为什么会把这样一封信寄给你,这一点我可以向你解释一下。

    实际上,同样的邮件我已经发给了九个人,我能想到的值得信任的九个朋友。但很不幸,前八个人在收到邮件后都莫名其妙地死去了。

    我大概知道这些人的死因,这也是一件令我感到毛骨悚然的事情,因为这八个人的死亡,我的猜测也进一步得到了证实——导致南山那次考古失败的原因除了天灾,还有人祸。

    所以,这次我改变了发信的地点和方式,希望你的运气不会像前面八个人那么差。

    当然,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说出来你可能不信,那就是当年在应该收到考古队邀请函的人当中,除了我还有另外一个人,就是你。

    当时我不清楚为什么你没有加入考古队,这件事也成为一直困扰着我的一个谜,直到我对这件事情调查的不断深入,我才明白,原本该给你的那份聘书,在未到达你手中时,就被一名不明身份的人截获了。

    其实,在进入考古队初期那段时间,我就打算通过一些途径把这件事情告诉你,但我总觉得在你没有收到邀请函这件事当中,不可推测的因素太多,因此我就把你当成另外一条线索,看看没有参加那次考古活动的你会发生些什么。但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件事本来应该跟你有联系的,可是你却一直安然无恙。

    现在的局面是,我在雪山的地下深处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秘密,这个秘密和当年考古队要找的东西有着非同寻常的联系。虽然我现在还可以做一些事情,可又不得不承认,我被困住了,我需要有人能够从外部来解救我,否则我将会永远被困在这里。

    我不能确定你在看完这封信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我也不确定你有没有营救我的能力,但我总感觉你和这件事情之间的关系绝对不简单。

    另外给你的这两张照片,同样也都是真实的,希望以后的时间里,能对你有所帮助和提醒。

    山中只三日,世上已三年老同学佐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