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这是一个游戏

第4章 这是一个游戏

抛开一切未知的因素不去考虑,只分析看得见的信息。

    闹钟是一台倒计时装置,手表是计数器,而这间屋子,每次晕厥过后就会回来,相当于游戏的“复活重生点”。

    时间只有两个小时,某些因素影响下,比如倒计时时间结束(只是推测),或者碰了不该碰的东西(窗外的白光,应该就是“不该碰的东西”),自己会被一股“神秘力量”带回到“复活重生点”。

    除了自己之外,没遇见其他人。

    很多事情无法解释,但是如果把无法解释的事情都看做是一种已经存在的设定。

    那么综合以上分析,这样看来,这似乎是个单机游戏。

    陈三尺玩过不少单机游戏,特别是解谜类型的,一项是他的最爱。

    游戏的主角常常上来就安置在一个陌生环境里,需要寻找到足够线索才能逃出生天,没人来解释前因后果,只需按照任务提示一步步做就可以了。

    想想跟自己的情况还真是很像。

    是游戏,就有完成的途径,要么是找到正确的出路(打破玻璃逃跑显然不行),要么是完成被授予的任务。

    至于任务应该如何领取,外面应该会有提示。

    除非把自己弄来的人变态,否则只要游戏完成,他就应该会得到自由。

    陈三尺转了转脖子,从地上站了起来。

    回想刚才,被自己破坏的格子窗上还保留着那个洞口。看来只有自己是“复活重生”的,其他的东西并不会被重置。

    这说明自己其实可以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外面误打误撞,像是不断重启同一天刷着自己的技能值,早晚会爆表——不断利用着两个小时四处破坏,早晚找的到出路。

    话是这么说,但如果自己决定就待在这屋里子哪也不去,会怎么样?

    陈三尺找到一处相对舒适的地方,坐了下来,眼睛盯着闹钟,决定就这样耗过两个小时。

    在一间昏暗的房间里什么都不做,人很容易松懈下来,松懈了就会犯困。陈三尺索性原地练起了囚徒健身,拉筋之后就地做起了俯卧撑、卷腹、深蹲……

    练到倒立的时候,注意到闹钟上的数字已经变成:00:10:59,他松懈下来,调整呼吸,做了会儿瑜伽。不紧不慢的看着闹钟上的数字全部变为“0”。

    出乎他意料的是,手表上的数字变成了“3”,但是闹钟没有丝毫停顿的迹象,又一次从“02:00:00”开始。

    陈三尺以下犬式的姿势看着腕上的手表,突然一个激灵:手表的液晶屏无法容纳下两位数,那么也就是说,他最多只有10次机会。

    现在三次机会已经用完了,如果所有机会全部用尽,会变成什么样子?

    事情有点大条。

    陈三尺飞快停止动作,开门就出去了。

    这一次,他打算研究一下外面那个暗影。

    陈三尺从小房间门口的位置朝那处暗影摸过去,等站到那东西面前时,心里忽然产生一丝异样。

    他点亮狼眼手电,往正前方照去。

    那是一处走廊的入口。

    光束往前延伸了一段距离,然后停在一处砖墙之上。往两边晃了晃手电光,能感觉左侧有继续延伸的通路,但是光线无法拐弯,视线也受阻,难以看个究竟。

    引起他注意的不是走廊的延伸方向,而是正前方那堵砖墙,墙壁表面有些野兽般的抓痕。

    抓痕的纵横方向,似乎在哪里见过,就在不久之前……

    是那盘录像带!

    陈三尺猛地回头看了一眼。

    他的斜后方,离地两米多高的位置,安装着一台监控探头。指示灯已经不亮了,上面蒙满了灰尘。

    这一眼,让他的头皮都炸了起来。

    原来录像带里的监控视角是这么来的!

    自己竟然在录像带里!

    怎么会在录像带里!

    陈三尺背抵着墙,感觉一股寒意从脚底板一直窜到天灵盖,他张着嘴像鱼一样大口调整着呼吸,许久,直到有些缺氧,才停了下来。

    怎么来的先不去管,现在的关键是怎么出去。

    他闭起眼睛,脑海里努力回忆带子里的内容,都是一些零散的片段,没办法形成立体的图像。但他记得那盘带子的重点,最后一个画面,那个诡异至极的“祭祀”,还有那个淡蓝色的光点。

    那个光点,应该就是关键。

    但是围着的那一圈到底是什么东西?会不会对自己造成伤害?

    而且,如果死在录像带里,现实中的自己还存在吗?

    陈三尺咬了咬牙,抛开像炸了蜂巢一样,不断涌现的乱七八糟的想法。去到先前被自己打破的格子窗前,掰下来一片锋利的碎玻璃,撕下一截衣服包好,握在手上勉强算是一件防身的武器。

    定了定神,才向走廊里走去。

    砖墙上的抓痕十分醒目,能感受到那种力道,如果抓在人身上,一定开膛破肚。庆幸的是痕迹看起来有些年月了,无论它是怎么产生的,现在应该都不具有危险性。

    陈三尺想到这里,稍微放松了一下紧绷的神经。

    走廊不长,很快走到左侧拐角的位置,手电晃出去,能看到那里通向另外一个房间,墙壁上也镶嵌着巨大的格子窗,离地的距离稍近一些。房间里最引人注目的东西是一处向上的楼梯。

    看来这里就是录像带里第二个画面了。

    如此说来,录像带应该是按照行进路线的顺序播放的。

    以喷溅的形式存在于楼梯和侧面的墙面上的一滩滩不规则痕迹,录像带里是墨色的,但实际上,在狼眼手电的照射下,它们是暗红的,是干涸的血迹。

    不知是什么生物的,单看这出血量,应该凶多吉少。

    陈三尺上了楼梯继续往前走,一路上经过录像里拍摄的地点,除了各式各样的诡异之处,并没有其他危险。看来没拍到的应该就不存在,自己需要防备的只是最后关卡里那一圈诡异的“人”。

    为了节省时间,他已经不再东张西望的往两边看了。但穿过第四个房间的时候,却突然停了下来。

    这种止步属于主动形式下的被动状态,陈三尺眼角余光发现了一丝不对劲。

    录像带里这个房间是有窗户的,并且角落放着一只巨大的标本罐,自身带有辨不出颜色的微光,里面漂浮着一个模糊的影子。

    而现在,取代窗户位置的是一堆杂物,那个模糊的影子不见了。

    手电光之下,周遭环境一览无余,并没有其他异常之处。

    陈三尺拧着眉头打算继续往前走,忽然脖子上一点凉意。

    抬头一看,一只巨大的脸从天花板上垂了下来。

    那张脸上看不清五官,只有一张巨大无比的嘴,割裂了整张脸,仿佛是裂口女,舌头向外伸着,有口水滴下来,正砸在自己的脸上。

    一阵让人窒息的恶臭。

    电光火石之间,他条件反射似的抬手将碎玻璃插在那东西脸上,那东西吃痛一声怪叫,缩进天花板。陈三尺就地一个滚翻,躲开刚才的位置。

    下个瞬间,天花板一阵响动,那东西好像踩断了管线,重重的跌下来,摔到杂物堆里,不见了。

    杂物堆一倒,一扇窗户露了出来,散发着幽幽的白光。

    陈三尺的心跳的好似擂鼓一样,连忙拿着手电照过去。没过几秒,那里一阵响动,怪物芙蓉出水一般冲开杂物,嘶吼着朝他扑来。

    借着手电光能看见那东西是个人形,但相对而言更加高大,暗紫色的皮肤紧绷成半透明状,被光束照到的地方有细微的烟雾升腾,能看见皮下流动的血管。周身没有毛发,嘴巴奇大,看不见眼睛,速度奇快。

    眨眼之间,怪物已经冲到自己眼前。

    陈三尺早在怪物冲出来的一瞬间就开始发足狂奔,奔向那扇窗户,发了狠劲儿,一拳打碎了玻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