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乡试当日

第3章 乡试当日

乡试当日,街上的人流似乎比往常少了一些,人们皆蜂拥至襄城贡院周围,瞻仰各路才子的风采。

    更有许多待字闺中的少女,在父母的陪同下,站于高处,寻找心中的如意郎君。

    离开考还有一段时间,此地早已是人山人海,易夫人立于一棵枫树下,神色淡然。

    “易姨,怎么不往里面走走?在这里可见不着易凡。”一名身着淡紫色纱裙的少女款款行至易夫人身旁,女声清脆,似银铃轻摇。

    听闻此声,易夫人满脸堆笑:“原来是绮梦啊,你也来为凡儿加油鼓劲吗?他自是胸有成竹,我们在这里等他回来便是了。”

    “易姨,我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女孩头压得很低,似乎不愿与易夫人直视。

    易夫人见她这般摸样,心中疑惑,仔细看去,发现少女眼角红肿,像是刚刚哭过。

    “难道,家中有什么变故?”易夫人神色凝重,拉着绮梦坐于树下,听她娓娓道来,其眉头却是越皱越紧。

    此时易凡正与其他考生一起被考官例检,大康科考的例检极为严格,除了搜身以防考生私藏夹带之物,还要由民司官和户司官验明正身,防止冒名顶替。

    “城南易家,易凡,十六岁,童子试第一名,秀才。”一名民司官看着易凡的履历,小声默念着。

    “你便是那易凡?朝廷有律,罪人之子,不予参加科考。”民司官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少年郎,肃声道。

    “什么?”易凡闻言怒道:“我自幼通读大康律法,受父亲影响,我自然是不能作为荫生参考的,故此才经过童子试考取秀才。你倒是说说看,我大康有哪一律哪一法不准秀才参加科考?”

    荫生是凭借上代余荫取得的科考资格,而易凡因为家道败落,无法享受此等福泽,只能同平民百姓一起参加童子试选为秀才。

    “这……”那民司官眼中现出一丝阴郁,前日城主之子薛良特意指使他阻止这易凡参加乡试,他冥思苦想也只有在其父亲身上做文章,不想这易凡义正言辞,反倒将了他的军。

    无奈之下他只好耍起无赖,摆着官腔道:“本官行事还无需向你解释,不行就是不行,兵丁,速速将其带走!”

    左右的士兵得令后立即架起易凡,就要将其强行轰出。可怜那易凡苦读十数载,终究是一场空。

    “慢着!”一道威严的声音自考场内传出,令本已心死的易凡再次燃起了希望。

    民司官赶忙站起身来,对着迎面走来之人恭声道:“城主大人,属下正要驱逐一名无资格的考生。”

    来人正是襄城城主薛仁,他深深地看了易凡一眼,对民司官道:“康律的确没有不准秀才参考的规定,让他进去。”

    “可是大人……”民司官脸色变了变,小声道。

    薛仁微怒,瞪了这个民司官一眼,用不容置疑的口气道:“我说了,让他进去!”

    城主都这般说了,谁再阻拦就纯粹是自讨没趣了。易凡向薛仁点了点头,心中对其印象改观了不少,想来他也是一个清正廉明的好官。

    冷冷地哼了一声,也不理睬民司官,易凡大踏步走进贡院内。

    “大人,并不是下官非要为难那易凡,而是……”见城主发怒,民司官急忙解释道。

    薛仁挥手打断了民司官的话,附耳轻声道:“我那愚儿不懂这中间的道理,难道你也不懂吗?留着这易凡,有大用处!”

    ……

    经那民司官一阻,易凡几乎是最后一个进入考场的,略一扫视,只见各考生的号舍还在分配中,闲来无事,他便找了个角落默默背诵起圣人经典来。

    “易凡?是你?怎么一个罪人之后,也有资格参加科考?”一个不协调的声音在易凡耳边响起,却是那薛良不知何时走到了他的身前。

    “这薛良本身便是官二代,无需科考就可做官,为何还来参加这乡试?”易凡心生疑惑,嘴上却无言语,把头一扭便向别处走去。

    薛良眉头紧皱,心中也是疑惑不解:“明明让民司官阻拦的,怎么还让他进来了,这下可不好办了,那小子还是有些真才实学的。”

    任这薛胖子想破头,也绝想不到是其父亲首肯易凡参考的,当下他也不再多说,径直行至最靠近主考官的那间号舍。

    考场号舍是按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八字排序的,最前列的号舍墙壁上写着大大的天字,而薛良坐下的位置正是天字第一号。

    越往前的号舍就越容易被主考官见到,由此混个眼熟,也算为中榜加些微不足道的筹码。

    易凡进来晚,自然是排在荒字号舍,他稳稳坐定,静等考官发卷。

    今年乡试的考生较往年要多,所以朝廷特派了一名正三品文官前来做主考,以示重视,要知道,那薛仁在襄城一手遮天,也不过是从二品官职而已。

    待监考发了卷,易凡以袖口轻轻地将卷面抚平,映入眼帘的是三个大字:民与官。

    “当今圣上最重民生,就连这考题也是与之有关,倒是我大康之福了。”易凡心中暗自想着,手中下笔也是神速,他以方正大篆书写道:“民如水,官如舟,水可载舟,亦可覆舟……”

    洋洋洒洒数千字,易凡也没消耗多少时间,文中巧用《诗》、《书》、《周礼》、《大学》以及《中庸》等圣人经典,更是将它们融会贯通,独成一系。

    答罢考卷,他又将其检查了一遍,估算了下时间,还早。向号舍外望去,只觉得周围鸦雀无声,落针可闻,考生们有的在奋笔疾书,有的在冥思苦想。

    心中略一放松,困意便袭上心头。“都怪昨日心中激动,导致没有睡好。”易凡想到此处,便早早交了卷。

    收卷考官看了下时辰,开考不过两个小时,心中暗自惊异此子的写作速度,不过其脸上却无任何表示,只是匆匆将卷子交于贡院考官房内。

    荒字号考官房中,一名副考官正默默地品着茶,忽见易凡的卷子被飞速呈上,他嘴中一口茶差点喷了出来:“哪个考生,竟然如此神速。”

    铺开一看,文章的破题就将他吸引住:“引用魏徵之言做开头,当真是一句点题。”

    通篇读完,这名副考官猛拍桌子,叫了一声好,忙对旁边的考场巡视道:“快将此卷呈于主考大人。”

    襄城贡院房间并不多,所以主考便居于天字号考官房内,此时这里还有一位与乡试无关之人,竟是让朝廷亲派的主考也不得不起身相迎。

    “薛大人,您交代的事情我自然会办好,无需亲自来看的。”主考官姓王,而他对面站着的就是襄城城主薛仁。

    “先前出了些变故,所以过来瞧瞧,想必那第一名的考卷也快要到了。”薛仁也不与他客气,显然是与这王主考相当熟络。

    王主考面露疑惑:“这才两个时辰,哪来的第一名?”突然考场巡视匆匆跑入房内,呈上一卷道:“荒字号考官,递交佳卷一篇。”

    王主考与薛仁同时瞄了一眼卷首署名,上面赫然写着:“城南易家,易凡。”

    ……

    此时易凡并不知道自己的卷子已经被推荐到了主考官处,考试要到晚上才结束,这么长的时间他便直接睡了过去。

    睡得沉,便会做梦,他再次感觉自己身处混沌当中,但这次其思维还是清楚的:“怎得又是这个梦,常言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浆糊般的环境难道说明了我平日里脑中也是一片混沌?”

    回想起上次梦中的情景,易凡便竭力向上游去,却怎么也找不到那种鱼跃龙门之感,混沌于此时越发粘稠,使他憋闷得喘不过气来。

    突然他灵光一闪,想到先前偶然得到的那本《陆德心经》,其开篇所阐述的“文武之道,由心而发”反复地在其脑海中盘旋,顿时让他心有所悟。

    “心为思想之本,心有所念,便会驱使身体去做,最终达成目的。我虽然不认同此书的神怪之道,但这由心之说还是有道理的。”易凡心中这样想着,就发现周围混沌渐清,也无需费力上游,心念一到,便扶摇而上,直达云端。

    高空中劲风如刀,烈日似火,易凡难以忍受刀割火烤之苦,不由得痛叫出声。

    “哎呀呀,师弟,可算是找到你了,看师兄来救你!”远方飞来一朵青云,其上站着个十一二岁的美少年,其面带紫气,唇红齿白,眉目如画,如不仔细去看,还当是谁家漂亮的女儿呢。

    美少年人还未到,便抛出一物,似渔网般展开,覆盖到易凡身上,霎时间天旋地转,周围的风刀阳火统统消失不见。

    易凡似被重物压身,一下子跌落云端,重回混沌当中,痛觉一消,脑中却不复清明,浮浮沉沉下,易凡的身体渐渐产生一些微妙的变化。

    云端之上,美少年心有余悸道:“幸得老师神机妙算,方才及时赶到,救了师弟一命。不过此子也当真是老师口中的天纵之资,竟然这么快就达到了神由心生,三魂合一的境界。不错,不错,就如老师所说,继续打磨这块璞玉吧。”

    考场数里外的一间客栈中,一名在房内盘腿打坐的老者猛然间睁开眼睛:“大康王朝向来尚武,排斥念力,我方才怎么会感应到有人出窍?嗯?好纯净的念力,看来这次远游要横生枝节了。”

    老者身披一件青色道袍,立于客房窗口向外眺望,那件道袍后背上,两个鲜红大字格外引人注目:“天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