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夫妻之实?

第3章 夫妻之实?

全场死寂。

    柳萱雯瞪大了美眸,捂着红唇不让自己惊呼出来。

    至于朱俊元,更是如同见鬼一般看向叶默,这个公认的废物怎么可能有这么大力气?肯定是那几个保安放水了!

    “一帮废物!你们要故意演戏帮这废物是吧,就别怪老子不讲情面!”

    朱俊元森然怒骂。

    “朱,朱部长,我们……”

    那两名保安满脸苦涩,可腹部传来的绞痛却让他们话都说不出来。

    吃了疼还要被冤枉,他们内心懊悔无比,早知道就不来趟浑水了。

    “叶默,你敢在公司里殴打保安,还敢打我这个公司高层,你觉得冰凝会怎么看你?董事会怎么看待冰凝?”

    “你要是下跪给我认错,老子兴许还能压下这事!”

    朱俊元面色阴沉如墨,冷笑着开口。

    他知道这个废物的软肋是什么,以前百试不爽对方都只能敢怒不敢言。

    可惜,今天他要失望了。

    “要我下跪?”

    叶默嘴角微微翘起,勾勒出一抹极致的邪魅:“你确定吗?”

    “赶紧下跪,废物难道都是这么多废话吗!”

    朱俊羽森然狞笑道:“你不是最怕冰凝和你离婚吗,一旦离婚你这个废物就只能睡大街去乞讨,今天这事若是闹开,你觉得冰凝还会护得住你?”

    “说完了?既然说完了,那就做好心理准备吧。”

    叶默淡淡开口。

    话落地,他整个人踏出一步,诡异般出现在朱俊元面前。

    啪!

    这一巴掌他可没留手,直接将其打得嘴角流血。

    “曹尼玛,你还敢……”

    啪!

    “叶默,你敢……”

    啪!

    “我要告诉冰凝,你完了……啊!!”

    啪!啪!

    对方没说一句话,叶默都是巴掌伺候。

    此时的朱俊元,脸庞高高肿起,红得发紫发青,两颗门牙也是掉落在地,眼眶斜挂披头散发,哪里还有先前西装革履的风姿?

    “呜呜呜!!”

    朱俊元识趣的闭着嘴巴,不敢再说一句话。

    “跪下,磕头。”

    叶默淡淡开口。

    朱俊元拼命的摇头,可当他看到叶默高高扬起的手掌后,满脸惊恐的双膝跪地。

    “以后我来公司,你还要阻拦我吗?还敢嘲讽我吗?”

    叶默似笑非笑道。

    朱俊元拼命摇头,他是真的被打怕了,要是被这个废物打残废他找谁哭去!

    “以后不要来招惹我,更不能去骚扰我老婆,冰凝这两个字不是你应该叫的,知道吗?”

    “呜呜呜。”

    朱俊元拼命点头,狼狈至极。

    “知道就好,继续跪着吧,若是想挨打就起身。”

    叶默淡淡开口,接着直接坐在大堂内的宾客沙发上,悠闲翘着二郎腿。

    而朱俊元浑身颤抖不敢起身,只能继续跪着,只是那双眼眸中爆出极致的恶毒和暴戾。

    一边的柳萱雯美眸轻颤,看看叶默又看看朱俊元,内心有种莫名的舒坦。

    这个朱俊元好几次都骚扰她,更是给她发送一些极其露骨的短信,其意思很明显就是要保养她当小三,断然拒绝后,对方就屡次三番在工作上给她找麻烦,想要胁迫她就范。

    现在看到朱俊元这种下场,她自然舒坦。

    “叶先生,我……我需要通告总裁吗?”

    柳萱雯端着一杯温水走过来,递给叶默后怯怯问道。

    “谢谢,不用了,我就在这等着。”

    叶默点头致谢,接着就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其实暗地里却是在修炼功法,之前他能够打趴下两个保安,就是因为在车上修炼了功法。

    有着前世的经验,他现在可不是之前的废物弃少了。

    柳萱雯眨眨美眸,好奇的盯着面前少年,都说总裁的丈夫是个废物弃少,可她却觉得叶默有些神秘,最起码不是一个废物。

    时间缓缓流逝。

    半小时后。

    叮咚。

    电梯门打开,沈冰凝以及四五个西装革履的男子漫步而出,看得出来这次的会议很不愉快,沈冰凝俏脸上满是失落。

    “沈总,虽然这次合作我们没有达成共识,可我大成药业,还是很有意愿收购贵公司的,还请沈总多考虑考虑。”

    为首的中年男子,含笑开口道。

    “抱歉了费经理,盛美集团是我母亲苦心经营出来的,就算现在集团遇到困难,我也不会出售它。”

    “还请告知大成药业的王总,无论他出什么价位,我都不卖。”

    沈冰凝嘴角含笑,可态度却很是坚定。

    但她脸上的笑容,却很快就僵住了。

    因为大堂中央满地狼藉,两个保安趴在地面呻吟,一个脸庞肿得跟猪头的人真跪在地面。

    这是怎么回事?!!

    “冰……沈总,沈总你总算是出来了,你可要给我做主啊!”

    朱俊元见到沈冰凝,就如同见到了救星,哭嚎着开口。

    他原本是想称呼冰凝的,可旁边一道玩味似的眸光看过来,硬是让他恐惧得马上改口。

    “朱俊元?这是怎么回事!”

    沈冰凝眸光冰寒下来。

    “沈总,是叶默,他想要强闯公司,不仅打伤了公司两名负责人的保安,还殴打侮辱让我下跪!”

    “沈总,我好歹也是公司的高层管事,叶默虽说是你的丈夫,可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这件事你要是不处理,我肯定会告诉我叔叔,让他召开股东大会!”

    朱俊元哭嚎着叫喊,两颗漏风的看起来有些滑稽。

    “呵呵,沈总,贵公司还真是有趣啊,想必你也要处理自家事,那我们就先不打扰了,告辞。”

    大成药业的高层强忍着笑意,幸灾乐祸的离去了。

    想必明天,盛美集团这件糗事,就会传遍天河市的商业圈,沈冰凝的废物丈夫殴打公司高层,啧啧,想想就是劲爆新闻。

    “叶默,这是怎么回事?”

    沈冰凝冷冷看向沙发上的叶默。

    “我只是来大堂内坐一会,这位朱主管就不依不饶出口嘲讽,还要叫保安把我手打断。”

    叶默耸耸肩,含笑开口道:“我没办法,就只能还手自保咯。”

    “沈总,他胡说,他完全在胡说,公司有公司的规章制度,你不能徇私啊!”

    朱俊元歇斯底里的咆哮道。

    “柳萱雯,你也在现场,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说真话!”

    沈冰凝紧蹙柳眉。

    “沈总,事情是这样的……”

    柳萱雯回想了片刻,接着把之前的事情原原本本诉说出来,没有偏袒任何一方。

    “我知道了,以后柳萱雯你就来当我秘书,你去把刚才的监控视频调出来发我手机上。”

    沈冰凝冷冷开口,美眸环视一圈后道:“这两个保安停职调查,待我看过视频确定无误后,直接开除。”

    这话一出。

    柳萱雯和朱俊元当初愣住,当然,那两个保安更是后悔到了极点。

    “沈总,这件事不管我们的事啊,都是朱俊元指使我们干啊!”

    “对对,他一开始就对这小兄弟冷嘲热讽挑衅,说着很恶毒的话语,都是他指使的!”

    两名保安恶狠狠开口。

    反正工作保不住了,两人自然恨上了指使他们的朱俊元。

    “放你妈狗屁,我什么时候指使了,别血口喷人,老子……”

    朱俊元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冰冷的声音打断。

    “朱俊元,虽然你是公司高层,董事会也有后台,可盛美集团的最大股东,终究是我沈冰凝,这次事情你降级为人事部副主任!”

    “我不希望,还有下次。”

    沈冰凝美眸中不含丝毫感情,说出来的话语更是噙着一抹不容拒绝的强硬。

    “沈总,我……”

    朱俊元满脸焦急,从部门主管到部门副主任,这尼玛降了三级啊!

    “柳萱雯,马上去调监控视频,明天准备一套职业装,你的实习期现在结束,转为正职秘书。”

    沈冰凝开口道。

    “嗯嗯,谢谢沈总。”

    柳萱雯惊喜点头,直接小跑着去忙碌工作,这可是总裁交给她的第一个任务,自然要好好完成。

    交代完这边的事情,沈冰凝看了一眼叶默,没有说话直接走向大门,上了玛莎拉蒂。

    “咳咳,朱副主任,希望你还能记得开始你答应了我什么。”

    叶默摸了摸鼻头,玩味似的笑道。

    说完也不等对方回应,慢悠悠走出门去。

    “草!草!!一对狗男女,你们都给我等着!”

    朱俊元内心咆哮怒吼,阴柔的眼眸中噙着极致的恶毒。

    ……

    叶默打开副驾驶门,却发现沈冰凝正坐在这里。

    “会开车吗?你来开车吧,我头有些疼。”

    沈冰凝探出白嫩想玉指,揉捏着白皙额头。

    “嗯,好的。”

    叶默点点头,直接坐上了主驾驶位。

    看着沈冰凝绝美容颜上的那抹疲倦苦涩,他很是心疼。

    “冰凝,要不要我帮你揉几下?我会点中医,可以缓解你疼痛。”

    叶默试探着问道。

    “你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了?”

    沈冰凝放下手,美眸淡淡的直视过来。

    额……

    叶默顿时苦笑不已,他和沈冰凝有过婚内约定,其中一条就是双方都不能互相身体触碰,更不能同房同床共枕!

    “我没事,就是这段时间事情太多了,有些劳累过度。”

    沈冰凝眯着眼睛疲倦道。

    等车子发动后,她突然又来了一句:“叶默,带我去你家老房子吧。”

    嗯?

    叶默内心一动,还以为这个绝美总裁想通了,准备和他进行夫妻之实?

    毕竟,他虽然和沈冰凝结婚,但两人没住在一起,对方住在别墅内,而他,却是住在郊区破旧老房子内。

    现在夜深人静,孤男寡女,而且两人更是领过结婚证的合法夫妻!

    闻着身旁传来的幽幽体香,叶默内心有些心猿意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