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3章 全文完

第1463章 全文完

唇舌交融,炙热的让陶沐呼吸都困难,陶沐眼神聚焦,看着上方的人,看着他直勾勾盯着自己的眼神,看着他眼中炙热的感情。

    那熟悉的,霸道的,隐忍的,温柔的,带着无尽深情的眼神。

    他们的眼神其实真的有点不一样。

    眼前的这个是幸福多于磨难的眼神,一点点人生的沧桑也全部被幸福和爱意覆盖。

    那是属于她的聂大哥的眼神。

    陶沐被吻着,眼泪却不断的挣脱而出。

    她知道聂首长走了。

    眼前这个是聂寒。

    聂寒回来了。

    陶沐一边哭着,一边被吻着,几乎都要断气了。

    但是聂寒也没有轻易放过她,而是吻到自己彻底满足才松开了陶沐。

    聂寒缓缓抬起身体,看着身下的陶沐,眼神没有一刻从她的脸上移开,然后伸手轻柔的拂去她脸上的眼泪。

    “聂寒……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

    聂寒嘴角缓缓的勾着,却又无奈的放下,“可是我怎么觉得你的眼泪不是为了我而流呢。”

    陶沐勉强睁开眼看着聂寒,但是眼泪还是止不住。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直接伸手环住了聂寒脖子,好好的抱着。

    这样寻求安慰的姿态,让许久没有触碰到陶沐的聂寒忍不住心都化了,他的沐沐啊。

    聂寒也紧紧的抱着陶沐,直到她的情绪平稳为止。

    直到这时候,聂寒才在陶沐的耳边说道:“沐沐,我好想你。”

    原本以为等到陶沐哭够了,自己再说也不会惹她难过,结果这么一说,陶沐更是哭的厉害了。

    这眼泪掉的聂寒都心疼死了。

    只能不断的吻着她的眼角,帮她止泪。

    “聂寒……是你吗?”小心翼翼害怕幻灭的声音响起。

    “嗯,是我。”聂寒动了动手臂,刚刚抱得太紧,他怕陶沐不舒服。

    “他……”陶沐的心情有多复杂,她自己都分不清楚。

    “我都知道的。”聂寒沉声。“我一直都在。”

    “我……也喜欢他。”陶沐突然带着哭腔说道。

    聂寒咬了咬牙,但是还是无奈的抱着陶沐,毕竟都是他,虽然记忆不同,但是是自己啊,陶沐不论什么情况都会爱上自己,这有什么值得生气的吗?

    “虽然我不介意,但是我还是有点吃自己的醋。唉,就当让跟你前世在一个世界的自己尝尝甜头吧,让他知道错失了你会有多么大的损失。”聂寒有些不满又有些骄傲的说道。

    陶沐想笑,但是心中还是难受的,毕竟在她看来,曾经守护过自己的聂首长已经彻底消失了。

    在那个世界,他已经死去了,所以在这里的消失,就证明了他是彻底的消失了。

    陶沐的神情被聂寒看在眼中,聂寒点了点她的鼻子道:“他就是我啊,所以不要难过,他希望你幸福,才心甘情愿让我回来的。对吗?还好他最后保护了你,否则,我让他好看。”

    陶沐点点头,认真道:“他很好,对我很好,对你的事情也很尽责,对阿昀和朦朦都很好的。”

    看着陶沐一副为他说话的样子,聂寒真是高兴也不是,气也不是,最后只能狠狠的吻住陶沐来发泄自己憋闷的心情了。

    这种嫉妒自己的情绪,又不该生气的逻辑真的让人哭笑不得。

    聂寒回来之前,在那片白色的空间里面跟聂首长好好见了一面,这一次没有争斗了,因为他们的心是相通的,他们是同一个人,所以聂寒知道聂首长要走了。

    聂首长带着决然的心想要把沐沐还给他,已死之人不该干扰别人的世界。

    那种感觉非常奇妙,就好像自己的魂灵分裂出另一个自己似的。

    最终聂寒邀请聂首长留下来,他不知道他们会融合,还是会分享这个身体,也许就像是双重人格一样。

    但是聂寒还是邀请另一个世界,那个没有遇到沐沐而悲惨的自己留下来。

    可是聂首长只是对着他笑了笑,叮嘱他照顾好沐沐,渐渐的就如同青烟一般消散了。

    仿佛从来没有来过。

    仿佛这不过就是聂寒失忆了一场又重新爱上了陶沐的经历。

    等到恢复记忆,一切也就恢复了。

    所以时间一久,聂寒和陶沐潜意识中都开始疑惑,这个聂首长真的存在过吗?

    还是说一直都是聂寒潜意识里含有上一世的记忆呢。

    不过再纠结这些也没用了,聂首长已经彻底消失了。

    接下来的时间,陶沐恢复好就开始贴身照顾聂寒,因为之前的分别,所以陶沐变得有些粘着聂寒,这也真是聂寒现在需要的。

    聂寒已经太久太久没有碰过陶沐了,要不是身体现在重伤,他肯定要拉着她待在房间里面几天几夜不出来。

    不过陶沐也心疼聂寒,所以在医院里面,羞耻度爆表的陶沐还是尽可能的主动满足一下聂寒的欲望。

    两个人黏糊的仿佛新婚燕尔似的,连之前分给儿子和女儿的心思都快少的可怜了。

    来找聂寒谈论军务的盛文欢恨不得自插双目,质问聂寒是不是要从此君王不早朝了?

    看着聂寒的反应,估计……还他妈的真是。

    盛文欢又把求救的眼神看向明理的嫂子,可是这一次嫂子也不明理了,直接无视他的求救。

    也罢,毕竟他们也不是为了别人而活的,死里逃生,好不容易好好的在一起了,心疼彼此都是正常的。

    不过盛文欢还是得到了几个重要的指示。以便他处理这次的事件。

    这次的事件已经递交外交部了,因为事件性质恶劣,完全在打脸华国,所以与颠国的外交一度非常紧张。

    最后颠国最高领导人直接交出了一个官职还算高的人上国际法庭给华国一个交代。

    但其实就是让这个人出来背锅罢了,声明所有的事情都是他的个人行为。

    不过根据聂寒他们掌控的信息,这个人不过就是那个激进分子其中一个手下罢了。

    他们颠国要护着那个人,华国也不能因此真的开战,毕竟这样一来可能引发世界大战,而且两国距离太远,对方已经交出一个凶手,又赔偿了很多,算是给了华国面子,华国再开战就有些站不住脚了。

    为了大局考虑,这一点闷亏就不得不吃。

    而身为最高司令的聂寒自然也不能以权谋私,让战士上战场送死,但是让聂寒咽下这口气,怎么可能,毕竟被绑架的人一个是他的妻子,一个是他未来的女婿。

    明的不行就来暗的。

    聂寒黑暗中的手段也有,而且他还有一个大舅子呢。

    一通电话,漫长的三个小时,从此岳帮在颠国有如神助,一年的时候,在胡宏宇的带领下,当初参与此事的人一个不拉,全部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国际上明面都说是各种意外,颠国最近时运不济,但其实大家心知肚明,毕竟在这个时代,谁敢挑战华国聂首长的权威呢。

    至于余家,一个不留,叛国罪,该枪毙的枪毙,该坐牢的坐牢,国家大概是把对颠国发不出来的火都发给了这一群卖国贼了。

    这是后面的安排,而现在聂寒出院后,第一个秘密处置的就是季若晴。

    聂寒没有杀季若晴,而是把她送到了C国的贫民窟,她无法出来,只要一出来就会被暗杀。

    一个天之娇女生活在那里,暗无天日,她的所学在那里完全无法发挥出来,生活可想而知,但是这不过就是生存环境而已。

    而聂寒把她送到那里的真正目的是季若晴的母亲和继父就是生活在那里的,她就是因为她继父的原因而厌恶男人,改喜欢女生的。

    而在那里,季若晴的母亲早就被她的继父给卖了,季若晴是直接被五花大绑送到了她继父的家中,之后的人生就看季若晴自己怎么选择了。不过怎么选择都是地狱吧。

    当然了,这类的事情聂寒并没有告诉陶沐。

    等他养好伤,处理并且布置好了一切事情之后,他就请了一个长假,带着陶沐出去旅行,按照他的说法,他离开了陶沐多久,他就要补回来多久,而且是按照他最喜欢的方式补回来。

    留在北市,粘着陶沐的人太多,所以必须要出去才行,把阿昀直接丢去军队,朦朦直接丢给了颜钦照顾。

    就是一对中年夫妻的长期蜜月旅行。

    原本国家不会答应聂寒这样长期离职的,但是因为这次的事情让聂家受了委屈,最后也不得不答应下来。

    只是当他们再回来北市的时候,小心翼翼,一丝不苟做着避孕措施,不敢再怀孕的聂家夫妻还是在极低几率的情况下怀上了第三胎……

    这个第三胎叛逆的可怕,整个世界搅风搅雨,什么都敢做,还什么都能做,最后被大哥阿昀直接派去跟着二姐夫颜钦研究宇宙外太空了,时不时的让他飞出地球,这才得以安稳一段时间。

    而聂寒和陶沐,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儿孙的事情不再插手,聂寒退出军政,陶沐不再研究医学,两个人在自家买下的小岛上,安度晚年,幸福一生。

    未来近一百年,聂家的传说仍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