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受屈而死

第1章受屈而死

六月底正是雷雨季节,即使太阳高悬,雷鸣声也会偶尔出现,即高温又压抑,让人的心情也跟着暴躁起来。

    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的一间病房里面,一个年轻的护士压抑着自己的脾气看着病床上的妇女不耐烦道:“陶女士,你已经两天没有交治疗费了,再这样下去,我们不得不停止对你的治疗,请你联系你的家人配合好吗?”

    躺在床上的是一个三十五岁的妇女,她瞪大眼睛,已经瘦脱了形的脸显得更加恐怖,好像一张快要死的脸似的。“我的家人很快就会来缴费的。”

    护士不耐烦的皱皱眉,还是没有给妇女换药,她压根就没有给妇女准备药,今天就是最后期限了,他们医院又不是慈善机构,不可能免费给人治疗,更可况还是肺癌这种病,晚期很难治疗不说,费用更是贵的吓人。

    “陶女士,不是我们医院不相信你的话,医院也有医院的章程,你不要为难我们。”说到这里,小护士更加不耐烦的小声嘀咕道:“再说了,自从你住院,你的家人就没有出现过,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来缴费啊!”

    陶沐不是一个厚脸皮的人,被这么一说,顿时难看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

    没错,自从上次联系母亲,说自己住院了以后,就再也联系不上母亲了,而她所有可控的现金也只够这么一段时间的治疗而已。

    可能被家人放弃的不安心理逐渐在心中扩大,陶沐忍住要咳嗽的欲望,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让陶沐从床上跳了下来,疯狂的冲了出去,后面的护士都吓呆了,反应过来时,气得跳脚也追不上陶沐,心说这是肺癌晚期能有的活力?该不是回光返照吧?

    陶沐出了医院在路上狂奔,大太阳烤着,却丝毫没有让她感觉到热,只有阵阵寒气从自己身体里面散发出来。

    她现在买的房子离医院不远,狂奔十五分钟肯定是能到的,可是她竟然用了不到十分钟就跑到了,刚到自己家门口,陶沐就抑制不了的一阵咳嗽,嘴里已经有了腥味,看来又咳出血了。

    陶沐捂住自己的嘴巴正想要进自己家门,却看到两个陌生的男人从自己家门口出来,陶沐一阵迷茫,直到两人不解的看着陶沐,陶沐才怒吼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从我家里出来,你们是小偷!”

    其中一个男子不解的看向另一个男子问道:“这是什么情况啊!”

    另一个男子赶紧谄媚的说道:“可能是个疯子吧!客人,你要不要再看看,我去了解一下情况。”

    说着男子就朝着陶沐走了过来道:“哪里来的疯子,快滚!”

    陶沐咬着牙,血几乎可以从自己的牙缝中溢出来,“我是陶沐,这里是我家,是我的房子,谁让你们进我的房子的!”

    男子明显微微一愣道:“哪里来的骗子,这家户主是叫陶沐,但是她已经病死了,这房子是她母亲要处理卖给我们公司。”

    “不!不可能,我还没死,这是我的房子!”

    男子皱眉,也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想了想道:“你是不是陶沐的亲戚,不满意遗产的分配方式,那你联系王巧春女士吧,跟我们无关!”

    王巧春,她的母亲!

    陶沐已经彻底懵住了,耳边的雷鸣声不及自己脑海中的雷鸣声大,明明她还没有死,他们就急着剥削她最后一点财产吗?

    等到陶沐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两个男子已经走了,陶沐冲到自己房门口,却怎么也打不开房门,急的陶沐直接来到窗户的边上,结果一看之下彻底的傻了,里面已经空无一物了,所有的东西都不见了。

    陶沐瘫坐在自己家门口,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知道坐了多久,已经有点点雨滴落下,陶沐却丝毫感觉不到。

    直到视线范围内出现了一个踩着高跟鞋穿着华贵的老妇人。

    陶沐抬头一看,眼泪唰的一下就掉下来了,她猛然冲上去,拉住老妇人的手臂就质问道:“妈,你为什么说我死了,为什么卖我的房子,卖房子的钱呢,是不是……是不是要给我缴费治病?”

    陶沐心中还残留着最后一点希望,虽然她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么可笑,毕竟如果真的要出钱给她治病的话,根本不需要卖她的房子,这些年,她给这母子三人的钱还少吗?她几乎是把自己刨开了去用自己的血肉供养这三个人,他们任何一个人肯出钱都能帮她支付医药费。

    王巧春嫌恶的看着陶沐,直接把她拉扯出了房子,一边拉还一边咒骂道:“你疯了吗?万一死在门口,这房子还怎么卖得出去,不要死了还给我们添麻烦!”

    添麻烦?

    陶沐简直不敢相信,虽然自己的母亲偏心弟弟妹妹偏心到过分的程度,但是也不至于会对她咒骂,以前家中只有奶奶会咒骂她而已。

    “反正你的病根本治不好,浪费这个钱干嘛?”

    “养你这么多年了,临死也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有用的东西,不就一套房子吗?值得什么?要死死远一点,不要连累我们沾上晦气!”

    麻木的听着自己母亲的咒骂,陶沐都没有反抗,也不知道自己被拖到了哪里,直接就被一扔,直到恶臭传来,陶沐才反应过来,这里是堆放垃圾袋的地方。

    直到这一刻,陶沐才看出来了,原来这么多年的母亲都是伪装的,只是为了骗光她的所有而已,陶沐双目猩红,加上此刻行将就木的形象,整个一个就是地狱里面爬出来的恶鬼似的。

    “为什么?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对你们还不够好吗?”为了养她奢侈的妈,好赌的弟弟,虚荣的妹妹,她几乎忙的脚不沾地,妈妈是她供养的,弟弟娶弟妹的钱和房是她出的,妹妹的嫁妆也是她出的,更可笑的是妹妹的老公还是抢的她的。她做的还不够吗?

    估计就差把这一身血肉还给她妈了吧!

    如今她要死了,既然没有一个人在意她吗?

    王巧春冷哼一声打开伞,此时已经天降雷雨了,豆大的雨滴噼里啪啦的打在陶沐的身上,让她狼狈不堪,王巧春的眼神中除了厌恶竟然没有丝毫的怜悯。

    “这是你们老陶家欠我的,我给你们老陶家生了龙凤胎,我有功劳,却没有过上什么好日子,你父亲死得早养不了我们,自然由你这个长女来养了。”

    陶沐委屈的不能自已,“可是我也是你的女儿啊!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

    王巧春突然嗤笑一声,道:“谁说你是我的女儿?”

    陶沐一懵,整个人都呆掉了。

    王巧春丑陋的脸狰狞的笑着,好像做了什么好事终于要说出来一样。“你可不是我生的,对了,老陶死的时候,他没来得及告诉你他之前还有一个短命老婆,你奶奶死的时候为了再让你为陶家,为我们多做贡献也没有告诉你,我也算是替别的女人养了女儿,所以你报答我是应该的……”

    一阵狂咳打断了王巧春的话,看着不断从陶沐嘴中咳出来的血,王巧春害怕了,赶紧逃走。

    陶沐就在不断的咳血中,受尽身体的折磨,死在了垃圾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