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大言不惭

第2章:大言不惭

若不是从小磨练出沉稳的个性,他早就一巴掌扇过去,别以为女流之辈有几分姿色就能出来当泼妇。

    “我再说一次,你马上道歉,要不然老子让你一夜之间破产信不信?”

    李威水再次放次话,神色凌厉。

    虽然添家美灯饰有限公司在市面上还称不上什么一流企业,可好歹人家也是这一带最年轻貌美的总栽,而他自己看起来朴素平凡,乳臭未干,名不见经传,竟扬言让人家一夜之间破产,口气也未免太大了点。

    周围一些好奇多事的看客无不惊异。

    花雪月神情一滞,而后怒笑,笑而不语。

    这时候两个身穿统一白衬衫和黑西裤的干练男子急冲冲凑过来,均戴着一副墨镜,在花雪月面前鞠了个躬,心虚道:“花总,对不起,这条路太挤了……”

    只要眼睛不瞎的人都看得出这两个是花雪月的贴身保镖。

    “花总?”李威水突然眼前一亮,果然不出所料,这是花家那个商业鬼才,才25岁的年纪就当上了CEO。

    “你们赶快帮我杀了他,立刻。”花雪月也顾不上旁人惊异的目光,光天化日之下扬言要杀人放火。

    两位保镖看了看老实巴交的李威水,见这小子还挺镇定,就是被花总惹得有点懞了,怎么说也不能仗势欺人啊,便恭恭敬敬地回道:“花总,算了吧,他不是故意的,而且他也没把你怎么样……”

    刚才两人撞上的一幕,这二人也看到,完全就是个意外,而对于花总的性格,他们更是了如止掌,自知理亏。

    “算了?”花雪月虽然气在头上,但更多的成份还是在跟自己怄气,为什么有车不开,偏偏要走路,结果被人白白占了便宜。

    她虽然有洁癖病,但也不是蛮不讲理,听两个保镖这么一说,也有个台阶好下,怒忡忡说了一句便转身离去:“你们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李威水看着花雪月悻悻离去的背影,目光狠毒而冷静,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这一夜,股市的一线市场没有什么大变动,但是二、三线市场却震动了,前两年刚上市的潜力股‘添家美’公司及花家另两家公司全部在大换血,交易量大得惊人,自金融海啸席卷全球后,如此大起大落还是头一回。

    某个交易所里面,若干个散户的神色凝重,在埋头商议,眼看着屏幕上的指数不停地往上跳,兴奋得无以复加。

    当下乃是乱世,众人都习惯了盛极必哀的情形,价位稍一停顿,便有人大量出货,甩得一张不剩,因为唯有赚进口袋里的钱才是真的,马上就要收盘了,谁敢说明天不会爆跌呢?在股票这个市场里面,一切皆有可能,有人一夜暴富,也有人一夜之间倾家荡产,充满了未知数。

    “发生什么事了?”

    花家的总部大楼内,几位元老级人物收到消息,迅速聚成一团,讨论对策。

    “有人在收购我们三家公司的股份。”

    “能查到他是谁吗?”

    “难,只要他所执股份不超过40%,就有权不公布身份,能不能查出来还是得看他的意思。”

    “妈的,若是在两年前,老子不把他揪出来就跟他姓。”

    “先别说废话了,他已经收了我们整整30%,三个公司加在一起就是90%了,明年我们就要合并,此事对我们的长期计划有极大影响,必须想办法解决。”

    “先别急,内地了解我们底细的人并不多,甚至是没有,被人恶意狙击的可能性应该可以排除。”

    “目前我们的公司才上市两年,也不太被业界看好,为什么这个人就那么有眼光,敢大量收购我们的股票呢?难道不怕亏死吗?”

    “这对我们来说未必是坏事,说不定可以将计就计,稍微改变一下计划,先打响第一炮,所谓乱世出英雄,能不能把握机会,就看这一盘棋了。”

    “就怕他来者不善啊,我想还是谨慎一点好。”

    某个房间内,李威水光着膀子坐在电脑前,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上的证券指数表,这双眼睛深邃得就像两个深不见底的黑洞,充满了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