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第四章

“谁让我已经老了不中用了呢?”半晌,贾母才幽幽的开口,“所以眼里没有我这个一只脚已经踏进鬼门关的老婆子倒也正常。”

    “哎呦!”王熙凤弯下身子,两手搭在贾母胳膊上,又似安慰又似撒娇,“瞧老太太这话说的,您哪里老呀,脸上连条皱纹都没有。这不认识的人看到咱们,保管以为我和老太太是姐妹俩!”

    女人都爱听自己年轻,贾母立马被逗乐了,眼里带着笑意,却佯装生气的去掐王熙凤的脸,“你这张嘴啊!我要跟你像姐妹,岂不是成老妖精了,该打!”

    “是,该打该打!”王熙凤抬手轻拍了下自己的嘴巴,惹的贾母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好一派祖孙其乐融融的场面。

    都说祖孙三代,这种场面哪能少得了王夫人。果然见她露出浅浅的笑容,笑道:“我却瞧凤丫头话说的没错。我这细瞧老太太,脸上确实一丝皱纹都没有。”

    “可算有人帮我洗刷冤屈了!”王熙凤一副含冤得雪的模样,摇了摇贾母的胳膊,委屈状,“老太太,您瞧太太也这么说,所以我刚刚没有说谎话骗您吧?您还说我该打。”

    “好好好,是我不对。冤枉咱们凤丫头了。”

    贾母笑得脸上的褶子更深了,几乎能夹死只苍蝇。

    貅宝每每听到这样的对话都觉得十分有兴趣。睁眼说瞎话和自欺欺人,人称世间第二,绝对没有其它物种敢称第一。

    这脸皮得多厚才能说的出来!

    贾母笑够了,脸上的笑意也淡了下来,“你们都是好的。可惜某些人呐……”她拿眼角瞥了貅宝一眼,“已经不把我这个老婆子当回事了,眼里根本没有我这个老婆子的存在。”

    这话一出,王夫人王熙凤和堂上的丫鬟婆子纷纷看向貅宝,都知道贾母这是要开始收拾人了。

    屋内又重新静了下来。

    王善宝家的急的出了一脑袋的冷汗,在背后点了点貅宝的后背。

    貅宝不舒服的晃了晃身子,终于看向贾母。

    贾母此时半侧着身子,只给她留个后脑勺,浑身上下散发着浓郁的不满。好像她不态度诚恳的赔礼道歉三四次,她就绝对不会原谅她似的。

    貅宝于是微微勾起嘴角,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会意的一笑,“老太太这话说的在理。不过您可比我强多了。我这半只脚都还没踏进棺材里呢,某些人就已经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怕她们太蠢听不明白话里剑指谁,貅宝顿了一下,又继续道:“好在老太太您有好儿媳好孙媳,可惜我两头不沾,您说您是不是比我强多了?”

    这下再蠢的笨蛋,也应该知道她在说什么了。

    王熙凤的表情果然僵住。饶是她反应再快,也没有想到貅宝竟会在婆媳问题方面拿她做文章。

    王夫人也愣愣的看着貅宝,一时之间也没了声音。

    贾母不乐意了,转过身,拿眼瞪貅宝,“怎么,大太太是想在我这里摆婆婆威风!?”

    “老太太真是说笑了。”貅宝依旧一脸的笑容,“我连儿媳妇都没有,怎么在您这里摆婆婆威风呢?倒是弟妹,有两个儿媳,想怎么摆婆婆威风都行,可不让人羡慕?”

    王夫人虽然有两个嫡亲儿子,但次子贾宝玉却还没到成亲的年纪,庶子的贾环就更小了,所以不管怎么算,王夫人都只可能有一个儿媳。而貅宝明明有儿媳妇,却偏说自己没有……这不仅是不认王熙凤这个便宜儿媳,甚至还把她当做是王夫人的儿媳妇。

    因此貅宝这话,说的相当诛心。

    王熙凤又气又羞。气貅宝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她难堪,又羞自己被个破落户打了脸,日后若传了出去,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瞧她笑话。只是这气和羞里面,唯有没有一丝恐慌。她就不信,有贾母在,这不孝顺婆婆的帽子真能落在她脑袋上。

    果然片刻的凝滞后,贾母猛一拍桌子,骂道:“你这是说的什么混账话!?凤丫头难道不是你的儿媳妇!?这么好的儿媳妇你都不认,你是想怎么着!?好的不学,净学贾恩侯那不成器的东西,简直混账透顶。”

    王熙凤适时的软弱起来,“老太太……”声音透着无比的委屈,跟刚才的凤辣子简直判若两人。

    贾母心疼的立马安慰,“凤丫头,你别理她。我知道你是个好的,这府里的人都知道你是个好的。她不认你这个儿媳,我却是认你这个孙媳妇的。我看谁敢说一个‘不’字。”最后一句话说的咬牙切齿。

    王熙凤眼里泛着泪光,感动的声音都有些发颤,“老太太,有您这句话,我就足够了!”

    “可不是老太太的孙媳?”貅宝才不让她们如意,继续捅刀子,“弟妹的儿媳妇当然是老太太的孙媳妇,没人会说‘不’字。真羡慕弟妹,能有两个儿媳。”

    王夫人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大嫂,老太太是在说你和凤丫头呢,你怎么总往我这里扯。况且我们宝玉离娶媳妇还早,我现在就只有李纨一个儿媳妇。你怕不是糊涂了。”

    “二奶奶不也是你儿媳妇吗?”貅宝不想再跟她们绕来绕去,直接把话挑明了说。

    “混账!”贾母大喝一声,“这话是能乱说的!?也不怕烂了你舌头!”

    “大嫂,我看你是真糊涂了。”王夫人一副忧心忡忡的磨样,语气却略带指责,“凤丫头可是你嫡嫡亲的儿媳妇,你这么说也不怕伤了凤丫头的心?”

    貅宝“呵”了一声,似笑非笑的看着王夫人,“一天三次的请安,没有哪天是不落下的。弟妹每次来给老太太请安的时候,也都是带着琏二奶奶和珠大奶奶一起来的吧。可怜我刚刚等了大半天,也没等到你们嘴里的我的好儿媳妇,无奈,我只好一个人过来了。”

    貅宝摇摇头,叹了口气,“说来上次弟妹小染风寒,两位奶奶伺候前伺候后可真是羡煞旁人。我就没弟妹你这么好的福分了,身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我这虽说有儿媳妇,却跟没有儿媳妇没什么两样。而琏二奶奶虽然只是弟妹的侄媳妇,却胜似弟妹的嫡亲媳妇。所以,我说我没有儿媳妇,弟妹有两个儿媳妇似乎没什么不对。况且……”

    貅宝勾起嘴角,视线扫到王熙凤身上,“从我来到现在,你们口中的我的好儿媳妇好像都没有跟我见过礼吧?”

    王熙凤心里“咯噔”一下。

    她向来如此。虽然大太太是她的嫡亲婆婆,但她却从没有将她这个便宜婆婆放在眼里。毕竟她是金陵王家的嫡女,怎么可能会把个续娶的破落户当婆婆似的捧着。既然从没拿大太太当做婆婆,她自然也不会去行儿媳妇的那些礼数。

    况且,以贾母为首的荣国府的人都默许了她的行为,而大太太即便心中有怨气也不敢多有半点怨言,也因此,她自嫁进荣国府后就没去大太太那里请过安。

    这事情看似没什么要紧的,但一旦摆在明面上,她就是妥妥的不孝。

    如果大太太真想从这方面打压她,她根本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王熙凤于是赶忙给貅宝行了个礼,“儿媳在这里给太太赔个不是。说来我也是看到太太身体痊愈实在太开心了,这才忘了行礼。还望太太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儿媳一般见识。”

    “呵。”貅宝冷笑一声,“不敢。”

    见状,王熙凤恨恨的咬了咬牙,求救似的的看向贾母。

    贾母黑着脸,呵斥,“凤丫头都跟你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平日里凤丫头忙成什么样儿你又不是不晓得!?就这样你还让她一天给你请三次安,还让她去照顾你,你也不怕别人说你不慈!?凤丫头刚管府里没两年,遇到不懂的事情自然需要跟王氏请教,何况王氏还是她的亲姑母,凤丫头多走动些有什么不对!?

    贾母似乎气的不轻,瞪着貅宝的眼神几乎要把她给吃了,“你如果今儿非得在我这里摆婆婆的谱儿,那我也要问问你,这些日子你又来过荣庆堂几次!?今日倒是来了,却晚到这么些时候,你还有脸在这里说凤丫头的不是!?”

    扯了一堆歪理,最后还威胁她,如果她敢指责王熙凤不孝顺,她也要给她扣顶不孝顺的帽子。

    貅宝差点被贾母给逗乐了。

    “老太太又不是不晓得,我前些日子大病了一场,未免传染给老太太,这才不敢来给老太太请安。否则,害老太太背上让重病儿媳来请安的恶婆婆的骂名是小,把病传染给老太太那可就是我的罪过了。毕竟老太太年岁大了,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跟老国公爷团聚去了。”

    “你、你、你……”贾母头次被人当面咒死,指着貅宝,气的说不出话来。

    王夫人觉得自己是时候出场了,只是她才刚说了“大嫂”二字,

    貅宝就抢在她前面,先发制人。

    “凤丫头,瞧你把老太太给气的!即便知道老国公爷正在地下巴巴的等着老太太,你也不能为了孝顺老国公爷就把老太太气成这样。你瞧瞧你干的都叫什么事情!?这上至皇家下至小老百姓,谁不知道这儿媳应该日日给婆婆请安的?好歹也是金陵王家的闺女儿,竟然连怎么做人家的儿媳妇都不知道,真不知道你在王家怎么学的规矩!?”

    貅宝嘴巴跟机关枪似的说完,又关心的看向贾母,似乎在同心敌忾,“老太太别气,等我见了亲家母,我一定好好问问她是怎么教的凤丫头!这只给婶子请安不给婆婆请安是哪家的规矩?连基本规矩都不懂,这不是坑害人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