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阎王九针

第5章 阎王九针

杜非恼火地瞪了左少阳一眼,满腔的悲愤无处诉说。

    这左小哥就是个草菅人命的庸医货色,根本靠不住。大当家命在旦夕,若是治出个三长两短来,兄弟们不把我捆在柱子上,千刀万剐活剥了才怪。

    杜非一张老脸黑若木炭,气得满脸络腮胡子根根倒立,顿时感到事情大大的不妙。

    他赶紧将诸位兄弟召集在一旁,集思广益,小声商量着要拿出个章程来。

    膻中用针这等凶险手段,肯定是不会让那小庸医尝试了。藏红花田七龙骨桔梗蜂蜜什么乱七八糟的,也不敢乱用。

    大当家的已经昏迷数日,眼看着出气多进气少,简直就是九死一生。若是再让这小庸医折腾几下,恐怕连剩下的半条命都没有了。

    左少阳将自己的医术吹得天花乱坠,却见大伙儿摇头叹气,就连二小姐都面带鄙夷,明显是信不过自己。不禁哀叹一声,心里也是郁闷得不行。

    被这群山贼黑匪绑来黑风寨给宫大当家治伤,我忒娘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他自幼无亲,跟着一个仙风道骨的瞎子老郎中,游历四方,走街串巷卖野药,兜售跌打药和大补丸。顺便治些头痛发热的小病,权当混口饭吃。

    严格来说,也算跑过江湖,黑道白道地痞混混,见过不少。

    那老郎中属于半路出家,医术稀松平常,治死了人不偿命的那种野郎中。对左少阳倒是倾囊相授,将不知从哪里得到了一本《药王经》残卷,悉数传于他。

    世间药王庙,供奉的药王菩萨就有好几位,左少阳也不知这《药王经》出自哪位高人之手。

    但其中所记载的医道神技却是包罗万象,博大精深。手法大迵于中土,用药多以毒制胜,下针多从奇穴入手,令人骇然色变,然而又多见奇效。端是让人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左少阳聪明伶俐,自学成才,从中习到了许多匪夷所思的奇医怪术。

    这些年落在他手中的病号,少说也得有千儿八百。除了那些意外给治死的,还真没有他治不好的。

    不过,面对十几个穷凶极恶的山贼黑匪,左少阳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慎之又慎。

    这回将宫大当家治好了倒也罢了,若是出了差池,恐怕会被拉出去五马分尸。

    眼前这群家伙凶神恶煞,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无法无天,作恶多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都干得出来。

    左少阳心里忐忑,早已没有了先前侃侃而谈的镇定。正愁眉苦脸地不知所措,杜非那边倒是商量出了章程。

    杜老七拉着左少阳,问道:“左小哥,你可有法子让大当家醒转过来?”

    左少阳愣了一下,还没听明白。

    杜非急忙解释道:“我们江湖中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内功疗伤方式。大当家只要能醒转过来,就能自行打坐疗伤。左小哥不是习武之人,可能没有这种深刻体会……”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左少阳拍着脑袋,恍然大悟。对啊,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据说江湖中人被打得吐血三升,找个无人之地打坐疗伤一宿,第二天就能活蹦乱跳,简直比传说中的任何灵丹妙药都要管用。

    杜大哥你连这种绝妙的法子都想得出来,真是人才啊。

    左少阳感激涕零,恨不得抱住他亲两口:“杜大哥,若只是将大当家的救醒,这个倒是不难。小弟的阎王九针颇有奇效,举手之劳而已。”

    杜非大喜,握着左少阳手,亲切地摇了又摇,面色甚是诚恳:“左小哥,只要能将大当家的救醒过来,从今往后,你就是我黑风寨的救命恩人。黑风寨上下感恩戴德,必有厚报……”

    “杜大哥客气了。”左少阳摆了摆手,一副世外高人风轻云淡的样子,大义凛然道:“正所谓医者仁心,治病救人义不容辞。我左少阳高风亮节,施恩图报可不是我的做人风格。”

    他顿了一下,腼腆道:“只是……我这法子有些过于惊世骇俗……”

    杜非见他欲言又止的模样,心里顿时觉得有些不妙,战战兢兢地道:“左小哥有话不妨明说。”

    左少阳指了指昏迷不醒的大当家,苦笑道:“杜大哥你也看到了,大当家身受重伤,昏厥不醒,药石难下,寻常手段恐怕收效甚微。”

    杜非面色凝重,点头道:“确实如此,左小哥可有法子?”

    左少阳伸脖子晃腿,将手指辦得咔咔作响,雄心勃勃地道:“事到如今,那我就只有使出看家本领,出奇招下狠手了。恐怕只有一个法子,才能让大当家快速醒过来。”

    杜非眨眨眼睛,问道:“什么法子?”

    左少阳自怀中取出随身携带的针袋,从中挑了最大最长的一根,咬牙切齿地道:“痛!”

    “痛?”杜非听得胆颤心惊,忍不住惊呼一声:“什么痛?”

    左少阳挥舞着手中的银针,信心十足地道:“正所谓十指连心,只要往大当家的指尖痛穴扎入银针,就算是铁人都受不了,我就不相信他还能不醒过来。”

    原来是这么个痛法!不把人活活给痛死都没天理了。

    黑风寨的众位好汉,不约而同地倒吸一口凉气,刹那间觉得两只脚底板都在抽筋。

    这小庸医奇招迭出,想出来的法子真是太丧尽天良了!

    杜非抹了一把冷汗,心有余悸地问道:“左小哥,大当家现在已是气若游丝,若是再施以疼痛,会不会将其活活给疼死?”

    左少阳笑了笑,道:“杜大哥多虑了。求生乃是人之本能,每逢紧急关头,临死之人往往可发挥出超乎寻常的潜力。我以阎王九针,激发大当家藏于体内的求生意志,针到病除,片刻之间自可醒来。”

    杜非半信半疑,问道:“这阎王九针有这么神奇?”

    左少阳嘿嘿一笑,滚滚得意道:“阎王九针,针针要命!阎王爷见了都得让出条生路,绝非浪得虚名!”

    “阎王九针,针针要命?”杜非白眼乱翻,觉得心惊胆跳。

    这左小哥每次出手,都是些听都没有听过的奇术怪招,让人防不胜防,和他打交道真是步步惊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