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初来乍到

第一章初来乍到

清晨的雾霭刚刚散去,袅袅炊烟就在各家的屋顶上缓缓升起。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蜿蜒在村中流过,给空气带来了一丝宜人的湿润。乡村之地习惯早起,此时已经人声喧哗,各自忙碌了起来。

    卫含芳站在门前,明亮的双眸,显出有些懵懂的目光,打量着眼前这个陌生的世界。几间破烂不堪,一无所有的低矮房子,圈起来的不大小院,就是她这一世的新家。目力所及,周围的几家房屋都比这强得多,这个家可真的穷到骨头里了。

    本来觉得自己就够倒霉的,刚刚拿到了中医学的博士毕业证,满怀喜悦地去新公司报到,以为,那在孤儿院生活的不幸童年,这下能终于结束,开始新的一页了,没想到,猝不及防,又被飞驰而来的汽车撞得魂飞魄散~~

    可是后面中得奖更大,让她穿到这样一个穷家!是个小村子也就罢了,乡下空气新鲜,还能吃到有机食品,这倒是卫含芳一直向往的生活。但看这境况,只新家的经济状况,着实令人堪忧,真不知这原主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就过到这个地步?

    为了能尽快搞清楚面临的新情况,卫含芳拖着带伤痛的身体,挣扎着下床来到屋外,想多发现些什么。

    门口放着一只破旧的水缸,里面储满了清水,看来是这家里的用水来源了。水缸不大,卫含芳借着水面的倒影,终于看清楚了自身现在的模样:瘦瘦小小的一个女孩,虽说记忆中原主已经十五岁了,可能是因为太穷,发育不良,手臂极为纤细,骨头仿佛一攥就断,她不由得轻轻叹口气,这身子这么虚弱,可是干什么都费劲。必须得先想办法调养强壮了才行!

    不过,这原主长相倒是挺漂亮的,虽然身上穿的是缀着补丁的粗布衣服,可是尖尖的瓜子脸,细长眉目,高高的鼻梁,樱桃小口,一看就是个美人坯子,要是家境好些,换身衣服,准是个大美女。

    卫含芳不由得想,真是可惜了原主这么好的容貌了,不过,既然现在这具身躯已经换上了新的灵魂,她绝对有信心凭自己的力量,把这生活条件彻底改变!

    毕竟身上有伤,刚站了这么一会儿,就觉得脚下发软,头一阵阵的剧痛,她深吸了一口气,就尽力在头脑中搜寻着原主的记忆,看能不能想起些什么。

    还好,总算还都存在!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居然这么巧,原主竟然和自己同名同姓,也叫卫含芳!

    这下好了,不用担心有人叫自己时反应不过来了。卫含芳苦笑了一下,谁知这一笑不要紧,太阳穴就又跳动着疼了起来,她不由得将手紧按在上面。

    “二妹,你怎么出来了?你身子还没好利落,还不赶紧上床躺着?”一个鹅蛋脸面,眉清目秀,一看就十分温和可亲的女孩走进了院里,一见她这样,就着急地说。

    这是大姐卫含娟,十八岁了,细软的声音叫人一听就生出好感。还没等自己答话,卫含娟就又焦急地走上前来拉起她的手:“还不赶快进屋去?一会儿让娘看见了,又该着急了。”

    “大姐,我没事,”含芳虽然口中这么说着,还是拗不过,跟着走进屋里:“娘到哪里去了?怎么一早上也没看见她?”

    “是啊,”卫含娟的语气中也满是担心:“爹下地去后,娘说要到老宅那里给你换几个鸡蛋,可是这么半天了,还没回来~~”显得忧心忡忡。

    卫含芳知道,这话中的老宅,指的是原主的爷爷奶奶——卫老太爷和卫老太太的住处,这两老平时就不好对付,再加上三婶、五婶……那么多的人虎视眈眈,只怕娘这一去,又要有麻烦?

    “二姐,二姐!你好了?刚才看你出来了,是不是没事了?”一阵孩童的喧嚷声传过来,紧接着,就看见两个小男孩气喘吁吁地跑进来,直扑到卫含芳身边去,一边一个,拉着她的手臂,睁大眼睛,询问似的望着她。

    这是大弟卫含冠和二弟卫含光,含冠才十岁,含光才七岁,都还是天真懵懂的时候。却跟这个二姐分外亲近,此时紧紧地拉着她,好像怕她一眨眼就消失了一般。

    卫含娟低下头,怜爱地看着这两个孩子,那童稚无邪的目光,让人心底一软,像要化了似的:“二姐没事了,你们看,这不是已经全好了吗?”

    “太好了!”两个男孩发出一阵欢呼:“刚才二房的大娘还说,二姐病重,好不了了~~”

    “二弟!”还没等说完,卫含娟就厌恶地制止住了他:“和你说过多少次了,那二房大娘胡言乱语,也能听?偏你还要回来学!”

    卫含光自悔失言,吐了吐舌头,带着歉意看看两个姐姐,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凭原主的记忆,卫含芳知道他说的大娘指的是卫家二房的长媳,成氏。

    那成氏一贯是个不安分,爱嚼舌根的,本来就和自家不睦,这回准是又幸灾乐锅了。

    也难怪大姐听了生气。卫家虽然是个普通乡村人家,人口却不少,卫老太爷兄弟两人,长房三子,二房三子一女,多数都已经成家,每家也都有了好几个孩子,算起来,这卫氏家族上上下下,也有好几十口人。

    虽说长房和二房早些年就已经分家,可是男丁仍旧在一起排序,又都在一个村中住着,这矛盾自然也少不了。

    卫老太爷罕言寡语,轻易不出头。卫二太爷和他的兄长却是截然不同,在村中是出了名的为人刻薄,他的长子卫长根,头脑灵活,走乡串巷地做些小生意,因此生计比村中一般人家都要宽裕得多,苛刻性情却也随了父亲。他的媳妇成氏,本来就是个伶牙俐齿,总想占小便宜的,又因为家境好些,就更是不可一世,尤其爱寻长房的事,卫含芳的父母,就首当其冲。

    卫家长房三子,卫伯丁、仲丁、季丁,也只有卫含芳的父亲卫伯丁性情厚道,加上妻子何氏也是个心肠软的人,因此两人在家里出力最多,吃亏也是最多,这么多年来,一家人没少受委屈,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所以这个家才变成这个样子……

    许多的记忆在头脑中乱哄哄的来去,卫含芳忍受着头上的丝丝痛楚,暗暗攥紧了拳头:从此之后,她绝不能容许任何人欺负自家!

    没等整理完思绪,就听卫含娟又说:“你们两个在这里好好守着你二姐,我去看看娘怎么还没回来?娘的身子也才刚好呢,要是有个什么~~”

    剩下的话,终究没说出口,就见卫含娟咬了咬嘴唇,急匆匆向外面走去。

    卫含芳急忙在后面叫:“大姐,我也和你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