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重生一次

第2章重生一次

好热,那种被火烧的感觉让人难受的无法呼吸,她不是死了吗?怎么还会有感觉,那种漫长的在咳血中痛苦煎熬的死亡过程,让陶沐清晰的知道自己死了,而且是一点一点的慢慢死去的。

    艰难呼吸中是熟悉的消毒水的味道,还有淡淡的药味,这是医院的味道,为什么?

    胸口的心脏在狂跳,陶沐能感觉到,她很紧张,她集中精神想要奋力的清醒过来,来确定自己是不是没有死,刚刚是不是仅仅只是一场噩梦而已。

    挣扎了半天,终于睁开了眼睛,但是视线一片模糊,只有大片的白色,还有头顶上悬挂的好像是吊瓶的东西。

    “军人同志,如果不是你送到的及时,这个小姑娘估计都要烧成肺炎,小命都危险。”

    小姑娘,烧成肺炎,小命难保,军人同志?怎么这么像她十五岁那年病倒在菜地里面,被人送进医院的那次?

    “我是在陶家镇的菜地里面发现她的,情况紧急就直接送来了,她的家人能联系上吗?”一道清冷而严肃的声音传来,在这焦躁的六月天里面让人听着就能冷静下来。

    “这得等小姑娘醒过来,不过她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

    陶沐有点不敢相信,她这是重生了吗?她至今都不知道是谁救了她,如果真的不是梦的话,那她想要看清楚到底是谁?

    “既然治疗没问题,我就先走了,等小姑娘醒来,麻烦你联系她的家人来接她!”

    虽然声音是冷的,但是话语中的好心,陶沐是能感觉到的。不行,这一次一定要知道恩人是谁!

    陶沐转头朝着床边看去,但是只能模糊的看见穿着,一个自然是穿着白衣服的护士,另一个靠近自己的穿着的是一身军装!

    眼看着恩人就要走了,陶沐费尽所有的力气也无法让自己的视线变得清晰,她看不见他的脸啊!所以只能猛然伸手抓住了恩人垂在身侧的手。

    那人的手明显微微一僵,就好像条件反射的要发力似的,但是在感受到她手心不寻常的热度后,他手的肌肉微微松懈。

    这人的手,好大,自己只能抓住他的两根手指,而且他的手好硬,好像钢铁一般,她只能抓住他手指关节中的一节,由此可见他的手是很修长的。

    陶沐模糊的能感觉到那人转头看向了自己。但是她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恩人抓起陶沐的小手抬了起来,然后将她的手又放回了床上,松开后,有些别扭的拍了拍,他的手很重,好像不知道用什么力道来拍她似的,拍的她都有些疼了,却让她说不出来的安心。

    陶沐心中感觉很可悲,她竟然从一个陌生的手中寻求安慰。这样的心酸又让她昏睡过去。等她再次醒来的,只有护士了。

    护士正在给她换吊瓶,见她睁大眼睛,笑着说道:“小姑娘醒过来了?现在感觉有没有舒服点了?”

    “他……他……呢?”一句话沙哑的从嘴里冒出来,稚嫩的声音让陶沐自己都半天反应不过来。

    护士笑着说道:“你说把你送过来的军人吗?他早就走了,你已经睡了五个小时了,你家有电话吗?我帮你联系家人?”

    果然是走了吗?还是没有看见恩人长什么样子,如果没有这个恩人,估计她不是活到四十岁才死的,而是在十五岁的时候就被自己的后母虐待死了。

    然而上一辈子,她以为这是长姐该做的,不知道这是虐待,她也以为自己的亲妈只是有点偏心小弟和小妹而已,却不想王巧春根本就不是自己的亲妈。

    陶沐冷笑一声,“麻烦阿姨,我家没电话,这是我爸爸厂里的电话,他叫陶忠,你跟他说,我快死了,让他一定要亲自来接我!”如果不说严重一点,陶忠说不定会让王巧春来接她,那结果还是一样的。这个年代虽然不是家家户户有电话,但是他们家是开小店的,自然是有电话的。上一辈子,她报了家里的,所以她父亲根本就不知道他女儿差一点死掉的事实

    护士以为这个小姑娘是吓到了,所以也没有拒绝这个说法。

    护士一边抱怨,一边记下电话号码。“你家人是怎么照顾你的,按照你的情况,你昨晚就发烧了,怎么到晕倒了都没有人知道啊!”

    陶沐无辜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她能怎么说?能说昨晚她就感觉不说服了,她跟王巧春说,王巧春只是说她多心了?

    早上起来更加不舒服了,感觉头好烫,晕晕的,再跟王巧春说自己可能发烧了。

    王巧春只是淡定的摸着她的头道:“天气太热而已,不是你自己发烧了,是不是昨晚没有睡好,精神不行啊?”

    她那时候虽然是十五岁,但是从小被母亲洗脑,自然不会不相信自己的亲妈了。还以为自己真的是多心了,身为长姐自然不能有娇生惯养的毛病。

    说着就又让陶沐去菜地里面干活了,家里一大片菜地一直都是她一个人打理,终于在临近中午最热的时候,她晕倒在菜地里面。家里明明有退烧药感冒药,王巧春却眼睁睁看着她发烧,也不给她吃药,难道就想要这样活活的让她病死吗?

    也许不是,王巧春还没有奴役够她,怎么舍得让她死,没有她在,她们母子三人又怎么过舒服的小日子。恐怕只是让发烧这件事情折磨她一下而已,只是没有想到差点玩脱了吧!

    护士嘴上同情同情陶沐,然后就转头去给她联系陶忠了。

    陶沐一直躺在床上看着白色的天花板,回想着所有的事情,吊着水的手臂又僵硬,又冰冷,陶沐却完全感觉不到,因为在不断的回忆中,陶沐的心已经冰冷,僵硬到无法形容的地步,就好像冰渊中捞出来的金刚石一样。

    她重生到了二十年前,她十五岁的时候,那是陶家的人除了她亲生父亲以外,对她的奴役更上一层楼的时候。她刻薄的奶奶,阴险的后妈,刁蛮任性的弟弟妹妹上辈子如此折磨她,一半的原因是他们真的狠毒,另一半原因也是她真的在乎亲情到愚蠢的地步。

    不过这一世不一样了,这样含着剧毒的亲情她不要了,她要将她残破的上一世重新改写,让这些贱人永远无法再利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