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初露峥嵘

第3章 初露峥嵘

“也好,既然你有此信心,我们一块努力修行!”胖子对于韩擒虎的决定一如既往的信任与支持。

    “好,我打算在家修行几天,再去学校报到,你也不要松懈啊,小心见面被我拉下很远。”韩擒虎对死党道。

    “切!咱天生命好,修行也是好运气,一不小心就能突破一个境界,应该小心的是你。”胖子一如既往的自恋。

    对于这一点,韩擒虎倒是深信不疑,胖子修炼其实十分不用心,却已经达到了锻力境第七层天,比起韩擒虎还高一层修为。

    结束与胖子的通话,这边韩伯已经按照韩擒虎的要求把修炼室弄好。

    增加的东西并不多,也不复杂。

    第一件就是购置了一对金刚圈,原本韩擒虎并不要求质量,只是为了修炼使用。

    虽然不要求质量好坏,但现在科技十分发达,在这个人人修行的年代,武器自然是最多的一类商品,韩家又不缺钱,所以韩擒虎拿到手中的,正是用特种合金炼制而成、品级极好的一对金刚圈。

    韩擒虎大喜,如此可以一方面时时捏在手中锻炼手指之力,一方面也不必再去寻找其他合适的武器了。

    第二件设施也是十分简单,就是在室内悬挂了一团棉球,武学上对这种方法叫做“悬棉捶”,棉团轻柔,用指掌击打,可以锻炼指掌的准确、灵活之力。

    第三件更简单,只是准备了一叠叠纸张,韩擒虎取了三四寸厚的一叠放在一张凳子上,深吸了一口气,疾速向前,对着叠纸反复击打,或指掌,或拳肘,又不断变换脚下步法,习练了起来。

    这一口气连续不断击打纸墩,等到打得兴起,一个步法变动又转向木人,这次在各种动作组合之间,又把自己的几种武技拆开来融入其中。

    直到一个时辰之后,韩擒虎已经全身被汗水湿透,头上蒸汽形成白雾往外散发,韩擒虎知道已经到了自己极限,立刻停了下来。

    韩擒虎停下并不是要休息,而是立刻盘膝而坐,由动功改练静功,修炼起秘传功法《洗髓经》来,动静相间,正是修行的妙旨。

    这还是韩擒虎第一次在这个世界运转《洗髓经》功法,随着功法运行,只觉得丝丝能量源源不断融入体内,经过一个循环,途中肌肉、经脉不断吸取其中的养分,随后变成废气又被排出体外,如此循环不断。

    当然,这只是一种玄妙的感觉,但韩擒虎觉得事实定也是如此。

    修炼了半个时辰之后,韩擒虎感觉效果变差了许多,立刻停了下来,走向家中的营养舱,脱了衣服躺了进去,并用光脑控制着注入营养液。

    很快韩擒虎整个人都被泡在了乳白色的营养液之中,营养液并不影响呼吸,韩擒虎又一次运转起《洗髓经》功法,顿时,一股股更加丰沛的能量不断被纳入体内,不断被身体经脉、肌肉、骨髓吸收。

    一阵舒爽的感觉传来,韩擒虎只觉灵魂都在颤抖。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韩擒虎感觉营养液中再也没有可以吸收的能量,方停了下来。

    起身再看,乳白色的营养液已经变得清澈如水,《洗髓经》功法的效果十分明显,竟然丝毫没有浪费营养液中的能量,比起以前浸泡营养液时,被动吸收里面的能量,效果好了无数倍。

    韩擒虎觉得自己这一次修炼,实力提高了极多,走进自己的修炼室,一拳打向测力器的靶子,只见数字一阵跳动,已经由上次测量时的628晶变成了753晶,如果使用武技攻击,力量肯定更加巨大。

    “哈哈哈,一次修炼就提高了一个层次,已经达到了锻力境第七层天,就是距离锻力境第八层天也不是很远了。”韩擒虎大喜。

    这样好的修炼效果,一个原因是《洗髓经》的强大修炼效果,再一个原因就是韩擒虎这次极限修行,把身体中长期积累下来的、没有被炼化的能量转化成了实力。

    韩擒虎知道,下次再修行,就不会继续有这么大的效果,但对此已经十分满意了。

    如此闭关修炼,动静结合,连续三天时间大都在修炼室内度过,如此消耗了大量营养液,韩擒虎终于达到了锻力境第八层天的中段,全力一拳击出,达到了860多晶。

    “修行要告一段落了,进境太快并不是好事,这样刚刚好,下一步要进行一些实战练习,才能进一步提高修为。”韩擒虎自语道。

    “明天要去学校了,我倒要看看都有哪些同学,一个班级竟然有五百多名学生?更要看看那小野援二是个什么人物,这一世我可还没杀过人呢。”韩擒虎想到马上要去学校了,内心竟然有些向往,又有些迫不及待的感觉。

    第二天离开家门,乘坐公交飞行器到学校报到,直到下了飞车还在想着父亲一脸吃惊的样子。

    韩政实在不敢相信,“才仅仅几天的时间,竟然提高了两个修行层次?”

    李晴却觉得这十分正常,“我儿子本来就是天才,只是以前不努力罢了,现在一开始用心修炼,修为就飞速见长。”

    韩擒虎一脸微笑,正想着父母又是吃惊又是欣慰的样子,忽然听到一丝劲风向着自己后背袭来。

    “有人偷袭!”

    才产生这个念头,还不等动念回应,身体已经先做出反应,一个矮身脱离了开来。

    这些天韩擒虎有一种直觉,仿佛自己的听力变得十分灵敏,特别是念诵佛经之时,这种感觉更加的清晰。

    按照常理,先前那一丝风,韩擒虎又没有任何这方面的防备,是不可能听到的,可是刚刚不但听得清清楚楚,更连劲风的来处以及对于它的落点都仿佛知道的一清二楚。

    韩擒虎猜测自己可能开始觉醒一种小神通,只是凭现在的修行境界没法判断是否如此。

    现在来不及多想这个,韩擒虎刚刚转过身来,便听到一个十分令人反感的声音。

    “八嘎,躲闪的够快,算你运气好。”说话的正是刚刚偷袭自己之人,只见这是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年,身形略矮,体型十分壮实,气势更是显得十分强大,一看就是锻力境九层天的修为。

    “小野援二!”韩擒虎一字一顿道。

    此时正是早上到校的时间,这里刚刚形成对峙,就被到来的学生们围了几圈。

    韩擒虎没有发现,在最外围不远的地方悄然站着一位女生,正远远望着这里发生的事情。

    澹台婉容本不愿停下来观看,她对这两个人都十分讨厌,“自己与他们什么关系?可笑的荷尔蒙分泌过多造成的不良后果,竟然宣称为了自己争风吃醋?太幼稚可笑了。”

    但听说这韩擒虎竟然差点因此丧命,这就有些过份了,现在看起来事情还没完。

    “我倒要看看这两人闹到什么程度,最好不要太过分了,否则事情闹大了,连我都有些麻烦。”澹台婉容给自己一个留下来观看的理由。

    “嘿,小子,命挺大啊,听说你一个人到黑风谷冒险,差点被一头猪给拱了?这事都上了我们校报的头条啊,在市内也广为流传。”小野援二一脸玩味的笑意。

    这事是真的,只是报道中说的是韩议员家公子韩擒虎,为了向一个女生证明自己的勇武,去独闯黑风谷,结果不幸遭遇二级凶兽豪猪而深受重伤,幸亏被人所救方幸免于难,而不是像这小子说得这么难听。

    当然这报道肯定也是父亲的政敌所为,韩擒虎知道自己给父亲惹了大麻烦,但只能一点点改变,否则多说无益,便一直还未与父亲商谈此事。

    韩擒虎知道这小子十分坏,如果换做以前的自己一定受不了这话的刺激,冲动上前,不但打不过对方,反而可能被当众教训一顿,吃了亏还落个率先动手的罪名。

    “你个小鬼子,老子愿意去哪就去哪,要你个孙子管?刚刚哪个王八孙子偷袭爷爷我!”韩擒虎不会上当,更不怕动手。

    “八嘎,你找死!”正如韩擒虎特别讨厌某些词句,小野援二特别讨厌“小鬼子”这三个字眼,因此立刻大怒,狠狠骂了一句之后,决定给对方一点小小的教训。

    因此,小野援二气息一动,一拳对着韩擒虎打来,这一拳还未到,卷起的劲风已经笼罩了过来,锻力境第九层的修为可是实实在在的力量,一击就是九百多晶的力道,这一拳就是一头牛在面前都能打出十几米远的距离。

    韩擒虎不慌不忙,只等到小野援二到了眼前,才忽然动了,这一动就是少林龙爪手里面的绝招捕风式,这一下速度极快。

    在闪开小野援二一击的同时,一道凌厉的劲风也到了对方的眼前,铁指如钩,狠狠向着小野援二的眼睛抓去。

    小野援二原本十分清楚韩擒虎的实力,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一击,不料出现变故,心中顿时大惊,再变招已经来不及了,只能一个铁板桥的姿势先躲这一击。

    韩擒虎的搏杀经验何等丰富?早料到对方这个动作,刚刚一招并没有用老,在小野援二刚刚做出这个动作的同时,铁指一变,换做另一招更加迅捷的捉影式。

    这一下,小野援二再难躲闪,只觉脸上一疼,已经被抓去了一块血肉,顿时血流满面。

    “我靠!”

    “真血腥,太刺激了!”

    看热闹的永远不怕事大。

    “哎呀,八嘎!”小野援二不料一个不小心吃了这样大亏,他也是个狠人,完全不管脸上鲜血直流,只向着韩擒虎扑来。

    伤不严重,只是被打在脸上,这实在无法容忍。

    “干什么呢?还不给我住手!”一声厉喝传来,韩擒虎一看,教务处主任李云龙到了,立刻后退、闪开对方这一击,并不再还手,在这样的场合,也就是顶多给对方一个小小的教训,不能真正下狠手。

    “你先去医务室,包扎完立刻到我办公室来!你,先跟我来!”李云龙严厉的对着二人喝道。

    韩擒虎此时表现的十分像个乖孩子,一言不发跟在李云龙后面。

    “咦?之前觉得这韩擒虎完全就是个纨绔,修为境界更不高,现在看也不是很废物嘛!”澹台婉容自语道。

    韩擒虎耳力十分敏锐,与自己有关的信息更是不会漏过,因此一下就捕捉到这一句悄悄话,立刻转头望了过去。

    只见不远处立着一位十分漂亮的女生,不但身材高挑匀称、发育饱满,更有一种高贵典雅的气质,又有一种令人望而却步的淡淡英气。

    “这是澹台婉容,真是很漂亮,完全是祸国殃民级别的了,这就是之前两人争风吃醋的女孩?现在换做我,虽然不至于这么浅薄的对待感情,立刻爱上她,但也不能落入这个小鬼子手中。”韩擒虎并不打算现在就考虑感情问题。

    “哼,看起来还没变,看人的眼光还是这么令人厌恶!”澹台婉容被韩擒虎看了一眼,刚刚升起的一点好感,马上烟消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