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我是亲生的吗

第4章我是亲生的吗

陶沐的心中充满了讽刺,但是语气却是极度的委屈。

    她虽然已经知道答案了,但是她想要亲口问清楚来。

    陶忠听到后,果然浑身一僵,立马道:“沐沐,你怎么了?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你当然是我们亲生的了,哦!是不是觉得你妈妈有点偏心弟弟妹妹,这没办法,谁让他们比你小一点呢!而且你妈妈应该没有偏心的太过分吧!也不能说偏心,只能说是照顾小一点的而已。”

    陶沐的嘴角勾起一个讽刺的笑容。看看王巧春在陶忠的面前演的很好啊!一点不像后妈!而奶奶也从来不站在陶沐这一边,陶沐自己也从来不告状,所以陶忠自然不知道,还以为自己家一派祥和呢!

    陶沐也知道陶忠的想法,定然是为了她好,不希望她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已经去世,不希望她感受不到完整的家庭爱,可是就是因为陶忠的好心,毁了她一生,如果她知道那根本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弟弟妹妹也不过是同父异母罢了,所有一切的遭遇都会有所解释,她也就不会被亲情困住,变得那么傻,以为一切都是应该的。

    却不想假的亲情化成了枷锁。

    “可是……”陶沐哑了哑,道:“可是,我昨晚就感觉不舒服了,跟妈说,妈还说我没事,早上的时候,我明显感觉自己在发烧,可是妈还说我没事,是多心,然后就让我去菜地把菜收一收!如果是我亲妈怎么会连我发烧都看不出来呢?”

    陶忠不敢相信的问道:“你昨晚就发烧了,你妈没有发现!”

    陶沐点点头。

    陶忠皱皱眉,眼中流光闪过,又问道:“对了,你怎么会一个人晕倒在菜地里面,还是别人把你送过来的!”按理说就算是让家中闺女帮忙收菜,那么大一片菜地,怎么也不可能让一个小姑娘去啊,如果不是王巧春陪着,至少也是弟弟妹妹一起啊!毕竟他们只相差两岁,如果有人陪着陶沐也不可能差点死在菜地里面啊!

    陶沐眼中闪过狠光,如果是以前,她一定会替自己的妈妈,弟弟妹妹打圆场来表示自己的懂事,但是现在不会了,不趁着这个机会告状,那她也算是白重生了一遍。

    “我就是一个人去的啊!妈要看店,弟弟妹妹跟他们的同学出去玩了,妈让我晚上回家前要把菜地里面的菜都收好,让我自己带两个馒头和一瓶水到菜地去,中午就不用回家了。”

    随着陶沐的诉说,陶忠的脸色真的是越来越难看了。

    陶沐却嫌还不够,有点害怕的说道:“爸,我菜还没有收完怎么办?妈会不会怪我啊!”

    看着大女儿着急的样子,陶忠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不会!”

    看着陶忠的神情,陶沐就放心了,回去之后,王巧春必然是占不得理的。

    “沐沐,你身体刚好,不要忧心这些个,好好休息,还有一会儿才到家,睡一觉吧!”陶忠心疼自己的大女儿,这满脸病容的样子,都是他没有注意要不然也不会让女儿被这样对待,难道在他不知道的时候,王巧春就是这样对待自己大女儿的吗?之前对他的保证呢!

    陶沐其实精神上也是很累的,毕竟一下子处理这么多信息,刚想闭目养神一会儿,突然就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一件她必须要赶紧处理的事情。

    “爸爸,我想继续上学!”陶沐突然低语道,好像不敢说,又压抑不住自己的愿望似的。

    她记起来了,现在是六月底,是她中考刚刚结束的时候,家中并不富裕,还有三个孩子要上学,高中的学费自然是不菲的,虽然陶忠咬咬牙还是能供得起三个孩子上学的,但是会让陶家过的非常拮据,让一家人从普通达到贫穷的地步,到时候王巧春就不是在家里舒舒服服的看小店了,而是要出来打工工作了。那看小店的工作自然是要由她家已经懒得动手的老夫人做了。

    所以上辈子被奶奶和王巧春软硬兼施的劝说之下,陶沐只好自我催眠认为自己应该要懂事了,所以就自觉的跟陶忠说,说自己不想念书了,觉得自己特别讨厌读书,虽然她的成绩并不差,即使上市里最好的高中也是进得去的。

    陶忠再三追问陶沐的决定,他是非常希望自己的孩子都是知识分子的,毕竟那个年代读书人是很受尊重的。

    可是陶沐自己不愿意,坚持不愿意,他也没有办法了,毕竟初中毕业出来工作的人还是大有人在的,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就这样陶沐念完初中,就念念不舍的离开了校园,出去工作了。

    幸好这一次重生的时间掐的好,她还没有填报志愿,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陶忠显然是有点惊讶的。“你之前不是死活不愿意吗?”

    陶沐委屈的说道:“我怕爸爸辛苦,所以不敢开口,但是我刚刚差点死了一次,我觉得好遗憾啊!如果不能继续读书,我一定会死不瞑目的!”

    用这么严重的词也表明了陶沐是真的很想念书,原来之前一切都是害怕陶忠辛苦的借口。

    陶忠心一抽一抽的疼,他拍着陶沐的头道:“傻孩子,怎么会呢,爸爸的工作又不会变,只是家里过的稍微节省一点,不会太辛苦。”

    陶沐自然知道陶忠不会因此太辛苦,变化的只是让原本过惯了舒服小日子的两个人重新投入工作而已。而她是绝对不会心疼这两个人的,毕竟他们辛苦也是为了陶晨陶曦,没有理由让她为了这两个人牺牲。

    “而且你的成绩这么好,上最好的高中,我们家也光荣,既然你想通了,正好过两天等你病好了,就可以去填志愿了。”

    陶沐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她的未来就从上学开始改变,她要把上辈子遗憾的事情统统弥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