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老虎姜

第二章老虎姜

卫含芳的新家所在,是大耀国中奉州,算是国中的重要州城。这个小乡村,就是州城下面的恒县安江村。卫家世世代代都住在这里。含芳的娘何氏,因为多年积劳成疾,太过虚弱,得了血瘀的毛病,前几天,终于支撑不住,一头躺倒,可惜家里没有钱,吃不起好药,眼看越来越重。后来听说一个偏方,用三七煮水,能有效果,原主也是个孝顺孩子,知道村里的后山上有,天不明就偷着上山采药去了,结果回来的路上,就遇见了成氏的闺女卫小娇。

    这卫小娇和她娘一样,一贯是个不安分的,她本来就嫉妒卫含芳比她生的漂亮,憋着一股气,但凡含芳有点什么好东西,总要抢过去才甘心。这回怎么能轻易放她走?

    自然是一番冷嘲热讽,原主是个性情极为老实的,根本不是对手,那卫小娇越发得意,上来就又要抢她手上的三七。

    这可是好容易挖来的,给娘治病的药,原主纵然软弱,也死死的护住。惹得卫小娇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上去就狠劲推了一把,那瘦弱的身板,哪能经得住这狠手?

    一个踉跄,狠狠撞到后面一棵老树上,这下,可不光是跌倒了,脑后划破的一道长长口子,血津津地流出来,当场就人事不知了。

    卫小娇也知道自己闯了大祸,早一溜烟没影了。幸亏这时邻居李家的儿子李若亭恰巧路过这里,急忙喊了人来,原主虚弱的身子,却早就抢救不过来了。

    清醒过来的卫含芳,灵魂却已经是另一个人,醒来后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娘亲何氏心疼的哭腔:“芳丫头啊!可算是醒了!你不知爹娘多担心~~采的三七你还一直紧紧护在怀里,这傻孩子!”

    “是啊,芳丫头,那三七都煎了药给你娘喝了,你娘好多了,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了?”是爹的声音。

    卫含芳从这陌生的环境中还没有反应过来,自然是什么都答不上来,只是觉得浑身一点儿力气都没有,她软软地又闭上了眼睛,想好好清醒清醒。

    “爹,娘,我看二妹身子还是不行,让她好好地睡一会儿吧,我们先出去,一会儿再进来。”是卫含娟的声音。

    “好~~吧~~”是一个中年女声,带着不放心的语气。卫含芳想睁开眼睛说些什么,却觉得眼皮沉重,抬也抬不起来,不知不觉,就又睡着了。

    待到今天早上再次醒来,身子还是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但幸亏这几天爹娘一直悉心照料着她,身上的伤口快要愈合,除了虚弱些,总算没有大事了。

    但这时候娘亲却不见了踪影,听大姐刚才所说,卫含芳放心不下,就想随着去上房看个究竟。

    “芳丫头,你好点了没?你看,娘给你寻了好东西回来了!要说今儿真是巧,走了没多远就遇见了,还是芳丫头有福气!娘这就给你弄去~~”没等姐妹俩迈出门,就见一个中年妇人快步走了进来,口中还兴奋地念叨着。

    这就是原主的母亲,何氏了。此时她面色苍白,步履缓慢,带着大病之后的容色,虽然已经是初秋时分,天气转凉,再加上是清早出去,更是冻的瑟瑟发抖,但神情却是抑制不住的兴奋:“芳丫头,娘终于给你挖到药了!”

    “娘!”几个孩子齐声喊着,声音中都带着心疼和担忧:“您这一大清早上哪里去了?不是说到上房换鸡蛋去么?这怎么又是去挖药了?”

    “没事,没事。”许是身体不行,何氏有些站立不住,坐在了床边:“娘那么说是怕你们担心,不让娘去。可是芳丫头这个身子,非得这老虎姜能补养补养不可。家里也没什么别的好东西,娘想着,上山去找些老虎姜回来,给芳丫头弄了吃~~”

    “娘,我已经好了,您身子也虚着呢,一个人上山去,叫我们怎么放心得下!”卫含芳不由一阵感动,虽然这个家穷些,可是有这么善良的双亲,也算是一种幸运了。

    “山上的路,走了这么多年了,有什么可担心的?”何氏说得轻描淡写,又笑了:“刚才我回来,先拿这老虎姜去上房,孝敬老太爷老太太,谁知二老今天一点没留,痛痛快快地就让我都拿回来了,说是让芳丫头都吃了呢。”

    “这怎么可能?”含芳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卫家二老平时就不是个大方人,自家的包子爹娘又太老实,所以才被欺负这么多年,可是爷奶这回怎么变得这么大方了?难道太阳还能从西边出来?

    “大概是看芳丫头前几天病的太重,上房一个钱的药费也没拿,咱们自己好容易弄了点东西,不忍扣下吧。”听得出来,何氏是一肚子无奈。

    说到这里,何氏已经起身就要去弄药:“娘这就找点糖,给你煮了,多喝点,身子才好的快。”

    “娘,您别忙了,先歇会儿吧,这点事儿就让我来。”卫含娟连忙阻止住何氏,伸手将那纸包接过来。

    老虎姜?这是什么东西?听上去应该是一种特别补养的东西。卫含芳前世本就是学中医的,出于专业本能,对于这些植物、中药,一听就感觉特别亲切,加上这陌生的名字,更是分外好奇,不由自主地就上前想要看个究竟。

    卫含娟不知她的意思,就将纸包打开:“二妹,你看,你还真有福气呢,这老虎姜虽说咱们这地方有,可是也稀少的很,以前就听娘说,得深入山里去采,都难得采到,没想到,今天娘还弄了这么些回来。这下可好了,听说这老虎姜煮了水,喝下去最补了。”语气中带着格外的兴奋。

    这到底是什么宝贝,乡村里的人这么看重?卫含芳凑到跟前仔细一瞧,嗬,这不就是后世的黄精吗?

    原来黄精还有这个名字,在这里俗称老虎姜啊?卫含芳看着这一根根的黄精,一时有些愣神儿。

    何氏见她这样子,还以为是她没见过,不认识,遂笑着说:“芳丫头还是第一次看见呢,你瞧,都呆了。好了,一会儿你大姐熬好了汤,你多喝点,身子就恢复得快了。”

    “娘也虚着呢,这东西既然这么好,该给娘补养补养才是,我年轻,没事儿。”卫含芳知道,黄精也是一种极为补益的食材,又能入药,也就难怪在这穷山村里,大家都拿它当作珍贵的营养品。只是刚才照大姐那么说,这黄精在此处也是稀缺,何氏弄来这些想必也是极不容易,怎么能够忍心自己都吃了呢?

    “哎,你这孩子,娘毕竟是大人了,底子在呢,你正是身子骨儿嫩的时候,落下病根儿了可不行,听话,一会叫你大姐熬好了,都喝下去~~”

    “哟,这是得了什么宝贝了,这么你推我让的?也叫我们开开眼啊?”还没见到人影,就听见一阵大嗓门的女声从门外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