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下水道的老鼠

第1章 下水道的老鼠

“赫赫……”

    一道极为尖锐的声音,把楚牧从无尽的黑暗中拉扯出来,艰难地睁开双眼,只见身前不远处,有一堆炙热的篝火。篝火旁边,有一名身形消瘦的男子,有气无力磨着手中尖刀。

    “这是……躲在下水道的老鼠?”

    仔细看了一眼,不远处那一个消瘦还磨着尖刀的男子,一道意识在楚牧脑海中升起,直让他吓了一跳。

    所谓的躲在下水道的老鼠,可不是真正的老鼠。

    而是……

    噬人者!

    “扑通!”

    楚牧听着这些老鼠的事情长大,见到这真正的老鼠后,吓了一跳,想要起身偷偷逃跑时,却发现自身被五花大绑,身形一个不稳,直接跌落在地上。

    “你,醒,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也把正在磨刀的男子吸引过去,转过身去,正好看见一脸惊容的楚牧,脸上露出一副贪婪的神情,说着许多不曾说过的话语。

    因此,声音有些迟钝!

    “我,我,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楚牧颤抖着语气说道。

    “当,然,是,我,在,臭,水,沟,把,你,捡,回,来,的。”

    因为得意,消瘦男子的话语也是愈发迟钝。

    “臭水沟?”

    听到这一只老鼠的话语,楚牧也一下子反应了过来,他这才想起,不久前他好不容易花费极大的力气抓住一只老鼠。

    当然!

    这是真正的老鼠。

    对于楚牧这种生活在贫民窟中的孤儿来说,老鼠几乎是难得的美食。

    因此,清洗干净老鼠的尸体,楚牧正准备烧烤的时候,没想到突然冒出来三个小混混,抢夺走他那一只难得的美食之外,还把他打晕丢弃在臭水沟旁。

    “小,兄,弟,别,怕,我,会,给,一,个,痛,快,的。”

    消瘦男子说着迟钝的话语,拿起锋利的尖刀,一步步,一瘸一拐朝楚牧走去,双眼死死地看着楚牧,眼中尽是清晰可见的贪婪,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他已经不知道多久没吃过肉了!

    见消瘦男子一步步靠近,楚牧愈发的紧张,连连往后倒退,一直倒退到墙壁,无处可逃,警惕地看着靠近的消瘦男子,却没有任何认命等死的表现。

    自幼生活在贫民窟,残酷的生活教给他一个简朴的道理,就算是死也不能认命等死。

    “小,兄,弟,就,让,你,我,合,二,为,一,吧!”

    消瘦男子来到楚牧身前,贪婪的目光在楚牧身上游走许久,双眼全然被满意占据,抬起尖刀,朝楚牧心脏刺去。

    “噗嗤!”

    见消瘦男子尖刀刺来,楚牧一咬牙,没有过多的躲闪,只是稍微避开心脏这等致命要害处,被尖刀伤及。

    “美,味,呀!”

    尖刀没有刺入楚牧心脏位置,消瘦男子却没有任何在意,连忙抽出带血的尖刀,放在嘴边舔食,脸上尽是回味无穷。

    “砰!”

    趁消瘦男子舔食尖刀处的鲜血,楚牧猛然起身,一掌拍打在消瘦男子持刀的手掌上,随后抢夺走掉落的尖刀,在消瘦男子惊恐下,直接刺破他的心脏。

    “我楚牧的鲜血是那么好吃的?”

    楚牧抽回尖刀,一脚把消瘦男子的尸体踹倒在地上,擦拭干净尖刀上的鲜血,便把这一把尖刀揣在腰间。

    尖刀,这种能杀人的武器,在贫民窟中是一件难得的宝贝,不管是换取食物,还是防身,都有着不错的效果。

    “滋啦——”

    本来满是补丁的衣服,被楚牧直接撕裂一块布条,防止鲜血流尽,强忍着钻心的疼痛,包裹在身上那一处伤口。

    随后,楚牧捡起,刚刚把他五花大绑的绳索。

    楚牧看了一眼绳索处整齐的缺口,稚嫩的脸上露出一抹得意,他刚刚不多的躲闪动作,可不仅仅只是为了避免心脏遭受伤害,更多还是为了划破这绳索。

    否则……

    以他的实力,就眼前这一只弱不禁风的下水道老鼠,就算他是被五花大绑,想要伤到他,也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楚牧处理好身上的伤口,收拾好不多的东西,准备离开时,突然胸前先是一阵火热,随后痛不欲生,仿佛有什么东西破开他的肚皮,从里面爬出来。

    “嗯?”

    楚牧痛苦的闷哼一声,稍微有所愈合的伤口瞬间崩裂,染红了包裹上面的布条。

    “这是……”

    忽然,楚牧余光看到,一个极为恐怖的头颅从他胸前出现,这一个头颅他十分熟悉,正是他胸前那一个恶鬼的头颅。

    与其他少年不同,楚牧胸前自幼就有一副恶鬼纹身,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一副纹身,才会让他被遗弃在贫民窟中。

    幸好……

    贫民窟中,都是些人不人鬼不鬼的货色,他胸前这一副恶鬼纹身,也没人在意。

    “它是活的?”

    楚牧难以置信道。

    眼前这一幕,彻底颠覆了,他十五年来对胸前这一副恶鬼纹身的认知。

    只见原本在楚牧胸前的那一副恶鬼纹身,像是活了过来,从他胸前爬出,又在地上攀爬起来,渐渐靠近那一个消瘦男子的身影。

    楚浩瞪大眼睛,还准备看那一只从他胸前爬出的恶鬼,到底会对那一具消瘦男子尸体做出什么事情的时候,忽然眼前一恍惚,整个人软倒在地上。

    没多久,陷入黑暗之中!

    不知过去了多久,楚牧渐渐从无尽黑暗中挣扎而出,下意识睁开双眼,浑身体力充足,腹部也是暖洋洋的,丝毫没有丁点饥饿感。

    “怎么回事,怎么一点变化都没有?”

    楚牧起身,突然好似想到什么,连忙拉开衣服,低头看了一眼,胸前那一副恶鬼纹身,随后又抬头看向那一具消瘦男子的尸体,却没有发现有任何遭受到破坏的情况。

    “难不成刚刚只是我太过疲惫,眼花了?”

    楚牧疑惑道。

    突然,楚牧脸上神情一滞,包裹伤口的布条露出的细缝,丝毫没有看到有受伤的痕迹。要不是布袋上尽是干枯的鲜血,还真难以相信,刚刚正是这一处位置,被尖刀所伤。

    “嘶……”

    楚牧突然好似想到什么事情,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