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成氏

第三章成氏

屋里的人,闻声都皱紧了眉头。含芳虽然不确定来的是谁,可是从众人的表情上,也猜出了八九。

    果不其然,紧接着,门上的帘子一动,一个身形魁梧,大圆脸盘的中年妇人,就气势夺人地出现在了眼前。正是卫小娇的娘,成氏。

    一见她进来,何氏首先就下意识地将大女儿挡在了身后,不让来人看见纸包里的东西。那妇人却是眼疾手快,她进屋就飞速扫了一遍,立马发现了那老虎姜,气势汹汹地闯过去,伸手一把拨开何氏,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冷笑:“哟,我说呢,真是得着了好东西了。这不是老虎姜吗?二弟妹,你是从哪里弄来的?居然得到了这么多?可真是了不得啊。”

    手里攥着纸包的卫含娟,这时飞快地将老虎姜包好,紧紧握在手里,眼睛紧紧盯住成氏,生怕一个不注意,东西就被抢了去。

    成氏欺负她们都已经习惯了,此时也毫不放在眼里,反而露出轻蔑的表情:“哼,小丫头片子,连我看上一眼都不愿意么?真是个有娘养没娘教的,你就是这么对待长辈的?纸包纸裹,一句客套话都不会说,哪里来的规矩?这稀罕物儿你们不先献给老人,倒敢自己先吃!”

    卫含娟本就是个老实人,此时再加上担心,只注意看着手上的东西,更是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何氏又是笨嘴拙舌的,因此也说不出强硬的话来,只是委委屈屈地说:“大嫂,回来我就给老太爷老太太拿过去了,二老说了不要,让留给芳丫头吃。”

    从何氏嘴里,成氏什么时候听过反驳的话?今天也没料到她为了女儿,竟然敢不一口应允自己,顿时柳眉倒竖,大声嚷嚷起来:“那你们就该留下?这么好的东西,你们二老不要,你们不该先孝敬二房的二老,还有我们这做伯父伯母的么?就敢自己躲在屋里偷吃!真是无法无天了!还不给我拿来,看你们还敢吃独食!”

    口中这么说着,神态越发的得意洋洋,那手已向老虎姜伸了过去!

    母女两人都惊慌失措,倒是卫含冠,此时一个箭步冲上去,站在成氏的面前:“这是我娘一早上山给二姐挖的,不许你动!”

    “哟,你个小兔崽子,倒敢教训起我来了!你躲开,再敢这么没上没下的,看怎么教训你!”

    “不,你不许过来!”卫含冠毕竟年纪小,尽管死死地挡住纸包,还是被身强力壮的成氏一把扒拉到了一边,一个站不稳,眼看着就要摔倒!

    “哼,就凭你?也想跟我叫板?你还嫩了点!”成氏不屑一顾地向下看了一眼,手已经按在了纸包上。

    说时迟,那时快,卫含芳尽管这半天没说话,却将一切都冷眼看得清清楚楚,就在这伸手的那一瞬间,她一把握住了成氏的胳臂,成氏猝不及防,下意识地回过了头:“你这丫头干什么?你也敢欺负我?还不松开!一群小兔崽子!”

    “你说话放干净些!这也是做长辈的说出来的话吗?”卫含芳前世学过防身术,尽管现在身子还有些虚弱,可是底功还在,手臂虽然纤瘦,却紧紧地钳住了成氏那粗壮的胳臂,看着没多大力气,成氏却怎么也挣脱不动。

    “好啊,你这丫头!你这么攥住我干什么?难道我要抢你们的东西吗?”成氏恼羞成怒,大声喊起来。

    卫含芳却语气平静:“大娘刚才不是说要拿去吗?难道这么一会儿,就忘了?”

    “你!”成氏被她反驳的无话可说,加上身体也被钳制住了,越发气的暴跳如雷:“你这小丫头!耳朵还挺尖!怎么着,我要拿去孝敬几位老人,还错了不成?”

    “大娘刚才不是说,要让我们孝敬你这做伯父伯母的吗?”卫含芳不紧不慢地说着,一双清澈如水的眸子却紧紧盯住了成氏。

    虽然面前站着的,还是那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孩,可今天却不知为何,这目光却看得成氏心里一阵阵发毛,好像能直穿到人的心里,射透一切一样。

    成氏的语气也变得有些慌乱了:“我什么时候说了?我是要拿去孝敬几位老人!”

    “大娘真是好记性,刚说过的话就忘了?”卫含芳冷笑一声,手上却悄悄加了把劲,立刻将那成氏疼的倒吸一口冷气,刚要破口大骂,迎面撞上那凛冽如冰的眸子,不知怎的,就将要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好了,好了,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较真的?”何氏还从来没见过,大嫂被窘的样子,心中不由得暗自解气,不过她平素被欺负惯了,生怕一会儿成氏还有什么把戏,把事情闹大,连忙试图调和:“不过是随口几句话而已,谁能记得那么清楚?”

    “这小丫头,没听见你娘说吗?还不快松开?你还有没有尊长了?”成氏听了这两句,不觉又胆壮了起来,寻思着是不是刚才眼花了,别说这芳丫头平时最好拿捏,就是她爹娘,还不是怎么摆布怎么是?

    “是啊,芳丫头,快。”何氏还心有余悸的,不等成氏说完,就上前主动去拉开女儿的手。

    唉,摊上这样的包子父母,卫含芳只能在心里暗暗叹气。但看看成氏已经有点胆怯了,何况就算松开手,她也不怕成氏还耍什么花样,因此就顺势将手拿开,冷眼站在旁边。

    成氏倒越发相信自己刚才是眼花了,甚至怀疑那疼痛都不是真实的,本来吗,一个弱不禁风,又大病初愈的丫头片子,哪里来的那么大力气?

    但一想今天出师不利,受的这一番窝囊气,成氏更是不依不饶了,她见卫含娟拿着纸包想要离开,却因为自己正巧站在门口而出不去,得意地笑了一声:“怎么?理亏了?做贼心虚?想拿着好东西跑?偷偷昧下?没门!今天看你们敢偷吃?”说着,就向那纸包扑去。

    卫含芳虽然松开了手,却一直提防着,此时站在一边,趁人不备,悄悄伸脚就别了成氏一下,成氏只顾争抢,用力本来猛,一个不稳,人高马大的身躯,砰的一声,结结实实就摔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