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别上梁不正下梁歪,专学人挖墙脚的勾当!

002别上梁不正下梁歪,专学人挖墙脚的勾当!

明天是秦月死去两年后的忌日,如果父亲还在,一定会去看她,她要去碰碰运气,就算不能相认,只是看着他好好的就行。

    打定主意,秦月就匆匆起身,十几分钟后就干净利索的收拾好了,对着镜子里那张陌生又熟悉的脸,秦月挺了挺脊背,无声的握紧了拳头。

    沈家说大不大,说下不小,住的也是三层小洋房,跟当年秦家当然是没法比,不过秦月早就对这些身外之物没什么讲究了,死过一次,才知道,什么都没有命重要。

    “小月,怎么起来了,我正说要把饭给你送进房间呢。”

    沈晴月的母亲姜贞,一边轻声呵斥,一边担忧的扶着她,秦月莞尔一笑,低声道,

    “妈,都是皮外伤,早好了,医生不是说了,我早先昏迷那么久,是因为贫血太严重吗,这些小伤不碍事的,我要是一直躺在床上,没病也给憋出病了。”

    姜贞看着她气色却是好了不少,倒也不敢说的太狠,只是张了张嘴,纠结了半天才道,

    “尚鹏跟蓉月回来了。”

    秦月一怔,这才明白姜贞在担心什么,若是之前的沈晴月定然见不得这一幕,但是她不是,他们怎么样,跟她有什么关系,只要不妨害她,随他们怎么闹,心里这样想,但是一想到沈晴月的死因,着实咽不下这口气,眼角瞥见从楼梯上下来的人,秦月正色道,

    “是回来提亲的?”

    说着还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道,

    “也是该结婚了,蓉月毕竟是沈家千金,老这么没名没分跟着尚鹏也不是回事,传到外面我们沈家也脸上无光,爸同意了吗,妈你也多帮着劝劝。”

    姜贞被她这番话说得有些晕头转向,正想问问她是不是还在意着,就听见楼上传来一个尖利的女声,

    “我们的事用不着你管!”

    客厅气氛骤然一低,姜贞脸上也有些惊恐,拉着秦月的手想让她回去,秦月却是淡淡一笑,柔声道,

    “我只是提个建议,你要是不肯,自然不会有人强迫你,反正你跟尚先生的事已经是板上钉钉了,谁敢多说什么。”

    站在沈蓉月身边长相清俊的男人,脸色有些发白,看着沈晴月似乎有话要说,秦月却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再不看他。

    沈蓉月也不傻,听到这话,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秦月这话明里是向着她,暗里,却是说她不知廉耻,偏偏这话说得恰到好处,她气得不行,却没法反驳,恼怒之下,也口不择言。

    “你知道就好!别上梁不正下梁歪,专学人挖墙脚的勾当!”

    姜贞脸色一变,嘴唇也有些发白,秦月眯了眯眼睛,这女孩不过二十三四的年纪,说话可真是毒辣,她没理会姜贞的劝说,轻轻一笑,道,

    “说的在理,挖墙脚的勾当实在让人不齿,那都是下作的人才会做的事,尚先生,您说是不是?”

    尚鹏表情有些僵硬,竟然不敢直视沈晴月的眼睛。

    沈蓉月气急,正想再骂,楼上突然传来一声呵斥,

    “吵什么吵!也不怕被人笑话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