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猜猜你在哪?

第2章 猜猜你在哪?

郝可爱骑着电驴子在外面逛了一圈,一路上遇到的夜间工作者一听说他兜里比脸上还干净,没一个愿意上车。

    眼瞅着汽油见底,心想这年头果然真爱难求,不如回家算了,到门口才发现背包落在陈三尺家了,房门钥匙就在背包里。

    虽说自己住的地方门板就是个摆设,轻易一脚就能踹得开。但是摆在那总归是个心理安慰,郝可爱实在不忍心上脚去踹,在家门口停好电驴子,溜溜达达就往陈三尺家走。

    在陈三尺门口拍了半天门板,雪姨的架势都拿出来了,里面竟然一点声都没有。郝可爱心里觉得奇怪,犹豫了一秒,心说反正不是自己家门,抬起脚就往门板上招呼了一下子。

    非法地带连房子都是纸糊的,有点风暴能倒成多米诺骨牌,更别说门板了,换个老太太来用点劲都能整开。郝可爱这一下子,直接把门从门框上踹了下来。

    “咣当”一声巨响,有邻居开了电灯,骂了声娘,开窗伸头一看是隔壁街那位凶神恶煞的胖子,立马闭了嘴,又把头缩回去了。

    郝可爱扇了扇扬起来的灰,抬脚往里走,一眼看见电视机还开着,录像机也在工作,屏幕上一片雪花点。屋子里没开电灯,只有电视机屏幕散发着幽幽的白光。

    自己的背包好好的躺在地板上,到处也不见陈三尺的人影。

    出去了?

    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凌晨三点,万籁俱寂的时刻。

    那小子会去哪?难道也找妞发泄去了?

    郝可爱挠了挠肚皮,拎起背包,把门板扶起来,像个挡板一样虚掩着门框,转身走了。

    ……

    陈三尺是被天花板上滴下来的水珠砸醒的。弄在脸上,一股冰凉的寒意。

    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脸朝下倒在地面上,周遭一片昏暗。环境温度很低,身下一片冰凉的麻木感。

    空气中一股说不出的味道,像是某种巨型动物死在了周围,尸体在细菌的作用下开始发酵。

    鼻腔里满是灰尘,陈三尺呛咳了一声,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浑身酸痛,像是被丢进洗衣机搅了一千个来回。

    陈三尺晃动了一下脖子,松了松肩膀,拍打了一下身上的灰尘。脑子开始陷入当机状态。

    记忆里最后一个画面是坐在自家的地板上,看着跟郝可爱一起偷来的录像带。记得那胖子十分失望,气鼓鼓的走了,自己又继续往下看了一盘……

    然后就睡着了吗?心说果然是酒还没醒。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劲,自家地板明明没这么多灰尘。

    心想着,手往口袋里摸去,里面放着郝可爱的狼眼手电,他还没来及还。点亮手电,往周围照去。

    手电光束里满是静静飘荡的灰尘颗粒,随着人的动作,水波似的扩散开去。

    随着手电光照射的范围扩大,陈三尺不由得一愣。

    这不是自己家!这是哪?

    自己所在的位置是一个昏暗的封闭房间,房间结构简单,范围不大。

    四周是简单的砖墙,没有任何粉饰,砖块本身的颜色经过时间的推移,显现出干涸血迹一般的暗红色;整个房间没有一扇窗户,只有一扇老旧的木门。

    自己像个破布娃娃一样被甩在房屋正中间,背对着门,仿佛抛尸荒野,周围一个活物都没有。

    就在他的左手边,有什么东西散发着幽幽的蓝光,那是唯一的光源。

    陈三尺用手电去照,发现那蓝光来自一只闹钟,是上面的液晶数字散发着淡蓝色的幽光,冷色调,氤氲在周遭充满灰尘的空气中,有一丝说不出的诡异。

    闹钟摆在一张书桌上,靠着书桌的是几个破旧的纸箱子,全部积满了灰尘,手指摸上去能写字的那种。

    陈三尺朝书桌走去,他注意到地面上的灰尘也很厚,每走一步,一个清晰的脚印就会出现。

    走到书桌边,先拿起闹钟看了看,注意到上面的数字是“02:00:00”,只有中间的符号在跳动,两边的数字却没有任何变化。

    将闹钟放下,拉开桌子的抽屉。一只手表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造型有点古怪,像是老式的电子表,但液晶屏幕已经不亮了,侧面的按钮按一下,却有类似于手电筒般的光芒射出来。

    在一处奇怪的地方,多一个光源总不是坏事。

    他抖抖手表上的灰尘,将其戴在了手腕上。

    戴好的一瞬间,仿佛激活了什么开关,手表的液晶屏幕忽然亮起来,上面出现数字“0”,同时桌角的闹钟突然开始工作,“02:00:00”变成“01:59:59”,末尾的数字还在不断减少,似乎是在倒计时。

    陈三尺的视线在手表和闹钟之间摇摆了几个来回,摘下手表仔细看了一圈,屏幕上的数字没变,闹钟上的倒计时还在继续。

    他微微皱起了眉头。

    陈三尺脑回路跟多数人不一样,面对眼前的处境本能的反应不是大喊“有没有人?”,而是承认自己的被动地位,并尽可能将被动变成主动。

    他并不是胆小怕事的人,相反在以往很多跟着郝可爱一起偷鸡摸狗的经历里,他是胆子大的那一个,很少因为害怕什么事情而往后缩。并且跟那胖子耍机灵蛮干的性子不同,陈三尺常常有意无意的喜欢用脑子。在他唯物主义的世界观里,没有什么是用脑子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有,那就说明脑子没用到位。

    当然,智商实在不够的情况不再讨论范围,毕竟他活了这么大年纪,还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然而眼前的情景显然出乎他的意料。

    陈三尺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把剩下的抽屉和几个纸箱子翻了个遍,再没有找到任何东西。拿着狼眼手电又在房间里扫了一圈,觉得自己的信息收集度还不够,完全不能解释当下的处境。

    首先要做的事情,应该是解决自己到底在哪这个问题。

    既然这间房间没有任何收获,陈三尺决定出去看看。

    他仔细观察了门,门没有上锁,构造十分简单。拉住把手往下压,有清晰的锁扣弹开的声音。

    门外是完全未知的世界。

    拉开门的一瞬间,陈三尺背靠着门板,做好防御准备,先将手电光晃了出去。

    外面一点声音都没有。

    等了一会儿,他从门后探出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