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005,再次穿梭

第5章 005,再次穿梭

夜色幽静,月光皎洁,清冷的夜光铺撒天幕。

    景卿心洗漱收拾完后,靠坐在床间,微低着头,右手把玩着佩戴在颈间的古墨玉佩,神色思索,心中腹诽着:今晚熟睡之后,她还能去到昨晚的那个地方吗?还能再看到那个男人吗?

    显然思索再多也是无果的,景卿心不禁轻笑,随即关掉床灯,缩进棉被里,侧身入睡。

    随后,整个房间陷入一片静谧之中,好似连空气也静止了一般,只见床中央一道金光快速闪现,随即就消失不见了,房间仍然呈现出一片安详。

    猛然一阵失重感,景卿心蓦然的睁开了双眼,明眸微转,神色欣然,她又穿梭时空了?

    眼前的一幕,仍是昨晚她所看见的破旧又质朴的泥砖房,窗外的天色已有一丝明亮了,想来应该是清晨时分了吧!

    景卿心侧身望去,简陋的木床仍安静的躺着一个男人,睡容稍显不安稳,上次没来及仔细查看,只是大约猜测出他应该是受病痛的折磨,具体是什么情况,就不是很清楚了!

    景卿心不由的心中疑惑:为何古墨玉佩要带她来到这个地方呢?而且,两次穿梭时空,都是在同一个房间,同一个男人的身边?这其中是有什么关联吗?

    景卿心轻步走到床边,静静凝视着躺在床上,一脸病容的陌生男子,但不得不承认,即便眼前这个男人神色憔悴,但仍掩盖不了他俊朗的五官,在她所生活的时代,是一个科技发达的时代,生活中有许多都被机器替代,随之男性的肤色也渐渐白皙儒雅起来,男人也开始注重保养了,身形都比较消瘦修长,总之,随着时代的发展,人类的审美也在逐渐发生着转变。

    而眼前的男人,小麦色的健康肤色,一对浓浓的剑眉,高挺的鼻梁,厚实的双唇,五官是属于很端正立体的国字脸型,不是她所处的时代,时下比较流行的那类瓜子脸,但景卿心却反而觉得,这样的五官充满着男性阳刚气息,虽然此时男人双颊有些削瘦,但仍不影响他好看的五官。

    就在景卿心一脸有趣的端详研究着眼前的男人时,蓦然,四目相对,男人睁开了双眼,景卿心被这忽然的一下,惊得后退了两步,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能看见她的,在上次他的眼光中,她就能知道了!

    男人缓慢的坐起身,半靠在床头,神色凛然,双眼紧盯着景卿心,深邃的眸光,快速闪过异色,低沉的询问道:“你是谁?”

    景卿心一脸呆然,心中思索着: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告诉他,她是穿梭时空而来?

    “你是人?还是鬼?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男人厉声询问。

    “什么?鬼?我像是鬼吗?”景卿心一脸讶然的反问道,她正思索着,如何回答他,才能更便于理解,哪知,对方竟然认为她是鬼?!有她这般好看的鬼吗?!

    男人听到一声清脆甜美的声音,压下了心中的惊然,随即,正然询问道:“那你是谁?为什么如此怪异?”

    “怪异?那里怪异了?”景卿心不由撅嘴反驳问道,看着对方双眼异色的扫视着自己,景卿心下意识的低头看着自己,心中腹诽:很好啊,没有什么异常呀!

    “你不像是我们这个地方的人!可又说着我们的语言,你到底是谁?从那里来?”男人望着景卿心一身怪异的装扮,困惑的说道。

    他从未见过有那个女人会像眼前这个女人这样,露着整只胳膊,还露出了整个小腿,而且衣服也十分怪异,肤色很是白皙,头发也是卷卷的,并且忽然的就出现在房间里,总之,十分怪异,估计任谁看见,都会产生疑惑与质疑吧?

    景卿心看着对方扫视自己的目光,带有一丝不自然,那种眼神好似在看什么怪物一般,随即语气坚定的说道:“放心,我是人~如假包换的人!呐~你感受下~”

    随即,景卿心伸手触摸在男人放在棉被外间的手臂,温热相触,犹如一股电流波动,男人立即缩回自己的手,微蹙着浓眉说道:“你做什么!”

    “我只是想让你感受下,我是有体温的,是人!”景卿心扬声说道。

    “那你为何出现在我房间里?!”男人再次追问。

    景卿心摊手无奈的说道:“我也不知道!”

    “你最好坦白回答,隔壁是有人在的,只要我吆喝一声,就会有人进来!”男人神色正然。如今局势正处于紧张的状态,不排除敌方派出一些间谍卧底之类的人员,刺探军方消息,可是如今的自己,已经暂停一切职务了,并且还是半残废一个,完全没有任何价值啊?

    “我只能告诉你,第一,我是人,并且没有任何恶意;第二,我的确不知道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景卿心举着手指,诚恳的说道。

    “那你是什么人?为何如此怪异?你不可能悄无声息的进入我的房间的!”以他多年训练出的敏锐感官力,有什么响动的话,肯定会触醒他的,而且他一向不会进入沉睡的状态,除非对方的身手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方,但那不太可能,又不是什么武侠小说!

    接连的一串问题,弄得景卿心有些头大,随即,景卿心随意的往床边一坐,整理下思绪,哪知!就这么一个动作,却让男人连连往床里边挪动,好似不能触碰一般!

    “你这是干嘛?我又不会吃了你!至于吗?!”景卿心郁结的嘀咕道,怎么弄的好似她是妖怪一样!

    “孤男寡女共处一世,得注意一些分寸!”男人低沉的说道。

    啥?景卿心双眸不由呆愣,她有做了什么吗?再说,按照电视剧里演绎的情节,这台词不是该身为女人的她来说比较合适吗?景卿心顿感困惑,最后选择直接忽视,费脑!

    “你可以回答了吗?”男人望着景卿心追问着。

    景卿心端坐着身姿,询问道:“你能先告诉我这里是哪里吗?”

    “安镇大井村”

    “呃,我是想问…如今是那个年代?”景卿心汗颜的再次询问。

    “那个年代?”男人一脸诧异,是询问年份吗?可这个问题还需要问吗?

    “嗯,对!现在是那一年呢?这里位于我国那个方向的地理位置?”景卿心双眼闪着期盼的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