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七章 龙凤呈祥(大结局)

第五百一十七章 龙凤呈祥(大结局)

“你听见了?”卢雁逸紧紧攥住她的手,眼中透出深深的喜意:“你有喜了!”

    “是啊,这可是千真万确的。”卢秀芳也凑上前来:“我们都高兴的什么儿似的!”

    “二姨,二姨,”小小的长滔,也费力地挤到前面,使劲摇晃着含芳的胳臂:“我很快就要有个小弟弟了么?”

    “滔儿!”含娟连忙将儿子拉走:“娘刚才怎么嘱咐你的?二姨现在需要休息,还不乖乖的!”

    “不要紧,滔儿,过来……”

    含芳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你现在得听我们的!好好躺着别动!”

    几乎是异口同声,含芳无奈地放下了手:“我哪有那么娇贵!”

    话虽如此,心里却明白,这下,可是不能随便乱动了!

    时光单纯而美好地向前流逝着,除了卫伯丁夫妇,其余三对夫妇都先后离开了。这次怀胎,因为没有纷扰,故而十分安宁,一点小病小痛都没有。

    “夫人,这是奴婢们按照吩咐,准备好的礼物,请您过目。”隆冬季节,大雪纷飞,丫鬟们抬进几个箱子来,已是冻的小脸通红。

    “眼看就要生了,你还是操心个没完。”卢雁逸忍不住埋怨。

    “阿线和圆扇都要成婚了,这样的喜事,我怎么能不亲眼看看贺礼?万一有不妥当之处呢?”

    “真拿你没办法,”卢雁逸道:“本来你怀着双胎,就得格外注意,还是这么不听话!”

    含芳一笑,转头去看那几只箱子,确认无误,才点点头:“派人送到突厥和京城去吧。”

    前不久,两处都有消息传来,圆扇出宫嫁了一名侍卫,阿线也由青鹭做主,觅得郎君。含芳自然是十分高兴,亲自写了丰厚的贺礼单子,叫下人去预备。

    “好了,忙完了,该把这碗燕窝汤喝了?”卢雁逸端了一个小碗过来,舀了一勺喂她。

    含芳顺从地小口喝着:“也不知道,是儿子还是女儿?”

    “怎么,你还是盼着生两个儿子?好娶那两位突厥公主?”卢雁逸打趣道。

    “这不是很好么?”含芳笑道:“亲上加亲!”

    “你想的是一码事,只怕咱们的儿子,却未必愿意呢?”卢雁逸道:“百泉山如同世外桃源一样,谁还愿意去突厥?”

    一提起这个,含芳忍不住微笑起来。她是越来越喜欢百泉山了,风景宜人,四时宁静,秋天,夫妇俩又办了一个医学馆,招收可堪造就的学生,由卢雁逸亲自教导,将济世救人的希望,寄托在这些少年身上。

    卢氏夫妇的神医之名,现在是越传越远。尽管两人都不想拒绝任何一位患者,但就算用尽全副精力,也治不过来日渐增多的病人。

    面对扶老携幼,甚至是千里迢迢慕名投奔来的病者,夫妇俩十分不忍,就算不吃不睡也要诊治。结果声名更是大噪,前来求诊的,更是络绎不绝。

    尽管一再解释,各州县也都有名医,实在有难处,还可求助南北药局,可大家还是奔着卢氏夫妇的名头而来。

    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含芳又有孕在身,卢雁逸更怕她辛苦,左思右想,想出了这么一个主意。

    含芳也颇为赞同,医学馆很快开办起来了。来投考的少年数以万计,经过夫妇俩几轮考核,终于筛选出两千名佼佼者,精心教导。

    没过几天,夫妇俩就发现,靠两个老师终究是不够的,卢雁逸给两处药局都写了信,请朱炎和含光各自选几位名医,送到这里,一来做老师,二来也可医治病人,缓解卢氏夫妇的压力。

    很快,两处都回了信,选出的名医也到了。不光医学馆办的红红火火,来求诊的病人,也都能及时得到治疗。而且知道有卢氏夫妇指导,也都放心。

    因为要照顾爱妻,所以卢雁逸也不常去医学馆了,只有特殊疑难的病人,或是重要的课程,卢雁逸才亲自诊治讲解。倒是含芳,有时闷了待不住,反而常要去看看,或是诊病,或是讲授知识。在和这些少年的相处中,她也觉得心情大好。

    有时候,她在讲课或治病的时候,看着一张张充满渴望的面孔得到满足,不由得寻思,这不就是她最感到高兴的么?

    含芳想起这些,就觉得十分愉快,多年来,济世救人的心愿得到实现,自己也找到了最喜欢的生活方式,一切都美好万分。

    “怎么呆住了?”卢雁逸碰了碰她。

    “哦,”含芳醒过神儿来,笑了笑:“我在想咱们的医学馆呢!”

    “夫人,有两封信刚刚寄来。”丫鬟掀开帘子,递了过来。

    含芳一看封皮,是卢秀芳和冬琼写的。她抽出纸张来一看,不由得欣喜满面,调皮地扬了扬:“雁逸,你猜,信上说的什么?”

    “一定是喜事!”卢雁逸也有些兴奋。

    “南北药局也都准备开办医学馆,在每个州县都要设立,过了年,就要开始招收学生了。选派名医指点,寒门子弟免收学费,”含芳笑道:“真没想到,朱炎和光弟还会有这个筹划。这可真是太好了!”

    卢雁逸也十分高兴:“我早有此意,本来想春天再提,没想到这两个家伙,这么快就办好了!”

    “信上还说,等开办起来,请你各处巡回指导,我想……”含芳刚说了几个字,突然觉得一阵疼痛袭来,下意识的捂住了腹部。

    “快!快叫产婆来!”卢雁逸大声唤着,紧紧地扶住了她。

    经历了一个女人生命中,最幸福的痛楚,响亮的婴儿啼哭声,让这世界都仿佛改变了。

    卢雁逸一手一个,抱着两个孩子来到含芳跟前,高兴的不知如何是好:“你看!儿子像我,女儿像你!”

    “你可真是糊涂了,”含芳不由得好笑:“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能看得出来?”

    “当然能!”卢雁逸道:“我的孩子,我现在就能知道!”

    尽管早就诊出是双胞胎,但含芳也不能肯定,会诞下龙凤胎。所以,一旦得知这是真的,她也异常高兴,依偎在卢雁逸怀中,看着两个可爱的小生命,她简直不知该如何形容,此时内心的感受。

    “我真想这一刻能定格,让我们一家四口能永远这么快乐。”含芳轻声说。

    “时间不会定格,但幸福能永恒。”卢雁逸的声音十分温暖,叫人听了格外踏实:“天长地久,爱如流水,我们不求富贵繁华,只愿白头偕老,子孙绕膝。”

    窗外,雪花漫天飞舞,一片洁白。熊熊的炉火,映衬出四张如春灿烂的面容,如同鲜花初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