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四脉之力

第3章 四脉之力

清晨,关叔忧心忡忡的站在庄园门口。

    他是孙远海身边的老仆人,跟随孙远海已经几十年了。可以说是看着孙昂、孙越兄弟俩长大的。

    他也很清楚孙季孙胜兄弟俩是什么样的货色。仗着他们父亲乃是族长,胡作非为无法无天,昨天如果不是因为刚回来就被人拉去喝酒,孙胜一定会杀到庄园来找孙昂的麻烦。

    但是今天,昂少爷这一劫恐怕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了。

    他暗暗叹息,昂少爷以前不是这个性格呀,一听说孙胜要来找麻烦,早就躲得老远。

    可是关叔心中又有点高兴,以前昂少爷那个性格,实在是太软弱了。现在虽然可能会被打成重伤,但是至少他有了男子汉的担当。

    关叔一咬牙,大不了我拼了这把老骨头,说什么也要挡住孙胜。

    可是孙胜已经是四脉之力的修为,就算是拼了老命,能阻止他吗?又或者,自己跪地磕头,抱着他的大腿苦苦哀求?

    “唉……”关叔暗暗一叹,也真是没有办法。

    “嘿嘿!”一边的一名仆人忍不住冷笑:“我说老关头,是不是后悔跟错了人?你们家少主这么废物,你们这些下人将来还有什么希望?”

    关叔懒得理他,沉着脸不说话。

    那家伙却在喋喋不休:“说起来资质不好的我也不是没见过,可是资质差到孙昂那种货色的地步,还真是第一次见到!简直是千古奇葩啊。”

    “再退一步说,咱们孙家也算是有钱有势,就算是你资质差一点,用灵药堆也能把你堆成一名武者。

    可是孙昂就是个胆小鬼,毫无担当,这样的人想要继承三老爷的家业,呵呵,我看是别想了。

    三老爷家两个孩子,老大是个废物加懦夫,老二是个病秧子,你们是没什么指望喽……”

    关叔气的脸色铁青,可是却偏偏无法反驳。

    门前的大道上,一阵马蹄声传来,关叔脸色一变,孙胜果然来了!

    ……

    孙昂悠悠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他微微一愣,昨天夜里自己明明是在镇魂山之中昏迷了啊?怎么会回到庄园中?

    再看窗外,镇魂山巍峨依旧——难道一切只是一个梦幻?

    他猛然坐起来,运转体内元力,顿时滚滚如流奔腾不息。

    “四脉之力!”境界的提升货真价实,说明昨夜不是梦幻!孙昂一阵激动,可是他还没来得及仔细检查自身,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叫骂声。

    “孙昂!你这个懦夫,你还有脸回来!你为了躲避年关大考逃跑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祖地,你把我们安淮孙氏的脸都丢光了!”

    一名身着锦衣的少年,带着几个跟班,一脚踹开门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

    关叔在一边苦苦哀求:“胜少爷,求求您高抬贵手……”

    “啪!”一记耳光将老迈的关叔抽的摔倒在了一边。

    孙胜恶狠狠骂道:“滚!你是什么东西,本少爷面前,哪有你这种低贱之人说话的份儿!”

    关叔不敢反抗,翻身跪倒在地:“胜少爷,求求你了,我老头子给你磕头了,你饶了我们家少爷吧……”

    孙胜一脚将拦在自己面前的关叔踢开,大步冲到了孙昂的面前,手指头差点戳在了他的鼻子上:“你这个废物!进入祖地半年了,才是区区三脉之力。

    三叔徇私舞弊,才将你送入了祖地,其实你根本不够资格!可是废物就是废物,进入祖地又能如何?还不是排名垫底?”

    孙昂心中怒火燃烧——狂怒似乎触动了什么,双瞳之中黑色火焰一闪而过,他在不知不觉之间进入了一种状态。

    孙胜那一只戳在自己鼻子前面的手指,在他眼中突然变得很大,孙胜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音节都变得很缓慢。

    他似乎把握住了某种“关键”,脑海之中各种思路翻滚,快如闪电,原本对武技并不敏感的他,一瞬间就调动出了数十种应对方式,然后他从其中选择了最为恰当的一种。

    说起来缓慢实际上极为迅速。

    孙昂“轻轻”伸出手指一弹。

    这一招很有种浑然天成信手拈来的感觉,实际上这是一招安淮孙氏家传的基础武技“十八散手”中的一招“反手琵琶”。

    非常非常普通的一招,威力一般,十八散手乃是安淮孙氏给子弟们的启蒙武技,级别非常低,就算是在九脉境的武技之中都排不上品阶。

    也正是因此,孙胜在看到孙昂弹出这一指的时候笑了:“你这个蠢货,进入祖地那么多高阶武技全都学不会,居然到现在还用这种不入品阶的垃圾武学。”

    他很有信心,自己至少有三种方法可以躲开这一指。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却让他嗔目结舌,因为他的确闪避了,可是却发现不管他怎么躲闪,就是躲不开这一指!

    怎么会这样?!

    他心念一转:就算那个废物懦夫误打误撞使出了这一招那又如何?他只是区区三脉之力的境界,就算是打中自己也不会对自己造成任何伤害。

    他狞笑一下,手指狠狠地朝孙昂戳了过去,要一指在他身上戳出一个血窟窿!

    而周围孙胜的走狗们也已经看出来两人这是真的动手了。

    孙昂的那一招实在泛善可陈,最低级别的十八散手,简直让人鄙夷。

    “胜少废了这个废物!”

    “少了这个懦夫,以后咱们家就不用这么丢人了……”

    而那些庄园内的下人们,也抓紧了这个难得的巴结孙胜的机会,全都在为孙胜加油鼓劲,狠狠从言语上鄙视孙昂。

    两人出手快如闪电,一瞬间就有了结果。两根蕴含了强大元力的手指狠狠碰在了一起。两人全身的力量凝聚在手指上,千钧一击!

    噗!

    一声闷响之后,孙胜却听见紧接着咔嚓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

    手指上的骨头很细小,即便是断裂也不会被这么清晰的听到,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断的不是孙昂的手指,而是孙胜自己的!

    十指连心,一股钻心的痛传来,孙胜从小养尊处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痛苦,抱着手指惨叫着踉跄后退,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啊——”他惨叫后退,而周围的其他人则是骇然:“四脉之力!”

    “四脉之力初阶!可是他为什么能够一招击败胜少爷?胜少爷已经是四脉之力中阶了,这、这不可能啊!”

    事实就在眼前,手指折断的是孙胜而不是孙昂。

    孙昂士气如虹,大步直入进逼杀来。他仍旧沉浸在那种状态之中,大脑自动筛选了许多可以进一步扩大战果的招式,然后自动选择了最合适的一种。

    “火牛炮拳”第七式“怒牛践踏”。

    这是祖地传授给九脉之力子弟的一种高明武技,九脉境下二阶武技,远远超过了安淮孙氏传授给子弟们的一阶武技。

    孙胜快步后撤,他很怕死专门修炼了一门保命的绝技:忘虚步,这是专门用来逃命的身法。

    孙胜别的武技稀松平常,但是这一套身法却是下了苦功,因此在这种危急关头,下意识的施展开来,顿时身影飘忽,眼看就要能够脱出战团,退入走狗们的保护范围。

    但是孙昂这一步落下,怒牛践踏,地面摇晃,孙胜的步伐顿时乱了,再也无法退让。

    孙昂强逼进来,双拳好像怒牛冲锋的两只尖锐牛角,狠狠刺在了他的胸口上。

    火牛炮拳已经讲究“养”拳势,孙昂这一招,隐隐给人感觉到,他背后似乎有一头高阶暴兽裂天火牛在咆哮怒吼,将前蹄狠狠踏砸着地面。

    孙胜根本无力抵抗,孙昂的双拳上元力的光芒一闪而过,庞大的力量爆发。

    嘭!

    孙胜一声闷哼,口中喷出一蓬鲜血,断线的风筝一样朝后飞去,狠狠摔在了十几丈之外。

    “区区四脉之力竟能养出拳势!这、这、这绝不可能!就算是祖地那些真正的天才,也绝对做不到这一点!这还是那个废物吗?”孙胜的走狗之中,也有人看出来孙昂的拳势,这是绝对天才的表现!

    他们绝对难以接受,以往那个他们可以随意欺凌的废物,一夜之间变成了超越祖地那些“真武子弟”的天才。

    孙昂大步上前,孙胜吓得往后一缩。

    他很想站起来转身就跑,但是身上沉重的伤势让他挣扎了几次,仍旧失败顿时尖叫起来:“快、快来保护我!”

    几个走狗下意识的上前一步,孙昂猛然回头,双眼之中有黑色的火焰闪过。走狗们也都是四脉之力的境界,却被那利剑一般的目光逼住,吓得不敢上前。

    所有人心中都冒出一个念头:这还是之前那个懦夫吗?!

    孙昂一个眼神逼退了所有的走狗,刚才在门口和关叔冷嘲热讽的那名下人却站在一边犹犹豫豫,在他看来这可是巴结胜少爷的好机会。

    孙昂从一旁走过,毫不客气一脚踹出去。

    那名下人想要闪避,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鞋底在自己面前越来越大,最终狠狠踏在了自己的脸上。

    啪!

    鼻梁和牙齿全都被这一脚踹断了,鲜血横飞。他一声闷哼,直接昏了过去,惨兮兮的倒在了一边。

    这人在庄园之中,也是个管事的小头目。其他的下人正想上来扶起他,却被一道森然冰寒的目光逼退。

    他们抬头一看昂少爷,顿时一个哆嗦,全都缩在一边不敢动弹。

    “谁都不准救他!给我把他吊在庄园门口,能活下去算他命大,活不下去流血流死了那是活该!”

    “是!”下人们慌忙应下来。

    原本伺候孙昂的那名丫鬟,已经浑身发抖快要站不稳了。

    孙昂冷哼一声,继续朝孙胜走去。

    “你,你别过来……”孙胜一下子慌了:“孙昂……昂哥,我们是兄弟啊……”

    孙昂不为所动,坚定地走到了他面前,一把抓住他那根已经断了的手指,狠狠拽了过去。

    “啊——”

    孙胜杀猪一般的惨叫起来,被孙昂蛮不讲理的拽着,连滚带爬的到了关叔面前。

    “跪下!”孙昂冷冷一句。

    孙胜愣了一下,让他堂堂少爷,朝一个下人下跪?

    可是孙昂狠狠用力一扭,孙胜再次惨叫,迅速的跪了下去。

    “磕头道歉!”

    “关叔,我错了,我是畜生,您老大人大量,别跟我计较……”

    光叔老泪纵横,他实在是太开心了。开心的不是自己受辱报复回来,而是昂少爷忽然开窍了!

    老爷后继有人!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孙远海一世英雄,乃是安淮孙家第一战力,可是每每想到后继无人,强大的夜歌剑无人可以继承,都只能午夜哀叹。

    还不敢在两个儿子面前表现出来。

    但是现在,昂少爷脱胎换骨——不管他究竟是为什么忽然改变,但是昂少爷崛起了,就是老爷的福气。

    孙昂狠狠一把将孙胜丢开:“滚!”

    他的境界的确比已经在四脉之力停顿了许久的孙胜略差一些,但是仙帝心魔对他的改造正在潜移默化之中进行着。

    愤怒,七罪之一,仙帝斩下心魔七罪八苦之一,当他的愤怒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就会自动激活一种“状态”,在这种状态下,孙昂各方面的资质都会得到仙帝心魔的加强。

    他的境界虽然略差一些,但是对于战机的把握,对于武技的合理使用,对于对手破绽的搜寻,远远超过了半吊子的孙胜,所以两人搏命,孙胜必败无疑!

    几个走狗慌忙上来扶起孙胜,落荒而逃。

    一群人离开庄园,上马狂奔而去,在马背上孙胜破口大骂:“孙昂你个废物你敢打伤我,你给我等着,你一定会后悔的,我大哥一定会杀了你!

    还有你那个病秧子弟弟,我一定要让那他夭折,老子用性命保证,决不让他活过十岁!”

    (要说的话,你们懂的,那啥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