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洪水转漩涡,睡着了!

第五章 洪水转漩涡,睡着了!

“挤在同一栋大楼?”一听这话,萧燕的脑海里就像被投了一颗炸弹,轰的一声乍起波澜。

    十几万个鬼魂,在一栋大楼!?这是什么概念?按照明月大厦的规模,十几万只鬼魂,平均一平方米的地方就会挤上十几二十只鬼!

    若是随意走动一下?

    想到这里,萧燕不觉有些恶寒起来。闭着眼睛的她能想象到,如今的明月大厦,就是一个鬼窟,散发着阴森的惨绿,无数只手伸在窗外,拉着一个个里面的住客,跟他们挤着电梯,跟他们睡在一起,跟他们吃饭……!

    凡是一天之内会做什么事情,萧燕都想了个遍,越是想,她身子就颤抖得厉害。

    “凝神静气!胡思乱想什么?”看到萧燕的状态好像有些不太对,子木喝了一声。不过,随后他想了想,也知道他刚才的话可能对她有些影响,继续说道:“这些鬼魂都已经被镇压了!不会跟你们生存在同一个空间的!”

    子木这话似乎起了一点作用,萧燕的气息也慢慢的变得平稳起来。

    看到萧燕这样子,子木不由得微微松了口气。当然,他还有些话没说!虽然那些鬼魂都被镇压了,但出现现在的事,恐怕有些早已经跑出来了!

    封印开始松动了!

    难怪,会有三年死一人!恐怕是有人故意让封印三年松动一次!子木也可以想到,若是不让封印松动,那么鬼魂本来就有那么大的怨气,而且数量也多,可能由量变引起质变,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这么做,或许也情非得已!

    但是,子木却不认同这背后人的做法!让鬼魂出来泄愤而不想办法解决?当然,或许是他们想不到办法解决!可是,这也无法说通,他们让鬼魂出来泄愤是一种方法?

    这根本就是背后那些人一种无能的表现!懦夫!

    他们怎么自己不去死?去给鬼魂泄愤!?让别人去替死,消除怨气?难道他们会不知道,这样的话,只是治标不治本!死的人越来越多,到时候的怨气也就越大!始终会有控制不住的一天。

    “连这种方法都能想的出来的,真他妈的是天才!”子木狠狠的朝着地上吐了口唾沫,狠声骂道。

    没人清楚现在子木心情都多愤怒,但从他那紧握的拳头,手臂暴跳的青筋看来,恐怕也能猜到一点半点。

    “呼呼~~!”

    这时,灰暗的空间内,阴风不断呼啸着,慢慢的,一阵煞气从地上腾涌而出,逐渐笼罩整个空间。

    “记得!别乱走,也别挣开眼睛!听到什么声音都别理!”子木的眼睛微微斜向萧燕的位置,叮嘱道。

    没等萧燕回答,子木已经凝神看着周围的一切。

    黑色的煞气已经遍布整个空间,从淡黑慢慢化为浓黑!子木发觉,此时他已经伸手不见五指,只能凭着感觉感受着周围的一切。

    “呜!”

    骤然,子木听到一声号角声!地面微微颤动,由远及近,动静越来越大。

    空间的黑雾这时也开始慢慢翻滚起来,不到片刻,已经犹如怒海狂涛一般,不断的朝着子木轰击。

    而萧燕那边,因为有着七星阵的护持,依然安静的盘膝坐在阵中,没有受到一点影响。

    扛着煞气的轰击,子木的神色平静,眼睛慢慢的闭了起来,灵台一片清明!

    猛然间,一股真意力由子木的灵台随发而起,轰向两眼,双眼骤然出现一阵干涩酸胀的感觉。忍着这股感觉,子木又将这股真意力慢慢的聚向眉心处。真意力一丝一丝的慢慢凝聚,越来越多,形成球状盘旋在子木的眉心处。

    “轰!”

    骤然,子木的脑海里一阵轰响,!若是此时有人在他旁边的话,就会发现,子木的眉心好像长了第三只眼,慢慢的挣了开来!一道如头发丝细小的金光从眼缝处射出,当第三只眼完全挣开的时候,金光也变为了拇指粗细。

    金光穿透浓郁的黑色煞气之中,直射煞气内部而去。

    这就是子木的天眼!穿透一切,看破一切!

    这时,映在子木天眼里的是一片浩荡的景象。

    至少上万个鬼魂脸色泛青,面目狰狞的如同潮水一般,从之前子木看到的那高山汹涌而下,朝着他们奔来。

    地面上的震荡越来越厉害了,甚至子木感觉已经开始有了一点摇晃。

    “奇门遁甲,洪水阵现!”

    子木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手里捏了个手印,在真意力的作用下,兜里的五个古钱已经飞向半空,从古钱的中央孔洞中正倾倒着巨大的水流,以子木和萧燕的身子为界限,在其身后越积越高,不到片刻,已经犹如海啸一般汹涌澎湃,高耸入云。

    而在子木的控制下,萧燕当然也没有一点影响。

    只是,这时子木的眉头却微微皱了皱,心中有些不忍。

    若是他这洪水阵一引动其中的杀机,确实可以一下破了这幻境,也可以让这些个鬼魂都死伤无数!只是,这样的话,那些死去的鬼魂,就会魂飞魄散!

    它们已经死过一次了,而且还是被残忍的活埋!

    “难道,现在我还要再杀它们一次?这样我跟之前活埋它们的那些侩子手又有什么分别?”子木的心中不觉开始挣扎起来。

    “吼!”

    一声声嘶吼在鬼魂大军中开始响了起来,不一会儿,便震颤天地,整个空间都为之颤抖!

    就连子木身后洪水阵的滔天洪水都微微出现一些被声音震散的迹象。

    “吼!”

    鬼魂大军的嘶吼声越来越大,离子木的位置已经不足五百米。

    子木微微叹了口气,“这世间,就是有如此多不平之事!否则,做起这种事情来,我又何必束手束脚呢?”

    子木一咬牙,放弃了之前打算将洪水阵直接倾泻而下的冲动,驱动这漫天巨浪,缓缓前行。

    在穿过子木身子的时候,洪水阵的中心骤然出现一个小洞,刚好能让子木滴水不沾穿过阵法。

    在子木已经站在了洪水阵之后的时刻,洪水阵中央的小洞轰的一声猛然塌陷,形成一个巨大的海浪盾牌。

    要想来到子木这里,除非先通过洪水阵的这一层滔天巨浪。而想通过的话,就得先克服海浪的巨大冲力!子木可不相信,就算它真的千军万马,想通过这洪水阵也是千难万难!

    要知道,半空中还有他的五个古钱沟通四方之水,不断的倾倒着!

    “别逼我!”子木天眼透过滔天海浪,看着鬼魂大军不断的冲击着他的洪水阵,又被海浪冲走,心中默默念叨道。

    其实只要他的心一狠,直接驱动洪水阵轰击而下,这些个鬼魂,绝对是魂飞魄散,没有生还可能!

    只是,这样一来!让子木又于心何忍!

    洪水阵外,滔天的洪水为阻,成千上万的鬼魂一次次的冲击,一次次的又被巨浪冲下,根本无法靠近子木两人。

    短短的距离,就犹如天堑一般,难以跨越。

    “吼吼吼!”

    一声声凄厉的嘶吼此起彼伏,在洪水阵外响震滔天。

    一次又一次的冲击,所有的鬼魂都不会觉得疲惫一般,面目狰狞,双眼血红的死死瞪着子木和坐在七星阵内的萧燕!

    子木能感受到,它们心中的一种浓郁的怨恨!那是对于活人的怨恨!

    “为什么我们死了,为什么他们还活着?”

    冲天的怨气就连子木都感到有些心惊胆颤,这是他们对于生的渴望!也是对此时依然还活着的生人的怨恨!

    能够产生如此大的怨气,可想而知,在他们死之前,受到的是什么样的对待!?到最后还被活埋了,这种天理不容的事情,到底是哪个混蛋做出来的?

    想着这一切,子木的脸冷得就像冰块一样!额头上隆起的青筋可以知道,此时他的心情就如同爆发前的火山,让人不觉感受到暴风雨前的宁静一般。

    “吼吼吼……!”

    鬼魂的嘶吼还在继续,从一开始到现在,它们就没有停下过冲击!倒下了继续站起来,双眸中如血一般,眼神看着子木散发出一种渴望般的疯狂。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些鬼魂,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害怕?而且无穷无尽啊!”子木此时虽面无表情,心中却是思绪万千,开始想起了解决的办法。

    “按照推算!它们至少都是好几十年前的已经死去!但是,为什么魂魄还依然还会逗留人间!”子木的思绪不断的乱窜。

    而说到关于鬼魂这方面,地府才是真正的行家。当然,子木的主意不觉也打到了地府的头上来了。

    只要能将这些鬼魂牵引入地府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事情或许会好办得多!当然,至于将如此多的鬼魂迁入地府后,那边会发生什么事,这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而且,就算到时候查出来鬼魂是我引入地府的,也拿我没辙!鬼魂嘛!回归地府很正常!只不过这次量也许稍微会多了点而已!应该对地府产生不了什么麻烦的!子木想了想,也觉得有点道理。

    只是,在此之前,地府为什么会没有发觉这里所发生的事情?子木可不相信,有人能收买地府的人,甚至收买天庭当值天官,日游神和夜游神。

    可是,眼前的这一幕有是怎么解释?

    “算了算了!管他事情由来,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完再说!船到桥头自然直!”晃了晃脑袋,子木心烦的低声念叨。

    “吼~吼~!”

    洪水阵外,鬼魂已经越积越多,可以想象,若是没有跟前这滔天洪水,眼前的鬼怪随意吐出一口阴气都能将他们淹死。

    “不行!再这样下去,根本不是办法!得想想办法,将这幻境先破了!”看着洪水阵虽然可以阻挡跟前的鬼魂大军,但是这也是在不断的消耗他的真意力!顶个一时半会还行,再这样下去,恐怕真意力耗尽,他和萧燕都要死在这里。

    “凝水为阵,漩涡阵起!”想到这里,子木说做就做,双手如乱舞的蝴蝶一般,交织出一道道飘逸的幻影。

    刹那,子木的双手已经结出一个手印,在真意力的驱动下,手印的威力也在瞬间显现出来。

    只见,围绕在子木周围的洪水阵开始慢慢的旋转起来,逐渐加快,正朝着子木结出的漩涡阵而转变。

    当洪水阵的旋转速度越来越快的时候,子木的脸色也慢慢的变得苍白起来。

    在之前,控制洪水阵抵挡阴魂的侵袭,已经消耗了他不少的真意力。而现在,更是在阵上加阵。化为漩涡阵驱动。消耗的真意力可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能计算的。

    子木只感觉,本来盘旋在他灵台之处,饱满浓郁,似乎永远都用不完的真意力此时就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般,朝着外界倾泻而出。

    一阵阵眩晕感不断的袭向他的脑海。子木咬了咬牙,强忍住脑子里的眩晕,手上的手印又开始转变起来。

    不能让这些阴魂魂飞魄散,那么就破了这个幻境!

    只见,在子木真意力的控制下,漩涡阵只在原地盘旋,速度越来越快,越旋越高,轰然间如一道巨龙大声咆哮着冲天而起。

    “给我破吧!”子木面目狰狞的怒吼一声,仰望着冲天而起的漩涡阵顶端。

    “咔!”

    就在漩涡阵冲击到一定的高度之时,整片空间骤然静止了下来。一道细微的裂纹慢慢的浮现在半空之中,发出一小声脆响。

    “咔咔!”

    紧接着,裂纹越传越多,一声声脆响如鞭炮一般,在半空连续响起。

    “轰!”

    当整个空间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纹之时,一声轰响突然炸开。

    此时,显现在子木眼前的,已经回到了萧燕的房间,只不过此时却是一片狼藉,满屋的家具东倒西歪,到处都有着被煞气腐蚀过的痕迹。

    本来好好的一间房子,此时却显得有些破损不堪,就如同一间废弃了百多年,快要倒塌的老屋一样。

    子木知道,像之前那么庞大的煞气,能将房子侵蚀成这样,一点也不奇怪!

    只是……

    子木有些为难的望向身后的萧燕,这小妞此时还闭着眼睛,什么都不知道呢!

    当然,子木之前不会想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他今晚不过只是想把萧燕带走而已。若是能猜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老早的打个电话,把人叫下来不就行了。

    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一间好好的房子,现在变成这样了?

    这年头,房子是越来越贵了!子木也不知道,这一切该如何像萧燕解释。

    他可以想象,只要萧燕挣开眼睛,肯定会毫不犹豫冲到厨房,出来的时候拿着把刀朝着他砍来。

    “算了!还是先闪人吧!等过几天,我再回来看看!刚才那刁山鹰食局的阴煞幻境被我破了,只怕短时间内这些个鬼魂不会兴风作浪,我也好有个时间准备!顺便,避避风头!先叫醒她,等她眼睛还没睁开我就闪人!”子木看着七星阵内的萧燕,有些心虚的缩了缩脖子想到。

    “呼~!”

    子木散去了作用在七星阵上的真意力,轻轻的将萧燕周围的小蜡烛吹灭,小声喊道:“萧燕!萧燕!”

    喊了两声,子木发觉,萧燕根本没什么反应。

    难道,是在刚才出了什么岔子?

    想到这里,子木的脸色不觉变得有些紧张起来,有些担忧的盯着萧燕的脸,察看起她的情形。

    可是,不到片刻子木就面色古怪的站了起来,“竟然,睡着了!?”

    子木怎么也不想到,刚才他在前头拼生拼死的!后头竟然会有人睡得跟猪一样?

    不过,看到萧燕睡着了,子木反而松了口气,睡着了总比出什么问题好吧!

    一想到这里,子木的心不觉松了下来。

    这时,一股强烈的眩晕骤然如潮水一般一阵一阵的袭上子木脑海。子木再也忍不住了,一股脑直接躺在地上,呼呼大睡起来。