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全世界都说你不行(新书开张)

第1章 全世界都说你不行(新书开张)

孙昂安静的坐在茅亭之中,冬日午后的暖阳穿过稀疏的草帘,像是母亲的轻语一样散落在他的身上。

    他还感觉到有些头疼,但是已经逐渐适应了这具身体。

    远处,有几名下人在背后对着他指指点点,孙昂暗暗觉得好笑,他们一定以为自己察觉不到吧?

    以前这具身体的主人只是三脉之力的境界,的确没有那么强大的灵觉。

    不过现在,孙昂的灵魂占据了原主人的身体,可能因为两个灵魂叠加的缘故,至少灵觉上已经非常敏锐。

    他虽然还听不到那些下人到底在你说什么,但是来来去去,不外乎那几个词眼:废物、懦夫、蠢货……

    对于这些,重活一次的他真的不在意了。

    那辆闪着刺眼灯光的重型卡车呼啸而来的画面历历在目……

    他和同学们都是听着老师讲的做人道理长大,只是步入社会之后,大家渐渐抛弃了那些准则,变得急功近利、变得世态炎凉。

    他从来不去说别人什么,他只坚持自己要做什么。

    而后大学毕业,他进了一家大公司成为一个小职员,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再加上努力拍马屁,总算是混到了中层。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公司正在运作的一个商业并购涉嫌欺诈,如果成功对方数百名员工可能倾家荡产!

    当天晚上,上司请他去了酒吧,昏暗的灯光下,旖旎的音乐中,上司漂亮的女秘书打开了装满现金的皮箱。

    只要他闭嘴。

    他笑了,因为上司不知道,他暗中资助着两名贫困生山区的学生,每年要给家乡的敬老院汇去为数不多的捐助,还要为导盲犬基地义务购买四次狗粮……

    因为生活所迫,他会出卖自己的劳动甚至出卖自己的尊严,但是上司这种人永远不会明白,在这个似乎一切都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世界里,仍旧有他们用金钱买不到的东西:良知!

    于是回去的路上那遇到了那一辆“失控”的重型卡车。

    然后原本应该已经死去的他,不知道什么原因灵魂来到这个世界上,占据了这具身体,原主人的名字恰好也叫孙昂,乃是安淮孙氏三老爷的大儿子。

    他用了三天时间,慢慢消化了原主人的记忆,知道了这个世界有七块大陆,漂浮在无边的暗海之上,原本七界之上,还有天庭,但是数百万年之前,天庭崩塌,仙帝失踪,人魔两族再次陷入大战。

    知道了这个世界源远流长,文明的历史远远超过了原本那个世界。从百亿年前的太永宙时期一直到百万年前开始的新纪宙,期间英雄无数,每一段历史都波澜壮阔。

    文明的方向乃是武道,每一个故事的主角,都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甚至第七界“亡领”本身就是主大陆的一部分,乃是人魔两族“百万大战”,才将之削落变成了暗海第七界。

    他知道了这个世界每一名修行者只有觉醒了自己的“武照”,才能算是真正的武者,而武照的范围大小、光芒强度,乃是武者实力最直接的体现。

    他知道了符印、丹器、宝骑等等这个世界的知识,简单来说,这是一个很精彩的世界。

    但是……孙昂露出一丝苦笑,似乎这个世界的一切“精彩”,都和自己无缘。

    尽管感觉重活一次竟然如此非常不甘心,可是连他也深感无力。

    “这七叶芝参汤还用得着给那个废物喝吗?”茅亭外争吵声传来,根本不在乎孙昂这个少爷是不是听见了。

    “这是家里每一位少爷每个月固定的供应。”

    “嘿嘿,你还真拿这个懦夫当成少爷伺候?他要是有一丁点的用处,用得着躲在这里?他从祖地逃回来,咱们安淮孙氏的脸都让他给丢光了!”

    “拿回去,这种灵药就算是给他喝了也是浪费,他从小到大服用了多少进补的灵药,到现在还只是个三脉之力的废物,你看看其他的少爷们,就算是没资格去祖地的,至少也是四脉之力了!”

    “要不是因为三老爷掌握着家族唯一的丹器夜歌剑,他这样的废物早就被赶去掏粪了,真是丢祖宗的人!”

    脚步声远去,原本属于他的一盅七叶芝参汤被几个下人克扣了,只丢下几句嘀咕:“以为躲在这里就没事了?胜少爷明天就回来了,到时候肯定杀过来,把你这个丢人的废物彻底解决了!”

    孙昂深深吸了一口气,原主人相关的一段记忆浮上心头。

    安淮孙氏乃是威远郡孙氏家族的一个分支,在安淮县落户已经超过了百年。而孙氏家族乃是威远郡著名的大世家之一,即便是在整个威远郡之中,实力也能排进前五。

    祖地乃是整个孙氏家族发源地,经过本家的苦心经营,现在变成了一个训练孙家核心弟子的场所。

    那里有更高明的功法,更强大的导师,更珍贵的丹药,更强悍的武技。

    进入祖地修行,一直是每一个孙氏子弟的梦想,各个分支每年都要进行争夺。

    孙昂的资质真的很普通,本来是没有资格进入祖地的。可是望子成龙乃是每一位父母的梦想,孙昂的父亲孙远海也一样。

    不过他将自己的儿子安排进祖地,倒并不是有什么暗箱操作,而是他用自己实实在在的一桩大功劳换来的。

    他九死一生完成了某个家族任务,身上永远留下了三道长达两尺的伤痕,却不要任何赏赐,只要求自己的大儿子进入祖地修行。

    可惜孙昂的资质实在是太差了,半年时间,一同进入祖地的堂兄孙季已经是六脉之力,只要通过了接下来的年关大考,就能够成为祖地“真武子弟”,可是他,还是区区三脉之力,甚至连留在安淮县的那些子弟都不如。

    于是,这个废物的名号算是坐定了。

    偏偏原本的孙昂性情和善,遇事喜欢忍让。他始终觉得,大家都是兄弟,血脉相连,不要弄得兵戎相见。

    可是别人始终认定他这是懦弱的表现。

    于是,一无是处加上胆小怕事,孙昂在整个祖地也是出了名的废柴,实力垫底无人问津。

    年关大考即将到来,如果不能通过四脉之力的考核,他就要被扫地出门。

    而堂兄孙季,不但没有丝毫帮助的意思,反而落井下石,故意找各种借口和他“切磋”,每一次都将他打伤。

    不仅如此,堂兄还有一群走狗,都是四脉之力的修为,每天守在膳堂、校场、法殿等地方,看见他就打一顿,让他始终处在养伤的状态之中,不能继续修行。

    这是摆明了要将他往死里逼。

    孙昂也看出来了这一点,无奈之下准备返回家中安心修行一个月,家里有父亲庇护,还能得到更多的灵药支持,还有一线希望冲击四脉之力的境界。

    他带着一身伤回到家族,却被认为是懦弱的表现,逃避年终大考!

    你没实力通过是一回事,可是你连面对都不敢面对,那就是一个人人唾弃的懦夫!

    那些人根本不给孙昂辩解的机会。再加上他回来的不巧,父亲孙远海带着弟弟外出求医,没有人护着他,面对虎视眈眈的堂兄堂姐,他只好离开了家,躲到了这座位于县城外镇魂山下的庄园之中。

    他非常渴望能够留在祖地,因此到了庄园之中,就勤奋修炼,却没有想到因为伤势未好走火入魔一命呜呼。

    这才让孙昂的灵魂趁虚而入。

    孙昂暗暗一叹,为人和善没有错,可是一味无底线的退让显然是不可取的。

    那些以下犯上的下人已经走远,他看着不远处雄伟的镇魂山,心中总再次涌起一股不甘:我重活一次,不是为了来当废物的!

    无论如何也要在一个月之内突破到四脉之力,留在祖地之中!

    他起身来返回自己的房间,庞大的镇魂山仿佛成了他的背景。

    传说那浩荡的山脉乃是人魔两族百万大战的起始之地。

    当年六界之上人魔并立,直到数百万年前,人族千古雄主御古龙仙帝横空出世,于镇魂山中证道登基,而后传檄天下,召集百万人族强者,浩浩荡荡杀向魔族。

    先后七场大战,无数强者喋血!

    最终迎来了史诗一般的“百万大战”,魔族大败,退入暗海,艰苦求生。人族惨胜,第七界“亡领”诞生。

    随后,仙帝于暗海七界之上另构虚空,衍生大陆,是为“天庭”。天庭世界就像是一艘庞大无比的战舰,在暗海和七界之上游弋,凭借着强大的力量,镇压魔族。

    再后人族大兴。

    但是不知为何,百万年前天庭世界突然崩塌,御古龙仙帝失踪。人族统治被打破。

    魔族从暗海之中发起反攻,杀上七界。

    尽管人族拼尽全力抵抗,但是群龙无首,节节败退。时至今日,七界再次成了人族魔族对立的局面,双方领地犬牙交错,战火频频爆发。

    魔族的天赋远超人族,是以始终压制人族,一步步蚕食人族领地。

    似乎百年前还有猎户在山中发现过一座巨大的石碑,上面有八个金光大字:

    仙帝讨魔、誓师之地!

    可是拥有这种传说的地方,在整个七界之中,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数百万年过去了,谁能说得清楚?

    孙昂觉得这是镇魂山周围的居民往自己脸上贴金。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之中,桌上的茶水已经冰凉,喊了几声外面也没有人搭理,他冷笑一声,喝了口冷茶之后,关好房门,准备开始修炼。

    孙昂的这具身体今年正好十三岁,这个世界的孩童从小就要修炼武道,尽快打通周身九大经脉。

    这个阶段被称为“九脉境”,只有完成这个基础修行,才能在接下来觉醒自己的“武照”。

    武照乃是本命元能显化在体外的表现,有高下之分,形态或者是神兵利器,或者是宝甲坚盾,或者是神兽灵禽,或者是自然气象,甚至是鬼怪神魔。

    在武照范围之内,武者的攻击力和防御力都会大大增强,所以武照的范围大小乃是武者实力的直接体现。

    他盘膝坐好运转起祖地传授的玄黄引气决。

    这一部祖地基础功法,在所有的九脉境功法之中属于二阶,远胜于安淮孙氏传授给子弟的一阶功法玉髓气。

    孙季就是凭借高明的玄黄引气决才一口气突破到了六脉之力的境界,备受祖地重视,而孙昂半年时间,可怜兮兮的只提升了一个境界,从二脉之力到了三脉之力。

    随着体内元力的运转,一团肉眼看不见的漩涡出现在他的身外。

    正是凭借真个漩涡产生的吸摄之力,才能够将周围的天地元气抽取过来沉淀在自己的体内。

    但是孙昂明显感觉到自己三条已经打通的经脉之中,元力运转非常缓慢,因此体外那个漩涡的直径只有半丈,能够捕捉到的天地元气也非常少。

    这样修行足足两个时辰,境界提升非常缓慢。

    尽管和原本的主人相比,这个速度已经快了不少,但是想要在一个月之内突破到四脉之力,几乎没有可能。

    他一夜辛苦修炼,等到天快亮了,元力增加的也非常少,他已经疲惫不堪,再强行修炼必定会走火入魔,于是只能暗暗一叹,上床休息了。

    一觉睡到半中午才起来,已经过了早餐时间,孙昂喊了好几次,才有一名侍女不清不远的去了几块点心来:“伙房早已经没吃的了,随便对付两口吧?”

    孙昂怒问:“让他们重新开火!”

    侍女露出一丝嘲讽的神色:“你可别忘了,你这少爷身份跟别的不一样,你可使唤不动那些厨子!”

    孙昂大怒,他已经忍了好几天,正要发作却看到外面一名下人飞快的冲了进来,神色慌张:“昂少爷,您快逃走吧!”

    孙昂眉头一皱:“关叔,发生什么事情了?”

    关叔是孙远海身边的老仆人,对孙远海一直忠心耿耿。

    “胜少爷回来了,已经听说了您的事情,他立刻大骂您是个废物,让咱们安淮孙氏颜面扫地,本来他要马上杀过来,却被县城里的朋友拉走喝酒了,但是我估计明天他肯定会过来找您的麻烦,您还是快走吧……”

    孙胜是孙季的亲弟弟,两人都是大伯孙远山的儿子。

    大伯是安淮孙氏的族长,可是家族的最强战力夜歌剑却掌握在孙远海的手中。大伯觊觎夜歌剑很久了,孙昂和孙季的冲突实际上也是源于此事。

    那侍女在旁边冷冷一笑,幸灾乐祸,再也不搭理孙昂出去了。

    孙昂心中一股巨大的屈辱升起,狠狠一咬牙:“我不走!我倒要看看,他孙胜敢把我怎么样!”

    “少爷……”关叔急了,孙昂却狠狠一摆手:“不用再说了!”

    (新书开张,求养肥,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