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我杀了他母亲

第四章我杀了他母亲

苏凰在藏经阁待了整整十日,终于在第十一日清晨誊抄完全部的经书,怕在娘家的母亲担心,苏凰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宁王府,粗略地换了套衣服,满怀期待地准备和慕夕泽回门看望她的父母。

    可正当苏凰踏进王府时,苏凰的心再一次被无情的利刃穿刺。因为慕夕泽正同他的侧妃周小媚卿卿我我、耳鬓厮磨。

    一个自己用生命爱着的男人,一个口口声声对自己许下山盟海誓的男人,一个月老庙下对着自己说着羞羞情话的男人,此刻全然不顾她叶凝香的存在,将他对她的爱全然转移给另一个女人。

    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感性之中有个专有的词被包含其中,这个词便是嫉妒。叶凝香嫉妒周小媚,嫉妒她可以公然获得慕夕泽对她的爱,可是她却依旧没有半点上前辩驳的勇气。

    在心底压抑、隐忍许久,苏凰才鼓起了勇气,说话的声音也小得可怜。

    “夕泽,一会儿你可有空,我们成亲到现在还没回过门,你可要与我同去见一见我父母?”

    “我们今日准备出发去青溟山拜祭我娘,没有空同你见你父母。”夕泽一边说一边朝周小媚的嘴唇吻去。

    苏凰再也看不下去,快速转过身,脸颊上已经滑落出温热的泪滴。

    “那好吧。”

    哭着小声回应后,苏凰以最快的速度奔向自己的卧房。

    从小照顾慕夕泽长大的翠姨已在她的卧房等她多时,茶几旁放了一盘翠姨刚做好鲜嫩的还冒着热气的豆腐豆腐。

    翠姨的笑容慈祥,给苏凰沉痛的心情带来一丝安慰。

    “王妃可回来了,奴婢一早就为王妃准备好了豆腐,好去去身上的晦气!”

    初到王府,苏凰受尽了冷言冷语,甚至嘲讽讥弄,在这样孤立无援的境地,突然有这么个慈爱的长者掏心窝儿的待她好,苏凰心中暖洋洋的,眼圈也因感动变得更红。

    “谢谢翠姨!”

    “王妃这次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不过以后入宫可要谨慎些啊,皇宫不比王府,宫里面人人都想抓住我家王爷的把柄好将他除去,好在王爷素来小心谨慎,这么多年也没让那些奸人得逞。”

    翠姨又去拿了个装了水的脸盆,说道:“对了,这是我早上在花园里采的露水,听说这种珍稀的东西最适合除污去秽了。您来洗一洗,今后就不会再有霉运啦!”

    “好!翠姨这样待我,我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苏凰虽在笑,可是眼中却不受控制地落下了泪。

    “王妃,您怎的又哭了!我做这些不过是举手之劳,不足挂齿的,如果有可能,我还希望能为您多做一些事,也算是为宁王对你的所作所为做些补偿。”

    翠姨面露愧疚,十分同情地望着苏凰,欲言又止。

    “其实……唉,我还有事先去忙了。”说罢,翠姨就匆匆离开了卧房。

    其实翠姨想说的是慕夕泽待人向来不错的,如今他这样冷落苏凰不过是因为十多年前倚霞殿的那桩秘事罢了。

    等到了将军府已经快到中午,苏凰勉强地挤出了个微笑,装作十分幸福的模样,大声唤着:“爹,娘,小武,我回来啦!”

    第一个冲出来的便是苏凰那不到十岁的弟弟苏小武。小武一把抱住苏凰,故意用嗲嗲的语气撒娇道:“姐姐,姐姐,小武想死你了!”

    抬了头发现有些不对,小武又问道:“姐姐,姐姐,宁王姐夫怎么没来?”

    苏凰笑容凝住,却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

    “王爷有事要忙,今天没空过来,不过你看他给你带了玩具过来。”说话间,苏凰已经从礼盒子里掏出一个很精致的木质短剑。

    小武拿了短剑并无他想,兴高采烈地去院中玩耍。

    而此时,苏凰父母的眼中却尽是担忧之色。

    “宁王是不是待你不好?这几次我到宫里听那藏经阁的守卫说你出事这些天宁王竟从未去看过你。”

    苏致武的声音低沉,又透着前所未有的疲惫,好像有许久都没能好好休息过。

    “没有。”苏凰试图否认。

    苏母眼角泛着泪,却笑着说:“来,凰儿,折腾这么久饿了吧,娘做了你最爱吃的菜,快来尝尝!”

    饭桌上的气氛凝重,苏凰不多言,她的父母也没有多问。小武这个小机灵鬼老早就发现他们的反常,狼吞虎咽地填饱肚子,便出去和书童一块去玩了。

    苏凰心中纠结好久,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爹,您和宁王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苏致武先是一诧,接着面色变得更加沉重,问道:“他跟你说过什么?”

    “没有,他什么都没有说过,只是他提到你时眼里充满了怨恨。”

    苏致武突然苍凉一笑,笑声让人内心颤动,甚至汗毛竖立。

    “我以为他并不知晓的,想不到竟是他隐瞒了所有人。是我,杀了他母亲。”

    苏致武的声音低沉,既有无尽的悔恨,又有种如释重负的解脱。

    那一夜是离国那一年最冷的一夜,他和三百多羽林精兵跟随着皇上粗鲁地闯入倚霞殿,将慕夕泽的生母如歌皇后团团围住,目的便是要处死这个皇上爱了一辈子的女人。

    那个时候,如歌被人陷害成了杀害婉昭仪的凶手,禁足在倚霞殿。而王贵妃为了永绝后患,借助王家的势力向皇上施压,若是皇上执意要保住如歌的性命,王氏一族将会起兵谋反,到那时皇上的帝位便不保了。

    最终,皇上为了江山舍弃了他最爱的女人。

    苏致武永远也忘不了羽林军手执长刀砍向如歌时,如歌那令人惊恐的样貌。她的双眼突然变成红色,十指的指甲也变得老长,乌黑的秀发也变成白色,更可怕的是突然显露的九条白色长尾正在空中不停摆动。

    如歌皇后隐藏多年的人身份便这样无情地被展露在世人面前。纵使苏致武身经百战,却也从未见过只在传说古籍中才记录过的九尾狐妖。原本对于如歌的同情也悉数转化为前所未有的恐惧。

    于是,在离国国师季北渊同如歌斗法之时,苏致武找准时机又快又准地将皇上先前让他保管桃木匕首刺进了如歌的身体。而原本凶狠异常的如歌就像瞬间中了迷药一般没了力气。接着苏致武又朝如歌的身体刺了一下,这一次却是正正中中地刺进了如歌的心脏。

    只见如歌突然面如死灰,身体也像烧着了一般化成金红色的灰烬,一点一点地消失在他们面前。苏致武到现在还记得如歌临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慕宗旻,我恨你!”

    那一夜,他遵从皇上的旨意事先就给参与此事的羽林军下了毒,眼见着那些士兵难以置信地望着他,口吐鲜血,带着怀疑和遗憾倒在了他的面前。

    苏致武将那夜之事原原本本告诉了苏凰,只是隐藏了如歌并非常人的事实。

    苏凰拖着瑟瑟发抖的身躯,走在回王府的路上,舌尖触及的尽是泪水的腥咸。

    她努力尝试还原爹爹对当年那事的描述,脑海中闪现的尽是浸透到心底的血腥,越回想便越心痛。

    她的父亲,她引以为傲,居功至伟的生父,不仅杀了皇后,又还毒杀了涉事的羽林军和倚霞殿的宫人,一共三百多条鲜活的人命,就是为了保住皇上的皇位。

    王府门前,三驾马车已经停好,车上已经放好出行必备的干粮、衣物,准备去拜祭的宫人们也已经准备就绪。

    慕夕泽将头发束起来,穿了件很正式的黑色长袍缓缓走过来,旁边陪伴的还是他的侧妃周小媚,不过小媚也换上了件很素雅的衣服,连头上的头饰也全部撤掉。

    正当苏凰神情恍惚间,慕夕泽突然开了口:“快上马车吧,要是再磨蹭一会,我们就得在野外过夜了。”

    这时却见一位穿着华丽道服模样的人带着两个道童风尘仆仆赶来,慕夕泽也不说话,只是用手指了指身后的马车示意他们上去坐下。

    苏凰和周小媚同坐一车,慕夕泽却没坐马车,而是同随行侍卫一起骑马而行。

    许是心中谜团得以解开,苏凰竟对慕夕泽产生愧疚之意,之前他对自己的无情无义倒也可以欣然接受了。

    这样静静地坐了一会儿,周小媚忍不住开了口:“苏姐姐平日里都不说话的吗?”

    苏凰被她这一问问回了神,接着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是尴尬地笑了笑。

    “苏姐姐定是觉得我是个大恶人对不对,人前人后和王爷亲昵,让姐姐难堪。”

    周小媚笑了笑继续道:“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王爷这些风流的举动都是做给外人看的,对了,好像也是特意做给你看的。不过呢,你也用不着整日吃醋忧心,因为啊,”

    周小媚突然把嘴凑到苏凰耳边,“王爷到现在还是个处男!”

    苏凰只觉得自己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不自在地说道:“你同我说这些做什么?”

    “当然是希望你找准机会把你夫君抢到你手里啊!”

    接着周小媚语重心长地说:“王爷对我有救命之恩,我希望他能有个好归宿,难得有个这么好的女孩爱他。我是真心希望你们能过得好!”

    苏凰满是疑惑地望着她,周小媚似乎看出了苏凰的疑惑。

    “我能成为王爷侧妃不过是王爷想要保住我一条性命,王爷那样的男人不是我能承受的。”

    出了城,马车驾得很快,可是还没有赶在天黑之前到达离青溟山最近的驿站,真如慕夕泽所言,今夜大家要在野外过夜了。

    下人们生了火,做好了食物恭敬地拿给苏凰吃。吃过晚饭,苏凰也从车上下来活动活动筋骨,刚准备朝慕夕泽那个方向走去,却被周小媚一把拉过来。

    “那是我们大离国的国师,据说是会法术的,别离他太近,不好!”

    慕夕泽好像看到这边发生的事,径直走来,带了块刚烤好的渗着油脂的野鸡,递给周小媚,神情却十分严肃。

    “小媚,帮我看好苏凰,别让她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