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昏倒

第五章昏倒

卫含芳虽然是个乡村姑娘,好在卫伯丁并不重男轻女,又极为看重儿女的学业,曾经将两个女儿也都送去村中学堂念过几年书,因此字是认得的。只不过后来家境实在太穷,再加上两个儿子也到了上学年龄,委实供不起四个孩子念书。因此懂事的姐妹俩都主动提出回家来,帮着母亲操持家务。为了这件事,厚道的卫伯丁一直觉得对不住她们。

    二房的卫小娇,还有二房老四卫长达家的闺女卫小妩,都没有辍学,虽然书念的都比卫含芳差远了,可是现在人前人后,二房就总是一副骄傲的表情,无不表现出自家女儿才貌双全的得意。

    毕竟,卫家二房在村中算的上富户,几个孙女又每日都打扮得花枝招展,再加上又在念书,自然凭空都生出不可一世的感觉来。

    每每看到这些,何氏都忍不住向丈夫念叨:“眼睛都快生到头顶上去了。其实那几个丫头在学堂里也是白读,芳儿说过,头一天念完,第二天就忘了,现在也认不上一百个字,就好像出了个女状元似的。”

    “唉,”老实的卫伯丁只有一声叹息,“谁让咱们没本事,供不起孩子念书呢?其实娟儿和芳儿都是好材料~~”

    他说不下去了,何氏也只有低下头,继续忙活去了。她本来也是个憨厚人,从来不愿意说别人什么,只不过着实是心疼女儿,又看不过二房几家那目空一切的样子,才忍不住抱怨了几句。

    不过,现在的卫含芳也不在乎,横竖上一世学的东西也够用了。只要原主是认字的,她说出自己看到过植物学的书,也就不会为人所奇怪了。

    果然,听了这几句,卫含娟万分惊诧:“还有这样的事?二妹,你的嘴可真严,从来也没听你透露过一丝一毫。那书在哪里啊?拿来给姐也看看。”

    卫含芳早就防着这一着,故意做出惋惜的表情:”大姐,别提了,每次我看完,就又放回原处去,就在我摔倒前几天,我还到那里又去找书呢,却不知怎的,就不见了!”

    “啊?”卫含娟十分心疼,“这么好的书,哪里去了?怎么就没了呢?”

    “说的是啊,我前前后后找了好几遍,可是连影儿都没有了。我想大概是被人拿去了,或者当作废纸撕了用了吧?”卫含芳一脸沮丧。

    小妹是个老实人,从来也不撒谎,因此卫含娟尽管有些惊讶,但是却深信不疑,见如此,也只好说:“算了,没了就没了,也找不回来了。姐只是可惜,这么好的书,姐也能看看就好了。咱们附近山上那么多东西,黄芪,肉桂,蘑菇,车前草,能多了解些,以后也能有用啊。”

    “没事,大姐,你别着急,那本书我看过好几遍,大多数都能记得呢,改天有空,我慢慢告诉你,里面有好多咱们不知道的东西!”卫含芳连忙紧接着说。

    “你都能记住?”二妹聪明她是知道的,可是没想到,居然能看过几遍就记得牢牢的。

    “嗯,”卫含芳不慌不忙,“大姐,你不知道,那本书写的可有意思了,不用特意背,我就能记个八九不离十。我就想着,日后告诉爹娘,给你们个惊喜!”

    “真没看出来,你个小丫头,平时不言不语的,还有这份心思呢。”卫含娟笑起来,“好,以后有时间,你慢慢说给姐听。”

    “一定,一定。”卫含芳笑着,就将手中切好的黄精下到锅中,小火慢煮:“娘真没少弄呢,回头让爹娘都好好补补身子。”

    话还没说完,只听外面一阵着急的喊叫:“大姐,二姐,你们快来啊,不好了,娘又昏倒了!”

    是卫含冠的声音!一听这几句,姐妹俩什么都顾不得了,丢下手上的活计,就向房中奔去!

    卫含冠正哭着伏在母亲身上,不知如何是好,何氏面色苍白,双眼紧闭,一动也不动地躺在地下,凭怎么呼喊,都没有任何反应。

    卫含芳此刻头脑仍旧清醒,毕竟,她懂得一些医学上的知识,抢上前去,屏气凝神,按压住人中穴,目不转睛地盯住,过了半日,才听见何氏发出一声微弱的呻吟。

    众人顿时如释重负,卫含芳也长出了一口气,擦擦额头上的汗珠,才发现自己的衣裳都湿透了。

    “娘,你觉得怎么样?先喝两口热水。大姐,你帮我把娘扶到床上去躺下,慢点,慢点,不能大力移动。”

    “好。”卫含娟此时仓皇失措,已经完全没了主意,只顾着答应着,和弟妹们一起将母亲扶到床上去躺好。

    何氏睁开眼睛,吐字都变得十分艰难:“娘~~没事,你们~~别害怕~~”

    “还说没事呢,刚才都要将我们吓死了。”卫含芳说,“您可不能再这么不拿自己的身子不当一回事了。要是再有这么一回,我们可是也要昏过去了。”

    “是啊,刚才要不是二妹机灵,有法子将您救过来,我们可是真不知道该如何办是好呢。”卫含娟心有余悸。

    “芳丫头,你~~是怎么懂得这些的?居然会救人?”何氏更是糊涂。

    “娘,以后我在跟您细说。”卫含芳顾不得现在解释,“我把老虎姜给您端进来,先喝上。您现在不能多说话,得好好歇着。”说完,也不等娘继续追问,就连忙上厨房将老虎姜水端来。

    何氏端着碗,却不忍心就喝,递到女儿跟前:“芳丫头,你身子也没好利索呢,也得喝点。”说着心疼地抚摸女儿的头:“可怜你从小就瘦,也没吃过什么好东西,都怪当爹娘的,没本事,也不能给你们多弄些吃的,害的你们都这么弱。”

    “娘,您别说这些话,看我们现在不都好好儿地么?”含芳带笑说:“厨房还有呢,您要是不喝,我也不喝。”

    看着小女儿坚决的眼神,何氏知道是拗不过她了,只得含泪将这碗水一饮而尽,含芳扶着她躺下,悄悄将手搭在娘的脉上,心里却是一惊:脉象散乱不整,从这上头看,何氏已经是呈现出元气欲脱之象,刚才这阵昏厥绝非偶然!若是不能很快弄到些大补的药材,只怕凶多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