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干坏事就会被带走

第1章 干坏事就会被带走

西城区是个神奇的地方,住户稀少,红灯区却异常热闹。

    一些废旧工厂挨着城市边界,工厂前面往市区方向是成排的仓库,有些是企业的,有些是个人的,看守规格大同小异。

    红灯区就在仓库边界更往城区中心的位置,环抱状向市区开放。

    成群的姑娘半露着胸脯和大腿,浓妆艳抹,NPC一般伫立在固定的位置,等待生意上门。

    郝可爱骑着电驴子载着醉醺醺的陈三尺,穿过姑娘们,留下一路口哨声和郝可爱控制不住的口水沫子。

    ……

    电驴子上的这两位,是城市里典型的废柴。

    打记事开始就粘在一起,成长在某个未知星球城市的非法地带。

    俩人在那样的环境下一路摸爬滚打的长大,练就了一身板门撬锁、溜门打洞的本事,基本生活全靠偷鸡摸狗维持。

    这对组合给自己起了个“雅号”叫“江洋大盗”,结果招牌还没打出去,陈三尺找到个女人,就单飞了。

    组合因此闲了两年。

    今晚,陈三尺被甩,郝可爱一心想重出江湖,把喝的五迷三道的陈三尺架上电驴子,用大屁股一顶,前往传说中有名的“好货”仓库,准备干他一票大的。

    两个人把电驴子停在一个没有监控的胡同里,罩上头套,摸到仓库附近。顺手从路边捡了块石头,抡圆了膀子扔出去,砸碎了仓库门口唯一一个监控摄像头。

    竟然一个看守都没有。

    郝可爱明目张胆的扛着老虎钳朝门口晃悠,两下破了门锁,跟回自己家似的,推门就进。

    陈三尺一路上被郝可爱的巨臀压着,此刻正严重的反胃,硬打了几个嗝,脚下打晃,走了个“S”型路线,也跟着进去了。

    站在门口掏出狼眼手电往里一照,光束里都是一些灰尘颗粒,空气中一股霉味,也不知道多久没打开了。

    陈三尺恍惚觉得,这个仓库他曾经来过,但是记忆却很肯定的告诉自己,这是错觉。

    同时,隐约有种不详的预感,看这积灰程度,明显很久没有人进来过了。连同行都放弃了的地方,还能有什么“好东西”?

    果然胖子就是不靠谱。

    俩人逛街似的兜了一圈,只看了一些废铜烂铁和破纸箱子。郝可爱不由的火大,抖动满身的肥肉,抬脚就撂倒了一摞纸箱子。偏巧有一个纹丝不动,封的严严实实,似乎里面塞满了什么东西。

    胖子一激动,脑子里全是感叹号,朝箱子就扑了过去,跟扒姑娘似的,三下五除二就把箱子拆开了。

    拆开的瞬间,一股奇怪的味道扑面而来。

    郝可爱抬手在鼻子前扇了扇,伸头往里一看,转头就吐了一口:“呸!真晦气!”

    陈三尺也过去瞅了一眼,只见箱子里一台老式的录像机,还有一堆录像带,塑料盒子装胶片的那种。

    他俩之所以认识这玩意儿,完全是因为小时候不务正业,去到放着少儿不宜的片子的录像厅,几个硬币就能躲小黑屋爽一下午。

    现在网络这么发达,这堆东西还不如装它们的纸箱子值钱,属于扔垃圾桶都嫌占地方的物件儿。

    郝可爱眼珠子都快冒火了:“什么破小道消息,让爷白跑一趟!两年没在江湖飘,飘了就挨刀。下面的兔崽子们都反了天了,居然卖给我假消息!”

    陈三尺倒是没多大反应,把头套一摘,收了手电筒就想出去。

    “把这玩意儿装起来,带走!”郝可爱忿忿的指着箱子里的录像带。

    “带它干什么?”

    “贼不走空!这里面说不定还有啥黄色小片,这叫重温童年的记忆,爷需要慰藉!”

    陈三尺看着郝可爱一本正经的样子,知道他不是开玩笑,叹了一口气,用麻袋把录像带装好,背了出去。

    ……

    俩人回到陈三尺的住所打算看录像带。

    这地方是陈三尺的感伤之地,郝可爱没空搭理发小是否伤春悲秋,找到插线板,连接好录像机和电视,随便挑了一盘带子塞了进去。

    然后往地板上一躺,一双聚光的小眼睛盯着电视机,满是期待。

    一片雪花点之后,图像出现。

    画面上一堆蚂蚁聚集在原地绕圈,几百只蚂蚁形成一只圆环,像是人造卫星拍摄云图上的台风眼,周围并没有任何食物或者其他东西。这群蚂蚁像是中邪一样,没有丝毫停下来的迹象。

    “什么鬼?动物世界?”

    郝可爱皱着眉头按了快进键,整卷带子都是蚂蚁在绕圈,甚至中间下了一场雨都没有停下来。一直到最后,蚂蚁们看起来很虚弱,已经处于濒死状态。

    陈三尺知道这种现象,叫做“蚂蚁的死亡漩涡”。

    这是一些行军蚁,由一只领头蚁带领,领头蚁分泌踪迹费洛蒙,让其他行军蚁用嗅觉跟随;一但领头蚁失去方向,导致踪迹费洛蒙出现混乱,就会令整团行军蚁迷路,持续转圈最后因体力耗尽而死。

    这种现象难以解释,同时也可遇不可求。

    此时的郝可爱已经抽出带子,换了一盘塞了进去。

    这盘带子的内容是一条蛇咬住自己的尾巴,在地上慢慢的转着圈子。它似乎想吞掉自己,下颚在一点点的蠕动,蛇身却没有丝毫缩短。

    按下快进键,不出所料,整盘带子都是这条咬着自己尾巴的蛇。

    “这都什么玩意儿乱七八糟的?动物世界的中邪现象?!”郝可爱愤怒的说。

    陈三尺看着画面里的蛇,下意识的想起一个名词——“衔尾蛇”。

    衔尾蛇实际上是一种流传至今的文化符号,并不是某种生物现象。这个符号其实具有多重意义,而最主要的意义来源于其外表形态。蛇不断吞噬的自己的尾巴,是一种构建与破坏的往复,生存和死亡的交替,寓意着一种宇宙循环观。

    就像是传说中的不死鸟,在烈火中重生,实际上是一种无限循环的概念,也是一种自我参照。没有外部的力量的干预,这种循环将永不停止。

    郝可爱已经气的整张肥脸都在抖,童年没回忆成,慰藉也没有了。他挪动着丰腴过度的屁股从地板上爬起来,转身就往外走。

    “干嘛去?”陈三尺回过神来,追问了一句。

    “今天太不顺了,气的爷火大,找个妞泄泄火。”话音没落,门口的电驴子就叫了起来,那胖子已经一骑绝尘而去了。

    陈三尺看着地上乱七八糟的录像带出神,鬼使神差般又拿起了一盘,塞进了录像机。

    机器在运转,电视机里一片雪花点。

    正当陈三尺以为这是一盘空带子时,屏幕上忽然有什么一闪而过,同时寂静的房间里传来一阵呓语,反反复复的重复两个字:

    “循环、循环、循环……”

    陈三尺一个激灵,酒醒了一半。死死的盯住电视机屏幕,呓语戛然而止,雪花点消失,有画面出现。

    似乎是夜视监控下的一栋建筑内部,俯视视角,整个画面呈现诡异的黑白色。

    镜头卡在一处走廊拐角,面前一堵砖墙,没有任何粉饰,能想象出墙面砖红的颜色,像是干涸的血迹。表面有些野兽般的抓痕。视线存在死角,无法向前延伸。

    这种角度盯久了,会莫名生出恐惧,源于视线受阻后衍生出来的未知,总有种什么东西要蹿出来的感觉。

    陈三尺咽了口口水,伸手按了快进。

    时间数字飞快的跳到五分钟以后,画面一变,是一座向上的楼梯。扶手是粗糙的建筑钢筋,台阶上的水泥中裸露出钢板,一滩滩不规则的墨色痕迹,以喷溅的形式存在于楼梯和侧面的墙面上。

    陈三尺吸了一口凉气,突然觉得房间的温度有点低。

    快进继续,画面也在切换,都是不同视角下的建筑内部,每一个都有无法说明诡异之处。

    带子的最后,镜头拍摄到一间房间,里面竖着些黑色的影子。镜头拉近,影子逐渐清晰,居然是一个个浑身赤裸的人,低着头,一动不动,背对着镜头围成一个圆圈,像是某种骇人的祭祀仪式。

    陈三尺感觉一股凉气顺着脊椎骨向上爬,不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正要伸手关了录像机,突然发现画面上被围起来的圆圈中间,有一个淡蓝色的光点,在以极低的频率闪烁。

    这是黑白画面中唯一一处色彩。

    陈三尺盯着那个光点,忽然感觉一阵眩晕。

    ……

    如果从俯视的视角偷窥这间屋子,此时此刻只能看见一道刺眼的蓝光,电视机像是羊癫疯发作一般剧烈的抖动。

    片刻之后,万籁俱寂。

    连人都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